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用几把拍女朋友的脸|女朋友特别会夹是什么体验

2021-07-17 09:20 · 新商盟

狠狠的砸了过去。

欧阳志远身形一晃,一拳打在赵洪志的后背上。

“砰!”

赵洪志一声惨叫,一头抢在地上。

吴常山一看这个年轻人,连连出手伤人,恼羞成怒,咆哮着在地上爬了起来,抓起电棍,狠狠的砸向欧阳志远的头颅。

“住手!”

一声威严的冷喝,在后面传来,一位身穿唐装,鹤发浩眉的老者走了过来。

“何伯伯!”

欧阳志远猛然看到,何渡江老爷子来了,心里不由得一喜。

“吴常山,我看你是干到头了!”

何老爷子一声大喝,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大声道:“耿剑锋,你管辖的人真威风呀!”

吴常山一听这个老爷子,竟然直呼自己的名字,说自己干到头了,不由的一愣,这个老头是谁?自己怎么不认识?但对方认得自己。

当他听到老头子喊出耿剑锋耿局长的名字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天哪,这个老头子竟然敢直呼傅山县公安局长耿剑锋的名字,吴常山心里一沉,就知道不好,能直呼耿剑锋名字的人,绝对是牛逼的人物,这个老头的来头肯定不简单!

但是,我这是在执行公务,局长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吧。再说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确实太嚣张了,连我都敢打,这种人不处理,就是一个祸害!

“老爷子,您是…”

虽然这样想,吴常山连忙收起警棍,试探的问道。

“哼!”

何老爷子一声冷哼,根本没有理会吴常山。

傅山县公安局长耿剑锋正在开会,傅山县西河村,又有三座王侯级别的春秋古墓被盗,耿剑锋要所有的公安战士,全力配合,统一行动,拦截被盗走的文物。

耿剑锋一接到何老爷子的电话,听到老爷子在发怒,顿时吓了一跳,立刻带领人赶了过来。

何渡江老爷子可是傅山县长何振南的父亲,老爷子的身份更不能轻视,以前从山南省组织部退下来,在省城里住了一段时间后,就来到龙海,和县长何振南住在一起,是自己陪同县长何振南把老爷子接回来的。

吴常山怎么会惹了老爷子,这家伙不是找死吗?

耿剑锋知道,自己必须亲自去一趟。如果是一般的交情,耿剑锋直接给吴常山打电话,就可以了,但老爷子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县长何振南的父亲。自己能不尽心吗?自己可是属于何振南战斗对列的人。

老爷子的大儿子何振乾,可是山南省的纪委书记,以后,自己的仕途,还要依靠何振乾。

吴常山这个王八蛋,在这个时候,招惹何老爷子,不是扯自己的后腿吗?

欧阳志远连忙跑过来,扶住何渡江,笑嘻嘻的问道:“何伯伯,你怎么来了?”

老爷子呵呵一笑,道:“志远,你们是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就把事情的经过,向老爷子说了一遍。

老爷子一听,狠狠地瞪了一眼孙耀武和吴常山,道:“你们刚才都调查清楚了吗?”

“这……”

孙耀武和吴常山心里一咯噔,自己刚才还真的没有认真仔细地了解情况,仅根据自己的主观判断,和摊主的一面之词,就认定那个眼前那个年轻人犯了错,难道真的搞错了?要真是搞错了,等局长过来,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了。

想到这里,两人都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又是羞愧又是不安。

这时候,耿剑锋的车子到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下来。耿剑锋跑到何老爷子面前,毕恭毕敬的道:“何部长,您老受惊了,发生怎么事了?”

何老爷子看了一眼耿建峰,冷哼一声道:“耿剑锋,看看你手下的协警保安,简直就是黑社会,竟然和那些小痞子,联合起来欺负志远。”

欧阳志远在电视里看到过耿剑锋,知道这人就是傅山县公安局长。欧阳志远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向耿剑锋说了一遍。

耿剑锋听着,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

吴常山一眼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傅山县公安局长耿建峰亲自来了,而且对那个老家伙的态度,毕恭毕敬,如同见到亲爹一样,吓得吴常山腿肚子打颤,冷汗把自己的衣服早已湿透。

孙耀武!你这个王八蛋,这下把我害惨了。你惹谁不行,偏偏招惹这个年轻人?人家一个电话,就把局长耿剑锋叫来了,看来,自己的这次失误惹大祸了,自己这保安队长是干到头了。

