亘古帝魂完结篇/亘古帝魂小说在线全文章节目录

2021-07-20 12:14 · 新商盟

归海宗内,数百名弟子正在武场上习练‘归海霸王拳’。

这是归海宗的入门拳法,所有武魂刚觉醒的弟子,都要将‘归海霸王拳’练到炉火纯青,通过长老们的考核,才能修习更高深的武技和功法。

武场一角,一名身材修长的俊逸少年,正倚靠在武场一角的大树下看着归海宗的弟子们修行。

“王师兄,你在监视他们练武么?”

粉红罗衫的清新少女,眉发琉璃,肌肤如雪,笑容中透着一股清新自然的味道,一开口就让王动苍白俊逸的脸庞,升起两团红晕,结结巴巴起来。

“是你啊,峮师妹。”王动低着头,不敢看这明媚皓齿的少女,“我不是在监视他们练武……因为我根本不能习武。”

秀玉堂与归海宗香火极深,自两派的建宗祖师便有过命交情。

数十年前,秀玉堂遭逢大难,派内武学遗失极多,为照顾秀玉堂,归海宗当代宗主便让秀玉堂,每三年派来一位女弟子学习归海宗的武技。

这一次秀玉堂前来归海宗学习武技的女弟子,便是这峮师妹。

“王师兄,你不能习武?这是为什么呢?”

峮师妹有些难以置信,王动的父母皆是正道英豪,父亲更是鼎鼎大名的归海三英之一,乃归海宗宗主最疼爱的弟子。正所谓爱屋及乌,就算王动的父亲玉面郎君王天林已经过世,归海宗宗主也不可能不让王动习武吧?

“霸王巡海!”

武场上,气浪翻涌,接连几个浪头打过,数名归海宗弟子都踉跄朝一旁的倒去。一名黑衫武服,面容刚毅的青年,手臂青筋毕现,四周的气浪化成道道拳风,势头汹涌,附在这青年的拳头上。

只是……这青年的‘霸王巡海’拳招,却朝着王动击去!

“小心!”

王动瞳孔放大,表情惶恐,看着那拳速极快的‘霸王巡海’,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身旁的峮师妹喝了一声,朝王动肩头推了一把,自己也准备快速避开。

这黑衫青年的一拳‘霸王巡海’极具威势,已然有归海宗长老的两分火候,峮师妹是万万挡不住的。

“大师兄威武,大师兄厉害!”看到黑衫青年袭向王动,几名被‘霸王巡海’冲击得踉踉跄跄的归海宗弟子,不仅不为王动担忧,反而夸赞起了黑衫青年。

“我是张青,乃归海三英南天王的儿子,归海宗当代大弟子。”张青到了二人面前,朗声大笑,收起‘霸王巡海’的威势,拳势能收能放,“放心吧,峮师妹,王师弟他不能练武,我又怎么会伤害他呢?”

“是,是……”王动刚刚站稳,略显尴尬。

“张师兄,那王师兄是因何原因不能习武呢?”峮师妹一听张青是南天王的儿子,归海宗当代大弟子,顿时语气亲热起来了。

“王师弟他出生时,三师叔夫妇二人遭逢大难,所以王师弟天生机能不足,紫府闭塞,武魂无法觉醒。因此他根本无法习武……”张青逼视着王动道:“此处日光暴烈,峮师妹不如和我一起去观海台稍作休息,顺便可以一观海潮。”

“好啊,张师兄。”

峮师妹笑着同意,王动盯着自己脚尖,神情几分落寞地退到树荫中。看着二人越走越远,脑中思绪却飞扬起来……

梦中,尾部会喷出黑色烟气的钢铁怪兽,耸立在城市中钢筋大楼,已经离自己越来越久远。来到这个以武为尊的九州大陆,已经十七年,光阴却是一天天虚度,一事无成。

幸好有个名头极深的父亲,可以让王动留在归海宗衣食无忧,再加上他的师公归海宗主为人念情重信,一直对他照拂有加着,否则天生无法习武的王动早便活不到今日了,至少也会被逐出归海宗另寻生路了。

