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完本】顶级仙少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2021-07-20 11:54 · 新商盟

临安市第一医院,住院部高档病房。

“黑白无常你个混蛋,范无救你个王八蛋,谢必安你个狗日的,你们坑死小太爷了。老子差一点就搞定小师姐,就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了!”

“妈的,老子真是被你们这俩王八犊子给坑死了!”

病房内,一个相貌俊朗,身材苗条的宛如NBA形象大使般的男子,正坐在病床上骂骂咧咧的吼个不停。

摸着自己如今宛如女人般瘦弱的小胳膊小腿,林晨瞪大眼睛,眼中满是日了狗的无奈。

他本是道门玄灵宗受箓弟子,辛辛苦苦三十年,好不容易结丹成功,成为门派内定的继任掌门,即将迎娶小师姐,接任掌门之位,走上人生巅峰。

但却没想到在参加一场试炼时,偶然得到绝世秘宝青龙珠。

消息泄密,他被几个老不死的不要脸玩意千里追杀。

最终,在他好不容易逃回门派,即将获救时,却被出来执行任务的黑白无常误拘。

当黑白无常发现抓错人时,他的身体早已经被师门火化。

奈何地府没有国家赔偿这么一条法律,悲催的林晨只好接受黑白无常的‘善意劝阻’,半推半就的借尸还魂,重生为本该死亡的赘婿‘林晨’。

“哥们,你活的可真憋屈。不过小太爷既然用了你的身体,那就不会让你再活的那么憋屈。你就放心走吧,你的媳妇,我会替你照顾!”

虽然身体没了,但金丹期强大的神识还在。用神识瞬间消化了身体原本的记忆后,林晨忍不住叹息一句。

这个和他同名同姓的林晨,这些年活的还真是憋屈。父母双亡,被大伯一家净身赶出。

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又成为楚家赘婿,天天在家端茶倒水,洗衣做饭,宛如一个仆人

虽然娶了貌似天仙的美女楚碧瑶,但却能看不能碰。

“幸好这玩意还在,否则这趟真是赔惨了。”

看着手中青翠欲滴,宛如青玉的秘宝青龙珠,林晨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他知道,不管是改变目前的处境,还是回宗门报泄密追杀之仇,他都需要恢复实力。

只有让自身实力恢复并更进一步,那他才能找回之前失去的一切。

而让他恢复实力的关键,便是这青龙珠。

“呼。”

张口吞下青龙珠,运行青龙诀,青龙珠缓缓沉入林晨丹田。

如果是之前的身体,那他借用丹火,或许便可以直接炼化青龙珠。

而现在这具弱鸡的身体,别说炼化青龙珠,就是青龙珠放出的灵力多一些,那都会把他身体撑爆!

无奈,林晨只好运行青龙珠内带有的绝世功法青龙诀,开始一丝丝的吸收青龙珠内的灵气,缓缓的淬炼身体。

“咯吱。”

“林晨,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半小时后,病房房门被推开,一位身穿OL制服的绝美女子走入病房。

齐腰长发下难掩精致容貌,杨柳小腰挡不住笔直的雪白美腿。

看着自己问话后,仍旧闭目静坐的林晨,女子微皱秀眉,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这个窝囊废,还真以为被车撞了就能为所欲为。竟然连自己问话,都敢不回!

“林晨!”

见到林晨还无视自己,女子更加生气。她把手中的餐盒放桌子上重重一放,语调便提高了三个档次。

“谁敢在小太爷耳边喧闹!”

被人从修炼中惊醒,林晨心情自然不怎么好。他睁开双眼,扫了女子一眼后,下意识的低吼出声。

“你。”

瞬间,林晨冷漠的眼色让楚碧瑶心中一颤。

“哦,是老婆啊,老婆你什么时候到的,你看我睡懵B了,这都没反应过来。”

看着面前的美女老婆楚碧瑶,林晨瞬间变脸,态度转眼间便由冷漠换成了讨好。

他知道之前的林晨对楚碧瑶那是恭恭敬敬,稳如舔狗。

虽然如今的林晨对之前林晨的所作所为很不屑,不过他更多的不屑,是不屑之前林晨的所作所为没做对地方。

之前的林晨实在是窝囊,守着这么一个美女老婆,竟然碰都没碰到。

看着楚碧瑶雪白的美腿,此刻在如今的林晨想来,当舔狗并不可怕,但没舔对地方,那就可怕了!

