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爱不晚完整版,相逢爱不晚小说在线全文章节目录

2021-07-20 12:24 · 新商盟

夏日炎炎。

楚小娴从机场出来,直接打车回了家。

她这次是出差,是提前结束,火急火燎的就赶回来了。

为了给老公秦飞一个惊喜,她并没有提前告诉他,自然也没有安排车来接她。

“咔嚓!”

公寓门被打开,楚小娴进来后,发现一楼客厅里没有人,不由有些纳闷。

今天不是工作日啊,秦飞怎么不在家?难道,是出去玩了吗?

楚小娴有些泄气,把行李箱随意的往玄关一扔,捏着手机往沙发上一躺,有些犹豫要不要打电话让秦飞回来。

“嗯……”

这时,卧室那边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轻哼,楚小娴耳朵立刻竖了起来。

身为一个成年人,楚小娴不可能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她猛地站起身来,心里浮现起不好的预感。

楚小娴缓缓的往卧室走去,越靠近那里,暧昧的女声就越清晰。

“阿飞哥,我们这样,好像有点对不起姐姐哎!”一道女声响起。

紧接着,一道男声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道:“怎么了?又吃醋了?。”

“讨厌,我才没有呢。”那女声娇嗔道。

男子停顿了一下,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和她结婚,我心里的妻子只有你一个人啊,还故意说这种话。看来是我没有伺候好你,才让你有心思想这些有的没的。”

话说完,紧接着就传来女人嗲嗲的娇笑声,一边说着“讨厌”,一边发出忘情的叫声。

楚小娴站在卧室门口,如遭雷击。

这道娇媚的女声,分明是她那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楚小环!

至于那道男声,楚小娴更是无法忘记,那分明是和她结婚不到半年,是她的老公,秦飞!

楚小娴呆立在门口,只觉得浑身僵硬冰冷。

她实在无法相信,一直深爱着她的丈夫,会和她的妹妹搞在一起!

等等!

楚小娴突然想起,秦飞口中那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和她结婚”。

想到秦飞以往表现出的那份温柔深情的样子,楚小娴突然觉得恶心的想吐。

楚小娴深吸一口气,猛地抬脚,踹开了卧室大门。

屋子里正在做剧烈运动的两人,被吓了一跳。

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之后,秦飞赶紧从楚小环身上下来,顺手拉过床单盖在自己和楚小环身上,然后眼神凌厉的看向门口:“什么人?”

“你说是什么人?”楚小娴冷笑,双手抱胸站在门口。

她不想踏进屋子里,因为屋子里的一切,让她觉得很脏。

一看到是她,秦飞顿时愣住了。

“小娴,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出差吗?”

秦飞神情本有些慌乱,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楚小娴嗤笑一声,道:“我不回来,岂不是就看不到这出好戏了?”

说着,她的眼神,从秦移到了楚小环身上。

楚小环,楚小娴的继妹。

她和她那叫做郑诗雅的母亲,都让楚小娴感到厌恶。

楚小娴和爸爸楚耀天关系如此差,全都拜她们母女所赐。

楚小环看清是楚小娴后,也不尖叫了。

她把脑袋靠在秦飞肩膀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啊,是姐姐,对,对不起,我和飞哥是真心相爱的。”

真心相爱?

楚小娴没有被楚小环那白莲花一般的话语给激怒,反而看向了秦飞。

“秦飞,你到底为什么要刻意接近我?为什么和我结婚?你的目的是什么?”

顿了一下,她道:“我想听实话!”

既然大家都已经撕破了脸皮,秦飞索性也不再装了。

他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楚小娴,道:“你可能不知道,你奶奶去世前立下遗嘱,把她名下所有财产都给了你吧。”

楚小娴闻言一愣。

半年前,奶奶去世,爸爸拿出来的那份遗嘱可不是这样。

那份遗嘱只给了她一些微不足道的金钱,除此之外,再无其它,难道……

秦飞将她的神色看的一清二楚,淡淡道:“你猜的没错,那份遗嘱被楚伯父换过了,你当初看的那份是伪造的,我追求你,和你结婚,也是为了那份财产,毕竟你奶奶留给你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任何人看了都眼馋。”

“实际上,我和小环很早以前就在一起了,只是瞒着你罢了,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楚奶奶刚好病危了,立了那份遗嘱,于是我转而追求你,向你求婚,终于赶在楚奶奶去世前领了证。”

说到这里,他轻笑了一下:“只是我也没想到,你居然那么好追。”

楚小娴不可置信的看着秦飞,感觉整个世界观都在崩塌。

她哑着嗓子问:“所以,你是为了钱,才故意接近我,故意和我结婚?”

