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进去,捻_殡仪馆打更员的艳福

2021-07-20 14:37 · 新商盟

叶寒与沈鹰交手不过是刹那之间。高手搏斗,向来不会打上三天三夜,瞬息之间,便见生死!

而沈鹰这个高手在叶寒手上,半分钟都没有撑过。

此刻,叶寒所有杀意内敛,他淡淡的看了一眼沈鹰。今日在这里,他自然不能杀了沈鹰。沈鹰是国安的人,杀了之后,后患无穷。

而沈鹰却也不能动了,一动就剧烈的疼痛,他便默默搬运气血疗伤。

就在这时,林婉清忽然来到了方辰面前。方辰此刻已然是个软蛋,带着一丝惊慌。“啪啪!”叶婉清猛地两个耳光甩了过去,随后又一脚揣在方辰的腹部上。

方辰痛得弯曲成虾米!林婉清对方辰恨极了,她随后又抄起旁边的花瓶,便要朝方辰脑袋上砸来。方辰骇然欲绝,差点没哭出声来。

便在这时,叶寒出手抓住了林婉清的手腕。“这样他会死的!”叶寒沉声说道。

这个花瓶可不是一般花瓶,厚着呢。

林婉清倒没有继续坚持,想了想,放下花瓶,又拿出了手机拨打出去一个电话。却是叫人来带陈雄去医院的。

叶寒看向方辰,方辰畏缩的不敢看叶寒。叶寒也不理其他,寒声说道:“小崽子,以后再让我看见你接近我妹妹,我杀你全家!”

方辰垂下了头。

林婉清忽然窜上前,一个手肘将方辰打趴在地。然后猛踢几脚,跟踢垃圾似的。这个清秀,清冷的绝美女孩儿,却有如此暴力的一面,真让人刮目相看。

方辰痛哼嘶吼,屈辱的泪水流了下来。

林婉清随后转身对叶寒说道:“麻烦你帮我把他背下去。”

叶寒点点头。当下背了陈雄,与林婉清离开了这酒店套房。叶寒其实是想用手机拍下方辰的真实面目的。不过他没有手机,这是最蛋疼的。

那方辰待叶寒与林婉清走后,他的目光中闪烁出寒意来。一条毒计同时酝酿了出来。

叶寒背着陈雄下楼后,那楼下,很快一辆白色宝马车开过来。随后下来一名男子。林婉清喊那男子为军哥,她让军哥先送陈雄去医院。

军哥则很担心林婉清,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人是谁?”他说话的时候看向叶寒。

林婉清则很直接,说道:“现在没事了,以后再跟你解释。”

军哥见林婉清不想说,他也无可奈何。因为他是知道林婉清性格的。“那你多小心,有什么事,立刻给我打电话。”

林婉清点点头。

送走了军哥和陈雄。这个时候,叶寒便对林婉清说道:“能不能借你电话一用?”

林婉清微微一怔,她奇怪的是,难道这家伙没有手机吗?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怎么会有人没手机?

林婉清几乎以为他是想套自己的号码了。不过不管如何,这个家伙刚救了自己。所以林婉清还是毫不犹豫的将手机递给了叶寒。

叶寒拿了手机,立刻给叶欣打了个电话报了平安。

打完之后,叶寒将手机还给了林婉清。

林婉清收了手机,她也知道,是自己想多了。不过,这也说明这个家伙是个正人君子。一个爱护妹妹的男人,再坏也坏不到那里去。

“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林婉清拿出车钥匙,打开了她的那辆夏利车。

林婉清坐进了驾驶位,叶寒便也就坐在了副驾驶上。他先说了家里的地址,随后便说道:“同学,想请你帮个忙。”

林婉清启动车子,淡淡说道:“你说吧。”

叶寒说道:“我妹妹叶欣跟你是同学。这个方辰,平时花言巧语哄骗她,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作证,跟我妹妹揭穿方辰的真面目。”

林婉清反问道:“难道你妹妹连你的话都不相信?”

叶寒不由嘴角苦涩,恋爱中的女孩儿,又那里有那么多的智商可言。

“好吧,我答应你!”林婉清说道。

叶寒当下松了口气。

车子开到叶寒楼下时,已是半个小时后。

林婉清答应了要帮叶寒证明,所以也就跟叶寒一起上楼。

楼梯里的灯已经坏了好几年,一直没人换过。摸黑上楼梯很不方便,林婉清一向住的都是高档别墅,何曾吃过这种苦。因此在上二楼时,一脚踏空,差点摔倒。叶寒眼疾手快,迅速抓住她的柔夷。

触手的柔腻之感自是不必多说。

叶寒说道:“我牵着你上楼。”林婉清终究是个小女孩,脸蛋微微一红,说道:“不用!”她打开了手机里的手电筒。

叶寒可没想到这个高科技,顿时有些赧然。

如此一路顺利到八楼,林婉清已然有些气喘,叶寒则是气定神闲。林婉清的雪白饱满在她的皮衣下,如波浪起伏,一股子少女的幽香散发出来,煞是好闻。

叶寒开门,带林婉清进屋。

屋子虽小,却整齐有序,干净温馨。

“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水!”叶寒说道。

林婉清点点头。她便坐在了沙发上。

叶寒给她倒了一杯白开水后,接着便来到叶欣的房间前。他是化劲修为的绝顶高手,稍一凝神,立刻便惊骇的发现,房间里根本没有叶欣。

叶寒心神震荡,这么晚了,妹妹去哪里呢?

