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强霸主全文阅读,都市超强霸主完本章节目录

2021-07-17 11:27 · 新商盟

“儿子,这张卡里有一千亿,只要你肯喊我一声爸爸,这一千亿就是你的,还有全球百分之六十的产业等着你去继承”

宁城菜市场附近的一间咖啡店里面,一个脸色看起来有些病态的中年人把一张黑色的银行卡推到了陈九州的面前。

“如果你今天叫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给我这些钱的话,你可以走了,我不稀罕你的臭钱”

陈九州看了一眼那张黑色的银行卡冷漠的说到,说完就起身打算离开。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给他那么多钱的话,别说让他开口叫一声爸爸了,就是让他叫爷爷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但眼前这个男人,就算是给他整个世界他都不会要。

“爸爸的时日已经不多,你要怎样才肯原谅爸爸?咳咳咳!”

看到陈九州要离开,中年人急了,马上伸出那双显得有些病态的手拉住了就要转身的陈九州。

一脸哀求的神色,话还没说完就剧烈的咳嗽起来,看样子连肺都差点要咳出来了。

看着对方那病殃殃的样子,陈九州没有一丝同情。

十五年前,眼前这个男人为了继承家产抛弃了他和母亲两人,和另外一个女人组成了家庭,这十五年来他对他们母子不管不问也就算了。

三年前妈妈患了白血病他都不闻不问,那时候陈九州多么希望他能出现救妈妈一命。

但是直到妈妈走的那一刻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为了给妈妈治病,陈九州只能辍学,卖血给妈妈治疗,最后无奈卖身给沈家,当了被人瞧不起的上门女婿。

这三年来,他受尽了欺辱和嘲笑。

一年前妈妈还是挺不过来,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了。

陈九州永远都忘不了一年前,他为了求丈母娘借三万块钱给他火化母亲,在丈母娘面前足足跪了一天。

“让我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讲到这里的时候,陈九州停顿了一下。

“除非什么?只要你肯原谅爸爸,你让爸爸做什么都可以”

听到陈九州的话,中年人那病怏怏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潮红。

“除非你能让我妈死而复生点头同意让我原谅你”

陈九州的话让中年人如遭雷击。

陈九州不在理会他,手一甩,转身提着他的菜篮子离开了咖啡店。

陈九州刚离开,中年人的身边马上有一个铁疙瘩一样的保镖走了过来。

“老板,少爷不肯接受您怎么办?”

“不用担心,他不接受也得接受,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马上让人查一下他的银行账号,我一会让财务先转一千个亿到他的卡里面,看看他什么反应再做打算,咳咳······”

中年人说完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甚至还咳血了。

把身旁的保镖吓得脸色巨变。

而陈九州这个时候已经赶在了回家的路上。

二十分钟后陈九州回到了家里。

刚开门就看到风韵犹存的丈母娘抱着她的宠物狗贝贝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贝贝的高档狗盆就放在茶几上面。

看到这一幕,陈九州暗叫一声槽糕,他竟然忘记给贝贝买狗粮了。

都是哪个混蛋耽搁了时间,害得自己脑子里面一直乱糟糟的,把该买的东西都忘记买了。

“你个废物,买个菜都买大半天,赶紧把贝贝的早餐拿出来,贝贝如果饿瘦了我饶不了你”

陈九州还没换好鞋,丈母娘朱玉兰马上指着茶几上的狗盆一脸不满的说到。

“妈,我······忘记买贝贝的狗粮了”

陈九州不敢与丈母娘对视,低着头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什么?你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你这个废物想饿死我的宝贝贝贝吗,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到底还能做什么?”

朱玉兰听到陈九州的话,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用颤抖的手指着陈九州破口大骂。

“妈,我·····”

陈九州想解释,但是张嘴后又不知该怎么解释。

“住口,才三天没罚你就不长记性了,自己去阳台拿搓衣板过来跪好”

陈九州只好到阳台拿着专门给他准备的搓衣板过来,但是却站着不动。

“给我跪下”

看到陈九州站着不动,朱玉兰走到陈九州的身后用坚硬的高跟鞋在陈九州的后膝盖用力踢了两脚。

膝盖吃痛的陈九州身体不受控制,扑通一声跪在了搓衣板上,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但是却一声都不哼一声,默默的承受着。

“我回来前不准起来,如果发现你偷奸耍滑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看到陈九州跪好了,丈母娘的气才消了不少,然后抱着她的贝贝出去买狗粮去了。

