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新书】重生遇真爱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2021-07-19 14:34 · 新商盟

“啊,鬼……鬼啊。”

“嘶……”

董映瑶感觉自己全身都透着一股子凉气,听着这声尖叫,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再一看四周的摆设,心里也不由得颤了一下。

这里竟然是灵堂,而此刻她正躺在一副木制的棺材里,难怪那小丫头见鬼一样的叫声。

说来也真是个笑话,自己一个拿到业余锦标赛游泳冠军的人竟然差点在水里被淹死,传出去让自己的那些手下败将怎么想。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那副棺材里爬了出来,理了理身上的衣裳,只是这衣裳怎么这么奇怪,寿衣现在都流行旗袍了吗。

“你……你是人是鬼?”

这时一个穿着长袍的少年战战兢兢的看着她,试探性的拿着一根烧火棍对着董映瑶,那棍子应该是用来给她烧纸用的。

没想到还有人愿意替自己守灵,虽然她不认识这个少年,但是既然自己没死,这份恩情自己一定会还的。

只是这少年的打扮实在有些奇怪,董映瑶也是不明所以,只是没有做声开口去问。

不紧不慢的站定在原地看着他。

而正在这时脑中不断涌入着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父亲、姨太太、少帅,这些不属于她那个年代的称呼让董映瑶意识到了一件事,她穿越了。

穿成了一个和自己一样溺水身亡的督军府的少奶奶身上,而这个少奶奶竟然还和自己同名同姓,世间这稀奇事还真多。

看来自己还是死了,只是换了另一个躯壳,原本马上就要拿到医学博士,不想出了这样的岔子,白白辛苦了那么多年。

不知道那边的人会不会想自己,应该不会,对于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来说,死了就死了,谁还会惦记她呢。

那小厮见董映瑶不啃声站在原地愣神,壮着胆子上前一步,随后朝着地下看了一眼就跑了出去。

“大管家,少奶奶没死,没死,那地下有影儿,不是鬼,是人……”

小厮高亢的声音响彻了整个督军府。

他一跑,这灵堂里就剩下董映瑶一个人了,趁着这个功夫她努力的屡清着原主的事情。

既然老天爷又给了她重生一次的机会,她得好好的活着。

只是越回忆原主的事情,她的心就越憋闷,这原主还真是个让人糟心的大小姐。

原主原是京北首富董家的嫡女,她娘生了她就去了,没有那些狗血的姨太太陷害的剧情,原主从小被董父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再一次聚会中见到了风度翩翩的少帅一见钟情,回去后就闹着非要嫁进督军府不可。

董老爷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来求了老督军,还承了重诺。

这个时候正是军阀混战初期,各方军阀都在为了扩张自己的势力抢地盘打仗,战争是要靠着真金白银的,能和富可敌国的董家结亲,自然喜不自禁,当时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原本是要等到一个月后大婚的,可是这董大小姐实在等不及了,早早就住了进来。

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她在府里的日子也想而知,连府里的猫狗她都得罪了一遍。

在把督军府搅得鸡飞狗跳之后,如愿早早成了亲。

只是成亲当日新郎没出现,派了一个副官替他拜了堂。

原主连新郎的面都还没来得及见着呢,就掉进荷花池里淹死了。

只是这死的似乎有些蹊跷,原主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她看了梳妆台上的一封信就去了那后山的荷花池,那信中说少帅要见她。

董映瑶不由得嗤笑了一下,这原主还真是头脑简单,连成亲都没出现的新郎官怎么能想见她呢,就算想见也不用约那么偏僻的地方。

原主一死,督军府的老太太也就是督军她亲娘直接就让人摆了灵堂,准备今日下葬了。

连董家都没通知,只是让人通知了督军和少帅,看来这里面的文章不小呢。

“呲……还真是着急啊。”

董映瑶轻笑出声来,脸上挂着一抹冷笑。

白皙的皮肤被化了夸张的死人妆在配上这身寿衣,让赶来的一大群人都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胆子小一点的丫鬟小厮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连裤子都尿湿了。

“你……你是少夫人?”

