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少强势婚难逃小说》免费阅读(连载版在线)

2021-07-17 13:14 · 新商盟

第2章 遇见贵人

张柏然的话都还没说完,这小姑娘直接一脚就把张柏然给踢了出去,随后把后车座的车门一关!

她转过头来两眼可怜兮兮的看着身边这个男人,讨好道:“你就是他老板吧?我晓得你很有钱,并不缺钱,但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给你两千,你让司机赶紧开车,只要到了城外我就立马下车,到时不管是生是死我一定不连累你!”

水灵灵的大眼睛十分好看,高高的鼻梁上嵌着两颗黑葡萄似的眼睛,车厘子一般殷红的小唇,还有那稚气的小脸白皙如雪,满满的胶原蛋白。

秦怀虎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看见被一脚踢下去的张柏然又拉开了车门,直接就递给了他一个眼神。

本来张柏然还打算说些什么,但又会意地立即就闭了嘴,然后自己就乖乖的坐回了那副驾驶的位置上。

张风勇也非常识趣地把车再次开到了主干道上。

这时候秦怀虎也不晓得是从哪里拿了条浴巾,递给她。

她立即就道了声谢,顺手就直接接过,毫不顾忌地就擦了起来。秦怀虎也没有再答理她,而是拿起钢笔非常豪爽地写了个字,直接就递到了前面:“慢。”

车速很快就慢下来了,车厢里又再次变得非常的安静。

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此刻秦怀虎的嘴角好像又弯了弯。

“我去!”张风勇忍不住发出声音,看着那随之擦肩而过的庞大车队,不由得惊讶道:“一下子十几辆一模一样的车子开出来,难道这是要组车队吗?”

张柏然仔细的一看:“原来这是赵家的车!我认得其中几辆的车牌!”

当听到赵家这两个字眼时,小姑娘的身子不受控制的缩了又缩,顿了顿才察觉到旁边有两道犀利的眸光正在看着自己,没发现这是秦怀虎的试探,而像是单纯地被吓住,乖乖自己交代着:“你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是、是逃婚出来的,我家人逼我嫁人,我不想嫁。”

看着面前这个似乎有着楚楚可怜的小女孩,秦怀虎对她的话并不是非常的相信。

他再次打开了手中的资料,背着她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赵知静,十八岁。

凭着赵家现在的身价地位,肯定就是一家有女百家求,又怎么可能会在女儿年纪如此小的时候就让其结婚?

她可是一个独生女啊,肯定是从小就被捧在大家的手心里面长大的,怎么可能会逼她嫁给不愿嫁的男人,这个基本上不可能。

“我讨厌那些撒谎的女人!”

秦怀虎冷冷开口说道,声音里面没有一点的温度,再次望向她的眼神同样是冷冰冰的,似有要把她从车里给丢下去的意思。

看着秦怀虎那非常严肃的神情,赵知静心中警铃大作,一边在心里面不断地衡量着,一边用手紧紧地抓着车门,用那精致的小脸满是坚定的说道:“真的!我哪敢骗你呀!我父母完全就是为了那些所谓的商业利益,非得要把我嫁给那秦家的虎少!”

秦怀虎:“……”

赵知静:“你想想,我十八都还差几个月呀,可你知道那位虎少都已经二十六了,还整天想着要老牛吃嫩草!”

秦怀虎:“……”

赵知静:“你肯定也有所了解,外界传闻那个虎少的脾气还怪得很,家里非常有钱,可是都二十六岁还没恋爱结婚,说不准他还有心理问题!搞不好,连生理都有问题呀,那我一旦要是嫁过去啦,每天受气提心吊胆不说,还要守活寡!”

秦怀虎:“……”

赵知静:“就算全世界男人全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嫁给他!”

秦怀虎:“……”

坐在驾驶位上的张风勇,通过那个后视镜小心翼翼瞥了眼秦怀虎的表情,也就仅仅是这一眼,就有种“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感觉。

他匆忙的错开了眼,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抖了抖,忍不住把车里的暖气又稍微的开大了点。

张柏然的手有些紧张的捏着袖子,悄悄地擦着汗,心想这赵小姐该不会就是上天专门派下来对付他家虎少的吧?

之前在蓝城救了虎少一命,现在居然当着真人的面,如此肆无忌惮的把虎少给损成了这样。

她到底晓不晓得现在正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究竟是谁?

他脑海里面突然想起今日秦老爷子再三叮嘱,一定要虎少今天务必回趟秦家大宅,还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交代。莫非,这所谓的重要的事情就是指虎少和赵家小姐的婚事?

“虎”张柏然刚要开口的时候,就被秦怀虎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

对于他刚才想说的话,秦怀虎早已经猜到了。

深不见底的眼眸幽幽地望着赵知静,秦怀虎面无表情道:“有一点你可能不知道,秦家的那位虎少,十七岁遭遇了一场车祸,所以双腿失去了站立的能力。”

赵知静双眼愣愣地看着他,傻傻开口:“你这是在告诉我,他至今单身的原因?”