这一去两个小时都还没回来。

而陈九州也跪了两个小时,感觉膝盖都没知觉了,偷偷看了眼客厅的那个监控器,陈九州放弃了起来活动的想法。

就在陈九州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起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按了下接听键后,手机里面传来的是他老婆沈梦婷冷漠的声音。

“陈九州,你是不是又欠收拾了,我昨天不是告诉你今天沈家在老宅中秋聚餐,让你给我妈买好了菜之后马上赶到老宅吗?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半个小时后我如果还没有见到你出现的话后果自负”

沈梦婷说完不等陈九州说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听着手机里面的忙音,陈九州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舒了一口气。

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起来了,想到这里陈九州马上出门骑上他的小绵羊向沈家老宅出发。

二十多分钟后,陈九州来到了位于宁城郊外的沈家老宅,此刻沈家老宅外面停满了豪车。

奔驰,宝马都是最便宜的,还有法拉利,保时捷,卡宴等几辆世界级豪车。

陈九州把他的小绵羊停在这些豪车的中间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刚停好车,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陈九州拿出来看了一眼,竟然是哪个混蛋还不死心把那一千个亿直接转到他的银行卡里面去了。

看着账号里面的那一串零,陈九州不仅没有高兴,反而一脸的怒容。

虽然妈妈已经离开一年了,但是妈妈临终时对他说的话他还历历在目。

“州儿,如果有一天你爸爸回来找你的话,你千万不要跟他走,他已经不是你原来的爸爸了,记住妈妈跟你说的话”

这是妈妈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声音,到死都没有原谅他。

“前面那个废物,赶紧让开,小心撞死你”

就在陈九州考虑怎么处置这笔钱的时候,沈家的管家福伯带着两个佣人抬着一头烤猪快速走了过来。

没等陈九州把小绵羊移开,福伯已经到身后了,那两个抬烤猪的佣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的,突然撞在陈九州的肩膀上,陈九州差点摔倒。

虽然人没事,但是他旁边的小绵羊却倒下了,而且把旁边的那辆法拉利前脸刮花了一道浅浅的刮痕。

“你这个废物,竟然把孙少爷刚提的法拉利刮花了,你完蛋了,一会儿看孙少爷怎么收拾你”

听到身后小绵羊和法拉利碰撞的声音,走前面的福伯回头看了一眼,看到陈九州的小绵羊倒在那辆法拉利车头上,指着陈九州幸灾乐祸的骂到。

孙少爷是沈梦婷大伯家的大儿子沈浩宇,常年在外地发展,不依靠家族,凭自己的实力开了一家运输公司,年收入千万,是个不折不扣千万富豪,只是有一年多没回来了。

“福伯,我……”

陈九州想解释,但福伯已经跑去通知沈浩宇去了。

陈九州只好把他的小绵羊扶起来。

没多久一个三十多岁,身穿名牌,手腕上带着劳力士手表的青年从沈家老宅里面气冲冲的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沈家的其他小辈和一些佣人。

“那个废物竟然把大少爷那四百多万的法拉利新车给刮了,这下那个废物死定了”

听到那些佣人谈论沈浩宇的这辆法拉利竟然要四百多万,陈九州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你个废物,停个车都能把我的法拉利给刮了,你知道我这车多少钱吗?落地价四百多万呢,就你刮花的这一条痕迹拉回厂家维修的话至少要十多万,看在我们是亲戚的份上我也不讹你,维修费,保养费,误工费等杂七杂八的加一起你给个二十万这件事就算了,不然我跟你没完”

沈浩宇来到法拉利跟前,看到车前脸那一道浅浅的划痕,气愤的对陈九州骂道。

“什么,二十万?我没有那么多钱”

虽然已经预料到维修费会很贵,但是当听到沈浩宇说要二十万的时候,陈九州还是大吃一惊。

二十万都能买一辆普通的合资车了,而现在这二十万只是修一道浅浅的刮痕而已。

他现在全部身家也就两百块钱,他怎么可能赔得起。

至于刚进账的那一千个亿,打死他都不会动。

“没钱?你可以找你老婆要啊,难道你老婆不给你钱花吗,要不你去求一下你那丈母娘,听说你那贱货母亲死的时候你跪着求她一天,她就出钱把你母亲火化了,你现在回去多跪她几天的话,这二十万还不是洒洒水,你们说是不是?”

“哈哈哈!”

