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江少,滚远些!小说在线全集章节列表

2021-07-20 12:14 · 新商盟

我和江凉川的见面方式是见不得光的,首次见到他时,他躺在那张温馨的婚床上。

这天正好是他和我的雇主订婚的大好日子,他喝得酊酩大醉,据说被灌醉的。

我是来和他睡觉的,是的,代替他的未婚妻和他发生那种关系。

他的未婚妻也不知有什么阴谋?

几天前,他的未婚妻也不知通过哪种渠道挖我出来,只因我和她长得很像,特别是声音,要不是身份悬殊,我还以为她是我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

我的任务,只需要陪江凉川睡到怀孕为止,然后再找个地方躲起来生孩子,大功告成后,酬金是一千万。

睡别人男人代、孕这种败坏道德底线的事情,换作以前,打死我也不会干的。

半个月前,我还是个朝气蓬勃的大三学生。

某天下午,辅导员匆匆赶过来通知我,说我妈出事了,回去后我才知道,才知道是我妈被逼欠下了巨债一千万,如果我妈在规定时间内还不上,他们就拿我妈的命去抵债。

我去哪里找那一千万巨款填那个无底洞啊?

走投无路之下,由于雇主给的酬金太诱人了,我只考虑了三十秒秒,便答应了。

和江凉川未婚妻洛静好见面后,她甚是满意,于是我就跟她走了。

他们举行订婚宴会那天,我躲在他们的婚房里面,直到洛静好扶着醉得一踏糊涂的江凉川进来,然后她再出去。

我才从黑暗中走出来,往嘴里塞了一颗白色的药丸,这是洛静好吩咐我吃的。

我的心跳猛地加速起来。

床上的男人,在h市,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他是谁——江凉川,江氏集团年轻有为的总裁。

没错,我睡觉的对象就是他。

我的脚如被灌了千斤重的铅,不敢上前。

但,我太需要那笔酬金了,而且洛静好和江凉川不管他们哪个,都是我惹不起的。

让我不知所措的是,身子开始发热,脑子渐渐不受控制,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所有的屈辱统统抛开,只求完成任务。

我闭着眼躺在江凉川身边,同时大胆地抱住他。

本以为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可我想错了。

他忽然间抱住了我,那一刹那,我的泪意涌上眼底,死死地忍住,不想让它们流下,可最终还是失败了。

我渐渐放松下来,任由他抱着,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索求,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在他的怀里面,我不禁哆嗦起来,泪,再一次滑下来。

江凉川用另外一只手抬起我的下巴,吻去我脸上的泪,让我平躺着。

以为他会要了我,可是他只是吻我而已。

大概过了几分钟,我软绵绵地躺在他的胸膛,他搂着我不再动我了,并且发出清浅而均匀的呼吸声。

我暗喜的同时又伴着害怕:要是金主知道我任务失败了,也不知会怎么样呢?

在确认他睡着后,我轻轻地拿开他的手,穿上衣服,轻手轻脚下床,走出卧室。

洛静早在门外等候着,估计刚才她一直在听着里面的动静,她紧张地问:“怎么样?”

我点了点头。

她拿起手机,滑开屏幕,指尖动了几下,然后高仰着下巴,推门进去了。

我知道她刚才转帐给我了。

我抿了抿嘴,其实我想和她说,江凉川只是用手和我发生了关系,破了我的处、子之身。

可这些话,统统被我咽下肚子。

相信洛静好要的是结果,有人顶替她睡了江凉川,江凉川就不用再睡她了,然后,也有人顶替她帮江凉川生孩子。

我走进一个小暗房,换上自己的衣服,拿出手机,见到收款二十万的信息,心里五味陈杂。

她为何要这样做?我没必要理会,我只要拿到钱就行!

离开了他们的婚房,走在大街上,恰好下雨,打在我身上,透过衣服,渗进我的肌肤,冰凉冰凉的,泪如泉涌。

我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如行尸走肉般,豆大的雨点淋得我像落汤鸡。

这是一条不归路,一旦开了头,就算是万丈深渊也要往下跳去……

刚踏进家门口,哥哥林天佑立即奔过来,模样凶煞:“得了多少钱?赶紧给我!”

我紧紧地攥着手机,身子一躲,欲跑进自己的房间,爸爸林海和我奶奶拦住了我,“跑什么!”

我无路可逃,林天佑紧接着追上来,拽住我的头发,骂道:“死丫头,敢跑?不过是出去卖的货色,还拽上天了!沈漫歌,马上把钱交出来!不然我打死你!”