说话的是一个丫鬟,此刻双手正扶着一个穿着一身绸缎花袄的老太太,许是已经歇下了,忙着起身,头上的发饰就简单的擦了一个发钗,但是也是雍容华贵。

此时脸上也挂着惊恐,要不是碍着身份估摸着这会也得吓得往后退。

董映瑶知道这就是司家的当家主母,督军和少帅不在的时候,她说的算。

“是我。”

董映瑶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那语气中带着几分傲慢,让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

“你,你没死。”

又是一句废话,董映瑶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但是脸上却没表现出来,依旧耐着性子回到。

“是,我没死,”

语气清冷,仰着头看着对面的几个人。

初来乍到,在没摸清楚情况下,她不会轻易的去惹不该惹的人,尤其这丫鬟淑芳还是老太太身边的红人,她可不想像原主那样四处树敌,连老太太都敢骂。

“不,不可能,明明从池塘里捞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气了,怎么可能没死?”

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发出了这一声惊呼。

“是啊,我也……也看见了,不能没死啊,都躺在棺材里那么久了,是不是不是人啊?要不然请大师来吧,给驱一驱。”

“回淑芳姐姐的话,你看少奶奶地下有影,肯定是人,在我们乡下都是用这法子辨别死人活人的。”

“你是个什么身份,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还不赶紧滚下去。”

之前去通报的那个小厮,上前回了一句,讨赏一样仰着头。

可是刚说完就被管家训斥了一句,赶忙退了下去,不敢在乱说话。

呵,看来不想让自己活的,大有人在啊。

“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董映瑶你到底是人是鬼?”

“我当然是人,要是奶奶不信就请个大夫来一探便知。”

董映瑶不卑不亢的回到,要是忽略掉那一身装束,还有点超凡脱俗的样子。

老太太见她说话清晰,眼珠子也是乌黑有神,再看了看地下,还真是有影儿,估摸着之前就是憋了一口气过去,现在八成是活过来了,活了一辈子这样的事也见过。

“行了,既然没事就好,以后不要在寻死腻活的了,传出去还以为我们司家虐待了你,去请个大夫给少夫人看看。”

老太太见董映瑶没哭没闹,倒是觉得稀奇,也不好在多说什么,原本还想发难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对于这个孙媳妇她是一百个不满意,但是嫁都嫁进来了,她总不能给赶出去。

只是没想到才嫁进来一天就死了,这样的事情传出去肯定会遭人指指点点。

现在既然没死也好,省的没法交代,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小姐,小姐,你没死,你没死,太好了,快让鲜儿看看,伤到哪里没有。”

果然每一个穿越过来的小姐背后都有一个情深意切的好丫鬟。

董映瑶看着面前这个满脸紧张的丫鬟,不为所动。

鲜儿一看董映瑶这模样吓坏了,一下子就哭着跪倒在了地上。

“小姐,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寻了短,你惩罚我吧,罚我跪钉子也好,罚我吃蝎子也罢,您别不理鲜儿啊?”

鲜儿?钉子?蝎子?

鲜儿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

原主的德行在场的人都是一清二楚的,一个丫鬟哪能想出那么多折磨人的法子,不用问也知道这少奶奶没少干“好事”。

果然,鲜儿一句话,刚才还觉得董映瑶没死也是件好事的老太太,这会恨不得她还躺在棺材里没醒过来才好。

看着地上哭的情真意切的好丫鬟,董映瑶依旧面无表情。

这样的神情在外人看来就是冷血。

董映瑶也无心去管别人怎么想,天寒地冻的,这身子骨可禁不起这么折腾,别没被淹死,被冻死了可犯不上。

只能不情不愿的从地上将那哭成泪人的鲜儿拉了起来,手搭在了她的胳膊上准备离开。

老太太虽然窝着一肚子的气,但是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面发出来,毕竟这人刚醒,她就找人家不自在,传出去怕是让人看了笑话。