“林晨,这是你的午饭。”

林晨讨好的表现让楚碧瑶心生厌恶,果然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她只当成刚才出现了幻觉,卑微惯了的林晨,怎么能发出那样有压迫力的眼神?

“哎呀,是我最爱吃的酸菜鱼,谢谢了老婆,老婆你可真贤惠。”

打开餐盒,林晨看着楚碧瑶为他买的酸菜鱼,很是兴奋。他现在这幅弱鸡的身体,还真是要多吃肉。

“闭嘴。”

瞪了林晨一眼,楚碧瑶冷下俏脸:“我再和你说一遍,不要叫我老婆,你不配。”

“哦,老婆我知道了。”

“你。”

“嘿嘿,不叫,不叫还不成?”

看着楚碧瑶冰冷严肃的俏脸,林晨举手投降:“媳妇我错了,我不该叫你老婆。叫老婆显得老,叫媳妇,媳妇这才合适我们年轻人。”

“媳妇也不行!”

“哦,亲爱的。”

“闭嘴,吃饭!”

实在受不了林晨贱兮兮的模样,楚碧瑶深吸一口气,扭过头无视了林晨。再和林晨说下去,她非气的月经不调!

“亲爱的,你身材可真好。”

看着楚碧瑶性感窈窕的身材,林晨忍不住感叹一句。

白捡这么一个美丽性感的媳妇,他倒是突然觉得,黑白无常那俩王八蛋,也不是那么可恶了。

“咯吱。”

“吕少,就是这个病房。”

没等林晨吃完饭,病房屋门便被再次推开。

只见一个身穿古驰休闲服,手带劳力士金表,头染锡纸烫的青年男子,便迈步走进病房。

“碧瑶,你怎么一直躲着我?”

“吕经羲,你来这里做什么?”

看着面前的吕经羲,楚碧瑶微皱秀眉。这吕经羲还真像一块牛皮糖,她走到那里,就粘到那里。

“碧瑶,我来向你表白。”

从一旁的保镖手中接过一束玫瑰花,吕经羲拿着玫瑰花,便一脸笑意的看向楚碧瑶:“碧瑶,我真心爱你。碧瑶,答应我,嫁给我。”

“吕经羲,请你放尊重一些,我已经结婚了。”

避开吕经羲递来的玫瑰花,楚碧瑶毫不客气的拒绝了吕经羲:“吕经羲,我说了,我已经结婚了,请你不要再来烦我。”

“我日,这是要当着小太爷的面给小太爷戴绿帽子啊!”

献花表白的确是个浪漫的事,不过要是有人献花向自己老婆表白,那可真就不是什么浪漫的事了。

林晨嘴角一抽,很是有趣的看向这个吕经羲,感情这个吕经羲是想当着他的面,给他戴绿帽子!

“碧瑶,我知道你是假结婚。”

虽然楚碧瑶严词拒绝,但吕经羲却仍旧一脸笑意:“再说他不过是一个屁也不会,半点本事没有的废物。碧瑶,这么一个废物,就是倒插门也配不上你!”

“碧瑶,离开他,我们更合适。”

指了指林晨,吕经羲毫不客气的对林晨一番鄙视。

虽然是鄙视林晨,但他至始至终连看都没看林晨。似乎林晨在他眼中宛如空气,连狗屎都不如。

“哼。”

虽然吕经羲把林晨贬得一文不值,但楚碧瑶却并未生气。她没有理会吕经羲的话,虽然她不喜林晨,但也不会接受吕经羲。

“幸好我老婆对他没意思,要不然小太爷我还真是戴了一顶绿油油的绿帽子。”

察觉楚碧瑶对吕经羲没意思后,林晨这才略微放心。要是刚重生老婆就给他戴了绿帽子,那他还是翘辫子算了。

“碧瑶。”

