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泛桃花免费阅读,掌泛桃花小说在线连载全集

2021-07-17 13:37 · 新商盟

徐哲没有想到,自己刚下山就遇到了一个绝色美女,就坐在他对面。

她身穿浅灰色的职业短裙,短裙腰身狭窄,将她翘铤的臀部包裹的严严实实,上身是一件薄薄的黄色衬衫,领口解的很开。热情火辣,是徐哲对这个女人下的定义。

徐哲所在的包间是一个软座四人间,包括徐哲在内,已经坐这三个人,只剩徐哲旁边的座位,那个美丽的女人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径直座在徐哲旁边。她一句话没说,直接闭着眼睛假寐起来。

空气中飘来一股,淡淡的清香。和美女坐在一起徐哲心里有些小激动。

看见这么一个美女,包间里原本沉闷的气氛骤然一变,一个打着瞌睡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瞬间来了精神。

‘嗨,美女。’眼镜男满脸堆着笑意,跟美女打起了招呼。

那女人,眼睛微张,淡淡的瞟了一眼男子,没有说话。

热脸贴上冷屁股的眼镜男,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场面显得有些尴尬。

‘本人是东海医科大学,教务主任,家父是新科地产的高管,不知能否有幸认识一下这位小姐。’他话说的信心满满,每次当他说出他的身份之时,那些表面高冷的女人无一例外都尖叫着投怀送抱。

但是这次他没能如愿,女人就像是没听到似的,眼睛都没睁开。

“呵”眼镜男讪讪笑道。

看见女人对自己没什么兴趣,眼镜男将目光转移到了默不作声的徐哲身上,希望换个话题能引起女人注意。

‘同学,你是去东海读书的?’他转头对着徐哲问道。

‘不是。我是去东海工作的。’徐哲坦然的答道。

‘农名工?’看着徐哲的穿着,他语气中不自觉的带着一丝鄙夷的味道。

徐哲斜着眼睛瞟了一眼眼镜男,没有说话。

对于这种拿别人来承托自己的弱智行为,徐哲懒的跟他一般见识,撇了撇嘴,没有理会他。

看见徐哲不说话让男子更加来劲了,装出一幅叹息状:‘唉,这几年经济不景气,你们的日子吧,也过的不容易,我前几天看报纸上说什么,沿海地区大批工厂破产,大量民工失业返乡,我看你倒是不错,能在众多农民工中脱颖而出到东海去。工作落实好了吧?如果没落实,我爸是新科房地产的高管,来我家工地,搬搬砖,抗抗水泥还是不错的,正好你身体瘦弱还可以锻炼身体,一举两得,这样每个月我给你三千,包吃包住,不至于让你为了饭吃而肯蒙拐骗。。’

眼镜男也越说越来劲,‘’怎么样小伙子,待遇不错吧。换作其他工地可没这么高的薪水,你也不用谢我,这都是我该做的,谁叫我人民的教师呢。‘’说着做出一副你小子赚到了的样子,伸出手就要拍徐哲的肩膀。

见男子的手朝自己伸过来,徐哲不慌不忙,反手扣住男子手腕,他修长的手犹如虎钳一般,任凭男子怎么拉拽都无法挣脱,眼神中透露浓浓出不屑,说道:‘就你这逼样也想泡妞。你没看到人家美女理都不理你吗?’徐哲用力抖了抖手腕,将眼镜男甩在座椅上。

徐哲在骂着眼镜男的同时,还小小的拍了一下寒紫依的马屁。

“你胡说。”眼镜男指着徐哲说道。

徐哲冷笑道:‘哼哼,我胡说,就你这样子,年纪轻轻头发溜溜,大热天还穿着个长袖,面色发白,虚汗溢体,一看就是纵欲过度,我估计是肾亏吧。二十七八岁长着个三四十岁的脸,说的好听呢,是你长得成熟,说的不好听呢,你就是未老先衰,自己心里一点逼数没有,还有逼脸泡妹子。’徐哲指着那男子就开始一顿臭骂,将家乡方言,和网络用语完美的结合,把眼镜男骂了个狗血淋头,而且还不带个脏字,突出了极高的国骂造诣。

‘你放屁,我昨天晚上还大战了三百回合,我怎么可能是肾亏。’眼镜男气急败坏的争辩道。

任谁被说肾亏都会很气,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男子面容极度扭曲,脸色通红,额头上布满汗珠,身体被气的直哆嗦,咬着牙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明明我已经掩饰的很好,他怎么能一眼看出我肾亏?一定是碰巧。”戴眼镜的男子心里不住的想到。

‘三百回合,你确定?’徐哲斜着眼漂了一眼男子,用凌厉的语气问道。徐哲的话语好似有直穿心灵的力量,让对方的心脏直抽搐。

“你--你--”眼镜男捂着胸口半天没说出话来。

“傻X。”徐哲冷笑着说道。这种货色,他还真没放在眼里。如果不是他将自己牵连进来的话,他才不会浪费口舌来干这种没任何意义的事呢。

看着徐哲不善的样子男子朝着窗边上靠了靠。不管再看徐哲一眼。

见男子唯唯诺诺的样子,徐哲冷笑两声,将头转到窗外,不在关注男子。靠在椅子上嗅着空气中的清香,进入梦乡。

‘各位乘客请注意,1号车厢有位乘客突发疾病,现在还有4小时才能到东海,情况十分危急,希望懂医术的朋友伸出援助之手,能尽快与乘务员联系。’

