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都市奇缘全文免费,都市奇缘无删减

2021-07-20 10:51 · 新商盟

“嘶~”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传来,白色轿车跟前,一个瘦小的身影“噗通”一声倒在了血泊之中。

“出车祸啦!”

只听见一声大喊,一时间,街道上的行人们纷纷围了过去。而那辆白色轿车则迅速调头转身离开。

…………

新科市第一人民医院内。

罗灿怀中抱着一名浑身是血的小女孩焦急的冲进了大厅里,他瞪大了充满了血丝的双瞳,嘶声力竭的呐喊着,“快来人啊,快来人啊!医生,你,你们快救救我的孩子!”

来往的病人们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几名身穿粉色工作服的护士赶紧推开了急救车,将小女孩推进了急救室中。

“哎哎哎,病人家属不能进去。”一名小护士赶紧将着急的罗灿拦了下来。

“护士,你就让我进去看看吧,求求你了!”罗灿眼中忍不住涌出了两行热泪。

那护士安慰道,“我知道你现在很担心,但是里面的医生正在进行抢救,如果你闯进去的话,孩子会有危险的。”

与此同时,一辆黄色的出租车猛然停在了医院的门口。车上,一名身穿着短裙,脚踩红色高跟鞋的性感女子,迈着急促的步子的向医院内走了进去。

“太好了,思雅,你……”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传来,霎时间,原本还有些嘈杂的医院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罗灿,你这个废物。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思雅指着罗灿的鼻尖大骂一声,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

罗灿愣了一下,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捂着脸站在一旁默不作声。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他心中繁衍出了无穷无尽的愧疚,两行清泪也从脸颊上无声的落下。

片刻之后,原本安静的大厅再次嘈杂起来。周围的人们纷纷指着罗灿小声的议论着什么。

那是他老婆吗?五官那么精致,皮肤也很白,身材更是好的没话说,绝对是凤中凤。可她又为什么会嫁给这样一个,保安职业的普通人?在场没人想的明白。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罗灿和思雅两人的感情纯属是个意外罢了。

那年大学毕业,罗灿的室友叫上了许多好朋友一起聚会喝酒,其中就有思雅在场。那一晚,大家都喝的很醉,完全失去了意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罗灿就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和思雅睡在了一起。三个月之后思雅告诉罗灿自己怀孕了,一年之后就生下了女儿雯雯。

两人也都是因为女儿雯雯才无奈结的婚。虽然两人没有感情,但倒也是将就着,得过且过。

可是没想到,正好就在雯雯刚出生的那一年,罗灿一手创立的公司便面临倒闭破产,甚至还欠了一屁股债。

两夫妇一边工作一边还债,为此还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而罗灿也开始屈尊做起了保安。

思雅的父母都是公务员退休,自然看不起做保安的女婿,于是便给思雅直接下达了命令,如果她不离婚,那么老两口就当做没生过这个女儿,而且也不会给他们在任何方面出一分钱。

而且离婚也是有条件的,雯雯必须更着思雅。

这罗灿自然是不会同意的。即使如今两人离婚协议已经签订了,可就因为孩子的问题拖着迟迟没有去民政局办手续。

急救室的门被缓缓推开,一名白大褂医生一边取下口罩,一边从里面走了出来,“你们是病人家属吧?”

罗灿正迈着步子准备过去,可此时,思雅已经跑到了医生的跟前,“是是是,我是她妈妈。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孩子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不过还需要进行手术,你们先去前台交一下费用吧!”

“罗灿,快去交费啊!”思雅冷冷的喝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病房,女儿出事几乎让她失去了理智。

罗灿也想先进去看看女儿,可想了想之后,他还是跑到了医院前台先交费用。

“刚才那个车祸送进来的小女孩是吧?先挂个号。急诊一万元,三天住院费一千,后续手术费十万。”那护士扫了一眼罗灿说道。

罗灿点了点头,赶紧从兜里掏出了自己的银行卡。

“滴!余额不足!”