“这废物不仅吃软饭,而且还吃到丈母娘身上去了,真是废物中的战斗机啊”

“······”

沈浩宇说到最后哈哈大笑起来,那些跟着出来看热闹的人也都跟着一起嘲笑陈九州。

陈九州听了愤怒得脸都扭曲了。

“你住口,不许你侮辱我母亲,你这二十万我会赔给你,但是我现在没那么多钱,半年内我一定把这钱凑齐给你”

因为愤怒,陈九州脖子上经筋暴起,看起来很是吓人。

“半年?可以啊,毕竟我们还是亲戚,我沈浩宇也不是那种不讲情面的人,只要你从我这胯下穿过去,我就宽限你半年时间,怎么样?”

沈浩宇根本不把陈九州那愤怒的表情当回事,而是更加肆无忌惮的羞辱陈九州。

这废物入赘沈家三年了,在沈家连条狗都不如,就连他老婆沈梦婷现在也非常瞧不起他。

今天他就算是把这废物给打了,也不会有人说他什么。

有谁会在意一条不受待见的狗被人打了呢?

“你······不要欺人太甚”

陈九州一字一顿的说到,用这样的语气表达他的不屈服。

“哼!你个废物,我就欺你了怎么样着,我沈浩宇说一不二,让你穿过去你就得给我穿,福伯,你叫几个人来把这废物按地上让他从我这里穿过去,不然人家说我不顾亲戚之情,连半年的时间都不给他”

沈浩宇冷笑一声对身后的福伯吩咐到,然后把双脚分开半蹲了下来。

“好的大少爷,你们几个上去按照大少爷的吩咐按住这废物”

身后的福伯马上点了几个身强力壮的佣人上去按住陈九州。

“孙少爷威武!”

“孙少爷威武!”

“······”

沈家其他小辈和那些佣人情不自禁的为沈浩宇高呼起来。

这些屈辱的声音传到了陈九州的耳朵里面显得那样的刺耳。

“你们放开我”

陈九州拼命的反抗,但是身体瘦弱的他根本不是几个身强力壮佣人的对手,很快就被几个佣人给按在了地上。

眼看就要被他们推到大少爷沈浩宇的胯下了。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呢?”

这时一个清冷的娇喝声从沈家老宅大门那边传了过来。

众人回头,看到一个脸蛋精致,身穿肉色套裙的长发美女穿着高跟,踩着优雅的步伐从大门那边走了过来。

她就是宁城公认百年才出一个的美女沈梦婷,也就是陈九州的老婆。

“孙少爷,梦婷小姐过来了,我们先撤了”

看到沈梦婷走了过来,福伯马上让那几个身强力壮的佣人把陈九州给放开然后赶紧撤。

因为他们都知道沈梦婷很强势,加上她很受老爷子宠爱,大少爷是不怕她,但是他们这些佣人可不敢得罪这个强势的孙小姐。

“大哥,你们这是?”

沈梦婷来到两人的身边疑惑问到。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你家这位把我刚提的法拉利给刮了没钱赔,既然梦婷你来了那正好,这车被刮花成了这样子,拉回厂家维修的话至少要十万块,你是转账还是现金?”

沈浩宇有些心虚,沈梦婷可是爷爷最器重的孙女,他还是不敢明目张胆的讹诈,最后只报了正常的价格。

“他自己闯的祸自己负责,大哥不是缺这十万的人吧?等他什么时候有钱了再还吧”

沈梦婷转头瞪了陈九州一眼,咬牙切齿的说到。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看在小妹你的面子上,宽限这废物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后我再到你们家做客”

沈浩宇说完也转身回沈家老宅去了。

“谢谢!”

陈九州苦涩的吐出了两个字,把手机递了过去。

“我只是为了我自己的面子而已,别自作多情”

沈梦婷说完接过手机走到不远处打电话去了。

而陈九州看着沈梦婷的背影紧握着拳头一直不放。

久久后陈九州才慢慢的把拳头松开。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上门女婿而已,人家根本就没有正眼瞧过自己,自己何必呢?

陈九州苦笑自嘲了一下也走进了沈家老宅。

让陈九州感到诧异的是沈家老宅的院子和客厅此刻已经摆了五大桌的酒席。

在陈九州的印象中沈家应该没那么多人才对,那怕算上佣人也凑不出五桌人来。

不过当老爷子带着众人出现的时候陈九州就明白了。

因为老爷子把二爷家的人也全部请过来一起聚餐了。

之所以两家一起聚餐是因为一直在外地发展的长孙沈浩宇也回来了,而且孙媳妇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老爷子这是把大家召集一起,炫耀他的曾孙子呢。

“来,这是曾爷爷给你的见面礼,收了曾爷爷的见面礼之后快快长大,快点给我娶个曾孙媳妇回来再生大胖小子,那样我就满足咯!”