九州大陆的人,都有伴生武魂。

传说中九天之上,有七十二路神人,高卧蒲云,笑看苍穹变化,对世间万物一视同仁,是以又会在世间挑选一些幸运儿,赐下自身神躯的武魂,以照看世人。

这一类武魂,具有神性,对同级以下的武魂具备压制作用,又被世人评定为地级武魂。甚为稀有,千年一出,每一个地级武魂持有者,都是名动九州的天下豪杰。

武魂中,又有金木水火土五行武魂,也有风云雷电四象武魂,分为天地玄黄四等。

五行武魂和四象武魂都是玄级武魂,具有这类伴生武魂的武者,日后成就非凡。先前那张青便是水行武魂,所以在归海宗颇受重视。

除此之外,又有刀剑棍枪等器武魂,鼠猴猪虎蛇等兽武魂,这两种武魂是最低等的黄级武魂,只要是玄级武魂持有者将武魂修行到高处,都可幻化器武魂形态和兽武魂形态。

另有最顶尖的天级武魂,形态莫测,匪夷所思,能人所不能。莫说归海宗这深处海域的宗派,就是那中州卓越见识之辈,也不曾晓得天级武魂之能。

“嘿嘿,王师弟,似峮师妹那等美貌的女子,与大师兄在一起,才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你这个天生无法习武的废物,就别癞蛤蟆惦记天鹅肉,痴心妄想了。”

霎时,那名獐头鼠目的弟子带着一众师弟来到树荫下王动的跟前,刺耳的嘲弄声打断了王动的思绪。

其他几名弟子见状也纷纷嬉笑附和道:

“六师哥说得没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哈哈……”

“正是,若不是萌了父荫,这小子怎会在归海宗白吃白喝这么些年?”

“这等废物,在归海宗内也只能做些跑跑腿的杂活儿。”

“咦,你倒是提醒了我。”

獐头鼠目弟子听到其中一名弟子这么一说,突然眼珠子一转,奸笑道:“今晚大师兄要在海边办篝火晚宴,专门招待珺师妹呢。王动,大师兄曾有交代,命你晚上到海边来负责烤鱼。嘿,你虽是武道废物,但烤鱼的本事还是不错的,哈哈哈哈……师弟们,走吧,晚些就能品尝到咱们王师弟的美味烤鱼了,哈哈哈哈……”

獐头鼠目六师弟恣意奚落王动一番过足了人上人的瘾之后,便嚣张狂笑地大手一挥,率着一众师弟扬尘而去。

“废物……我是废物……”

直至这帮羞辱奚落于他的弟子走远,王动才神情满是失落地抿嘴低喃而且,他心中不断提醒自己是一名不能习武的废物,万万不能与这些武魂已经觉醒的弟子动怒,否则吃亏的是自己。

“但是,我不服!!!”

王动突然面色骤变,愤怒而又低沉地咆哮一声,然后将双手犹如鹰爪般死死扣在肉里,指甲下渗出殷红血丝却浑然不觉得疼痛。

只见他双眸透着坚毅地转向早已携珺师妹走远的张青背影,一字一字地厉声顿道:“张青,数年之辱,我都记在心里,一日都不曾忘怀。我王动因为无法修炼武魂,因此一直忍你避你,但我的心,决不认输!终有一日,终有一日……”

这才是少年王动真正的一面,天生废,而心不废,志凌云。

归海宗四面环海,是一座孤悬于海外的巨大岛屿。四周相连着一些大小不一的岛屿,而归海宗的弟子,便是从这些岛上的渔家子弟中挑选出来。

海域中海兽海怪横行,归海宗弟子通常会斩杀海兽,保四方平安,甚得此方海域民心,这些渔家子弟也以能在归海宗习武为荣。

因常与海兽海怪作战,此地的民风也甚是彪悍,夜晚时,渔民无事,便喜欢燃起篝火,男男女女手拉着手,围着篝火烤鱼跳舞。

为了欢迎峮师妹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张青组织了归海宗数十名弟子,一起出宗与渔民们在篝火宴上玩乐。

被硬拉来的王动正在翻烤海鱼,不时看看数十个手拉着手雀跃跳舞的归海宗弟子。或许,这也是张青硬拉王动来参加篝火宴的原因。

“王师弟,鱼烤好了么?”停下舞步的张青问道。

“这条鱼烤好了。”

王动低呼一声,向张青这边递过一条烤鱼。

张青飞快地接过烤鱼,握着烤鱼木枝,献宝似的来到峮师妹面前,殷情笑道:“峮师妹,你尝尝。这烤鱼可是我们归海岛的一大特色哦。”

珺师妹在篝火的映衬下更显艳丽,娇滴滴地回了一句:“谢谢张师兄。”