“电话借我。”叶寒急声对林婉清说道。

林婉清不由也跟着失色,知道叶寒这样的人如此神情,一定是出了大事。她连忙拿出了手机。

叶寒快速拨打叶欣的电话!

但那边传来的声音却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叶寒一向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主,即使是曾经面对国际罗刹王的刺杀,他同样眼都不眨。但此刻,他却惊慌失色,急如热锅蚂蚁。

“一定是方辰这个小崽子将她骗出去了。”叶寒焦躁欲狂,如果妹妹真出什么事,他就是将方辰千刀万剐,那却也是无济于事啊!

便在这时,林婉清忽然看到茶几上茶垫下压了一张纸片。她立刻拿起纸片,说道:“这是不是留言?”

叶寒连忙毫不客气的从林婉清手里夺过纸片,他便见上面写道:“哥哥,方辰说有急事找我,约在远洋酒店706号房。我出门会乘坐的士,尽快回来,请哥哥不要担心!”

叶欣还是个懂事的孩子,多留了个心眼,给叶寒留了纸条。

若是她一条道走到黑,今晚便要酿成无法想象的苦果。

“我们走!”叶寒立刻对林婉清说道:“带我去远洋酒店,远洋酒店你知道吗?”

林婉清点点头,她二话不说,便立刻和叶寒下楼。这丫头,虽然清冷了一些,但心肠却不算冷漠无情。

叶寒与林婉清风风火火下了楼,上车之后,林婉清启动夏利车。夜色里,夏利车飙飞出去,如一道疾光!

远洋酒店是公寓式酒店,地点在某处还算繁华街道的巷子里。

夏利车停在远洋酒店前时,轮胎在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音。叶寒红着双眼,二话不说,就往大堂里快步而去。那柜台前,只有一个小姑娘在值班。小姑娘正在用电脑看着爱情公寓,里面不时传出爆笑声。小姑娘也一个人看着不时傻笑。

叶寒尽量压抑着暴躁,向小姑娘问道:“请问电梯在哪边?”

那小姑娘看的很是投入,竟然没注意到叶寒,更没听到他的问话,还在跟着电视剧情傻笑。叶寒怒了,一拍桌子,厉声道:“老子问你话呢,你聋了?”他这一下,杀气毕露。顿时将那小姑娘吓呆了,惊恐的看向叶寒。

叶寒再度问道:“电梯在哪边?”小姑娘下意识的指了方向,道:“左边拐角就是!”

叶寒立刻朝那边奔去,林婉清紧跟其后。

那小姑娘待叶寒与林婉清走了好半晌后,才回过神来。随后,哇的一下就大哭出声。接着连忙给老板拨打电话。

706号房门前。

房门乃是防盗钢门,叶寒看也不堪,一脚揣过去。砰的一声,防盗门立刻被揣开。防盗门上也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可见叶寒一脚之力有多么恐怖。

这是一个套间,套间里宽敞而干净。灯光柔和,茶几上还有红酒与玫瑰花。

不过,房间里并没有人。但浴室里却传来了水声哗哗。

叶寒电芒一扫,立刻看到浴室里有两个人影。叶寒顿时目眦欲裂,小畜生,居然敢搞我妹妹!他对方辰痛恨到了极致,同时也对叶欣失望到了极点。此刻,叶寒顾不了其他,冲到浴室门前,一脚踹开了浴室大门。

他一眼扫了过去,让叶寒微微松口气的是,此时叶欣还穿着毛衣,衣衫完好。而方辰已经光着上身,浴室里热气奔腾,看不太真切。

方辰和叶欣吓得不轻,他们只听到大门被踹,接着浴室门也破开了。

叶寒眼神里闪过寒意,一步跨上前,抓住方辰的脖子,他的手如鹰爪,就这么掐住方辰的脊椎骨,猛一提,方辰一百多斤的重量在叶寒手上如若无物。

叶寒提出方辰,随后丢了出去。他丢得毫不留情,方辰摔在地上,又撞在玻璃茶几上。那茶几碎裂,一片碎玻璃割伤方辰的背部。方辰惨哼出声,鲜血自背后流了出来,情状极惨。

叶寒跟着一脚踩在方辰的脸上,厉声道:“小崽子,我警告过你,不要再碰我妹妹。老子现在就杀了你!”