看着冷漠脸的楚碧瑶,吕经羲又扫了面前的林晨一眼:“林晨,你倒是好运气,出了车祸还没死。”

“还愣着做什么,没事赶紧滚蛋,不要打扰吕哥和楚小姐过二人世界。”

“多大的人了,一点眼力劲都没。赶紧的,滚蛋。”

听出了吕经羲话里的话,吕经羲背后的两个保镖立刻冲到林晨身前。他们的态度很明显,林晨如果不自己走的话,那他们就送林晨走!唏哩呼噜。”

不过他们的举动和威胁显然无用,林晨仍旧低头吃饭,至始至终看都没看吕经羲一眼。

“废物。”

看着被人威胁连话都不敢说的林晨,楚碧瑶眼中的厌恶和鄙夷更加浓重。她心中默默想着,林晨果然还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

“林晨!”

眼见林晨无视自己,吕经羲瞳孔一缩,眼中便闪过一丝怒意。一个垃圾赘婿也敢对他如此嚣张,真是找死。

“妈的,敢无视吕哥。”

“找死。”

林晨的无视让吕经羲背后的两个保镖勃然大怒,这俩人挥舞拳头,便想去揍林晨。

“住手。”

挥手拦住两个保镖,不愿意在楚碧瑶面前动手的吕经羲扫了林晨一眼后,便并未理会林晨。

他只当林晨是当着楚碧瑶面装B,仗着有楚碧瑶撑腰便作死一番。再说,他也不好当着楚碧瑶的面,和一个废物较真。

“碧瑶。”

看着楚碧瑶,吕经羲露出了一脸痴情:“碧瑶,你自己说,这个连话都不敢说,只会吃白饭的废物,怎么能配得上你?”

“碧瑶,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碧瑶,和她离婚,嫁给我。”

“吕经羲,请你离开。”

“呼呼,呼呼呼。”

没等楚碧瑶话声落下,一直默不作声的林晨便直接抓起饭盒,把饭盒隔空砸向吕经羲。

“哗啦。”

瞬间,饭盒内的饭菜便洒了吕经羲一身。锡纸烫的卷发挂着菜汤和葱花,变成了葱油饼。而他手中红色的玫瑰,也变成了鱼香玫瑰。

“林晨,你?”

看着突然爆发,在‘愤怒’中扔出饭盒的林晨,楚碧瑶眼中满是错愕。她完全没想到,废物的林晨,竟然也有冲动的男人一面。

“混蛋。”

先被无视,又被侮辱。此情此景,吕经羲那里还能装的下去。怒吼一身,随手抓起身旁的电水壶,他就一水壶砸向林晨。

“找打!”

面对吕经羲砸来的水壶,林晨冷笑一声,直接揭开被子,二话不说便一脚踢出。既然敢泼吕经羲一头酸菜鱼,那林晨便做好了和吕经羲动手的准备。

虽然这具身体弱的一逼,面对修道者肯定会死的很惨。但刚才林晨半个小时的淬体炼化也不是白废时间,虽然比不上修真者,但此刻这具身体已然有了很大进步。打修道者肯定打不过,但打几个普通人,却没什么大问题。

“哗啦。”

随着林晨一脚踢出,水壶被林晨隔空踢翻。踢翻的水壶直接洒了吕经羲一身水,把吕经羲淋成了落汤鸡。

可惜这水壶里的水放了有一段时间,已经是温水而不是热水。要不然这一下,吕经羲就要变成白水煮鸡蛋!

“林晨,你疯了?”

眼见林晨一言不发便动手,楚碧瑶看着被浇了一身菜汤和水的吕经羲,下意识的质问林晨。

“啪。”

“混蛋,你敢往我身上倒水!”

怒吼一声,指着林晨吕经羲便对两个保镖吼道:“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打,给我废了他!”

“是,吕少。”

“干。”

听到吕经羲的话,这两个保镖二话不说,便举起铁钵大的拳头直扑林晨。看样子,他们大有一副要把林晨打成猪头的模样。

“林晨!”

