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版—《秦少强势婚难逃》在线试读(大结局)

2021-07-17 11:19 · 新商盟

第15章 久违的电话

又兴高采烈地在秦怀虎的房子里又到处逛了一圈,这里的风格全是赵知静喜爱的,离开时,她对张风勇说道:“赶紧给我开门啦!”

张风勇依旧在原地站着没动,她在哪里非常无助的想要有人能过来为她解惑。

如此麻烦的门锁,她需要好好记住在脑子里,毕竟到时要住在这里,总不能每次都求助于别人。

谁知,张柏然噗嗤一笑,成功吸引了赵知静的注意力后,他伸手从裤兜里拿出一个手机,右手手指在那屏幕上轻轻地滑了一下,只听到滴答一声,大门被打开啦。

赵知静的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正想开口给问清楚,就见张风勇已经走了过来,直接抓着那个复杂的锁轻轻一提,大锁就安静地躺在他手心里。

“赵小姐,这是电子门,可以用手机自带的远程红外系统控制大门的开关。”张风勇说完,摇了摇手里的大锁,接着道:“这个是我儿子的玩具,他总是喜欢乱放东西,玩过之后又不记得好好收拾,所以让赵小姐误会成是大门的锁了,我很抱歉!”

赵知静:“……”

而秦怀虎此刻正坐在轮椅上,他单手拄着下巴,脑袋微微偏了偏,慵懒中透着淡淡的清贵。他目光幽幽地望着她,那双深不可测的眼,有不明的情绪拂过,看不出是柔还是嘲。

这主仆三人,是在碾压她的智商吗?!

愤愤地捏着自己的小包包大步朝着院外走去,张风勇面无表情地追上去当司机。

待她终于坐进车里,瞧着秦怀虎并没有追上来,殷红的小嘴终是吐出一口气:不论怎样,今天任务算是完成了。

咚咚。

两下敲窗声掠过,后车座的门忽然被人打开,在赵知静惊讶的目光下,张柏然微笑且彬彬有礼地递上一张雪白的便利签,上面只有一个、笔锋流云般、洒脱狂妄的字。

念。

念书?念报?念大学?

念小说?念剧本?念诗词?

嘴角僵硬地扯了两下,赵知静无语地望着张柏然:“什么意思?”

她一双迷茫的大眼带着满满的求知欲,精致可爱的样子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瓷娃娃。

瞧得张柏然耳根不由一红,温声道:“赵小姐冰雪聪明,最能明白虎少的意思。”

说完,他绅士地帮她把车门关上,退后两步摆出目送她离去的姿态。

念?

虾米?!

赵知静盯着手心里的字条看了又看,终是无力地将它撕碎、揉圆、捏扁!

而此刻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正目光灼灼地盯着眼前的液晶大屏,瞧着她怒容满面、动作夸张地蹂躏着他那张纸条,最后又张开她的小嘴直接把它的尸体条吞了下去!

她想了又想,似是不太过瘾,于是伸出小爪子直接在她自己的包里翻找起来。

她取出她自己的笔,还有一本小巧的粉红色便利贴。

在上面迅速写写画画后,果断撕下、直接贴在了秦怀虎的专座上!

自娱自乐地望着那张纸条哈哈大笑,她没心没肺的样子成功挑起了轮椅上男人的好奇心。

手里的遥控器变换了两三个键,画面就这样转换到那张粉色的小纸条上。

一只虾身上绑着一根线,下方坠着一枚鸡蛋。

这便是便利签上的全部风景,顾名思义便是:瞎扯淡!

张柏然忍不住扑哧一笑:“赵小姐真是太可爱了。”

轮椅上的男人却是面无表情,越是沉默,那双眼就越发显得深邃迷人。

*

短暂的周末过后,赵知静重新回到了学校里。

扬起笑脸对着天空做了个鬼脸,在这个人人备战期末考的紧张时刻,她却是整个人都散发着慵懒与清新的气质,就像盛夏清晨的一滴露珠。

一整个礼拜,她最常做的就是抱着一堆的复习资料,她独自一人坐在图书馆里打发时间。

早晚有家里的司机接送她,中午独自去食堂用餐,或者自己找一家不错的餐厅,靠着窗边,简单地解决。

每天早出晚归本就与同学们疏离了不少。

再加上她还是大一的新生,大家全都来自五湖四海,谁也不认识谁,若不同一个寝室朝夕相处的话,更别提什么感情了。

孤单吗?