“不然呢?只可惜,我本来想着将遗产慢慢转移的,现在被你发现了,要是离婚,也只能分一半。”

秦飞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一丝遗憾。

这个时候,楚小环的手,又搭上了秦飞的胸口。

“阿飞哥,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两结婚,那遗产我不是也能分的一份?这么一想的话,我是占了姐姐的便宜呢。”

在“便宜”两个字上,楚小环重重咬了一下字。

“贱人!”楚小娴双眼通红,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两个字。

秦家和楚家一样,都是a市名流。

秦飞虽然是秦家人,但只是在外面的私生子,被领回去之后,一直不受秦家人的待见。

至于楚小环,跟秦飞是一样的情况,按照常理来讲,楚小娴奶奶的遗产,跟她没半毛钱的关系。

想不到两个一丘之貉,居然混在一起,图谋楚小娴奶奶的遗产!

楚小娴气愤难平,猛地举起门口桌子上的花瓶,狠狠砸向秦飞。

“啊!”

只听“嘭”的一声,秦飞发出一声惨叫,顿时脑袋血流如注。

楚小娴出了一口恶气,二话不说,拧起行李箱就往外跑。

跑出公寓下楼梯的时候,还能清晰地听到楚小环的尖叫和咒骂。

楚小娴跑出小区,打车去了市中区,找了个酒店住下。

刚把行李放下,就接到了好朋友林珊珊的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出来聚聚。

林珊珊是楚小娴十几年的朋友,感情很好。

当初她对楚小娴和秦飞的婚事,就不是很赞同,一再跟楚小娴说,秦飞不是好东西。

没想到真被她给言重了。

楚小娴不敢告诉林珊珊,她和秦飞之间的事。

林珊珊是个暴脾气,她怕她没忍住,去找秦飞和楚小环麻烦。

这个事情楚小娴还没理清楚,别到时候林珊珊跑过去,反被他们给欺负了。

楚小娴推说过两天,又和林珊珊互相关心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楚小娴一个人坐在阳台上,久久未动。

突然得知自己生活在一个又一个谎言里,就连爸爸楚耀天,都在算计她。

楚小娴心里充满了迷茫,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

一直到了晚上,楚小娴才终于出了酒店。

她没有胃口吃东西,就那么漫无意识的走着,最后走到了酒店附近,有名的酒吧一条街。

楚小娴随手推进了,一间叫“夜色”的酒吧里。

这里男男女女皆穿着性感,脸上都戴着华丽的面具,是一个“假面”的主题酒会。

楚小娴从门口的侍者手里接过一张小巧精致的孔雀面具,戴在脸上,径直走向吧台。

一路上她有些魂不守舍,不小心撞到了一个高大壮硕的男人。

“对不起。”

楚小娴呆呆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继续往前走。

男人却停下了脚步,扭着头,看着她远去的背影。

“怎么了?萧总?”

身旁陪伴的同行人,看到男人停下来,不由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目光所及之处,他看到一个身材苗条纤细的女人,穿着红色的连衣裙和高跟鞋,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卷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光看背影,确实是个美人。

被称为“萧总”的男人勾了勾唇,转了个方向,又向原本离开的座位走去。

同行人有些摸不准他的意思,要说看上了吧,可什么动作也没有,要说没点意思吧,本来要离开的他,却又突然返回自己的座位去了。

他摇摇头,这尊大神脾气不好,他也不敢多问,只能默默地跟上去。

另一边,楚小娴到了吧台。

“晚上好,美丽的女士,来点什么?”年轻帅气的男酒保吹了个口哨,笑着问道。

楚小娴端起吧台上调制好的,鲜血般艳红的酒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她瞬间面色酡红,眼神也变得迷离。

“再来一杯!”

酒保有些诧异:“怎么,失恋了?”

他说着,却是给楚小娴倒了一杯橙汁:“小姑娘,喝太多酒可不好!”

楚小娴淡淡道:“酒,麻利点!”

酒保耸耸肩,无奈的给她调了一杯度数比较小的酒。

楚小娴一口一口的品着酒,想要短暂的遗忘掉一切。

记不清喝了多少杯,楚小娴打了个酒嗝,扶着吧台起身。

谢绝了酒保想叫人送她回去的好意,楚小娴歪歪扭扭的向外走去。

走了两步,却突然碰到了一个坚硬、却散发着热度的东西。

楚小娴意识已经差不多模糊了,条件反射的摸了摸,好像是一堵墙。

这时,楚小娴耳畔传来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小姐,你是在占我便宜么?”

男人身材十分高大。

穿着做工考究的黑色西装,肩宽腿长,腰部线条流畅。

看到这个男人,楚小娴又想起了秦飞,他们两个,真的好像。

楚小娴心里泛起一阵恶心,她心里突然升起一个念头,一个报复秦飞的念头。

于是她伸出胳膊,勾住了男人的脖子,在他耳畔呵气如兰:“这位先生,介不介意劫个色?”