“媳妇放心,这两个垃圾还奈何不了我。我吹口气,他们俩就玩完了。”面的两个扑向自己的吕经羲保镖,林晨冷笑一声,眼中满是鄙夷。

“装B。”

林晨这B装的实在是有些大,正在擦头发的吕经羲用冰冷的眼神盯着林晨,已然准备看林晨被他保镖打的跪地叫爸爸。

“少说几句话能死?”

虽然对林晨很不满,但林晨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

于情于理,楚碧瑶都不能看着林晨在她面前挨揍。所以瞪了林晨一眼后,她便准备拦住吕经羲的两个保镖。

“亲亲老婆,别急,看我的。”

对楚碧瑶来了一个飞吻,在飞吻之后,他吐出一口灵气,直接把灵气吹响吕经羲的两个保镖。

“噗通。”

“嘭。”

“嗷,我的腿。”

“我的脑袋,我脑袋磕流血了。”

让楚碧瑶和吕经羲都不可置信的一幕发生了,这两个冲向林晨的吕经羲保镖竟然真的脚底一滑,便摔倒在林晨面前。

其中一个磕破膝盖,另一个则是撞破头。

此刻俩人抱着膝盖和脑袋在地上打滚,滚的浑身是泥,却这么也爬不起来。

“亲亲老婆你看,我就说他们两个废物,碰不到我吧。”

“你搞了什么鬼?”

楚碧瑶俏脸上满是疑惑。

“我什么都没搞啊,天地良心啊,老婆这是他们自己摔的,和我无关啊。”微微耸肩,林晨露出了哲学家的思索:“或许,这就是人帅自有天帮吧。”

“闭嘴。”

林晨不要脸的话让楚碧瑶实在听不下去了,嘴角一抽,她很是无奈的瞪了林晨一眼。

接着,她看向落汤鸡吕经羲:“吕经羲,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

“碧瑶,我不会放弃你的。”

“呦呵,头挺硬啊,还没挨够走,还敢调戏小太爷老婆?”

没等吕经羲话声落下后,手中把玩着瓷水杯的林晨,便冷笑出声。

“你。”

“废物,算你走运,你给老子等着,走!”

林晨手中的水杯让吕经羲心下一颤,看着两个摔倒的保镖,他只能憋屈的迈步离开。

一来保镖废了,他自己没把握打过林晨。二来当着楚碧瑶的面,他也不好和林晨直接动手。

“嘿,小太爷还就等着了。小太爷到时要看看,你个龟孙能把小太爷怎么样!”

“闭嘴吧你。”

目送吕经羲离开,楚碧瑶很是无奈的瞪了林晨一眼:“别仗着自己今天运气好,就能一直为所欲为。要不是吕经羲的保镖无倒霉的摔倒,你早就被打的鼻青脸肿了。”

“还有,以后小心点,吕经羲这个人呲牙必报,不是你能惹起的人。”

“以后没事就在家里待着,别出门。我可没时间一直保护你,待在你身边!”

“嘿嘿,有老婆关心真好。”

忽视了楚碧瑶话语中的不屑,林晨一脸笑意的看向楚碧瑶:“老婆你没时间,但我有时间。没事,我可以全天陪着你,保护你。”

“嗡嗡,嗡嗡嗡。”

“闭嘴。”

瞪了林晨一眼,手机铃声响起的楚碧瑶接了电话。

“嗯,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楚碧瑶脸色顿时无比难堪。她扫了林晨一眼,便迈步向病房外走去:“集团出事了,我没时间管你,你自己回家吧。”

“嘿,老婆慢点,咱家集团发生什么事了?”

“我和你去,没准还能帮到你。”

“帮忙?”

楚碧瑶回头扫了正在穿鞋的林晨一眼,眼中的鄙夷不言而喻。‘帮忙’两个字从一个只会帮倒忙的废物口中说出,还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滑稽感。

“是啊,就算帮不上忙,我也能保护你安全不是。”

“再说你要走了,等下吕经羲那龟孙带人过来,我不是?”