不消一会儿,众人便分完了烤鱼齐齐坐下,然后纷纷用一种戏谑的眼神望向了王动。

因为今夜这篝火宴上的烤鱼不多不少,刚好每人分到了一条,却唯独少了王动那一份。应是张青有意要羞辱一番王动。

果不其然,只听张青夸张叫道:“王师弟,真是不好意思。本来这海鱼是准备够的,没想到峮师妹也来了,只好把你那一条拿给了峮师妹。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峮师妹在一旁咯咯捂嘴直笑,其他一众弟子更是哄堂大笑起来,笑声格外怪异刺耳。

“不会,当然不会……”王动尴尬不已,他心里怎会不明白?这篝火宴本来就是张青为峮师妹准备的,怎会想不到峮师妹也来了。

“只是辛苦你烤了那么多条海鱼了。”张青表情戏谑,眼珠一转道:“不如这样吧,六师弟今日正好带了剑,你就用他的剑,再去海中捕条鱼上来,自己烤熟了吃。”

‘咣!’

六师弟正是那白日嘲讽王动,獐头鼠目的男子,手中一划,腰间的佩剑已经解下,咣啷一声直插在王动两腿间。

“你……”王动惊起一声怒火,只差一点,自己的命根子就保不住。

“怎么?王师弟,你不愿意?”张青与六师弟目光烁烁望向王动,只要王动敢说声不,只怕二人便要暴起伤人了。

“愿意,愿意。”王动身上怒火浇熄,深吸口气,起身用力将那柄剑从沙中抽起,朝海边走去。

“哈哈……”

归海宗弟子见王动从沙中取剑,也如此费力,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

峮师妹也不由得摇头嘲笑,想来还以为玉面郎君的儿子,定是人中龙凤,谁知却是虎父犬子。

见王动已经脱了鞋,挽起裤管,踏入海水中,张青朝六师弟使了使眼色,六师弟顿时阴笑点头,显然心领神会。

随即,只见獐头鼠目的六师弟纵身一跃,身法极快地到了王动身后,猛地一脚朝王动背心踹去。

“救命啊,救命啊,我不会游泳。快救我……”

被踹入深海区域的王动拼命呼救,前些年身子骨虚弱,全靠归海宗宗主用魂力保住他的性命,连独立走路都是在五岁以后才行,又怎敢到满是海兽的海域中学习游泳呢?

“那废物知道害怕了……”

“哈哈,更怕是已经不知道吃了多少口海水了!”

数十名归海宗弟子在岸上嘲讽大笑。

连吃几口海水,双眼已经有些朦胧的王动,看着岸上嘲讽大笑的归海宗弟子,心底惊起莫名悲愤,好歹也算相处十几年的同门师兄弟,怎的这些人如此无情,将自己踹入海中,又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水淹死……

“张师兄,他不会出事吧?”峮师妹到底是女儿家,见着王动在水中的呼喊和挣扎,顿时有些不好预感,颇为害怕地喊道。

“哼,那些魂力,要是师公肯输到我的体内,我的实力怕是早已经跨入武师境界。”张青看着王动慢慢下沉,恶狠狠道:“我的心里巴不得他早点去死。虽然有师公撑着腰我不敢弄死他,但不让他多吃点苦头我难消心头这口恶气,哼,先让他喝上几口海水,等下六师弟再去捞他上来。”

张青的话里透着无尽的怨念,对于王动,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恨不得将其置之死地。

因为九州大陆武者境界分为武徒、武士、武师、武尊、武宗、武王、武圣等……那张青自小习武,又因为家学渊源,早已成为九级武徒,只差临门一脚便能突破至武士境界。

如果归海宗宗主肯将为王动保命的魂力输给张青,恐怕早便能让张青一步登天,跨入开碑裂石,魂力外放的武士境界了。

所以,张青一直认为,他与王动同为归海三英的后人,但归海宗主却厚此薄彼,不惜耗费数年魂力来给王动保命。王动这个废物,抢走了本该属于他的资源。

“行了,捞他上来吧。”

见王动已经沉入海中片刻,张青心里的怨愤多多少少得到一些释放,随后冷冷说道。

六师弟闻言,立马照办,下海将浑身湿漉漉地王动捞上岸,将溺水昏迷不醒地王动摔在地上之后,惊呼一声:“这是什么?”