秦家虎少的双腿瘫痪,还是个哑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只是整个天海市秦家独大,秦老爷子又非常的护短,有些身份地位的人若还想要在天海市混下去,就很忌讳说秦家虎少有残疾的事情。

毕竟祸从口出、人心险恶,哪怕只是随口一提,没准落在别有居心的人那里再添油加醋转述一番,迎来的只会是秦家的厌怒与不可预知的灾难。

而眼前这个男人,猜到了她是赵家的女儿,还如此直言不讳地说出秦家的忌讳,这不由让赵知静心中一怔。

秦怀虎又盯着她瞧了一会儿,补充道:“他还是个哑巴。”

赵知静:“你胆子真大!”

秦怀虎不置可否地回应:“你胆子也不小。”

她反驳:“我可没提过秦家忌讳的事情!”

“呵呵。”

他浅笑,她是没提,可是她一个小姑娘,却敢逃婚,敢独自跑到下着倾盆大雨的高速公路上,敢随随便便就上了一辆陌生的车,敢当着他的面诋毁他本尊!

小胆儿,挺肥的!

车子驶下高速出口,张风勇将车停在路边.

张柏然递给小丫头一把黑色的大伞,秦怀虎也给了她一张白净的便利签,上面写着的,是他的手机号码:“你一个小姑娘逃婚在外,勇气可嘉,车钱先欠着吧,回头安顿下来了,再还我。”

赵知静原本数了两千块放在后车座上,听他这么一提,犹豫着接过了雨伞,清亮的眸子从秦怀虎的脸上再到便利签上来回流转着。

最后,她在他指尖抽走了那张便利签,也拿回了钱,下车,走人。

车子很快从她身侧驶过,还溅起了一道道水花洒在她湿漉漉的裙摆上。

秦怀虎坐在原来的位置,一手半撑着额头,一手懒洋洋地在便利签上写下什么,递到了前面。

查?

张柏然看见那便利签上写着的那个字,不由得愣了一下:“虎少,您是怀疑赵小姐今天接近您是别有用心?”

张风勇也道:“会不会半年前蓝城的那件事,她就已经是个饵了?”

秦怀虎没有说话。

他并不是一个信命的人,自然也不会相信太多太过巧合。

至于那丫头是不是真的别有用心,只要等着看她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就知道了。

他之所以会让张柏然去查,也只不过是想要知道,假如她确实存在问题,那么一直以来都藏在她背后的人到底会是谁?

第3章 家中议事

秦家大宅坐落在天海市北郊的一座山顶上。就如同秦家的地位一样,威严屹立在顶端。

炎热的夏季,车围绕着山路一直往上驶去,一路上看到的全是一片翠绿葱茏。

大雨过后的空气格外的清新,稍微摇下点车窗,就可以清楚的听见清脆的蝉鸣。

秦怀虎是秦家四个儿子当中唯一一个独自在外居住的孩子。

他的三位哥哥一直以来都随着秦家的长辈们一起住在那秦家大宅里。

表面上是因秦老爷子心里面非常疼惜小儿子身上的残疾,不想让他每天在都在这市里市外来回奔波劳累,所以才在市里面给他单独买下了一座不错的宅子,说好听点就是想要让他自己一个人在那边能安心的休养,实则就是已经抛弃了他,也就是已经与秦家的接班人无缘了。

秦怀虎的内心里面也非常清楚这一点,也不戳破,他甚至都非常乐意与那一宅子的豺狼虎豹分开居住。

实际上,自从秦怀虎十六岁那年离开秦家大宅后,他的生活也确实少了很多纷争。

用那张薄薄的卡片轻轻一晃,那精致的电子门应声而开,张风勇将车缓缓驶入秦家大宅。

有一年多没回来过了,这座宅子还是如过去一样,即便是立于山顶,看似阳光普照,却也透着令人压抑的厚重感,与院门外钟灵毓秀的景致、还有清新怡爽的空气完全不搭。

车子直接穿越了园子内的停车场,车子到了别墅门前才慢慢停下,这只有秦怀虎一个人专属的特权。

张柏然下车直接从后备箱里拿出轮椅,轻轻地放在后车座的门口处打开。

张风勇把手里的车钥匙直接交给管家,然后张风勇跑过来跟张柏然两人一起小心翼翼地把秦怀虎给从车里面搀扶出来、安稳地放置在轮椅上。

经过一场大雨的洗礼过后,那高高的山顶的天边挂起了一弯绚烂的彩虹。

张柏然小心翼翼的推着秦怀虎慢慢地朝着别墅大门走去,那一幕阳光的映衬下,秦怀虎身下那抹银色宛若耀眼的战车,竟有着令人目眩神迷的璀璨。

然而,就在轮椅才到达门口处有墙壁那么高的水族箱时,秦怀虎都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海龟的正脸,几道戏谑悠扬的声音已经越过玄关传了过来——

“小虎!你可算是回来啦!”