男人有些错愕。

似乎没想到,楚小娴会是这么个举动。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会吃亏的主儿,反手搂住了楚小娴的腰,将她按向自己怀里。

“好!”他说道,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楚小娴听到了满意的回答,勾唇一笑,拉着男人就往外走。

接下来,楚小娴记不得自己做了什么。

隐隐约约好像自己跟男人出了酒吧,进了一家酒店,接下来,一夜无眠……

第二天清晨,天光微亮。

暖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从屋外照了进来。

楚小娴被阳光晃了一眼,呻吟一声,睁开了眼睛。

她看看天花板,再转动眼睛看看四周,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是哪里。

当她视线扫过地上散落的衣服时,昨晚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楚小娴顿时愣在了那里。

这是……怎么回事?她的初夜没了?

楚小娴试着动了动身体,顿时一阵酸痛传来。

床单上一抹红色鲜艳无比,楚小娴有些欲哭无泪。

她只是因为撞破了秦飞和楚小环出轨,一时有些接受不了,去酒吧买醉。

怎么就把自己的初夜给整没了呢?

楚小娴摸了一把脸,幸好脸上的面具还在。

对方挺守规矩的,哪怕在欢乐的时候,也没有揭下楚小娴的面具。

这样万一以后见了,也不至于太尴尬。

楚小娴有些庆幸的爬起来,忍着浑身的酸痛穿好衣服。

紧接着发现床头柜上额烟灰缸下面,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串电话号码。

纸条上面留了一个“萧”字,应该是昨晚那个男人的姓氏。

楚小娴轻嗤了一声,毫不在意的把纸条扔进了垃圾桶,然后离开酒店。

回了楚家的别墅。

从大门口进来,到主屋门口时,楚小娴有些犹豫。

她突然不敢进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楚耀天,不知道该怎么问他,关于奶奶遗嘱的事。

还没等她考虑好,屋子里里面就突然传来一道淡淡的女声。

“呦,这不是咱们家,一向乖乖女的大小姐吗,怎么也学会夜不归宿了?瞧瞧这衣衫不整的,这是去哪儿鬼混了?”

楚小娴抬起头来,就见郑诗雅穿着一身黑色吊带低胸连衣裙,正双手抱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这个女人已经四十好几,快五十岁了了,却保养的很好,看着就像是刚刚三十出头一样。

更厉害的却是她的手腕。

不仅哄着楚耀天,给她和前夫生的女儿冠了楚姓。

还让楚耀天对楚小环,比楚小娴这个亲生女儿都要好。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才是亲生父女。

这些,都是楚小娴讨厌她们的原因。

楚小娴妈妈在她七岁时去世,不到一年时间,楚耀天就娶了郑诗雅。

可这母女俩,一直把楚小娴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她从小到大可没少因她们而受苦。

“这就不劳郑姨你关心了,你有这空闲时间,不如去好好管管你那宝贝女儿。”楚小娴淡淡的说道。

“小娴,你怎么跟你郑姨说话呢?”

屋子里突然传来楚耀天的声音,他不问青红皂白,对着楚小娴就是一顿训斥。

楚小娴握紧了拳头,眼眶有些发红。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每次不管事实是怎样,楚耀天教训的总是她。

“爸,我要跟你谈谈奶奶遗嘱的事情。”

楚小娴叫了楚耀天一声,一边说一边拐过玄关,往客厅走。

刚进客厅,楚小娴就发现,秦飞和楚小环也在。

秦飞头上绑着绷带,和楚小环很亲密的坐在一起,两人的手还交叠着放着。

楚小娴猛地意识到什么,不可置信的看向楚耀天:“爸,你知道楚小环和秦飞……”

“咳!”话没说完,就被楚耀天打断了,“小娴,爸爸知道你受委屈了,但是小环毕竟是你妹妹,你让让她不行么?而且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怎么不满也……也发生了不是么。”

楚小娴像是不认识他一样,久久的打量着楚耀天。

直到楚耀天被她看的有些尴尬时,她才低声说道:“我妈只生了我一个,我没有妹妹。”

“你……”楚耀天不满的皱眉,正要训斥。

楚小娴打断了他:“爸,他们的事你其实早就知道的吧?”

楚小娴接着问道:“所以,秦飞接近我的目的你是不是也知道?奶奶的遗嘱,也是你故意隐瞒伪造的?”

楚耀天沉默了一下,没有说话。

“没错,这件事是爸爸默许的。”楚小环替他开了口。

“谁让奶奶那么偏心呢,她留给你的那些东西,光公司的股份就有百分之二十。爸爸作为她儿子,凭什么他不能继承奶奶的遗产,而是要落到你这个做孙女的头上?”

