【精选热文】江少,滚远些!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列表

2021-07-21 09:31 · 新商盟

“哦……我晚上睡觉不习惯戴首饰,所以刚才摘下来放起来了。”幸亏我反应快,胡乱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哦,原来是这样。”江凉川听了,并没有刨根问到底,而是漫不经心地应道。

他的指尖轻轻地掠过我的肌肤,我的身子又是一绷。

我向来不习惯撒谎,此时紧张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属于他的男性气息拂在我的头顶,让我浑身不自在,我已经做好一切准备,把自己交给他,可他迟迟没有行动。

良久,他才说:“今天我忙了一天,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然后,他松开了我,翻身到一边,把我晾那里。

我慌极了,害怕他是看穿了我的谎言,所以故意就不让我遂愿。

抑或许是,他并不打算和洛静好发生关系……

我开始胡思乱想,想着各种倒霉的可能性,吓得我一动不敢动。

在这场契约里面,我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替身,谁也不能得罪。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去,为了钱,必须要去冒险,风险越高,收获就越大。

江凉川这样高智商的男人,要是一下子就能掂定,洛静好也不会重金聘请我了。

可能正如他所言白天忙了一天,此时此刻只想休息,没过一会儿,他似乎睡着了,还发出清晰而均匀的呼吸声。

我轻轻地推了推他,他的呼吸声依旧,于是我便悄悄地下床出去了。

洛静好早在另外一个房间等候着我。

我一进去,她便上下打量我一番,问:“怎么样?”

看模样,她比我还要紧张,明明她是江凉川的未婚妻,为何她要这般做的呢?实在让人不解。

“没有做,他已经睡了。”

“废物。”洛静好立即骂我了。

我抿了抿嘴,不敢反驳。

然后她拿起手机,指尖在手机上动了几下,然后把手机屏幕扬在我的面前,“真是饭桶,这点事都办不好!”

就算是施舍钱给乞丐一般。

我的拳头暗捏起,一言不发,拿自己的尊严和身体换来的钱,太侮辱了。

可我却需要它,我深吸了一口气,假装不在乎,温顺地说道:“洛小姐,既然我和你达成了契约,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你大可放心好了。”

然后我把刚才和江凉川的互动说了一遍洛静好知道,自然是挑了重要的来说,告诉她以后睡觉时记得要脱掉订婚戒指和项链。

“真麻烦!知道了!”洛静好很不耐烦道,眼里充满了嫌弃。

我刚想走,她又叫住了我,“等等,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样吧,来当我的助理,现在我是江凉川的贴身秘书,经常会跟着他应酬出差之类的,这样完成任务的机会就会更多了,你和你家人交待清楚再来上班,不许他们到江氏坏了我的事。”

我听了,也只有点头的份儿。

我看着洛静好,那张和我长得很相似的脸,几乎一模一样的身材和声音。

我和她简直是云泥之别,她养尊处优,我却被人百般欺凌,仰人鼻息生活。

事已至此,我没有回头路了,只能救得到我妈,我顾不上什么了。

洛静好高傲地站起来,与我擦肩而过,我出去时,周嫂鄙视地盯着我,似乎担心我会偷盗一般。

我直接招了一辆计程车去了医院看望妈妈,见到妈妈还在昏睡中,便找了医生问她的病情。

医生说:“病人已开始好转了,早上也醒了一会儿,又睡过去了,我也给她测试了一会儿,发现她神志有些不清,问非所答,有可能会做出过激的行动,我院已经安排了特护照顾她。”

特护?我一听,据说费用贵得吓人。

林天佑欠高利贷的一千万还欠着呢,现在又多了一项开支,除了他们订婚那天得到的酬金还算多,其余都是一次四万,除了给我妈的医药费,还要给高利贷的利息,钱根本不够开支。

现在唯一的出路是,早点怀上江凉川的孩子,再顺利生下来,才能得到一千万还了那高利贷,不然时间拖得越久,要交的利息就越多越高。

我必须要医好妈妈,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放弃她。

我来到妈妈的病床前,只见她睡容平静,那么多年来,她在林家受尽了羞辱和委屈,或许在这里才得到片刻的安宁吧。

我紧握着她的手,心很痛,眼泪滴在她的手上。

可能母女心灵相通,她醒了,愣愣地看了我半天,才认得出来是我,我马上擦去泪水,笑着跟她说,我现在找到了一份好工作,钱很多很多,让她安心养病。

妈妈艰难地露出笑容,可能是头太痛了,一会儿她又睡过去了。

我握着妈妈的手,伏在她身上,死忍着眼泪,用轻松的语气说我怎么得到那份好“工作”,妈妈的手时不时动几下,似乎替我高兴。

我向洛静好请假了三天,亲自照顾妈妈,三天时间好快就过去了,我必须要去上班了。

闺蜜颜楚楚正好也在这间医院工作,我一再叮嘱她要多照我妈妈,不然我要和她绝交,颜楚楚发誓了又发誓,我才放下心来。

我妈也听到我要走了,眼里充满了不舍,可她却说不出话来。

我含泪和她说:“妈妈,你好好养病,我一定会把你的病治好的。”

