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是赵知静秦怀虎在哪看全文《秦少强势婚难逃》

2021-07-17 11:21 · 新商盟

第4章 争论不休

“你这个混账东西!”

秦广生一气之下,就把手里的茶杯盖子,直接恶狠狠的砸向秦怀勇,好在秦怀勇也还算比较机敏躲过一难,茶杯盖直接被摔落在地上,有一个小角破碎了。

秦怀宁跟秦怀雨内心里在偷偷地笑,他们的心里面非常的清楚,不管秦怀虎怎么不好、即使残废啦,那也是老爷子跟他最心爱的女人所生下的唯一一个孩子,所以就算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秦怀虎的残缺一直以来都是秦家的忌讳,谁也不能说!

可是就算不让说又能怎样?

残废始终就是残废,即使穿上龙袍始终也无法成为太子!

“爸爸,对不起,我一时……”秦怀勇本来还打算要解释一番,这时秦广生狠狠地甩了一记冷眼给他,赶紧闭上了嘴。

孙雨梅一看这气氛突然变得非常凝重,她忽而娇媚地一笑,钻进秦广生的怀抱里撒起娇来:“老公,你看你,这怀勇被你给吓得话都不敢说啦。我可是全都听见啦,今天早上您在办公室里跟赵先生见面的时候,是想要给怀虎寻一门好婚事的,对不对?”

大家听到这话后,都不由得愣了一下,不一会儿,大家都释然了。

这么多年了,虽然这个秦怀虎早已经搬出秦家很多年了,但是秦广生但凡是有什么好东西都是先给秦怀虎送去的。

秦广生还美其名曰:“从小到大谁受的苦都没有怀虎多,那么现在多多弥补他一下,也是说得过去的。”

剩下三个儿子的心里面虽然非常的嫉妒,但回头转念一想秦怀虎现在都已经成这样子了,就是直接已经抛弃他了,自然就没有资格争夺继承人,哪儿还有他的份呀。

因此秦广生如今不管是赏他什么,那都只是短暂的,这么一想,他们这心里面自然就舒服多了。

秦广生眸光闪了闪,之前的怒意在孙雨梅的撒娇下总算慢慢地平复下来。

他执过孙雨梅的小手放在他略显枯槁的掌心中细细把玩着,看似漫不经心,眼神却直直盯着秦怀虎,道:“小虎,你怎么想?”

秦怀虎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可内心里非常清楚,现在秦广生明显是在为他感到着急,怕他因为患有残疾以后不好找媳妇,其实说到底,还是秦广生放弃了他以后继承家主的权利,最终还是要利用他的婚姻来为秦家谋取利益。

一想到一年前两人在蓝城水库大坝上那突如其来的一吻。

一想到那被雨水浸湿的一团白色的小身影。

他开始陷入了那深深的沉思当中。

老大秦怀宁见他半天都不说话,意味深长地开口道:“看来小虎也是害怕到时辜负了人家姑娘。”

也不清楚秦广生到底是用了啥手段,让别人心甘情愿的把刚满十八岁独生女的婚姻拿出来做砝码,那秦广生肯定从商业联姻里面到底获得了很多的牟利。

但是,也就是短短的两年时间里赵家在天海市的突然崛起,这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所以,娶赵家的小丫头,这哪里是烫手的山芋?

这明摆着就是不但可以帮助家族获取了利益、还可以赢得秦广生的欢心与另眼相看、还给自己赢得了一个实力非常雄厚的贤内助呀!

老二秦怀雨敛了下长睫,微微一笑看着秦广生,道:“爸爸,我就是因为离过一次婚,所以对待婚姻才会更加郑重。听说现在的女孩子都挺喜欢有经历的男人,这叫大叔配萝莉.”

“噗!”老三秦怀勇扑哧一笑,打断老二的话,道:“大叔配萝莉,也有个限度吧?二哥你这年纪跟赵家小姐放在一起,人家还以为她是你年少轻狂十几岁的时候不负责任生下的私生女!”

“呵,不嫁我难不成嫁给你?你是单身没错,可是人家赵家不是睁眼瞎,就你成天在报刊杂志上露脸的曝光度,昨天搂着名模,今天又换了女明星,人家会放心把唯一的女儿嫁给你才怪!”

“你老牛吃嫩草,也不怕噎着你!我一旦结婚,那就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你这话唬谁呢,你当我是你外面那些没有大脑的女人吗?”

“够了!”秦广生皱着眉头低斥了一句,大厅里瞬间安静了起来,他柔了柔目光看着秦怀虎,重复着刚才的问题:“小虎,你看呢?”

秦怀虎闭了闭眼,经过刚才一番思量,他已然明白了秦广生执意自己娶赵知静的原因:就因为他是个残废,所以即便是他娶了一个家底丰厚的妻子,也不具备威胁秦广生一家之主地位的资格。

但是换了别的儿子娶赵知静,结果就未必在秦广生的掌控之中了。

就好像老大妻子的娘家只是普通的教师之家;老二的妻子是商业联姻,娘家实力不俗,秦广生却在得了好处后不择手段地促成老二的婚姻破裂,使老二失去了翻天的资本;老三风流成性绯闻不断,秦广生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来不管不问。

秦广生这个人,实在是太看重权势,也疑心太重!