我奋力挣扎着:“你有什么资格打我?你都说了,我姓沈,不是姓林!”

“小野种!在我们林家白吃白喝的,现在林家有难了,你就想姓沈了?”我奶奶说完,便啪啪啪打了我几个耳光,打得我头晕眼花,鼻血像泉涌似的,止也止不住。

说到这个姓,我就生气,自懂事以来,我妈天天被他们骂水性扬花,后来我才知道我妈是我爸填房的。

我妈生了我后,他们死活不让我姓林,说我是我妈偷来的杂种。

从小到大,我就是他们家的使唤丫头,现在林天佑嗜赌欠下巨债,我奶奶毫不犹豫要牺牲我,以保全她的孙子。

我妈为了在林家站稳脚步,居然中了他们的圈套,做了林天佑的担保人,背下了巨债。

我奶奶一直视我为眼中钉,我早已经习惯了。

忽然,我见到她的脖子上戴着一条祖母绿宝石项链。

这是我妈视为珍宝的东西,居然被她抢了。

“你把我妈怎么样了?”我心里一慌,不好的预感袭上来。

忽然,我被踢跪在地上,痛得我感觉膝盖都要碎了,我转头一看,只见林天佑又踢了我一脚,吼道:“死丫头,敢对我奶奶不敬!”

我奶奶一把拽住我的长发,骂道:“小杂种,卖了这玩意都不够给你们这些年在我们林家白吃白喝白住的费用!”

我妈说过,那祖母绿宝石项链对她意义很大。

不行,我必须要帮我妈夺回它。

我猛地站起来,不顾一切扑向我奶奶,我奶奶狠狠地一拽我的头发,痛得我不敢动了,泪水夹着鼻血不断地流在我的衣服上。

“死丫头,再不听话,下场跟你妈一样!”一旁的林天佑冷哼道。

“我妈怎么了?”我心里一惊,看向他。

“只要你乖乖听话,她就没事!”林天佑目光凌厉道。

我怒了,用力扯回自己的头发,我奶奶顿时失去了重心,趄趔后退,差点摔在地上。

眼看我们三个人就要打起来了。

这时,我爸冲过来拦下我们,吼道:“别打了,漫歌,你妈忽然脑出血晕倒,被送到医院急救了。”

脑出血?急救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我爸怎么还在家?

我爸目光闪烁,支吾道:“漫歌,你不要冲动,那些吸血鬼太狂猖了,利滚利,像雪球越滚越大,想抓你哥走……你哥是我们家的独苗呀……总之,你妈也是心甘情愿想为这个家付出的。”

我怎么可能相信我爸的鬼话?明明我妈是被他们强迫的,却被说成“心甘情愿”。

我二话不说飞奔去医院。

来到医院时,在重症监护病房找到了我妈,医生说幸好及时抢救,清除了脑部的淤血,脑细胞受到一定的创伤,什么时候醒来并不清楚。

“我妈为什么会脑出血的?”我跑去质问那个要债的男人,之前我见过他。

估计我当时的模样好恐怖,衣服沾满了鼻血,他连连退了几步,凶巴巴道:“滚!劳资好心送她来医院,还要背黑锅了?要怪就怪你哥,他拿你妈当挡箭牌,她是债务的担保人,她死了对我们没有好处。”

那要债的男子说得也是实话。

在我的逼问之下,那男人才肯说出实情。

本来我妈的身子已经很脆弱了,在林家长期的打压和辱骂下,她早得到了抑郁症,而最近又被林家坑了如此大的无底洞,她的精神直接崩溃了。

原来今早高利贷的人又来催债了,林天佑便被威胁我妈出去应付他们,我妈不肯,林天佑便拿我来做威胁,说要是她不听话,他就把我卖到夜总会,我妈气极了,便冲上前和林天佑扭打在一起,最后被他林天佑推撞在墙上,正好砸到脑袋。

“你奶奶和爸爸说,这是家事,所以没有报警。”那男人说道。

我气得紧紧地捏着拳头,恨死了他们,决定债务一还通就带我妈远走高飞。

住一天重症监护病房就得几千一天,为了保我妈的命,我一口气交了十二万,剩下的八万付了债务的利息。

那男人看到那丁点儿钱,不高兴说:“才八万?这是要打发乞丐吗?”