“呵。”

林晨的话让楚碧瑶瞬间了然,扭过头,她直接快步走向电梯。

十五分钟后,楚碧瑶的玛莎拉蒂在临安市西湖区一处茶庄前停下。此刻茶庄前人烟攘攘,看热闹的群众把马路都堵了一半。

人群最中央,一个脸色发青的中年男人瘫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显然是身中剧毒,命不久矣。

而他身旁,一个肥胖的中年女子则正抓着一个老人的衣领,对老人大喷口水。

“老东西,你赔我男人的命啊。老东西,你害死我男人,你赔我男人的命,你赔我男人的命啊。”

“老东西,今天我男人要是没了,我也就不活了。”

“老东西,今天我就撞死在你们店里,我就死在你面前。”

中年女人抓着老人便一番哭闹,不仅哭闹,她还不时用头撞着老人的胸口。看模样,她大有一副要撞死在老人面前的意思。

“你就在这里站着,不要过去抛头露面,不要再给我找麻烦!”

到达茶庄门前,扭头对林晨说了一句后,楚碧瑶便立刻冲进人群。被中年妇女抓着怒骂的是她父亲,她自然不能看着不管。

“青林茶庄。”

扫了一眼茶庄牌匾,看着这栋西子湖畔的三层茶楼,林晨便知道这是一处集茶饮休息和售茶为一体的茶馆。

此刻中年男人瘫在地上,痰阻喉咙,上气不接下气。中年女人则是抓着楚碧瑶父亲楚雄的衣领,对楚雄怒骂呵责。一众茶庄的茶师和服务员,则都战战兢兢的躲在茶庄内,不知如何是好。

“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林晨挤进人群,但却并未直接冲到楚碧瑶身旁。他拍了拍身旁一个看热闹的男子肩膀,便笑着问了一句:“看样子,是食物中毒?”

“哥们,不是食物中毒,是喝茶中毒。”

这个看热闹的男子扫了搭话的林晨一眼,接过林晨递来的黑兰州,点燃吸了一口:“这对夫妻之前在茶楼喝茶,但没喝几杯,这男的就倒地起不来了。”

“我估摸是这茶有毒,没准是采茶还是炒茶是那个工人不注意,把毒草当茶了。”

“这样啊,谢了兄弟。”

微微颌首,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后,林晨便迈步挤进人群中央。便宜老婆有难,林晨肯定不能看着不管。

“阿姨你听我说,这个事情我肯定会查清楚,给你个交代。如果是茶庄的茶出了问题,那不管出了什么后果,茶庄都会负责,都会善后。”

看着撒泼打闹的中年妇女,楚碧瑶苦口婆心的一番劝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把您老公送医院。具体因为什么,我们等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再进行商议,您看可以吗?”

楚碧瑶这一番说的有理由据,十分和善。如果碰到讲理的人,倒是可以暂时缓和矛盾。但很可惜,这中年妇女却不是讲理的人。

“你给我闭嘴,出了事才装好人,我告诉你,晚了!”

瞪着楚碧瑶,中年女人松开楚雄后,又伸手抓住了楚碧瑶的胳膊:“我告诉你,我男人要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谁也跑不了!”

“阿姨,如果他是因为喝了我们茶庄的茶出的问题,那我们茶庄肯定会负责。”面对咄咄逼人的中年女人,楚碧瑶再次劝阻。

“你什么意思,不是你们茶庄的茶出问题,还能是什么问题。我老公就是喝了你们茶庄的茶才出事,才成这样!”

“我们茶庄的茶都经过严格检。”

“老婆。”

看着这个时候还想和中年女人解释茶庄问题的楚碧瑶,林晨很无奈的站了出来。伸手捂住楚碧瑶的小嘴,林晨看向中年女人:“大姐,是不是喝茶中毒的事,咱们一会再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人。”

“是,救人要紧。”

“这情况,能救吗?”

“不知道啊,我估计玄。”

听到林晨的话,众人这才纷纷看向瘫在地上的中年男子。此刻脸色青黑的中年男子双手抓着喉咙,一副即将殒命的模样。

“老公啊,你可不能走啊,老公啊,你要走了我可怎么活啊。”

中年女子扑在地上,摇晃着中年男子的身体,又哭又嚎。

示意楚碧瑶不要着急后,林晨又问向楚雄:“爸,打120没?”