绝不!

她有一个完整温暖的家庭,有疼爱她的爸爸妈妈。

她还有一个闺蜜叫做刘小瑶,家在蓝城,与她两小无猜长大。

刘小瑶还有个哥哥叫做刘海建,是她青梅竹马的初恋。

唔、也可以说是单恋。

因为这种朦胧的感情驻扎在赵知静的心中多年,她却始终没有表白过。

闲下来的时候,她也会悄悄跟刘小瑶打探刘海建的情况,打探他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又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想要多大结婚,婚后想要生几个小孩。

重复的问题加上多年的默契,赵知静喜欢刘海建的事情,根本瞒不住刘小瑶。

这也导致了在很久很久以前,刘小瑶就将赵知静当成了自家的大嫂般看待了。

就在赵宝建跟女儿说了要联姻的事情之后,有那么一刹那,赵知静的心里是刺痛的,她想到了刘海建。

怎么说呢,如果谈爱,这根本算不上。

毕竟是少女情怀初生懵懂的爱恋,每个人成长的路上都会碰见过,但是这种感情贵在纯真无暇,也填补了赵知静空白的感情世界多年,所以,想起刘海建,她心中也向往,也遗憾,也怀念,也祝福。

*

周五下午,最后一门考试过后,大一的暑假就要开始了。

偏偏在考试之前,赵知静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人是刘海建。

他说他放暑假了,因为是暑期高峰,机票没订到,回乡的车票也难买,他好不容易抢到一张,是硬座也就算了,抵达天海市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一点了。

他天海市没有什么朋友,想要赵知静帮他订一间房间,他休息一晚后,第二天回蓝城。

青梅竹马的要求,赵知静自然是连连答应。

就因为这个,她整个下午咯咯咯地乱笑着,活像个小花痴。她想着即便不能跟刘海建喜结连理,但是还能成为他信赖、依靠的朋友,以后真诚相待,只当自己多了个哥哥好了,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第16章 大张旗鼓

唯美的紫薇花摇曳,风中阵阵迷香。

浅蓝色的窗帘在米色的格子窗口披上斜阳的余晖,竟也跟着舞动起来。

秦怀虎坐在轮椅上,目不斜视地盯着远方。偶有一两片紫薇花的花瓣掠进了窗口,飘落在他的腿上,他也会拿起一片,细细瞧着。

迷人的眼,一如既往地深不可测。

“赵小姐明天就正式放暑假了,今天下午是她大一期末考的最后一门。赵家的司机今天接了她之后没有直接送她回去,而是去了天海大酒店。赵小姐在那里待了十五分钟后离开,我哥进去查问过,可是什么也查不出来。”

张柏然站在银色的轮椅之后,有条不紊地汇报着。

秦怀虎指尖的蔷薇花瓣被他拂到了地板上,精致的钢笔于白净的纸上写下一个字。

查。

张柏然敛了下眉,有些为难:“可是,众所周知,天海大酒店的客户信息保密做的是全球酒店领域最好的。它还有非一般的背景,我们只怕。”

话还没说完,刚才那一页已经被翻过,另一个字赫然纸上。

明。

秦怀虎自己旋转了轮椅,来到书桌前。

轻轻打开其中一个抽屉,取出一张金色的小卡片递给了张柏然,示意他去办。

张柏然接过卡片的时候,眸子缩了一下!

“虎少,用这个,会不会太大材小用了?”

这可是慕柔夫人亲自给秦怀虎的小金卡,是仅在皇室内部流通、且仅在少数几个人手里的小金卡。

上一次虎少用它,是为了初建自己的势力。

而这一次,居然就是为了知道赵知静去酒店的十五分钟里做了什么?!

张柏然有些接受无能,整个人呆傻地立在原地,替这张卡本身的价值觉得不值!

秦怀虎抬起下巴,犀利眸光刺得张柏然眼疼。

他立即退下道:“我这就去办。”

约十五分钟后,张柏然的电话打了回来:“虎少,赵小姐来这里是为了订房间。她订了一间高级单人间,押金付了不少,没说要住几晚。而且入住时间写的是凌晨2点左右。”

交代完毕,张柏然似在等秦怀虎的回应。

偏偏对方直接挂了电话,没再搭理他。

这时候,张柏然才恍然大悟,一手狠狠拍在自己脑门上!

虎少是哑巴!

哑巴!

哑巴怎么能说话呢?!