正当徐哲,迷迷糊糊准备跟和寒紫依羞羞哒之时,一段广播,将徐哲从美梦中惊醒。

播音连续报了好几遍,乘务员们焦急的在车厢内询问,从紧张的气氛中可以感觉的到,那位病人恐怕病的不轻。

听清是有人生病,情况危急,徐哲定了定神,摇了摇迷糊的脑袋,起身准备过去看看。就在这时,一个令人不舒服的声音在次响起。

‘乘务员,乘务员,我是医生,我是医生。’刚才被徐哲戳破痛处的男子伸着脑袋高声朝着走廊边上的乘务喊道。

“那太好了先生,十分感谢你能出手相助,请跟我到这边来。”

说着引领着眼镜男朝着1号车厢走去,途中眼镜男回头瞟了徐哲一眼,仿佛是在跟徐哲显摆。

1号车厢是贵宾车厢,听说整节车厢都被人包了下来,在通往1号车厢门口两个穿着黑衣的彪形大汉一左一右的把守着大门,从那凌厉的眼神和站立的姿势可以看出是受到过专业训练,并非是花架子。

徐哲说明来意,便被放行进去了。

一打开房门一股华贵的气息铺面而来,就像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因为没去过高档地方,他也就只能想到用总统套房来形容眼前的景象。

整整一节车厢,经过精心装饰,设施极为奢华,地上铺着一层地毯,走在上面,像是走在棉花上面一样柔软,甚至还在原本就狭窄的车厢内,改建一个厨房,极尽奢华。

“万恶的资本主义。”徐哲心里捧腹道。

他不得不感叹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连做个火车都像是皇帝出行似的,二十几个保镖,前呼后拥。

朝里面走去,各种彪形大汉随处可见,将整个房间把守的严严实实。他们警惕的看着徐哲。徐哲只要稍有异动,他们就将一拥而上。

朝里望去,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生躺在床上,她闭着双眼,嘴角咬着下嘴唇,眉头紧紧的憋着,身体微微颤抖,车厢里开着空调,但从她额头上不停滚汗珠上可看出她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女孩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那张因生病而苍白的脸色,让人忍不住想去去帮助她承受。

“你也是医生?”一名大概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健步如飞的走上前来,举止之间透露出强烈的压迫感,狐疑的看了徐哲一眼,用略带质疑的语气问道。

“我是中医。”四个字说的铿锵有力,言语当中透露出对于中医深深的自豪感。

“那好,请您尽快救治我家小姐,治好了必有重谢。”听到徐哲是中医,看着他年轻的样子中年男子还是有些怀疑,但是情况危急,多一个人多分力量,现在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

“中医现在这么不值钱了吗,随便拉个人出来都是中医。王管家,快将他们赶出去。”先徐哲他们一步进来的眼镜男讥讽道。他对徐哲,只有满满的恨意。此时他手里拿着听诊器,蹲在女孩床前,正在为女孩坐着诊断。

回头看见徐哲进入,他怒火中烧。

对于眼镜男的话,王管家有些不喜,但是现在他是唯一一个能够证明的医生,同时看着徐哲这么年轻他也有些不相信,只好伸出手做出送客的手势请,徐哲他们离开。

“不好意思,如果你不能证明你自己医生,那么我也只好请你离开了。”王管家说道。

车厢里的保镖听到王管家的话,徐徐的向着徐哲逼来。

“好小子,年纪轻轻就招谣撞骗,今天算你倒霉,竟然敢骗到我们王家头上。”其中一个保镖摩擦着拳头,恶狠狠的说道。

医道遵循缘分,对方不让你医,不相信你的医术,那是你和病人的缘分没到,但是徐哲还是决定本着医德在提醒他们一下。

“庸医误人,你们好自为之。”说着转头徐哲向门外走去。

“等等,把话说清楚,你能看出我家小姐得的什么病?”王管家看见徐哲满脸自信心里也有点吃不准。

原本徐哲很不爽王管家一行人的态度,但是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孩痛苦的样子,和作为一个医者的责任心,徐哲还是决定留了下来。

“当然。”

“我怎么能确定你不是信口一说?”王管家说道。

“你是不是,78月份梅雨季节,肩胛骨下方就疼痛难忍,”

“何以见得。”王管家嘴上说着,心里却暗自心惊:“这件事除了老爷知晓外,没人知道,那小子是怎么知道的,难道真是有些本事?”