一个对亲生子都如此戒备防范的男人,凭什么得到儿子的关爱与敬仰?

至少秦怀虎不会。

秦怀虎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都不会给他!

众人都在等着秦怀虎的回答,老大秦怀宁不疾不徐地来了一句:“人啊,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有些高山,不是你想攀就能攀得起的。”

言外之意,是要秦怀虎认清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重,别自不量力。

老三秦怀勇闻言,难得没有跟老大对着干,反而低低地笑出声来,眼中满是嘲讽。

此时,秦怀虎慢慢地睁开了眼,手里握着的钢笔终是在白净的纸上婆娑了起来。

然后非常利索地将那页给撕下来,秦怀虎对着张柏然招了招手。

张柏然立即跑上前去,就这样直接推着秦怀虎就离开了那秦家大宅。

整个过程下来,都是一气呵成,至始至终秦怀虎都没有转过头再看谁一眼。

而就在他离开的那一刻,所有人全都凑上前去,细细瞧着他留在茶几上的那张纸。

只见那上面,还是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娶。

“娶?!”老三秦怀勇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气急败坏道:“没想到他竟然说他娶?他自己也不想想,他凭什么呀?!”

此刻秦广生却是笑出了声,明显心情相当好。

在孙雨梅地搀扶下,他慢慢地站起身来,对着孙雨梅吩咐道:“跟我进去挑点东西,到时直接送到赵家去下聘。那孩子现在还在读大学,那就定在这周六吧,到时直接邀她到家里来吃个便饭,也喊上小虎,给他们点时间也好增进一下彼此之间的感情。”

孙雨梅笑呵呵的点头:“我到时直接去趟珠宝店给赵小姐挑几套珠宝下聘用。正好我跟赵太太约好了一起打牌,到时约赵小姐的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办吧。”

第5章 商业联姻

“阿嚏!”

此刻赵知静身上正穿着浅蓝色的睡衣,手里面抱着纸巾盒不断地擦拭着鼻涕。

屋里还弥漫着洗发水沐浴露散发的香气,一头乌黑秀丽及腰的长发也已经被人给吹干了,在那张精致白皙的小脸上,那鼻头红红的,同时那双眸也是红红的,也明显就是由于之前那场大雨而感冒的。

“给我看看,发烧了没?”

武天花的手里面拿着电子体温计,走上前去把体温计轻轻地往女儿的额头上一放,不一会儿,就看见那阿拉伯数字直接定格在38.6上。

她不由心疼道:“知静,你赶快好好的躺下,要多喝点开水,妈这就去给你拿点退烧药!”

赵知静抽了张纸巾又使劲的擦了擦鼻涕后,正准备用小毯子盖住身体,想要躺下时,父亲赵宝建推门进来,手里面还端了一碗东西走到床边,关切的说:“知静,快趁热把这碗姜汤给喝了!”

“爸,不要!”赵知静用毯子把自己给裹得严严实实的,十分抗拒地给出理由:“这姜汤太辣了!我才不要喝,我要吃西药!”

在那小毯子里面,赵知静用右手狠狠皱着那小鼻子,可那一双耳朵却是时刻在关注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毕竟是药都三分毒,这也就只是个小小的感冒,只要多喝点开水,再把这碗姜汤给喝了,最后睡上一觉就没事了。”

“难道你不知道她都已经发烧了吗,还是得要吃点退烧药才行呀。”

“那就先让她把这碗姜汤给喝了,然后再吃药。”

“你又不是不晓得她讨厌吃难吃的东西!那这碗姜汤又怎么可能喝得下去?”

“只要两眼一闭一口气不就喝下去了吗?再说这抗生素吃多了,对身体伤害太大了。”

“这还不是得要怪你呀,你看看你都出的是些什么馊主意,非得逼着女儿去什么高速上拦着秦家虎少的车,这得多大的风险呀,要不然女儿怎么可能会感冒呀!”

“我又不知道会突然下那么大的雨?”

此刻赵宝建两夫妇在那里争执不休,隐隐有了要争吵的趋势。

这时赵知静是再也无法忍受啦,直接一下子就猛地掀开小毯子一屁股坐了起来,两眼哀怨地看着他们。

她非常的聪明,她不想喝姜汤,自然也不想父母两个人吵架,随即就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转移话题:“也不知道那个虎少今天到底有没有怀疑我,外界都传闻他的那个脾气阴晴不定,非常的难搞,到今天亲自跟他见面,才晓得他那里是什么哑巴呀,他今天还跟我说话来着。”

最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听见自己都那样损他,他竟然当时非常的淡定。

他非常淡定也就算了,还主动在那里不断地揭自己的伤疤,还告诉她说自己不但是双腿残废,而且还是个哑巴。

这是赵知静到现在还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赵宝建听到这话后,很自然的就把手里面端着的姜汤直接放在了女儿的床头柜上,轻笑了笑:“知静,有件事你还记不记得,就是一年前你在蓝城,当时你不是救了一个双腿不得力的男人吗?”

