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老公和儿女做了|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

2021-07-19 10:10 · 新商盟

林凤凰一想到自己的初夜就要被那个痴痴傻傻的葛大傻子给夺了去,心中就充满了不甘,最起码葛小亮要强过那个葛大傻子。

葛小亮看着林凤凰高耸的胸脯咽了咽口水。

“小亮,只要你答应俺说的事儿,那俺以后就是你的人了。”林凤凰低着头,只差一点就要埋进那两团高耸的胸部之间了。

事到如今,葛小亮想不答应也不行了,万一林凤凰要是真的出点啥事儿,他在婚房占便宜的事儿在给曝光出去,那他就可就真的没法在七里屯立足了。

当下咬了咬牙,葛小亮就点了点头。

看到葛小亮点头,林凤凰波的一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葛小亮捂着脸咧开嘴笑了笑。

当下就把林凤凰扑倒在了身下。

裤裆里的那个犹如铁棒一样的东西就顶在了林凤凰的小肚子上面。

林凤凰仰着脖子,眯着双眼,一副人均采摘的模样,看的葛小亮一阵心痒难耐。

“小亮……我……”

葛小亮这个时候那还顾得什么堂哥堂弟的,他现在眼里只有林凤凰这个娇滴滴的美娘子。

俯下身葛小亮一口就对着林凤凰那个诱人的小嘴啃了下去。

林凤凰的嘴唇又软又热,葛小亮刚刚亲上去的时候,一条湿滑的小舌就滑进了他的嘴里。

葛小亮本能的吸住了那条滑进来的小舌。

粗糙的大手顺着林凤凰的碎花裙子底部就伸了进去。

林凤凰身体一紧,本能就夹紧了双腿,但是她又那里又葛小亮的力气大,刚刚夹紧的腿就被葛小亮给掰了开来。

要说男人在这方面的天赋还真是强,虽然以前没有经历过这些,但是葛小亮坐起来还是那么的娴熟,这也多亏了他那本已经磨破皮了的图册。

还没触及到那个小布片,葛小亮就已经是着林凤凰的大腿根湿成了一片。

“嫂子,你下面哪来的那么多的水啊!”葛小亮松开了林凤凰的嘴唇傻傻的问道。

林凤凰被葛小亮这一句话问的脸更加的红了,就连脖子上些镀上了一层红粉之色。

不仅如此,林凤凰的身体还不住的扭动起来,对葛小亮的动作,还是存在着一些抗拒。

六月的天火辣闷热,外面烤的厉害,屋里闷的厉害,两人只是随便这么一蒸腾就是一身的大汗。

葛小亮额头上急的已经满是汗珠,灰白色的背心也紧紧的贴在了身上。

林凤凰的碎花裙子也被汗水打湿了,里面的红色肚兜都能看的清楚。

葛小亮笨拙的在林凤凰的身上摸索着纽扣,但是找了半天也找不见,急得满头大汗。

林凤凰看着好像是一头发情的公牛一样的葛小亮,只好自己坐了起来,再给他这么折腾下去,非撕坏了这身衣服不可,到时候她回到家可没有办法解释。

刚一座来气的林凤凰就被坐在她身上裤裆顶起个大包的葛小亮顶的肚皮生疼。

葛小亮之间林凤凰吧两只手背到了身后,正在纳闷她这是干啥的时候,就看到原本他咋也解不开的碎花裙子竟然就那么从后面开了个口子。

就当葛小亮控制不住心中欲火想要脱下裤子初尝滋味之时,外面突然想起了一阵喊声。

“大侄子,在家呢么?”

喊声离得很近,一听之下葛小亮当场就吓的软了。

“葛老二!”

葛小亮一声惊呼,这个狗日的怎么来了,不是上午才走么,现在来干什么来了。

而在葛小亮身下的林凤凰也是吓的脸上没有了血色。

这要视被她公公瞧见她和葛小亮通奸,那是要进竹笼的。

七里屯地处偏僻,唯一能够得着的城镇也是个极度落后的地方,在这里如果真的出现这种伤风败俗的磕碜事儿,那都是村里自己动用私刑的。

什么离婚分家产,这里根本不兴这套,唯一出发通奸之人的死刑就是进竹笼。

将通奸的双方都捆绑在一个编制好的竹笼里面,然后顺着水流扔下去,要是通奸的双方福大命大活了下来,那就证明老天爷有好生之德,事情也就算了,但是过后活下来的人必须要结为夫妻。

但是这么多年就没有听说过进竹笼的人有活下来的。

林凤凰脸色惨白的从炕上连忙下了地。

“咋整?”林凤凰慌里慌张的问道。

葛小亮也是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快,走后门,俺在这里给你拖延一下。”

葛小亮一只屋子后面的一扇木门说道。

木门通向大瓦房外面的苞米地,虽然现在苞米不高,但是也有半人多高,弯着点腰还是能藏个人的。

林凤凰都没来得及穿上碎花裙子,敞开着后背双手兜着一对大胸脯子就往后门跑了过去。

“狗日的葛老二,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葛小亮嘟嘟囔囔的骂了一声。

“大侄子,在屋呢么?”葛宝柱的声音再次在外面响起。

这回已经到了门口。

扭头看了一眼已经从后门跑出去的林凤凰,葛小亮穿着拖鞋走到了门前。

装作刚睡醒的样子,葛小亮打开了插着的屋门。

“这小子大白天的还插门干啥,屋里藏了啥宝贝了啊!”葛宝柱说道。

葛小亮心里一突突,什么叫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就是这么个回事儿了。

要视让狗日的葛宝柱知道刚才他家的新儿媳妇在这屋里差点跟他干上那事儿,这个狗日的还不吓死。

“啥事儿啊二叔,往这正搁屋睡觉呢!”葛小亮说话含糊不清,装作才睡醒的样子说道。

“你小子就知道睡,鱼塘子里的鱼让人摸了去都不晓得,莫要白瞎给了这么大个鱼塘。”葛宝柱有些心疼的说道。

不过还好昨天他已经把鱼塘子里的大肥鱼都捞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估计没有几条,也不知道这个小崽子究竟是知道不知道这事儿。

“二叔,你可别忽悠了,俺还不知道你,咱明人不说暗话,昨个儿席面上那些鱼肉你当大侄子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啊!”

葛宝柱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他就气不打一出来。

当初验身的时候可是说好的吧鱼塘送给他,但是葛宝柱这个驴日的竟然想给他光留个水坑子。

幸亏这鱼塘子里有不少的大草鱼,不然他现在恐怕也就能剩下几条小鱼罢了。

葛老二那个驴日的这么做想的不就是个卸磨杀驴么,等他家儿媳妇的身验完了,最后再来个死不认账。

说道这葛小亮还不得不感谢李三棍那个犊子,要是没有那个犊子偷偷摸摸的拉了电闸,还真被葛宝儿这个驴日的奸计给得逞了。

葛老二一听葛小亮这么一说,心里顿时觉得坏菜了,这小犊子看来是知道他把鱼捞空了的事儿了。

“大侄子,你看这话儿时咋说的,二叔是捞了些个鱼货,但也不至于吧整个塘子都给

相关文章: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古言/体校武院俊辉的沦陷清者自清

白天在单位和老板做了@桃汁溜溜(h)完结m

灌满浓精上课书包网 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bl

怎样分辨女生做的次数多少|和前任在婚礼上遇到

小丹你就再给我一次吧_乖让我把荔枝弄出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