标准而又工业化的提示音传来,罗灿脸上顿时有些尴尬。那护士冷冷的看了罗灿一眼将银行卡丢换给了他,“你卡里的钱,就连那一千块的住院费都不够!”

此时,那护士默默在心中冷笑。这个废物男人,就连自己的孩子住医院的钱都掏不起,真不知道怎么做一个父亲?

也是,一个废物小保安,工资也就那么两三千吧!这医药费对于他来说,应该是天文数字了。

不过看他老婆好像挺有钱的样子?吃软饭的?呵呵呵,这种男人,废物,垃圾!

罗灿将银行卡放好,又掏出了自己的工资卡递给了护士。

“这张也没钱了,两张卡加起来还不够一千块的!”

罗灿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弓下腰从窗口里对着那小护士陪笑道,“您看,能先宽限一下吗?”

“宽限几天?呵呵,你以为我们这里是善堂啊?”小护士对着罗灿冷笑了两下,随即嘲讽道,“也是,一个小保安能有什么钱?不过我看你老婆挺有钱的,去找她要啊!我估计你也不差这一次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罗灿咬了咬牙,狠狠地攥紧了拳头。

那小护士不屑了撇了他一眼,“今晚交不上医药费,你就等着被轰出去吧!”

说完,小护士转过身去开始忙自己的事情,懒得理会眼前的这个怂包。

罗灿抽噎了一下抬头看着天花板?钱钱钱,都是钱。难道没钱就应该被鄙视吗?难道钱比人命还要重要吗?

雯雯的病房内,罗灿垂头丧气的走了进来。

“粑粑!”小雯雯话都还不太说得清楚,但看到罗灿进来之后,她依然会开心到笑眯了眼睛,甜甜的叫一声爸爸!

“雯雯,爸爸在呢!”罗灿坐在了小女孩的床边,眼中充满了愧疚和溺爱。

思雅站起身来拎着罗灿的已经走出了房间。房门关上,思雅对着罗灿冷冷问道,“医药费?没交上吧!”

“思雅,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钱凑齐的!”罗灿拍了拍胸脯保证,他还想进去看看女儿却被思雅给拦了下来。

“我的积蓄全部给你还债了,现在我一分钱都没有。”思雅声音有些沙哑,一滴眼泪从她眼中滑落出来,罗灿伸手想要去擦却被她一把将手给拍开。

“罗灿,我们赶紧去办手续吧,只有离婚了,我爸妈才会给雯雯掏医药费。”

罗灿顿时愣住了,他惊诧的看着思雅说,“离婚?你就这么想和我离婚吗?想离也可以,雯雯要跟着我。”

“呵呵,你永远都是这幅德行。”思雅冷笑一下,有些恨铁不成钢道,“孩子跟你,我爸妈会给她掏医药费吗?罗灿,你好好想想,到底是雯雯的命重要,还是你的面子重要。你心里就没个轻重吗?”

冷冷的留下了一句话,思雅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带着微笑转身走进了病房。罗灿心里堵得慌,他张了张嘴,可有些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医院门口,罗灿点燃了一只香烟狠狠的嘬了一口。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喂,赵队长,你在家吗?”

“没什么,有事想请你帮个忙。”

“你在家等我,我来找你。”

新科市一座廉价的出租屋内,赵志和罗灿面对面的坐着。他是罗灿的保安队长,也是罗灿的铁哥们儿。

“雯雯出这么大的事儿了,你怎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听完了罗灿的赘述,赵志赶紧从屋里找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他,“这卡里面有五万块钱,不够的话等你嫂子回来了,我让她把另外一张存了死期的银行卡给你送过去!”

“赵队长,谢……”

“嘭!”