再不舍也要离开,我擦干了眼泪,像是赴战场一般,狠心离去。

江氏果然名不虚传,十分气派,前台小姐见到我时,微微一愣,但好快就恢复了原样,把我带到人事部填表。

江氏是大公司,管理很严格,连坐电梯也是分等级的,人事部经理特意跟我交待了一番。

我填完表格,一看时间,眼看就要迟到了,来到电梯前,见到几个电梯都塞满了人,有一个电梯却无人坐,我没多想,就往那个电梯跑去。

洛静好不是个好说话的人,她已经交待过我,九点前必须到达,我要是敢迟到,也不知她会怎么对我呢?

只能说我最近特别倒霉,连第一天上班也是倒霉透了,坐个电梯也坐错了,没有看清楚那是总裁专用梯。

进去了我才意识到自己错了,正想跑出去,结果撞了一个满怀。

我捂着痛得发麻的脑袋,一个劲儿道歉:“抱歉,走错了,第一天上班,还请多多包涵。”

此时此刻我恨不得挖一个地洞藏起来,让后背生芒的是,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我一惊,抬起头,正好撞上了一双深幽似海的黑眸。

那眼睛邃极了,让人捉摸不透。

“抱、抱歉……”见到是江凉川,我连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了,又惊又慌,恨不得脚下生风逃掉,可他堵在电梯门口,我根本出不去,只能后退。

江凉川看了我一眼,按了关门键,电梯门缓缓关上。

我低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

忘了我和江凉川每次都是在黑暗的空间内见面,他怎么可能知道我是谁呢?是我做贼心虚了。

江凉川的气场太大了,一言不发地站在那儿,也不问我。

直到电梯来到了总裁办公室楼层,门一开,我就像见鬼一般跑出去。

谁知道,接下来更倒霉,又和另外一个人撞了满怀。

而且那个人还是洛静好。

要不是江凉川在场,估计她早一个耳光子刮过来了,哪会用温柔又善解人意的语气和我说:“第一天上班不懂规矩了吧?以后你要记住了,这可是总裁的专用梯。”

“我……”

“没事,下次注意就行了。”

我正想说话时,谁知道江凉川抢先我一步说话了。

洛静好的面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她很懂得审时度势,过去拉住江凉川的手,“凉川,股东们都到了呢,就差你了,快走吧。”

洛静好应该也是心虚,所以就想拉开江凉川,我何尝不知?我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他们,可还是能感觉有人在看我。

同时听到洛静好那温柔似水地说:“凉川,你干嘛了?”

只听江凉川淡淡地说:“她,和你长得好像,连声音也像……”

我一惊,手心全湿了。

我想洛静好比我更紧张吧,我的头埋得更低了,生怕他看得更仔细了,会看出破绽。

又听到洛静好撒娇道:“凉川,我差点忘了告诉你了,她是我新请来的助理,我就是看在她和我长得有几分相像才请她来的,我是不是特别自恋呢?”

“哦?”江凉川似乎有些疑惑。

我原本想逃之大吉,可刚来乍到,我又能逃到哪里?而且逃了只会让人怀疑,不如坦坦荡荡地面对他。

我强压下内心的紧张,礼貌地朝江凉川打招呼,“江总,您好,我是洛小姐刚聘请的助理,叫沈漫歌,刚才有冒犯之处,请原谅。”

都到了这个地步,我必须镇定,随时准备着应对无数的可能。

以为他会好奇地问更多问题的,结果他根本不理会我,而是温柔地看着洛静好,宠溺地说道:“这些日子也累坏你了,也该请个助理帮帮你了。”

晨光透过玻璃窗柔柔地落在这对俊男美女身上,看着都觉得十分养眼。

我不敢多逗留,生怕打扰了他们,正想走,谁知洛静好无情的声音传响起:“沈漫歌,你乍到江氏便触犯了规矩,擅自乘坐总裁专用电梯,扣款五百以儆效尤,凉川,你认为这样可好?”