而且董映瑶没死也好,要不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董家交代,她之所以一直没告诉董家也是存了私心,这个时候一下子就得罪了董家,到时候督军那边也不好做。

原本是想等到督军回来和他在商量商量,电报已经发过去了,估摸着就这一两天的事就能有定夺。

现在董映瑶醒了,也省了心,以后的事以后在说。

折腾了一晚上她也乏了,朝着下面的人摆了摆手。

“王管家,去找个大夫过来给少奶奶瞧瞧,这里的东西都撤了吧,看着怪丧气的。”

“老夫人,现在这个时候了,怕是医馆都关了门了。”

老太太是守旧的人,不信什么西医,民国初期西医才刚刚传进来,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还是牛鬼蛇神一样的存在。

所以府里凡事有人生病,大多还是去医馆请大夫的。

“那就去找没关门的,这点小事还要我去教你不成。”

老太太这么一吼,把管家吓得不轻,忙着转身要走。

不想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就见一个少女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

这少女一直躲在后面,董映瑶还真没注意到她,这会见她走出来,才抬眼扫了一眼。

看上去十八九岁的模样,一身黄色旗袍看上去端庄典雅,头上戴着简单的珠钗,长得还算不错,也算的上一个美人。

这会见老太太看了过来,忙上前几步走到了她的身边。

“奶奶,要不然我给姐姐看看吧,我虽然医术不精,但是也略微懂一点。”

薛林飞是京北出了名的名媛,家里是做药材生意的,从小也算是耳濡目染,懂得一些皮毛,看大病不行,但是给这些深闺里的妇人看上个头疼脑热也是可以的。

虽然都是一知半解,但是也没出过什么事情,在督军府这阵子没少给府里的人看病抓药,大多都康复了。

老太太一见是她,立马换了刚才的那副吃人的面孔,和蔼可亲的将薛林飞拉到了自己的身边,“瞧我这一忙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把你这个宝贝给忘了,”

“行,你要是有这个心就给她看看,还都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扶着少奶奶回屋去,难道让薛小姐在这儿看病不成,天寒地冻的冻坏了薛小姐可怎么好。”

听完这句话,董映瑶基本可以将自己和这个薛林飞在老太太心里的位置摸得一清二楚了。

其实这也无可厚非,薛林飞性子温婉,贤良淑德,乖巧懂事,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在京北也是家喻户晓。

虽然出身不高,但是也算个才女,还是留洋回来的,也算是贴了一层金。

原本她才是少奶奶的候选人,不想半路杀出原主这么一个程咬金,她和那个少帅的婚事就搁浅了下来,但是在老太太心里她才是孙媳妇的最佳人选。

借着让她来府里玩的机会,就让她常住了下来,原本原主因为这事闹的不可开交,可是想了各种办法愣是没把人给赶走。

老太太打的什么主意,董映瑶可是门清儿,不就是想日久生情吗。

到时候再来个水到渠成,让她那孙子纳了薛林飞,反正这个年代有个几房姨太太再普通不过了。

等到薛林飞一嫁进府里,在把她这个正室架空,或者来个突然暴毙之类的,这样的桥段在这种家庭太过稀疏平常了。

“不用了,奶奶,我哪里有那么娇气,要不您先回去吧,这里冷,冻坏了您可怎么是好,我留下来陪着姐姐,要是姐姐真的有什么病,我也好帮着照顾照顾。”

“你这孩子就是心善,映瑶,还不快谢谢薛小姐,要不是薛小姐心胸宽广,哪里会愿意给你看病,这大晚上在找不到大夫,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老太太冷着脸看着董映瑶,没好气的训斥了一句。

“是啊,少奶奶,你真得好好谢谢薛小姐,薛小姐的医术了得,甭管您是什么病,她都能给看好,你是不知道啊,老夫人多年的顽疾都是吃了薛小姐的药才好的,还有三姨太的头疼也是薛小姐给看好的,就没有薛小姐治不好的病。”