“打了。”

楚雄点了点头,脸色很是难堪:“120要十分钟后才能到,他这个情况,恐怕。”

“没事,有我。”

林晨看向摇晃中年男人的中年女人,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大姐,你再这么摇下去,你老公可真就死了。”

“你敢诅咒我老公!”

中年女子非一般的泼,听到林晨的话,她就立刻起身扑向林晨,要和林晨拼命。

“我没和你开玩笑,不过你只要老实听话,我就能治好你老公。”

“你真能治好我老公?”

“嗯,能。”

“林晨,趁我还没有生气,给我立刻离开!”

听到林晨大言不惭的话,楚碧瑶脸色无比冰冷。都这个时候了,林晨还要不知死活的出风头,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老婆,我可是中医学院毕业的,治这个病,我有把握。”

“你连行医资格证都没考上,还有脸和我说会中医。”瞪了林晨一眼,楚碧瑶还是冷声说道:“赶紧走,这事和你没关系!”

“嘿,这不是碧茶集团的上门女婿林晨吗。”

“可不是,听说他可是有名的不学无术,只会吃白饭。他会治病,呵呵。”

“真逗,这时候还来装B,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围观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林晨的身份,众人对林晨均是嗤笑出声,一脸的不信。

“咳咳,咳咳咳。”

这时,中年男子突然咳嗽加剧。他捂着喉咙,脸色青黑,显然是快要咽气了。

“来不及了,大家作证,出了事小太爷我一人担着,和茶庄无关。”

不管是为了便宜老婆一家,还是为了救人性命,林晨都不能看着中年男子死在自己面前。对众人吼了一句后,林晨立刻动手医治。

“林晨,你!”

“碧瑶。”

拉了想要冲上去阻拦的楚碧瑶一下,楚雄和楚碧瑶后退三步,离开人群中心。显然,既然林晨想担事,那他们父女就置身事外。

“痰气淤积,肺气上肿,这是速发恶疾。”

伸手在中年男子脖颈摸了一下,又掰开男子嘴唇看了一下男子喉咙,林晨已然知道男子是速发恶疾。而且这恶疾是先天性疾病,和茶庄并无关系。

不过林晨来不及解释这些,他运行灵气,把中年男子搀扶起来后,便在中年男子背后几道穴位分别扎了一下,输入一丝灵气。

“咳咳,咳咳咳。”

“噗。”

随着林晨扎下中年男子后背的肺腧、心腧、胳关穴,中年男子猛然咳嗽一声,吐出一口带血黑痰。

咳出黑痰后,男子脸色缓和,已然恢复不少。

“你老公暂时没事了,不过想要痊愈,那还需要再扎上几针。”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让中年男子再次咳出几口积痰。

“什么,还要扎针。”

“滴呜滴呜滴呜、滴呜滴呜滴呜。”

没等中年女子说完,救护车终于赶到,急救医生和护士抬着担架便迅速冲了过来。

“医生,我老公怎么样?”

“还好,到医院再说,之前没人碰过吧?”穿着白大褂的急救医生指挥护士把中年男子抬上担架。

“他刚才碰了,还说要扎针。”

“扎什么针,胡闹!”急救医生狠狠的瞪了林晨一眼:“耽误了最佳抢救时间,你付得起责任吗?”

“呵。”

拍了拍手,林晨没理会这个急救医生:“你老公只是暂时好了,你现在送他去医院,出了什么事,别怪小太爷我事先没提醒你。”

“用不着你管,到了医院我们自然能治好。”瞪了林晨一眼,急救医生一挥手:“走。”

“我告诉你们,这事没完!”

中年女人显然是相信急救医生,不相信林晨。没理会林晨的警告,她直接坐上救护车。

当然在走之前,她还不忘对楚碧瑶与楚雄冷笑警告:“我哥是食品局副局长,你们就等着被查吧!”

相关文章:

晚上能不能插到着睡|她叫的越疼我越用力

传言高冷无情的总裁,独独对她宠爱有加

大声叫,就一下,深一点mp3*阅读

还是在效外的车里干到爽 宝贝乖就在塞一个|绝世强者

每天被两个老头玩-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都市之美女如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