江凉川语气不起半点波澜,毕竟这规矩是公司定的,要求人人平等,“恩,那就从她的工资里面扣吧。”

我脚步一顿,双脚如灌了千斤重般,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转过身来,“谢谢江总,谢谢洛小姐。”

眼前这个男人曾经在夜里和我有过两次肌肤之亲,那么温柔体贴,可我只是一个替身罢了。

之后,洛静好告诉我,我的办公室就在她的隔壁,恰好我俩的办公室正对着江凉川那间豪华无比的总裁办公室。

可能是为了便于监督,他的办公室的墙是玻璃的,我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他在办公室里面的一举一动,包括他和洛静好的亲密互动。

我尽量目不斜视,一心一意做自己的工作,总感觉洛静好是故意做给我看的。

不过江凉川真的好吸引人,特别是工作时,那种吸引力是致命。

他修长的双指飞快地敲打着键盘,一丝不苟,干练而稳重,连堆在办公桌上的文件也是整整齐齐,从而看得出来,他是有强迫症的人,事事要求完美。

这样的男人,平时只能在杂志和电视上看到,想不到如今能有机会见到他真人……

“沈漫歌,你看什么看!”一声娇斥从门口传来,吓得我赶紧收回视线。

洛静好踏着十寸高跟鞋咯噔咯噔地来到我跟前,我连忙站起来,她坐到我的办公椅上,斜视着我。

我镇定地看着她,假装糊涂地说:“洛小姐,怎么了?”

虽然在她眼里,我十分轻贱,可我不会自贱。

洛静好冷嗤道:“呵呵,今天你是故意的吧?故意走错电梯,想和江凉川来个不期而遇,再来个灰公主的故事,获得他的好感后,再用苦肉计博他的同情,你还是劝你死了这个心思,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到时自取其辱!”

原来洛静好以为我起坏心思了,故意勾引江凉川。

“洛小姐,你误会了,当时我快要迟到了,见到……”我解释道。

“闭嘴!”谁知道洛静烦躁地斥道,“不要以为你那点坏肠子我不知道,想在我面前耍花样,你还嫩着呢,江凉川不是你可以妄想的人,他更不可能瞧得上你这种出身的人,懂?行了,赶紧把开会需要的资料整理好,别给我出差错了。”

洛静好警告完我后,又踏着高跟鞋咯噔咯噔地走了。

我还站在原地不动,暗暗地捏着拳头,把所有的羞辱感全压了下去。

的确,我和他们是不同世界的人,他们不仅可以一句话就能让我没了五百元,甚至还能让我变得一无所有。

我下意识又看向江凉川的办公室,却发现他也正看向我这边……

我的心猛地一跳,立即低下头去,不敢多想。

为了保住饭碗,我立即打起精神整理资料,洛静好只跟我说一次,我只能凭着记忆去归类,不能有半分出错。

当我拿着文件走进会议室时,公司的股东们正在听着江凉川讲话,他俊美让人不敢直视,气场极大,股东们只有听他的份儿,没有一个敢反驳和插嘴的。

我用余光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差点撞到了人,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幸好我及时稳住了自己,没有出丑……

刚才实在是太险了。

洛静好目光猛地扫过来,我一慌,马上急急地往她的方向走过去,把资料递给她,然后坐在她旁边的位置开始做会议笔录。

本来可以是用电脑做笔录的,可洛静好似乎要惩罚我一般,让我用笔录。

由于乍到刚来,好多内容都听得糊里糊涂的,可我还是迅速地把它们记在本子上。

等到会议结束了,我的手快断了,而洛静好只管漂漂亮亮地坐在那里听会。

一回到办公室,洛静好就接到闺蜜的电话说要出去喝茶,吩咐我重新把会议笔记用电脑录一遍,然后打印出来交给江凉川。

我一听,这分明是在折磨我嘛,刚才在会议时她怎么不叫我用电脑做笔录呢,我除了忍就是忍。

第一天上班,好多东西不懂,我整理一份会议笔录整理了好久,想找个人问都没有,只好自己琢磨。

好不容易整理完了,差不多到下班时间了,我急急地去敲响江凉川的办公室。

得到同意进去后,我低着头把资料交给他,话也不敢说。

等到他看完,说没问题时,我松了一口气,正想出去有,他忽然说:“等等,你还有事要做。”

我只有服从的份儿,听着他的指令,开始忙起来,整个过程,他说,我来做,中间没有半句多余的话。

可能是工作和心理压力大,我觉得时间过得异常的缓慢,而且累得我腰酸背痛的,可我不敢表现出来,生怕惹江凉川不高兴会被罚款。

后来我实在有些受不住了,停了下来,靠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会儿。

同样也一直在工作的江凉川忽然抬起头来,“怎么不做了?”