“哈哈,看来咱爸面子大呀,只是打几个电话就直接把小虎给喊回来啦。”

“这怎么可以怨他呀,毕竟他连说话走路都困难,日常的生活起居都要依仗张风勇跟张柏然这两兄弟的帮助,这能回来一趟也非常困难,大哥二哥,你们就不要在这里苛责他了,我们都是好手好脚还能说话,像四弟这种情况,我们是不了解的。”

“哈哈哈!”

“对,咱三弟说的在理呀!”

此刻张柏然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和他们身体健全的其他三位少爷相比,秦怀虎无疑是遭受秦家歧视的。

对此,秦怀虎却是表情淡淡。

轮椅绕过玄关处,秦怀虎的身影完全落入大厅中央几人的视线中之后,张柏然彬彬有礼地微微低首:“宁少,雨少,勇少!”

沙发上三人还未来及有反应,视线已经被侧边电梯里出来的老爷子所吸引了过去,竟不约而同道:“爸爸!”

一袭橘红色的娇美身影,一半依偎一半搀扶着这位秦家的大家长秦广生缓缓靠近。

她便是秦广生的第四任妻子孙雨梅。

秦家秦怀宁跟秦怀雨,乃是秦广生的原配妻子所出.

后来秦广生迎了二太太进门,大太太年仅四十岁便郁郁而终.

二太太进门后一直无名无分,直到生下秦怀勇才被秦广生承认了身份,领取了结婚证,还大摆了婚宴。

而秦怀虎的母亲,是秦广生在瑞士的时候邂逅到的一位风华绝代的佳人.

秦广生一直隐瞒自己已婚的事情,苦苦赖在瑞士追求佳人两年时光,待佳人怀有身孕后,才将其带回国来。

秦怀虎的母亲发现被骗的时候,执意离去,而秦广生也下定决心要跟二太太离婚。

上一代人的爱恨纠葛,错综复杂,女人之间的争斗也使得几位少爷们彼此戒备隔阂,而缘由种种,皆源自于秦广生的多情与薄情。

而今秦广生已经老了,折腾不动了,前面三位太太全都早逝,这才又娶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小妻子孙雨梅,终日陪伴在自己身边。

问问这四位少爷,对于秦广生,他们心中哪儿有不恨的?

可生长在大家族里,懂得审时度势跟权衡利弊,是他们生存的基本。

“怀虎回来啦?”秦广生微微一笑,示意孙雨梅将自己扶去沙发前就坐。

老大秦怀宁立即奉上秦广生最爱喝的云雾嫩茗,老二秦怀雨拿了个软软的靠背垫在秦广生身后,老三秦怀勇亲自为秦广生点上了一根雪茄。

秦怀虎依旧坐在他的轮椅上,表情淡淡。

张柏然将钢笔跟手巴掌大的小本子塞进了秦怀虎的手心里,便安静地退在一边。

秦广生的眼神在秦怀虎的脸上扫过好几瞬,问:“近来身体如何了?”

秦怀虎拿起纸笔,回了一个字:“故。”

就是说,一切如故,还是老样子。

秦广生似乎厌恶极了小儿子这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态度。

这么多年以来,不管他们之间谈论什么话题,一直以来秦怀虎对他写下的,永远都只回复一个字。

他心里面非常清楚,儿子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当年三太太的事情一直内心都耿耿于怀着。

不过,也就是因为只有小儿子一个人身上才有这样难得的骨气,让他在老爷子心里跟其他只会趋炎附势的儿子们区别开来了。

哎,这么非常有骨气的一个儿子,竟然是个残废!

秦广生转过头去也不再去看他,把目光移到几个儿子身上,然后说道:“海里花纺织的赵家,有个独生女今年刚好满十八岁,你们谁想娶?”

场面有短暂的静默,一时间,连微风吹过的声音都格外清晰。每一个人都各怀心思。

这时老三秦怀勇第一个开口说道:“大哥的孩子现在都已经上中学了,一家人非常幸福,自然是不可以。这二哥虽然说也才离婚不久,但是这个年龄和赵家的闺女也悬殊太大,当然也不行。我虽然也已经三十多了,但还未娶亲,爸,我看,这烫手的山芋还是我来接着吧!只要这门姻亲可以给家里带来利益,不管是娶谁我都非常愿意,从小受家里的恩惠庇佑长大,现在也是该我回报的时候。”

老大秦怀宁有些不悦地狠狠白了老三秦怀勇一眼。

老二秦怀雨听到这话后,直接就忍不住扑哧一笑,道:“这次咱爸也让怀虎回来,自然,这次怀虎也是在咱爸的考虑范围之内的。”

老三秦怀勇听了这话后,不由得蹙眉:“不会吧?怎么说那赵家的独生女,也是掌上明珠,又怎么会同意和一个残疾结婚?”

相关文章:

接吻时胸贴着男朋友,被开后门的感受

最刺激的泡良妇经历:蛇王你轻一点

欧洲美妇做爰 日本人做爰动态图过程_都市绝品狂少

超级好看的言情现代小说,熬夜看的言情

完整版《都市重生之龙行天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