“我哪里有那么神,不过是会些皮毛罢了,也不见得能给姐姐看好,不过是在奶奶面前班门弄斧,让奶奶见笑了。”

薛林飞很是谦虚的回到。

这老太太抬举薛林飞,自然有人拍马屁,桩桩件件的英雄事迹全被翻了出来,要不是天冷,估摸着那丫鬟能将薛林飞的那些好人好事颂扬到明天早上。

董映瑶一听就知道这薛林飞没少在人情世故上下功夫,连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都这么卖力夸她,除了是顺了老太太的意,肯定也收了不少的好处。

“既然薛小姐觉得自己的医术是班门弄斧,那还是不要给我看了,我也没什么病,就是有病,薛小姐也看不好。”

董映瑶只想快点回去,她们赶上一个个都是大貂毛大棉袄了,她穿着一身单衣可和她们耗不起。

既然这个薛林飞这么谦虚,自己也不用和她客气。

董映瑶这话一出,果然闹得薛林飞一个大红脸,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眼神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董映瑶,那眼中的哀怨一览无遗。

董映瑶倒是一脸的无所谓,虽然她不稀罕什么少奶奶,少帅的,但是总不会跟一个和自己抢丈夫的女人和颜悦色假惺惺的在这客气吧。

反正原主也没少得罪她,也不少这一幢,而且就算没有之前那些,她也看不上这个薛林飞,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没准原主的死就和她有关呢。

老太太一听董映瑶的话,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转头拍了拍薛林飞的手安抚了一下。

“映瑶,你怎么这么没有规矩,真是少了教养,你父亲是怎么教你的,难道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就是这么一个态度吗?”

呵,好一顶高帽,老太太这是恩威并用啊。

“奶奶,我嫁给少帅,就是少帅的人啦,哪里会听自己父亲的话,父亲是教育过我要对客人尊敬,可是刚刚明明是薛小姐说看不好我的病的,我以为,我以为……”

董映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给她扣帽子,她还真不怕,一句话既把给自己父亲扣的不会教女的帽子给摘了,又恶心了一把薛林飞。

她是客人,董映瑶才是主人,上人家惹事也得先认清自己的身份。

薛林飞哪能听不懂董映瑶的话,她最痛恨的就是这个,老太太看重她是一方面,但是终归她不是这府里的人,虽然大伙都把她看成未来的少帅夫人,但是也只是看成,还不是。

薛林飞的手狠狠的攥在了一起,指甲都已经陷入了肉里,却毫无察觉。

扶着老太太的那只手也不知不觉用了力道,惹得老太太疼的差点喊了出来。

“奶奶,对不起,是我,是我不对,我先回去了……”

薛林飞带着哭腔朝着老太太说了一句,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没真的走,而是低着头小声哭泣着,那样子谁见都得心疼一番。

果然老太太看完脸色更加的难看,瞪着董映瑶小声的安抚着薛林飞。

“还不快扶少奶奶回去,留在这儿丢人现眼。”

董映瑶终于等到了这句话,这次她可没反驳,而是乖顺的点了点头,连带着还不忘装成委屈的模样,也算是做足了戏,随后还朝着老太太行了个礼。

“奶奶,那我先下去了。”

“哼。”

老太太发了一个鼻音,再也不准备搭理她,而是继续哄着身旁的小可怜。

董映瑶可无心欣赏这母慈子孝的画面,扶着鲜儿的胳膊就准备离开,可是这脚尖还没迈出去呢,就见一个侍从风风火火的朝着她们这边跑了过来。

“混账东西,也不怕冲撞了老夫人,这么毛毛躁躁的怎么当的差,赶着去投胎啊。”

王管家刚才一直在一旁听着,知道老太太心里不痛快,生怕连累了自己,还没等老太太开口,就急着训斥了一句。

侍从一听管家的话忙着低下了头没敢吱声。

“有什么事还不赶快说。”

“老夫人,少帅回来了。”

老太太原本还是一脸的怒气,闻言立刻露出了喜色,皱纹都笑开了,

“怎么这么晚回来了?”