声音落罢,六师弟用手一指王动的右手,只见王动的右手中握着一柄锈迹斑斑、刀尖断裂的残刀,俯身扯了两下,愣是无法从王动手中扯出来。

张青见状上前便是一脚踏在王动胸口,——噗……

王动吐出一口淤积的海水,但仍旧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

张青嘴角处弯起一抹冷笑,不屑道:“不就是一柄破刀吗?大惊小怪!这断裂残刀和这个破烂废物一样,不堪造就。他的生机没断,不用管他,我们走。”

张青一声令下,便带着峮师妹,和一群归海宗弟子扬尘离去。

独将王动撇下扔在那海滩上,久久晕迷不醒。

时辰转逝,直至深夜,海岸上参加篝火宴的渔民们也悉数全部散去,海滩上除了不省人事躺在地上的王动之外,早已空无一人。

滩上孤寂,海风冷冽。

“嘿嘿……终于上岸了。”

突然,一道诡异森然的声音骤然在王动身上响起,但王动依旧陷入深度昏迷,丝毫未曾醒来,显然声音的主人并非王动。

只不过他手中那柄断裂残刀却是仿佛活了过来一般,竟然自主地从他手中挣脱,紧接着化为一道耀眼白光,瞬间进入了他的体内……

清晨,一缕阳光照在王动脸上,王动捂着昏昏沉沉的脑壳起身。

想起昨夜归海宗弟子对自己做的事,王动又是惊恐又是愤怒。惊的是张青他们不顾同门之谊险些置自己于死地,只怕自己日后在归海宗的日子越来越难熬了。怒的是自己天生不能习武,别说自保之力,便是报仇雪恨的日子也遥遥无期,只能任由他们肆意欺凌,肆意鱼肉……

“不过是紫府闭塞而已,又哪里会一辈子不能习武,困守于一海岛上夜郎自大,目光短浅,还真是可悲可叹。”

脑海中突兀传来一道促狭的声音,让王动浑身汗毛陡立,惊恐万分地失声叫道:“是谁?谁在说话?”

环顾四周空无一人,却有人跟自己说话,王动心中惶恐程度不亚于走夜路撞见了鬼一般,心中砰砰狂跳,骇然想道,这是哪个武道大能在作弄我?竟将声音直接传入我脑海中。

“你可以叫我刀魂。我现在正在你的体内,不过你不必惊恐,我只不过是保存了一丝武魂,根本伤害不了你。”

脑海中依旧泛起那个冰冷陌生的声音。

“刀魂?”

“你寄宿在我体内?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王动的嗓门儿一次比一次来得歇斯底里,状若疯子一般在海滩上手舞足蹈着,若有外人在场的话,定会认为王动不是修炼走火入了魔,便是被鬼怪精魄附了体。

兴许是感受到了王动情绪的剧烈波动,脑海中那个陌生的声音又适时响起:“后生仔,你若想知道本尊的来历,便照着我说得去做——

敛息!”

“凝神!!”

“静心!!!”

王动虽无法修炼武魂,但对这些最基本的修炼术语并不陌生,立马依言照做起来。

轰!

一道春雷惊蛰般的巨响在王动脑中毫无征兆地炸响,瞬间,一道道驳杂的信息霸道地钻入了王动的脑海中,肆意游窜了起来……

霎时,王动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都要被这些并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撑爆了一般,疼得抱头蹲在了地上,面容狰狞,嘴唇瑟瑟发抖,但却至始至终没有痛得呻吟出口。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过后,王动脸上的痛苦之色徐徐褪去,双眼渐渐恢复清澈起来。

融合了这些并不属于他的驳杂记忆之后,他大概了解到了这个突兀闯入自己脑海中的“陌生人”的来历。

与其说陌生人,不如说陌生魂,因为他只是一个刀魂!

原来在九州大陆上曾经出现过一名极为厉害强悍的武道大能,名为刀圣。只因一次意外遭人偷袭,后被仇家围攻,最后身死魂消,只剩下这刀魂借武器残刀遁入海中,苟延残喘至今。

之后又因张青一脚将王动踹入海中,阴差阳错下王动胡乱将这柄残刀抓在手中,后来獐头鼠目地六师弟将王动拖上了海岸,这柄寄宿着刀魂的宿体残刀也借着王动的手被带上了海滩。

刀魂吸取天地灵力,稍稍壮大了武魂,才彻底苏醒过来。

一切都是阴差阳错,一切又是这般地鬼使神差,驱除完内心惊惧恢复了平静的王动,都不得不承认,这世上就有这么巧的事儿。

见对方这丝残魂虽寄宿在自己的脑海中,却没有加害自己的意思,王动也与这个神秘刀魂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上了。

……

……

聊到半晌,彼此有些熟稔起来,王动突然感受到神秘刀魂在他脑海中传递了一个信息,不由神情激动地喊道:“你是说,只要我答应帮你的主人刀圣报仇,你就教我一个拓开紫府,让武魂觉醒的办法?”