罗灿话音未落,一声巨响从门口传来,一名微胖的女人牵着一个孩子气势汹汹的推门而入,“赵志,你借钱给别人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吗?孩子刚上幼儿园正需要花钱,你当这钱是你一个人挣的吗?”

这女人是赵强的老婆曾丽丽,长的很普通,泼妇势利眼。而她手中牵着的那个则是赵志的孩子,刚上幼儿园。

“丽丽,你理解一下。阿灿他孩子出事了,这点钱咱们先借给他应一下急。你站在别人的角度想一下,要是咱们得孩子有事儿了,能不着急吗?”赵志拿着银行卡解释道。

曾丽丽两个大步上前,一把将银行卡夺了过来,泼妇一般说道,“赵志?你诅咒谁孩子出事儿呢?他可是你亲儿子。”

说完,她又转头冲着罗灿吼道,“罗灿,你怎么又来借钱了?上一次说借我们家赵志一万块钱用来还债,到现在都还没影呢!还好意思来借?”

“丽丽,你别无理取闹好不好?”赵志赶紧拦在了曾丽丽跟前道。

“我无理取闹?赵志,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一个破保安队长,我嫁给你都是屈尊了。你也不看看罗灿的身份?一个破保安队长都不是,他拿什么钱来还给我们?”曾丽丽也不避讳罗灿,骂人直戳心窝子骂。

不但伤了罗灿,也伤了自己的老公。

“志哥,那个……这钱我暂时不要了,上一次借你的一万块钱,我会尽快还给你的。我先走了,有空找你烧烤,喝酒!”罗灿尴尬的笑了笑,对着两人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出了大门口。

“嘭!”

房门被狠狠的关上,紧接着,屋子里便传来了赵志和曾丽丽无休止的争吵声,以及孩子铺天盖地的哭泣声。

罗灿走到马路边上,蹲下身去点了一支烟沉沉的吸了一口气,他呆呆的看着路边上,一只站在小草叶子巅峰上的小虫,脑子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叮铃铃~”

就在这时,他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

“小子,这个月你欠我们的钱可又到期了,什么时候送过来?”电话那头,是催债的。

“啪!”

“嘟嘟~”

罗灿二话不说挂断了电话,又是一口烟抽在了嘴巴里。

“叮铃铃~”

就在此时,电话再次响起,“喂!”

“罗灿,医药费我已经交了,不用你操心了。待会儿来医院找我,我们去民政局把手续办了吧!”

“啪!”

这一次,是思雅打来的,只不过还没等罗灿开口,她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呵呵呵,哈哈哈!”罗灿有些癫狂的笑了笑,想都不用想他就知道这医药费是谁帮思雅交的。

张鹏!一个富二代,也是思雅的上司。

自从思雅在他公司上班以来,他就一直在追求思雅。这一次一个这么好的献殷勤的机会,想必他自然也不会放过。

呵呵,钱钱钱,张口闭口就是钱。钱是敲门砖,钱是垫脚石。没有钱生活真的很难,很难!

罗灿无力的瘫倒在马路边上,思量了许久之后,他还是拿起了手机熟练的打出了一个号码,这个将近十年没有拨打过的电话号,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在用?

“喂,哪位?”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

罗灿明显沉默了一会儿,片刻之后他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老曹,现在有空吗?能不能往我账户里打二十万?”

“你,你,你是少爷吗?”老曹有些激动,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些沙哑起来,“少爷,没问题,您别说是二十万,就算是两百个亿那不也都是您一句话的事儿吗?不过……少爷,之前老爷交代过了,您要是想用家族的财产,就必须要回来继承家族的产业。不然的话,恐怕我也无能为力啊,要不然您……”

“那你等我,我过去找你!”罗灿闭上了眼睛说道。

“行,少爷,那我在总公司等着您。”老曹笑道。

唉~原本只想靠自己白手起家,没想到如今还是败给了现实。

打了一个出租车,罗灿来到了新科市商业区罗生堂大厦跟前。

罗生堂,一个集医药、地产、保险、国际军火和汽车等等正规行业于一体的世界巨头产业。

在全球五百强企业里,罗生堂稳居第一。

可以说,只要是在正规不犯法的行业,你都能够轻松看到罗生堂插足的影子。

看着自己跟前的这栋百米高的商业大厦,罗灿不禁无奈的摇头叹息一声,极不情愿的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唉?奇了怪了,我们根本就没叫保安啊?你进来干嘛?赶紧出去!”