赵知静听到这话后,冰雪聪明的她一下子就豁然张口道:“那个人就是虎少?!”

这应该不会吧?怎么会如此之巧?连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

赵宝建在女儿床边慢慢地坐下来,解释道:“知静呀,这豪门里面水非常深呀,特别是那些一旦涉及到家主之争的兄弟之间,那斗争甚是可怕呀。秦家宁少跟雨少两兄弟乃是一母同胞,那感情自然也是算比较亲近一点,那次就是他们两兄弟专门故意设计来试探虎少的,担心他一直以来都是假装双腿残废,所以才会想方设法的带他离开去蓝城的,脱离那秦家老爷子的视线,又专门设计让他落水。”

赵知静轻轻地点了点头,接着道:“人只有在面临着生死攸关的时候都会在潜意识里产生自救,所以只要看虎少落入水中后会不会产生自救,这样就可以测试出虎少到底有没有真的双腿残废。”

赵宝建抬起右手在女儿那俏丽的鼻尖上轻轻地刮了一下,他笑的欣慰:“知静说得没错。所以,当时他落水,你救他也纯属是一个巧合。我也刚晓得原来你当初救的那个人是虎少,因为他手下的张柏然这一年来都想方设法的在找你,就在前几天都找到了我们蓝城的赵家老家,我得到消息,才晓得你救过虎少。”

武天花也是不由感叹起来:“所以说这个结论就是,虎少虽然是装哑巴,但是双腿残疾却是实实在在的?”

“只要他确实双腿残疾是真的,到时知静嫁过去,那我也就放心多了。”赵宝建站起身来,用右手揽过妻子的肩,道:“不用担心,现在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在我们的掌控当中,不是吗?”

武天花正想要点头时,女儿却发出了声尖叫声:“哎,不好,完啦!”

她急忙追问女儿缘由:“知静,你怎么了?”

赵知静又直接就打了个喷嚏,哭丧着漂亮的小脸道:“那个张柏然当时肯定已经认出我了,并不是认出我就是赵家的小姐,而是认出我是之前在蓝城救了虎少的那个人!”

仔细回忆起来,当时张柏然一看见她这张脸,就惊讶地结巴着,还叫了个“赵”字,赵知静有些后怕道:“既然虎少的哑巴一直以来都是装的,既然他可以成功伪装这么多年,那就说明他是个处事非常小心的一个人。他居然会当着我的面开口说话,那他肯定已经认出我就是那个救他的人了!”

赵宝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一句话都没说。

这时赵知静再次说道:“我当时下车的时候他给了我留了个手机号码,你们想想,这是不是他设下的一个局呀?说不定他现在就等着我打电话给他呢!这些事情都是那么的巧合,他目前又处在那样的环境,不可能不小心行事的,这个不管是谁都肯定会怀疑的!”

房间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赵知静抬头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

她即使非常的聪明,但归根到底也还只是个小丫头而已,从小都是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哪儿经历过真正的豪门争斗,甚至就连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

虽然从小到大看的听的事情也不少,但是毕竟还是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根本就无法领悟。

片刻之后,武天花内心非常担忧地说道:“这个虎少倘若一旦起了疑心,那么肯定是不会接受知静的,那这桩商业联姻也就结束了。毕竟这个秦老爷子是如此的看重咱们集团名下的十几个专利,一旦这个小儿子联姻不成,毕竟他秦家还有雨少跟勇少。雨少都那么老了,勇少又是个花花公子,他们……”

还是这个双腿残废的虎少更加安全呀!

秦老爷子这一生都是风流成性,娶了四个妻子,那么他的儿子们又怎么可能是什么好男人呀?

想着这商业联姻本身是场交易,赵知静就是赵家唯一的一个女儿,是赵宝建夫妇的心头肉呀,他们又怎么可以拿自己的心头肉去让秦家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践踏呢?

根据他们最初的想法就是:通过秦赵两家商业联姻后,赵家集团的十几个专利将与秦家共享,而秦家流传数百年的雪绸制作工艺也将与赵家共享。

到时只要双方都达成互利后,两人就可以离婚了。

这秦怀虎双腿残废,婚后肯定就圆不了房,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如今赵知静年龄也不大,才刚满十八岁,过个几年二十出头也是风华绝代的时候,到时候离了婚再找一个好男人好好过日子,也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相关文章:

楼梯间 按在墙上 抬起腿,男人总想着尝试别的女人

【新书完结】重生至尊仙帝小说免费阅读

萌宝驾到:爹地请宠我妈咪(白轻轻and霍云琛)全集在线、、

完整版——《黄金瞳》&(全文免费阅读)

一弯腰男朋友就从后面进来了|都上课了还做这么污的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