“只要你不来闹我妈,债务我一分不会少,不然你们休想得到一分钱。”我通过玻璃窗看向静静地躺在那里的妈妈,冰冷地说道。

我妈的主治医生说,我妈能不能醒过来,主要靠她的意志力。

静洛好答应过我,只要顺利生下孩子,就能拿到一千万,平时的陪睡是一次四万,她高兴就多给点。

我想早点和林家脱离关系,就要早些怀上江凉川的孩子。

和那个一直监视着我妈的男人商量好,只要我每周准时打八万利息给他们,他们就不会来吵我妈,而这些利息的钱只能靠我陪睡得来了。

两天后,洛静好的电话总算来了。

这次并不是在他们的婚房,而是在洛家,我提前一个小时到达她家,从后门悄悄地进去,然后佣人领我到一个杂物房,“不要到处乱跑!随时候命着!”

听得出来她的话里的鄙视,我直接忽视了她,没和她一般见识。

果然是杂物房,又闷又黑,伸手不见五指,我贴在门缝那,盯着门外。

此刻,我像老鼠,更像货物。

只配呆在这种黑暗的地方,见不得光。

时间悄然流逝,江凉川终于来了,洛静好小鸟依人地紧靠着他。

我的心莫名地一跳,我透过门缝,紧盯着江凉川,他是我的猎物,我必须要得到他。

不得不承认,江凉川长得真的很帅很有气场。

他们吃过饭后,便在花厅喝茶,他们聊得可开心了,洛夫人说洛静好小时候最爱画画了,还画过江凉川呢。

“妈,不要说了,画得不好,好丢人。”洛静好娇羞地埋在江凉川的怀里面。

“我倒是挺好奇你会把我画得怎么样。”江凉川笑着说。

“她的画画我全收藏在杂物房了。”洛夫人直接指向我所在之处。

我面色瞬间煞白,莫非那个佣人没有提前和她们打好招呼好吗?

我急得团团转,祈祷着那个佣人及时出现。

我正想发信息给洛静好的,却发现我的手机没电了。

我紧缩着身子,紧闭着眼,似乎在等待着命运之神的判决般。

要是被江凉川发现我的存在,我就要完蛋了。

江凉川已经向这边走过来了,脚步声越来越响,最后他伸手一推。

我想从里面反锁住,却发现这门根本没有锁的。

我的心一横,直接用身子堵住门口。

江凉川用力推,还是没有推得动。

我简直是卯足了吃奶的力气,感觉他推了一下没开,他又用力推了一下。

估计是江凉川心生疑惑,只听见他问道:“怎么回事?是有什么东西堵住门口了吗?”

我吓得后背直冒冷汗,身子都抖了起来。

我急中生计,抬脚,胡乱踢了踢旁边。

正好踢翻一样东西,发出咚地落地声音。

我不相信洛静好不知道我的用意,像我这样的身份的人,佣人会把我藏在哪里呢?

洛静好果然收到我的讯号,就在江凉川试图再推一把门时,洛静好突然轻呼:“凉川,我肚子痛!快扶我一把!”

“好端端地,怎么肚子痛了?”我又听到江凉川问道。

“不清楚,可能是刚才喝了冷饮,哎,好痛呀。”

“快,去沙发那边坐一会儿。”

……

直到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小声了,我才敢贴在门缝窥伺外面的情况。

只见江凉川已经扶着洛静好来到沙发那,责备道:“以后少喝冷饮了。”

洛静好娇俏地吐了吐舌头。“知道了,好像现在又没有那么痛了,我差点忘了……”

顿了顿,她又说:“杂物房关着一只野猫,是周嫂从老家带来的,性子可烈了,周嫂就把它关在里面,估计它早已经把里面的东西全捣翻了,幸亏你刚才没有推开门,不然被它咬到了就不好了。”

洛静好说得合情合理的,江凉川坐在她旁边,拿过周嫂递过的药,亲自喂她吃下去,声音低沉而温柔,“刚才我莽撞了,现在好点了么?要不要躺会儿?”

“凉川,你扶她回房躺会吧,这孩子从小体弱,你多照顾她。”洛夫人紧赶说道。

然后,江凉川扶着她回房了,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脱虚般跌坐在地板上。

紧接着,一阵急促的高跟鞋传来,然后门被砰地推开,啪地一声,灯亮了,洛夫人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斥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差点坏了我们的好事,别给我动什么歪心思,不然我饶不了你!”

我站起来,看着她不吭声,刚才我确实险些坏了好事,可我并非故意的。

呵!像我这种情况,除了想活命外,谁还有心思去搞那些小心思,最何况豪门深似水,我更是敬而远之。

洛夫人嫌弃打量了我一番后,然后更是不耐地说:“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洗个澡去准备准备,难道还要我教你吗?”