刚迈进罗生堂大厦的门槛,一名身材婀娜多姿的黑丝美女便非常嫌弃的朝着罗灿走了过来。

苏雪明明记得清清楚楚,今天一整天自己都没有呼叫过门口的保安,他莫名其妙的走进来干什么?

看到苏雪对自己这种如此不友善的态度,罗灿当即眉头一皱,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苏雪上下打量了一下罗灿,这一身保安服又脏又臭,上面还有一些干了的泥土和血迹,散发出阵阵腥味,一看就知道这小子肯定不是罗生堂的保安。

毕竟罗生堂最讲究排面,要是真有这种影响形象的保安,恐怕早就应该滚蛋了。

苏雪眯了眯眼睛指着罗灿吼道,“你根本不是我们公司的保安?怎么跑到这儿来撒野了?现在就赶快给我滚出去!”

“撒野?我不是来撒野的!”罗灿耸耸肩说道。

苏雪捂住了自己的鼻子,无比嫌弃的说道,“真的是又脏又臭,跟一个乞丐一样。你故意来捣乱的吧!马上滚出去好嘛?不然我要叫保安了。”

“我真不是来捣乱的,我找老曹!”

“老曹?”苏雪疑惑了一下“我们这里没有人姓曹,你快滚出去行吗?把地板都给踩脏了。”

罗灿摇了摇头,想跟她解释恐怕是解释不清楚了。

于是罗灿便直接迈着步子往公司内部走了进去。

“哎哎哎?你他妈脑子有坑是吧?让你出去你没听见是不是?竟然还硬闯?”苏雪无比气愤的吼道,她也不敢伸手去拉住罗灿,因为她嫌弃罗灿身上实在是太脏了,又脏又臭,拉他绝对会脏了自己的手。

就在这时,一些听到骂声的公司员工也纷纷走了出来。一名公司的小领导见状,两个大步走过去拦在了罗灿的跟前。

“王总监,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臭要饭的又脏又臭,还硬闯咱们公司,说要找什么老曹?”见到领导来了,苏雪赶紧跑到了领导的旁边苦诉一番。

王总监皱了皱眉头,上下打量了罗灿一番,还不出一秒钟便露出了无比嫌弃的神情,“你不是我们公司的保安啊?谁放你进来的?请你立马出去。”

这个王总监态度比苏雪稍微好一点,最起码他还会说一个请字。只不过那姿态和这个请字没有多大关系!

“臭乞丐,你没有听到吗?快点滚出去!”苏雪赶紧补充了一句,一方面是在总监跟前表现一下,另外一方面也是强调了一下自己对罗灿的嫌弃。

罗灿眉头紧皱,现在罗生堂的风气都这么坏了吗?

这种人怎么也能进来做员工?

作为一条看门狗就应该好好的看门,而不是对着刚回家的主人乱叫。

“我在重申一遍,我不是来捣乱的,我找老曹。”罗灿冷声道。

这是,其中一名员工不禁弱弱的说,“老曹?他该不会是找曹总裁的吧?”

一时间,在场所有员工都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苏雪和王总监笑的声音是最大的。

苏雪弓着腰捂着自己的肚子,指着罗灿大笑道,“哈哈哈,哪儿来的疯狗在这里乱叫?他能认识曹总裁?他要是认识曹总裁,我就认识米国总统了!”