“回老夫人的话,听说是打了胜仗,安排好了就提前回来了,少帅刚进的府,这会怕是回了屋,刚才问起了老夫人,用不用去通传一声,让少帅过来?”

“这么晚了,睿天应该累了,让他早些休息吧,明儿一早在过来就行。”

老太太笑着左右看了看,然后双手合十朝着天上拜了拜,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谢谢老天爷让我孙儿平安归来。”

念了几句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唤回了刚才那个侍从。

“等下,你去看看少帅,要是还没歇着,就说我让厨房给他煮了一碗热粥,这就让人给他送过去。”

说完转过头笑眯眯的朝着薛林飞说道。

“林飞啊,你替奶奶去给睿天送碗热粥去,这大冷的天,他一路赶回来,肯定也没吃东西,身边没个知冷知热的人,总得有个人心疼。”

老太太说完还扫了一眼站在原地没来得及离开的董映瑶。

老太太这话说完,在场的人都将目光落在了董映瑶身上,往常一听见少帅的名字,她就跟花痴一样扑了上去。

要是换成原来,董映瑶听见老太太让薛林飞去送热粥,指不定得怎么要死要活的闹呢,可是今天就跟没事人一样,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听着。

难道是没反应过来,还是说掉荷花池里脑袋坏掉了,不灵光了。

“奶奶,还是让姐姐去吧,姐姐受了惊吓,这个时候正需要少帅关心呢,我还是陪着奶奶回去吧。”

听完薛林飞的话,董映瑶心里一万只草尼玛飞过,爱装是不是,喜欢谦虚是不是,记吃不记打是不是,好样的。

董映瑶看着薛林飞那副小白兔的模样露出了一个坏笑。

正巧薛林飞看了过来,撞见这个笑容时一阵不好的预感涌了上来,可是已经来不及阻止,董映瑶就开了口。

“既然薛小姐这么想的,那我去就是,也免得薛小姐觉得我们司府把薛小姐当成了佣人,让你去跑这一次腿。”

薛林飞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嘴巴子,嘴咋这么贱呢。

她总觉得这董映瑶起死回生后不太一样了呢,难道是摔明白了?

现在不由得她去深究,总不能把这好好的一次机会白给了董映瑶。

可是刚才是她自己说的要让董映瑶去,总不能在反悔,想了想朝着那侍从开了口。

“你可告诉少帅,少奶奶落水的事情了,少帅肯定心疼坏了吧。”

薛林飞很聪明的没在提谁去送粥的事情,而是换了一个话茬。

“回薛小姐,少帅已经知道了,少帅说,说……说让少奶奶下一次要是跳河就去城边跳,府里的水还得养花,污了就养不活了。”

噗……

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薛林飞得意的看着董映瑶,她就知道司睿天看不上董映瑶的,这个少奶奶早晚还是自己的。

“姐姐,你别往心里去,少帅兴许不是那么想的。”

见薛林飞那幸灾乐祸的模样,董映瑶就没心思在这儿看戏,转身朝着老太太开口道。

“奶奶,既然少帅都这么说了,我还是别去给他碍眼了,我先告退了,这粥还是让薛小姐送吧,她爱干这活。”

董映瑶没再给任何人开口的机会,说完转身带着鲜儿就快步离去。

老太太以为她是心里不痛快,也没开口多留。

殊不知董映瑶压根就不准备去送什么粥,让她当佣人去伺候这么一个男人,做梦去吧。

好歹他也是自己的丈夫,他家打仗钱还是自己家出的呢,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么说话,未免也太无情了点,过河拆桥,活该遇见薛林飞这么一个绿茶婊。

董映瑶默默朝着上天许了一个心愿,祝这对狗男女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相关文章:

将军马车里要了公主&躺上去腿张到最大检查

完整版《唐医生,余生还请多指教》&(全文在线阅读)

男女互舔五十六式图,在床上添下面小说

一次难忘的按摩c——男主把女主抱在窗户上做

遇见美好的你小说在线免费阅读/遇见美好的你无删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