那神秘刀魂道:“紫府闭塞,是因为天灵受损。武者修行,大多是以体内经脉为主。我这里有一门功法,能够吸纳月光精华,滋养天灵。只要天灵稳固,紫府自是洞开,只要紫府洞开,那你的武魂自然能够觉醒……”

王动思虑一阵,询问道:“我不过是一名不能习武的废物,你为何会选择我帮你主人报仇?而且你主人既然被之称为武道圣人,定是相当强大无匹,那么他的敌人也弱不到哪里去,我又怎么可能敌得过?”

“因为你的经历和主人很相似!”刀魂道:“我家主人的武魂,乃是最低等的黄级武魂……”

王动点头,黄级武魂被人称为不可晋升到武尊境界,想不到那刀圣前辈居然能突破桎梏,一步步到达武圣境界,实在是非常惊人。

“而能让我家主人达到武圣境界的奥妙,全在于我刚才所说的那门滋养天灵的功法。所以我挑选你帮我主人报仇,并不是因为你的天赋多高。”说到这里,刀魂有些咬牙切齿,“那些天赋高的人往往都是些白眼狼。”

王动略显疑惑,只听刀魂续又说道:“我最看重你的地方,是因为我能感受得到你有着坚韧的毅力和不屈的意志。这也是你欲修行我家主人功法最不可或缺的因素!”

“好,我答应你!”沉默片刻后,王动这样答道:“在我有能力为刀圣前辈报仇时,一定会为他报仇的。”

“有能力的时候?”

刀魂的声音陡然有些古怪,不过他并未追究王动耍得小聪明,而是通过脑海意念交给了王动一门名为‘玉盘普渡’的玄妙功法。

……

……

三月后的一夜。

王动与往常一样,来到自己掉落海水的岸边,盘膝而坐,运行‘玉盘普渡’功法,吸纳月光精华,滋养天灵。

三月来,王动勤修苦练,一练便是一整夜,直到月亮褪去,天阳升起,才会结束。

破损的天灵,在‘玉盘普渡’的修复下极速复原,王动也越发觉得神清气爽,以前一直压抑自己胸闷、心悸的感觉,也已经消失不见。想来这破损的天灵,已经快要修补完成了。

王动双目微睁,漆黑的双瞳,变得透彻纯洁,视力也恢复得与常人一般,能够在黑夜中看得一清二楚。

“恢复了?”王动感觉着自己身体每一道器官,有些难以置信。

“对,你受损的天灵已经完全修复,紫府也已经洞开,想要武魂觉醒也已经是指日可待了。”刀魂响亮的声音在王动脑海中响起。

“张青、刘中舟、王志仁、张书恒,总有一天,我王动会把你们一一踩在脚下。”

王动猛地起身,对着海面猖狂大叫,压抑许久的怨念和愤怒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这些人中除了张青之外,其他人都是平日里时常欺负王动的归海宗弟子,即使在这三月来,王动每日睡到午时才起,小心翼翼避开这些人,也逃不开偶尔碰到,被他们不小心或是不经意的碰撞一下,辱骂几声。

……

……

归海宗内,一处密室铁门遁开,一名发须皆白的老人从密室中走出。

“恭迎师尊!”

“恭迎师尊出关。”

密室外,归海三英中的南天王和覆海尊者,朝自己二人的师尊,归海宗主齐齐敬礼。

“徒儿免礼!可惜本宗这次依然没有突破武王境界,功亏一篑,真是可惜。”归海宗主叹息一声道。

覆海尊者却道:“师尊可是心有所绊?”