“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傻B崽子?还好现在吹牛不要钱,不然的话这小子估计得负债千亿啊!哈哈哈。”

周围笑声一片,但却没有影响到罗灿一分。

罗灿面无表情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老曹的电话,“喂,老曹!你让我过来也不亲自接一下我?一分钟之内我要是没见到你人,那你以后都别想再见到我了。”

见到这一幕,周围的员工们不禁再次哄堂大笑起来。

苏雪轻蔑一声,冲着罗灿不屑道,“这疯狗心理素质还挺强大啊,竟然在这里自编自演起来了。摇人儿啊?哈哈。就你这行为道德,活该你是个臭乞丐,活该穿这么烂在街上要饭!我告诉你,就算是吃屎,你都抢不到热乎的。”

王总监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太耐烦的冲着苏雪说道,“呼叫一下门口的保安,让他们把这疯狗给扔出去,别毁了公司的形象。”

“好嘞!”苏雪笑了笑,拿起对讲机非常嘚瑟,“看姐教教你什么叫摇人儿。保卫厅保卫厅,这里是前台。有条疯狗在大厅里面撒野,赶快来把他清理出去!”

“收到!收到!”

“叮~”

电梯从三十二楼缓缓降落至一楼,这一边,老曹已经带着自己的贴身秘书从办公室赶到了大厅。

可没想到,此时他竟看到了两名保安正在托拽着罗生堂的唯一继承人——罗灿。

这一幕不禁让他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

“混账,你们在干什么?还不赶快住手?”老曹赶紧怒喝一声,朝着罗灿的方向冲了过去。

两名保安一看,顿时有点傻眼了?这不是总裁大人吗?他怎么从办公室下来了?

“曹总裁好!”两名保安赶紧松开了罗灿,稍息立正,恭敬的敬了个礼。

“啪,啪!”

两个大耳刮子直接抽打在了两名保安的脸上,顿时打的他们一脸懵B。老曹只感觉自己的手掌都有些发麻了,不过还是恭敬的对着罗灿陪笑道,“大少爷,您没事儿吧?”

大……大少爷?这臭乞丐是罗生堂的大少爷?

一时间,周围众人都有些傻眼了,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坏了。

苏雪捂着嘴巴有些不可思议的指着罗灿说道,“总裁?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你刚才说……这,这疯狗是咱们集团的大少爷?”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抽打在了苏雪的脸上,老曹的贴身秘书甩了甩手神情不悦的说道,“有你这么跟总裁说话的吗?有你这么形容大少爷的吗?”

“总裁,对不起,对不起,我……”苏雪一脸委屈,一边鞠躬一边道歉,就差没跪在地上磕头了。

“罪过,罪过呀!”罗灿双手合十摇了摇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自己早就提醒过他们了,谁让他们狗眼看人低,死活不听劝呢?

“大少爷,您没事儿吧?咱们上楼谈吧?”老曹一点儿也不嫌弃罗灿的脏衣服,皱皮的老手恭敬的靠在罗灿的后背上,半弯腰的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曹总裁,您,您没搞错吧?这臭乞丐是大少爷?”王总监有些不解,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老曹愣了一下,随即忍不住怒吼一声道,“住口!他可是罗生堂的大少爷,还愣着干嘛?你们都被开除了。收拾东西回家吧!”

老曹这一席话,顿时把在场所有员工都给吓傻了。

王总监整个人直接呆呆的瘫坐在地上,而苏雪迅速朝着罗灿扑了过去,再也不嫌弃他又脏又臭了,一边哭一边道歉说,“大少爷,我错了,对不起!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罗灿无奈的摇了摇头,老曹恭恭敬敬的弯腰说道,“来,少爷,您先请!”