这句话一出,楚耀天脸上难看的神色,顿时释然不少。

楚小娴只觉得一头凉水,兜头泼了下来。

她一直知道楚耀天不喜欢她,可,她是他的亲生骨肉啊!

他怎么能跟着外人一起,来串谋奶奶给她留下来的遗产!

楚耀天缓缓地叹了口气,道:“要怪,就怪你奶奶吧,那么多钱,一分都没给我这个做儿子的留,她也真够狠心的。”

楚小娴捂住胸口。

她妈妈尸骨未寒,楚耀天就娶了郑诗雅,纵容郑诗雅母女欺负她,这些奶奶都看在眼里。

她明白奶奶的一番苦心。

郑诗雅母女有楚耀天百般呵护,而她只有奶奶。

等奶奶一走,就再无人心疼,只盼着有钱财傍身,能过的好点。

况且,她是奶奶的亲孙女,奶奶的钱自然要留给她。

给了楚耀天,不就等于郑诗雅和楚小环了吗?她们母女和奶奶又有什么关系?

只可惜,奶娘低估了自己儿子的无耻。

婚后才继承的遗产,纵使楚小娴坚决不离婚,秦飞也能合法的动用一部分。

这些钱,到底还是会被他们设计夺走大半。

楚小娴有种浓浓的无力感。

楚耀天做出这种事,九泉之下的妈妈和奶奶要是知道,得多么难过?

然而,楚小娴悲哀的太早了。

就听楚耀天说:“小娴,你知道彭宇集团的张总吧?他想请你看场电影,你好好准备一下。”

楚小娴一愣:“张总?我跟他又不熟,好端端的,他邀请我干什么?”

话说完,她猛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楚耀天:“爸!你什么意思?”

楚耀天冷冷道:“你也知道,公司最近资金方面有点问题,公司里你也有股份……”

“所以你就让我去陪那个比你年纪还大的老男人?”楚小娴打断他。

她目光从郑诗雅、楚小环、秦飞身上一一划过,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

显然,在此之前,他们恐怕已经讨论过这件事情,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了鼓里。

“秦飞,我们现在还没离婚呢,怎么说我还是你名义上的妻子,让自己的老婆去陪别的男人,你受得了这个委屈吗?”楚小娴勾了勾唇,面露讥讽之色。

秦飞看了她一眼,眼神冰冷,不带一丝感情:“我爱的只有小环。”

闻言,楚小环依偎在他怀中,脸上露出令楚小娴作呕的笑容。

“呵……”楚小娴冷笑两声,她一字一顿道:“我不同意!凭什么你们说,我就要答应?”

“不同意?”楚耀天哼一声,一挥手,道,“来人,带小姐回房间,明天下午张总过来之前,不准让她出门!”

话音刚落,门口就冲进来几个人高马大的保安。

他们二话不说,将楚小娴双手反剪,不顾她的挣扎,抬着她就上了楼。

楚小娴惊的目瞪口呆,直到这时她才反应过来,楚耀天早有准备,自己这是自投罗网!

“楚耀天!我是你的女儿,你这样做对得起奶奶和妈妈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楚小娴奋力挣扎

楚耀天冷哼一声:“要么签文件,把你奶奶留给你的东西都交出来,要么去陪张总,你自己选择吧!”

“我哪一个都不会选择的,你这是非法囚禁,你这是违法行为!”

楚小娴朝他大声怒吼,不敢相信他竟然无耻到这种程度,丝毫不顾念骨肉情分。

“带上去,手机没收。”楚耀天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显然不想再搭理她。

楼上,楚小娴被关在房间里。

她的手机被保安收走了,身上没有任何与外界联系的工具。

她仙在只想找办法逃出去,绝对不能让他们那群人称心如意。

可是,要怎么才能出去呢?

楚小娴紧紧皱着眉头,脸色十分苍白,手指头无力的蜷缩着。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感觉胃里一阵痉挛。

从昨天下午开始,她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了,昨天晚上还喝了那么多酒,胃不疼才怪。

“有人吗?我胃疼,快帮我叫医生!”楚小娴趴在门上,朝外面喊。

门口有脚步声渐渐远去,应该是去告诉楚耀天了。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她并没有等来医生,也没有人给她送来食物和水。

楚小娴她脸白如纸,脸上头上冒出大滴大滴的冷汗,头发被打湿,紧紧贴在脸上。

她终于意识到,楚耀天这是在给她教训,逼着她答应他的要求!

相关文章:

她在我身上驰骋了一夜:绑住分身根部禁止释放

痴人爱|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_三级小说线全文阅读

限时宠妻甜妻太撩人最新章节阅读

金发美女与黑人250P,不要:硕大一举冲破薄膜

小说《真龙天婿》全文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