刚落座,老爷子就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大红包塞到他曾孙子的襁褓里面,一脸幸福的说到。

看到老爷子给见面礼了,其他人也纷纷把早就准备好的见面礼拿出来交到堂嫂的手上。

特别是二伯家的堂姐沈如意,一年前嫁给了一个外企高管,她给的红包最大,那个特大号红包皮都差点被撑破了,看样子至少有五万块。

整个沈家老宅里面就陈九州一个人不知道沈浩宇今天会带着刚出生没多久的儿子回来,也没有准备见面礼,现在他兜里都是零钱,加起来可能两百块都没有。

本来他一个上门女婿,这些见面礼根本不用他操心的,一切都有主外的沈梦婷操办。

但是沈梦婷此刻在外面打电话还没回来呢,所有人都看向他。

“妹夫,到你们家了,不会是我那小妹连见面礼都没有给你准备好吧?”

堂姐沈如意扫了陈九州一眼,看到陈九州脸上略显着急的神色,故意坐到陈九州身边一脸“关心”的问到。

这个时候就连沈家的那几个佣人也都每人给两百块钱的见面礼。

“谁说的,我只是忘记带红包皮了而已”

陈九州有些不自然的说到。

然后站了起来强做镇定的走到堂嫂身旁,把口袋里面的零钱全部掏了出来。

“嫂子,这是我给小侄子的一点见面礼,希望他健健康康,快快长大”

陈九州把全都是一块五块的零钱折叠好之后塞到小侄子的襁褓里面。

这一幕把现场众人都看呆了。

“我说小妹夫,你们家不会穷到连个红包皮都买不起了吧?还有这一把零钱塞到小侄子的襁褓里怎么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就好像是······撒纸钱一样,多不吉利啊”

沈如意走上前一脸怪异的说到。

原本高高兴兴的老爷子顷刻间脸色变得很难看起来。

抱着孩子的堂嫂和沈浩宇两人脸色也都变了。

“老婆,你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沈如意的老公莫云注意到老爷子的脸色,赶紧站出来把他老婆拉回来。

“呸呸呸,大哥大嫂,你们看我这嘴巴,我真不是故意的”

沈如意赶紧道歉。

但是众人的目光却不在她的身上了,而是用不善的眼神看着陈九州。

“大哥大嫂,我······”

陈九州现在真的是百口莫辩。

“没事,没事,心意到就行了”

堂嫂赵文娟看到现场气氛不对,赶紧说到。

“什么没事,这零零散散的零钱丢到我们宝宝身上,那模样真的很像是在我们宝宝身上撒纸钱一样,我看这废物肯定是不安什么好心,把你这臭钱拿回去,我们不稀罕这点钱”

堂嫂话音落下之后,一旁的沈浩宇不乐意了,伸手把陈九州塞到襁褓里面的一把零钱全部扔回给陈九州,一脸气愤的说到。

因为在他们同辈中爷爷一直最宠爱沈梦婷,公司好的职位都给沈梦婷这个堂妹,沈浩宇气不过才自己到外面去创业,但是他一直对沈梦婷不满,连带陈九州也恨上了。

沈梦婷她不敢明目张胆的得罪,但是这个废物他可不放眼里,拿来羞辱出出气也好。

这一次他老婆争气,给沈家生了第一个曾孙子,把老爷子高兴坏了,他也膨胀了起来,打算回沈家的公司准备接受沈家的企业。

“你·····”

陈九州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要弯腰把散落一地的零钱捡了回来。

这些钱都是他平时买菜的时候费劲口舌讨价还价才省下来的,谁知道人家不领情就算了,还给他扣上了一个不安好心的大帽子。

“好了,我相信九州他不是故意的,对了梦婷那丫头哪里去了?怎么都不见人影,九州你去外面看看,把她给找回来”

老爷子不希望好好的中秋午餐搞成眼前这样,他赶紧开口把陈九州给支到外面去。

陈九州捡起散落地上的那些零钱后低着头默默离开了沈家老宅去找沈梦婷。

把在外面打电话的沈梦婷叫回来后,沈梦婷把早就准备好的一万块钱见面礼给了堂哥和堂嫂两人,这件事情才告一段落。

相关文章:

调教校花与老师长篇h文_扛着大腿 疯狂撞击

陌陌上服务有真的吗&有感觉的h描写

男人把女人房间强吻胸~学长别吸哪里好麻

求求你,不要在阳台上做|我穿着裙子坐男友上面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绑在床上双腿张开轮流(极品逍遥少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