回想起秦怀虎口中清隽迷人且带着温润磁性的声音,张柏然眼眶有些红:自虎少6岁失去了母亲之后,到现在唯一能让他开口说话的人,只有赵小姐了。

*

一杯沁凉的酸枣汁先摆上了餐桌。

赵知静撒开脚丫子就扑了过去,双手抱着酸枣汁吸个不停,眼珠子还眨巴眨巴盯着一桌子琳琅满目的菜。

“少喝点,太冰了,女孩子喝太多冰的不好!”

赵宝建宠溺地望了她一眼,已经拿起筷子在她面前的餐盘里夹了半只小乳鸽:“这一周忙着应付期末考,辛苦了,多吃点吧!”

赵知静点头,直接下手捏住了小乳鸽的腿,放嘴里就咬起来。

武天花给她抽了张纸巾,温柔地责备着:“多大人了,吃个东西一点规矩都没有,怎么直接下手抓了?下个月就要跟虎少订婚了,你啊,该有的规矩还得有!”

赵知静笑着接过纸擦了擦手,笑眯眯道:“这会儿嫌弃我没规矩了,还不是老爸老妈你们惯出来的?再说了,订婚还有一个月,结婚还有三个月,我急什么!我在我自己家里吃顿饭而已,对面坐着我亲爹亲妈,我装个屁啊!”

小丫头的嗓音腻死人了,就像糯米一样黏糊糊的,直接甜进了赵宝建夫妇的心里。

尽管如此,武天花还是忍不住抬手、在女儿脑门上扣了一记糖炒栗子:“什么屁不屁的,以后不许说这样的字眼!嫁到秦家去,小心别人揪住你的小辫子!”

赵知静只管埋头大吃大喝了,也不搭理谁了。

等到吃饱喝足后,她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满意地靠在椅背上,瞥了眼墙上的挂钟,道:“我今晚出去有点事,可能会晚点回来。”

赵宝建眸子一深,关切地开口询问:“什么事情?”

赵知静一脸坦然,现在的她,对于父母没有任何秘密:“海建哥放暑假回来了,买的火车票是半夜一点到的,暑期客流量大,他只买到硬座!他天海市没有朋友,让我帮他订了间房。”

闻言,赵宝建夫妇都笑了。

在蓝城的时候,他们家的房子,跟刘家的房子是院门对着院门的。

两家邻居不说,赵宝建跟刘海建的父亲刘光见还是发小跟老同学。

刘海建那孩子,还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就成天往他家里跑;而赵知静更是从小就赖在刘家那对兄妹的身边,三个孩子成天在一块儿闹腾着,幼儿园的时候还把他们仨放在一个大池子里光着屁股洗澡呢,感情好的就跟亲生的一样!

忆起刘家那对孩子,武天花笑了笑,却也有些心疼地开口:“海建在D市念军校,距离这里本来就十万八千里的,还是硬座,这得一天一夜才能熬回来吧?这孩子真傻,怎么不给我们打电话啊,他可以来咱家里住啊!宾馆哪有家里好!”

赵知静笑了,她道:“我也是这么说的,但是他害怕半夜才过来太打扰了,他还说让我帮他定好房间,把房间号告诉他,他打车直接过去就好。他还不让我去火车站接他呢,说让我乖乖在家睡觉,我坚持不肯,他还说女孩子半夜出门不安全,又对着我啰嗦了好一大堆,跟个碎嘴婆子似的!”

赵宝建忍俊不禁:“哈哈哈,晚上让司机送你过去,半夜赶火车已经很累了,你去了以后别拉着人家海建扯半天,赶紧让他休息。”

“知道啦!”赵知静伸了个懒腰站起身,转身就上楼了:“我先去补觉!让司机晚上12点的时候在院里等着我!”

“去吧!”

看着女儿上楼之后,武天花这才看着丈夫道:“海建从小在我们眼皮子底下长大,秉性样貌才能都是好的没话说,我一直拿他当亲儿子,可惜我们知静就要嫁人了。”

赵宝建笑着摇头道:“怕什么,他们现在都还小,过个三五年知静离了婚,她跟海建若是有缘,一样可以在一起的。”

相关文章:

《医世天才》小说全文阅读

带着狗项圈跪趴在地上|我睡过的老妇人

巨肉np车站&男朋友喜欢后面抱我_江南

被男同桌摸下面吸奶H文,女人口述被3p时好刺激

摸乱作爱_打开腿用黄瓜让我爽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