我抿了抿唇,暗暗咬紧牙关,面无表情地从洛夫人身边走过。

虽然我是她们雇来代、孕的,可我还是有自己的尊严,她们可以瞧不起我,可我绝不会自暴自弃。

我和洛静好这是在公平交易,我只要完成我的任务就行了,她们什么态度,我完全可以不理会。

我洗过澡后,在洛静好房门外候着,见到门是虚掩的。

过了一会儿,洛静好温柔似水的声音隐隐传出来,“凉川,我现在舒服多了,我出去喝口水……你累了一天了,先睡会吧。”

然后,里面的灯灭了,洛静好出来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后,才去倒水喝。

她喝完水过来,我马上会意,推门进去。

我第一时间不是去卧室,而是进了浴室,我此时此刻心跳如麻,需要时间调整一下,我打开水龙头,洗了几把脸。

不紧张是假的,江凉川又不傻,要是被他发现了……我不单是断了财路,可能还会死无葬身之地。

我按照洛静好所说,拿起她在浴室一早准备好的香水往身上喷了几下。

第一次执行任务时,江凉川是被灌醉的,这一次,江凉川和平常一样的,所以我不能有任何差错。

我就像射出去的箭弦,已经无法回头了。

我磨蹭了好久才敢出去,穿上洛静好早准备好的睡衣。

卧室伸手不见五指,窗帘拉得严严密密的,熟悉的香薰味传来,与那天在他们婚房闻到的一模一样。

想必是洛静好提前准备好的“特制”香水,她也是迫不及待想让我和江凉川早点开花结果。

当我适应了黑暗后,才发现江凉川没睡,而是坐在床头看着我,像藏在黑暗里面的豹子。

我赶紧移开视线,走到梳妆台那,急中生智拿起其中一瓶护肤品,挤出一些,拍打在脸上,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慌。

忽然,手上的护肤品被夺走。

我一慌,紧接着,我的身子被扳转过来,我无处可躲,只得埋在他的胸膛,不敢抬头。

“我喜欢你的自然。”他说道。

我一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居然以为他是和我说的。

他的声音低沉而磁性,很好听。

我的脸微微地发热,被他的话撩到了。

我等下要睡的男人,是h市千万女性的梦中情人,长得帅还能干,年纪轻轻便拥有了自己的帝业帝国,听说是白手起家的。

我也是女人,面对着这样优秀的男人,同样也会心动、沉陷。

他的大手轻轻地滑过我的长发,我心里一颤,如偷吃禁果般悸动,丝丝酥麻自脚底蔓延全身。

他这是要干嘛?

我紧张得呼吸都不敢多喘,脑子一片空白,生怕会漏馅,我踮起脚尖,直接吻上他的唇。

我全身心投入自己的角色,把自己当成洛静好,与江凉川像干柴烈火般拥抱抚摸亲吻。

吻到情深之际,他咬着我的耳垂说:“我们订婚之夜,我居然喝醉了,你没有生气吧?恩?怎么你肚子瘦了些?刚才是不是拉肚子了?一直呆在厕所不出来?”

我想不到他会观察得如此细致入微的,我连忙解释道:“刚才喝了一杯水后,肚子又有点疼,所以上了厕所。”

末了,我赶紧又吻上他,欲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沉陷在男女之事中,同时我也想早日完成任务。

可我却莫名地紧张起来,感觉江凉川的吻越来越急促,喘息越来越粗重,他把我压在下面,咬着我的耳朵说:“放松,放松,不要紧张,像平常一样。”

他的吻落在我的锁骨上,我双手抱着他的脑袋,轻咬着唇,生怕发出羞人的声音。

“我们的订婚项链呢?刚才还见你戴着,怎么脱了?”忽然,江凉川抬头问道。

我一惊,像被泼了一盆冷水般,瞬间没了激情,心里只有恐慌。

黑暗中,他盯着我的眼睛,我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我全身的血液像是凝固了一般,一动不敢动,他又执起我的左手,轻轻地抚摸了几下,又问:“订婚戒指呢?怎么也不戴了?你不是说过一辈子也不摘下来的吗?”

顿时,我的心一紧,脑子一片空白。

房间里面好静,我屏着呼吸,大气也不敢多呼一口。

我,好想逃离这个窒息的地方。

他,目光灼热似火,紧紧盯着我。

相关文章:

沐足技师加钟8个小时/惩罚膀胱分身

双飞风韵犹存两个熟妇,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小说宝刀未老王雪|女友帮我深喉14p

将军精华射给公主,奶大腰细翘臀进来

超爆火小说—热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完本小说试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