“你们两个保安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他们丢出去?”老曹指了指那两个保安说道。

不多时,两人身后便传来一阵阵哀嚎哭诉声,而罗灿已经和老曹走上了电梯,往办公室赶了过去。

“老曹,可以啊!我走的时候还是我爸的管家呢。这才几年啊?现在都变成总裁了!”办公室里,罗灿靠在沙发上端着一杯老曹秘书现磨的咖啡调侃道。

老曹从抽屉里找出了一份合同,递给了罗灿笑道,“大少爷,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只是帮小少爷打打下手而已,总裁也只是个表面上的名号。”

“嗯?我爸他把产业过继给我那傻弟弟了?”罗灿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不过看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样子,却没有一点儿悲伤的样子,反而是非常的开心。

老曹笑了笑说,“大少爷您开玩笑呢!小少爷的智商只停留在十岁,老爷怎么可能把家业过继给他?只能等着您来继承。”

说话间,老曹那肤白貌美,胸大腿长的秘书敲门再次送了一杯咖啡进来,不过这杯咖啡是给老曹的,加了奶的。

罗灿不禁笑了笑摇头道,“老曹,五六十岁的人了,注意身体啊!”

老曹顿时老脸一红,赶紧解释道,“少爷,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您不是要钱吗?只要您把这份继承合同签了,以后整个罗生堂的产业以后都是您的了。别说是二十万,二十亿那也只是毛毛雨啊!”

罗灿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有些忧愁道,“老曹你懂我的,我根本就不想继承老爸的产业。谁让我老爸当年那么狠心,对我老妈都能下的去手!我离开家族的时候就说过,永远都没有他这个爸爸。”

老曹急忙为老董事长解释道,“大少爷,老爷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当初他也不想害你母亲啊,只不过……”

“行了行了!”还没等老曹话说完,罗灿就打断了他。

罗灿恨他爸,也不想提他爸。

当初父亲为了金钱,亲手害死了母亲,这导致罗灿心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心理阴影。他不但恨他爸,更是厌恶金钱,钱才是万恶之源。

可罗灿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今天竟然为这个万物之源而低头了。

“老曹,别的先不说了。今天来找你目的很简单,借我二十万用一下。”

老曹喝了一口奶咖,尴尬一笑道,“不借!”

“你再说一遍?”罗灿瞪了瞪眼,看上去有些凶狠。

“少爷,您就别为难我了。不是我不借,是我不敢借啊!您签了继承协议,二十万还不就是一粒沙吗?”老曹耐心的说道,对于罗灿的这种极端想法,必须要循序渐进的引导才行。

“你确定你不借?”

“不借!”

“好,那咱们后会有期!”

…………

罗生堂大厦门口,罗灿笑眯眯的提着一个蛇皮袋,里面装着整整二十万现金。

“大少爷,那继承仪式……”老曹拿着罗灿刚刚签了字墨水还没干的合同,脸上已经笑出了褶子。

“等我有空再说吧!我还有事,先走了,不用送了。”罗灿提着蛇皮袋走到了马路边,打了个出租车就赶紧往医院赶了过去。

办公室内,老曹拿着手机颤颤巍巍的把合同的照片拍了下来,发给了老董事长,并配上文字道:“董事长,太好了,少爷已经签字了!”

很快,那边也回了一个消息过来,“是吗?太好了。马上通知全球的家族产业,让那小子继承家业!这样,我死也可以瞑目了。”

“叮咚~”

不出一个小时,整个世界的罗生堂产业股东以及基层领导们全部收到了一条邮件,即日即时起,罗生堂所有产业将由董事长长子——罗灿正式继承。

这一天,全世界各行各业都炸开了锅。

回到了医院,罗灿提着蛇皮袋赶紧跑到了雯雯的病房。

果不其然,此时思雅和张鹏正坐在雯雯的病床边上有说有笑,很是开心。

“吱呀~”

罗灿直接推门而入,思雅和张鹏见状同时站起身来。

思雅看着罗灿抿了抿红唇冷声问道,“东西带齐了吗?咱们去民政局把手续办了吧!”