他怒火冲了上来,便真想杀了方辰。

便在这时,叶欣冲了出来,她一把粗暴的推开叶寒,愤怒的说道:“哥,你太过分了。”叶寒反手一巴掌啪的一声打在叶欣的脸颊上,冷厉的道:“你还有脸了?”

叶欣顿时懵住了,她雪白柔嫩的脸颊上出现五个清晰的指引。她不可置信的看向叶寒,眼眶一红,泪水飚了出来。她不敢相信,哥哥居然会打她。

哥哥是她的崇拜,是她的一切。哥哥从来都不会打她。哥哥最宠的就是她!

“哥……你居然打我?”叶欣哽咽的质问。

“打你怎么了,难道我打不得你?打的就是你的不知自爱!”叶寒双眼冒火。叶欣深深的看了一眼叶寒,她随后却不理会叶寒,转身来到方辰的身边,流着泪说道:“方辰,你还好吧?对不起,我送你去医院。”

方辰心中冷笑,他的伤病不重。当下装作一副无辜的模样,吃力的点点头,又柔声说道:“不怪你的。”

叶寒看着妹妹完全偏向方辰,他是什么人,立刻就知道方辰这小崽子是故意的。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叶欣,你听我说。方辰这个小崽子不是什么好鸟,你太不了解他了。”

叶欣不理叶寒,也不回头。反而是方辰,他转过身,忍痛说道:“寒哥,我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的讨厌我。但是,我只是喜欢欣欣,仅仅只是喜欢她。难道喜欢一个人,就该死吗?”他又成了演技派。

叶寒要不是因为叶欣在,这时候,他弄死方辰的心都有。但他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了。知道自己刚才的确是鲁莽了。他沉住气,对叶欣说道:“我今天晚上就是跟踪他去了,你可知道我看见了什么?这个小畜生,他找人给林婉清下了药,要对林婉清用强,不信你问林婉清。”说完便指了指门口一直站着,冷眼旁观的林婉清。

叶寒冷静下来,不由庆幸自己带了林婉清。他的性子一向是果断果决,执行任务时从不拖泥带水。但他也才意识到,自己可以对天下人无情,却无法做到对叶欣那般冷血。他必须顾及叶欣的感受。所以,这个小崽子利用妹妹来对付自己,他还真不能蛮干!

叶寒的道行深着呢,自然不会让方辰得逞。

叶欣才注意到林婉清来了,她微微惊讶,随后惊疑不定的看了眼方辰,又看向林婉清,问道:“林婉清,那……是这样的吗?”

林婉清双手抱胸,淡淡道:“方辰怎么说的?”

叶欣道:“他说是你缠着他,他本想跟你解释清楚,说他的心里只有……我。然后我哥就赶到,然后就不分青红皂白将他打了。”

叶寒听的吐血,这方辰颠倒黑白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太不要脸了。

林婉清面色没有丝毫变化,她清清冷冷的反问叶欣,说道:“那你相信他的话吗?”

叶欣咬紧下唇,她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方辰转向林婉清,说道:“林同学,今天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当面把话跟你说清楚。你听好了,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的,永远都只有欣欣一个。我恳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

方辰说起这番话来,脸不红,心不跳。倒让人感觉真是林婉清厚颜无耻在纠缠他。若是林婉清心理不够强大,一定要被气得吐血。

但林婉清却也不辩解,她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动人的笑容。除此之外,再无反应。如此荒谬的话语,她不屑反击。她林婉清又是何等骄傲的人,别说方辰这种纨绔子。就算是再优秀的人,林婉清也不会去自作多情,可她却想不到,有一天,她会那样的爱上叶寒……

影帝方辰随后又对叶寒道:“寒哥,我知道你觉得我爸是当官的,我是个纨绔子。但请你相信我,不是每一个官二代都是纨绔子。我是真心喜欢欣欣,如果你觉得我们还小,那也不要紧,我可以等欣欣长大。”

“官二代?”叶寒眼中寒芒闪烁,道:“方辰,不是我侮辱你。就你这种人,在我面前还真不配自称是官二代。我在燕京,多少老首长的子女我都见过。他们是天潢贵胄,将来注定是要进入国务院,担任各地职要的。但是,他们待人彬彬有礼,爱惜羽毛,唯恐给家族蒙羞。你跟他们比起来,算什么东西?”

相关文章:

精选古言—《农门娇女:相公,碗里来》—连载至结局

撞开宫口灌满/为什么男朋友每次进去都有点疼

小贝强行睡了海藻是哪一节@我就跨在他头上让他添

很肉到处做1v1青梅竹马.她的紧致让他发疯

绑在床上双腿张开轮流 美女自动脱了胸衣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