“江总,我,我有点累了。”我声如蚊叫。

说完我就后悔了,恨不得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以为江凉川会斥我的。

结果他没有。

我一时不知所措,头低得更低了,双手放在键盘上,要继续工作,谁知道江凉川冷不丁地说:“累了就休息一会儿。”

我一听,心似失控了一般跳个不停,我懊恼不己,洛静好的话响在耳边,所以立即强迫自己冷静下去。

我双手在键盘上噼哩啪打起来,却乱打一通。

就算是目不斜视,我还是能感觉到他的注视,我更是紧张极了。

“你打的是什么?”江凉川凑过身来看我的电脑屏幕。

我吓得手都抖起来,闭上眼睛,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

总之,我能感觉他越凑越近了,气息是灼热的,一如那两晚。

“你在紧张什么?”他低沉磁性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吓得我正想逃跑的,结果被他一拉住,恰好在这个时候,那么巧,洛静好正好推开办公室的门,脸色难看到极点……

我和江凉川这一幕,太让人想入非非了,而且还是让他的未婚妻看到,情况更严重。

几乎完美得没有缺点的总裁拉住长得不赖的秘书助理,夕阳正好,画面美好,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偏偏洛静好的闯入,打破了这一份美好。

吓得我马上甩开江凉川的手,江凉川却是淡定如斯。

似乎他没有拉过我的手一样,他收回了手,又重新开始工作。

洛静好是个擅于掩饰自己情绪的人,她脸上马上换上了甜美温柔的笑容,直接忽视了我,过去挽着江凉川的脖子,亲了一口他,撒娇道:“凉川,你刚才干嘛呢?”

我恨不得马上挖个地洞藏起来,又怕又羞愧,总有一种被人捉、奸的错觉。

江凉川淡淡地道:“你请的助理挺好的,任劳任怨的。”

洛静好听了,面色一变,转头一瞪我,随即又和江凉川娇笑道:“男人啊,都是视觉动物,见到漂亮的姑娘,都忍不住想靠近,她是我的助理,你可不要喜欢她哦。”

洛静好表现得异常大方,实际是以进为退,我更是担忧害怕极了。

江凉川面色忽然一变,没了平时的温柔,“胡说八道!”

洛静好见到他不悦了,把他搂得更紧,又亲了他一口,娇俏地说:“人家是在乎你才这样说嘛。”

江凉川面色马上柔了下来。

洛静好撒娇这一招真有效。

看到他俩亲亲密密地谈着情,我这个大电灯泡实在碍了人家的眼,于是想悄悄地溜走。

谁知还没有走到门口,只见到江凉川温柔无比的话又传来,“你请的这个助理和你长得太像了,连声音都像,所以忍不住想靠近一下……”

我的心更是一惊。

看来江凉川靠近我,是想试探我。

是我太单纯了,表面上江凉川对任何事漠不关心,实际上处处留意,心思深得很。

他对人客气而疏淡,其实他无时无刻不在防备着对方,像一只藏在暗处随时攻击人的狼豹……

我脚下像踩了浮云般,轻飘飘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快速地拿起自己的包包,跑着离开办公室。

谁知道又碰到江凉川和洛静好,他们走向那个总裁专用电梯。

我在他们的后面走着,洛静好亲昵地靠着洛静好,时不时侧着头和江凉川低声谈笑,很是暖昧。

可我怎么看洛静好都觉得她假惺惺?

若她真爱江凉川,又为何会找我来帮她生孩子?

可这不是我要想的问题,我不过是她的生育替身罢。

我虽然好奇,但不会深究这个荒唐的事……

他们进了总裁专用电梯,我走进员工专用电梯。

等到他们的车子扬长而去了,我才走去公交站,坐上公交车去医院看望妈妈。

由于公司离医院有些远,差不多要一个半小时才到达目的地,我推开病房的门时,我却看到她!

相关文章:

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舌尖轻轻一抵珍珠

男主睡觉含奶的肉宠文*男孩暗恋你最准的表现

玉名的博客 玉名新浪博客

抬起她雪白的臀:她的紧致难以承受他的

扶着腰坐好深不要|跟男朋友洗澡的感觉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