罗灿没有搭理思雅,反倒是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张鹏,“你怎么在这里?”

张鹏瞧瞧向思雅的方向贴了贴,然后对着一旁的罗灿冷声笑道,“罗灿,你放心吧!雯雯的医药费我已经交过了。我也不奢求什么,我只是单纯的觉得雯雯很可爱,想做她干爹。”

“干爹!??”罗灿顿时把眉头紧皱了起来,“谁答应你说雯雯要做你干女儿的?”

“张鹏,我也没说过让雯雯认你做干爹啊!”思雅顿时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张鹏呵斥着疑惑一声?

罗灿冷笑了一下,从蛇皮袋里掏出了五万块钱放在桌上,然后把袋子递给了张鹏,“我女儿的医药费不劳烦你操心了,这里面有十五万,除了医药费以外,其他的就当是给你的利息了!”

张鹏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利息?他堂堂盛世房地产的贵公子会差这点儿钱?这简直就是在侮辱他。

“你,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思雅惊讶的看了罗灿一眼,他有钱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难道就是为了在张鹏面前装一下?

张鹏坏坏一笑,非常自然的伸出了自己的咸猪手轻轻拍在思雅的肩膀上劝说道,“小雅,你别生气。或许是罗灿刚去借了高利贷,心情不太好呢!”

“罗灿,你真的去借高利贷了?”思雅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罗灿一眼。

“小雅?”罗灿咬了咬牙,心里那个恨啊。这小子竟然叫自己媳妇儿的小名?而且还这么亲昵?是在找抽吗?

“我没有借高利贷,这些钱也都是正规渠道来的。十五万,一分不少,你点点吧!”罗灿直接一把将蛇皮袋丢在了张鹏的跟前。

十五捆红通通的钞票从袋子里落了出来,张鹏嘴角猛然抽搐了一下,拳头攥的死死的。

思雅不禁皱了皱眉头,这可是二十万啊?罗灿哪儿来的二十万?该不会是违法挣来的钱吧?要真是违法的钱,那事情恐怕就闹大了。

“十五万?再加上桌上那五万一共二十万。可以啊罗灿,一下子就有二十万了?谁借给你的?抢银行?”张鹏顿了顿,显得有些尴尬。

这十五万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毛毛雨,所以他没有立马拿钱走人。张鹏还想搓一下罗灿的锐气,顺便在思雅面前诋毁一下他的形象。

抢银行?说不定真有可能。

“我钱怎么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现在你可以走了吗?”罗灿冷声说道。

左思右想,思雅还是决定站出来问道,“罗灿,你老实告诉我这钱是怎么来的?我们虽然穷,但也不能犯法!钱没有我可以陪你一起挣,但要是人没了,那就真的没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思雅冷静的出奇,看上去还是一副面若冰霜的样子。她害怕罗灿这些钱全都是违法来的,到时候他可就得被抓去坐牢了。那样的话,必定会给雯雯留下一个巨大的心里阴影啊!

“小雅,你还不相信我吗?我真的没有做任何犯法的事情。”罗灿拍了拍胸脯担保。

罗灿这么保证,思雅也暂时安心下来。自己的丈夫是什么样子,她心里是知道的。罗灿就算再怎么穷困潦倒,应该也不会为了钱去违法乱纪!

“鹏总,现在可以走了吧?”罗灿双手抱在胸前冷笑一声。

张鹏尴尬的笑了一下,原本他还想让思雅看看,看看她选择托付终身的男人究竟是多么的差劲?可没想到罗灿会来这一手?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二十万?反而弄得他下不来台。

相关文章:

体验英伦风情的美景,温暖和煦一派安详

男朋友摸完我下面之后好开心/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将双腿抗肩上快速冲刺着:啊老板不可以太粗

水中萧是含水吹吗:嬷嬷不要了用毛笔

《花开包蕾》害羞妻子第一次玩换交|接吻是怎么把他撩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