从进门开始,徐哲就发现王管家静若伏虎,动若飞龙,缓若游云,疾若闪电,只是在手臂晃动之间有一个轻微的停顿,开始徐哲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直到刚才王管家抬手的刹那脸上浮现的疼痛微表情,虽然被王管家掩饰的很好,但是徐哲从小就练习眼力,说是一副火眼金睛也不为过,王管家刹那间的微表情还是被徐哲看在了眼中。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首先就是个望字,从您走路的样子,和脸上闪现的表情,我敢断定您后背受过伤,只是不敢确定在哪,但是刚才您抬手时暴露了受伤的位置,如果我所料不错,你肩胛骨曾经受过严重的外伤。”徐哲眉毛一挑信心满满的说道。

“可有治疗之法。”王管家试探的问道。

“当然有。”徐哲信心满满的说道。对于这种外伤他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好,好,果然英雄出少年。你只是看了几眼,便说出伤处,果真了得,我对刚才的轻慢向你真诚的道歉。”王管家边说边对着徐哲深深的鞠了一躬。

“人之常情,不必这样。”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王管家鞠着躬说道。

周围的保镖看着这一幕,面面相觑:剧情跌宕起伏,我们的心脏受不了啊。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道歉。”王管家对着发呆的保镖喝道。

“对不起!”刚才几个想动手的保镖说道。

“好,那我接受你们的道歉。”

“你也别叫什么王管家了,就叫王叔吧。”王管家砰砰的拍着徐哲的肩膀,拍的徐哲双腿发颤。

王管家还要靠徐哲治伤,他对徐哲极为客气。

“好了好了,王叔,您老这力气,是要把我拍散架吧,我还是先为小姐治病吧。”徐哲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索性就攀交情叫起了王叔。

本来眼镜男设想徐哲被赶走的剧情不仅没能发生,反倒让徐哲攀上了王管家这个高枝,眼睛男不甘道:“就算你真是中医又怎么样,年纪轻轻能学到什么医术。”

对于眼镜男这种小人,徐哲连看都难得看。

“你闭嘴。”徐哲斥道。

“赶出去。”王管家冷冷的看了眼镜男一眼,一名保镖会意马上走过来,像是抓小鸡一样的把眼镜男丢到车厢外面去了。

那名保镖拍拍手,冷冷的说道:“你这个半吊子医生,既然敢到太岁头上动土,找死。”

眼镜男见王管家已经完全站在徐哲一边,他深知自己再无翻盘的余地。只能用怨恨的眼神盯着徐哲。如果眼神能够杀人,徐哲早已被眼镜男杀死不知多少次了。

早在进门之时徐哲就已经知道女孩得了黄体破裂,女孩眼神苍白乌青,似有阴气缭绕,下腹明显剧痛,这种症状和黄体破裂符合,好发于14~30岁的年轻女性,有人称之为"青春杀手",由于跟宫外孕症状很像,也是因为这个病发病率太低的原因导致很多医生也不熟悉,经常会有医师误诊。

徐哲虽然从小跟爷爷学习医术,但是由于清平乡左邻右舍都很熟悉,有人患上了妇科病也怕人知晓,瞧瞧来找他,因而徐哲妇科疾病接触的不少,这才一眼就看出是什么问题。

知道病灶,徐哲急忙先开王媛的衣服。

经过仔细的观察,他发现王媛臀部位置有血液的痕迹,因为王媛穿着红色的裙子,在加上身体是平躺着的,恰好把那血液遮挡住,粗看之下很难发现。

徐哲心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你们,把我的药箱拿过来一下。”徐哲回头对着身后的保镖喊道。

“能确定是什么病么?”王管家问道。

“黄疸破裂,不过现在还不是特别严重。”他谨慎的说道。

“有生命危险吗?”

“还好发现的早,没什么危险,要是时间再长一些,就不好说了‘’徐哲说道。

“呼”听到啊没有什么危险,王管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无儿无女,看着王媛从小长大,即使王媛不是他女儿,但是却胜似女儿。

在跟王管家说话的途中徐哲手下的工作也没有放下,打开药箱,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药碾,虎撑,刀,针袋等中医器具。

徐哲将针袋打开,大大小小81根金针摆放其中,金针也跟寻常金针不同,在针尾铸有一只喜鹊。做展翅欲飞之状。

他深吸了口气,运气拿起金针,向王媛肚子位置刺去,细如发丝的金针在徐哲手中崩的笔直,此时徐

手起针落,一连串行云流水的操作,王媛的肚子上瞬间扎满27根金针,看的周围的人也目瞪口呆。

而徐哲的手并没有停下,依然用手弹着金针,金针颤动,随着金针的颤动,王媛紧皱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徐哲不停弹动着金针,众人的心也随着金针颤动而颤动起来,耳中仿佛响起嗡嗡的针鸣之声,当徐哲弹到最后一根,针鸣陡然消失,一切归于平静,只剩下目瞪口呆的众人,奇异的现象,让人匪夷所思。

“你们怎么了,怎么都跟见了鬼似的。”徐哲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摊坐在椅子上,看着身后目瞪口呆的众人。

相关文章:

大口吞咽尿液尿壶.女孩越喊痛男的越使劲视频

坐下整个没入深入低喘#在老公的朋友家和老公朋友

又大又肥硕的奶头小说,翘臀后进美女动态图啪

对象让自己给他发私密照_洪荒之开辟体内世界

拇指抵住花瓣中间的花珠/哎呀 讨厌 快点进来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