归海宗主点点头,叹息道:“你们三师弟夫妇,当初遭逢大难,我却因急于突破,一直闭关,未能前去帮手,才导致他二人身死。好不容易救动儿,也让他好好的一个娃,一条命只剩下半条,所以这些年来为师思来想去,一直不能释怀……”

“师尊,武道修行,最重要是水到渠成,万不可急功近利。”南天王劝阻道:“这是师尊对徒儿幼时所说,也请师尊不要放在心上。至于三师弟夫妇……想必在天有灵,也不会责怪师尊的。”

归海宗主摆摆手,道:“行了,不说这个了。东海海域各宗派大比在即,你们二人多督促宗内弟子修行,但暂时不要公布,以免给他们太大压力。二是择日召开武魂觉醒仪式,择优录取好的武道弟子进入归海宗。”

“是,师尊。”

“遵命,师尊。”

南天王与覆海尊者齐齐点头。

“闭关了这么多日,差人将动儿叫到我房内,为他诊治伤势,以免他旧病复发。”

归海宗主吩咐一声,便踏步离去,前往自己的居所——无量居。

……

……

归海宗,无量居。

这里是归海宗主的居所,清静幽雅,四周竹海耸立,青葱翠绿。

“哈哈,苍天有眼,老天垂怜,哈哈哈……好,好,好啊!”

一道苍老中透着爽朗的笑声在无量居猛然响起,中气十足地连叫三个好之人,正是王动的师公,归海宗的宗主。

此时王动早已奉命来到无量居有一会儿了,归海宗主运起魂力替王动检查完身体之后,不由眉开眼笑,神色颇有些激动地说道:“想不到此次我未曾突破武王境界,动儿你的伤势却痊愈了,先天补足,连紫府都洞开了。真是有一失,亦有一得,实在令我老怀安慰。哈哈!”

“这也多亏是师公对动儿数年来的悉心照料,动儿的伤势才能痊愈。”王动恭敬答道。

“动儿无须往你师公脸上贴金,要是你师公真能治好你,也不会让你忍受十七年的磨折了。这全是你父母在天有灵,才能庇佑你伤势痊愈。”

归海宗主道:“既然你的先天补足,紫府洞开,想必武魂觉醒不是问题。明日是归海宗招收新弟子的日子。届时你和所有新弟子一起去武祖庙觉醒武魂。”

武祖庙!

为供奉武祖而立的庙宇!

武祖庙并非海外小岛归海宗所独有,九州大陆上更是随处可见武祖庙。

因为武祖乃九州大陆第一个将伴生武魂发扬光大的人,虽然武祖寿尽坐化时的实力换算到今日,也不过是九州大陆上的武尊境界。但却是九州大陆一代代武者们最敬重的先贤。

是以,每一个即将觉醒武魂的武徒,都会前往武祖庙拜祭,其次才是达到觉醒武魂的目的。

“是,师公!”

王动一边铿锵有力地回着,一边暗暗握紧双拳,心中振奋道,终于…我王动终于也有觉醒武魂的一天了!!

……

……

约莫到了黄昏时分,归海宗主派童子去将自己的弟子覆海尊者请来。

“见过师尊!”

不一会儿,归海三英之一的覆海尊者便前往无量居拜见了归海宗主。

归海宗主摆手道:“覆海,明日是你在武祖庙主持觉醒仪式吧?”

“是的,师尊。”覆海尊者询问道:“不知师尊有何吩咐?”

“动儿的先天已经补足,紫府也已洞开,武魂已然能够觉醒,所以我安排他明日与新弟子一起前往武祖庙觉醒武魂。”归海宗主沉吟道:“不过,我借察看他身体之际,也勘察过他的武魂了。他的武魂全然没有玄级武魂的活泛和地级武魂的神性,想来应该是最低等的黄级武魂。唉……不过也算是告慰了你那死去的三师弟夫妇,好让他们夫妇泉下有知,尚可瞑目了。”

“想不到三师弟天赋超禀,英明一世,动儿他却如此资质……”覆海尊者忍不住叹息道:“那不知师尊你的意思是?”

“将动儿的仪式安排在最前面,以免之后觉醒出天赋好的弟子,让他的信心受到打击,对他以后的成长不利。”

“这……好吧,听师尊的,弟子明日定会照着师尊吩咐来安排。”

覆海尊者嘴上应承着,心里却是不由苦笑,师尊这可是太过爱护动儿了,才会如此思虑不周。要知道这些新弟子日后都会在归海宗内修行,瞒得住一时,瞒不住一世呀!

相关文章:

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塞着跳跳蛋走路和上课|漂亮女警花

餐桌下的手指进进出出_女女百合磨荫h文

男生会感受到那层膜么@只在外面磨不进去叫什么

前后夹击寡妇啊好痛_喜欢别人添我下面口述

他残忍 囚禁 她绝望双胞胎:男生随叫随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