吴常山连忙跑过来,顾不上擦去额头的冷汗,颤着声音道:“耿局,您来了。”

耿剑锋冷冷的道:“吴常山,把经过详细地写一个报告给我,把那几个小痞子全部抓起来,看看有没有前科。”

几位警察,一股脑儿把孙耀武和那几个打手拷了起来,押进警车。

耿剑锋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心道,这位年轻人是谁?怎么和老爷子这么亲近,看来,和老爷子的关系不一般呀,而且身手极好,一个人竟然打倒了这么多小痞子,自己要好好的认识一下。

“我叫耿剑锋。”

“耿局,您好,我叫欧阳志远,傅山县医院的外科医生。”

欧阳志远神情自若的伸出手,脸上没有一丝的紧张,和耿剑锋的手握在了一起。

耿剑锋看到欧阳志远的神情,在和自己握手的时候,没有一丝的不安紧张,神情自若,脸上还露出淡淡的笑意,心里不由得一愣。

欧阳志远只是一个小小的医生,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神情没有一丝的改变和献媚,这人不简单呀,够沉稳。

欧阳志远第一次领教了权力的重要性,一种强烈的渴望,在心头慢慢的升起。

本来极其嚣张跋扈的孙耀武,想要借助派出所所长吴常山的权势,来打压自己,但何伯伯的一个电话,就把县政法委书记兼分局局长耿剑锋叫来。

本来要狠狠修理自己的吴常山,见到耿剑锋,就如同耗子见到猫一般,冷汗直流,没有丝毫的反抗。

这就是权势,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权势。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做到耿剑锋那样威风一回?

这次权力的交锋,改变了欧阳志远的一生。

耿剑锋离开后,欧阳志远握住老爷子的手,微笑着道:“何伯伯,最近身体怎么样?”

老爷子笑道:“志远,上次多亏了你呀,要不是你,我这条老命,早已去见马克思了。”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何伯伯,你的身体,恢复得不错,我再给你开个方子,您调理一下,我保证你的心梗,再不会犯了。”

“好呀,志远,正巧,你张阿姨感冒了,你去给看看,上午,到家里吃饭。”

老爷子发出了邀请。

“什么?张阿姨病了?何伯伯,现在就走吧。”

欧阳志远一听张阿姨病了,内心很是着急,急忙跟着何老爷子,走出古玩市场。

欧阳志远是在一个月之前,认识老爷子的。

那是一个周末,古玩市场人很多,欧阳志远在一个摊位上,买了一个碧玺帽正后,刚刚站起身来,一个人影猛然撞了过来。

欧阳下意识的右手向前一推,自己的手掌感到了异样,这异样的感觉顿时把欧阳志远吓了一跳。

坏了,不会这么巧吧?怎么会推到对方这个要命的地方了?

欧阳志远学的是心胸专业,对女人的胸部的结构,极其的熟悉,就在自己的手刚一和对方的胸部接触的那一刹那,一个不大的硬点,被欧阳志远感觉到。

欧阳志远心里一沉,病灶!

医生碰到这种情况,欧阳的手指自然的反应,就是用手指按了一下那个极小的硬块。

“流氓!”

一声冷哼在欧阳的耳边传来,同时一只手掌,快如闪电一般的煽来。

欧阳志远一个闪身躲过,连忙收回手,抬头一看,一个长的英气逼人,干净利索的漂亮少女,正用一双喷火的眼睛,一脸厌恶鄙视地看着自己。

小丫头叫何文婕,长得身材健美极其漂亮,一身火红的名牌运动装,衬托得更加挺拔修长。这时候,小丫头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正愤怒的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好像火山爆发一般,那眼神简直要吃了欧阳志远。

今天是周末,何文婕陪同自己的爷爷,早早就来到古玩市场淘宝,自己刚刚接了一个同事的电话后,爷爷已经走到了前面。

何老爷子在退休前,就喜欢收藏古玩,现在退下来了,更有时间了,每个周末,都会早早的来到古玩市场淘宝。

何文婕担心自己爷爷的身体,每个星期的周末,何文婕都要陪着爷爷来淘宝。

当她打完电话后,发现爷爷不见了,心里很是着急,爷爷前一阵子,由于中风,住过一次医院,古玩市场人多,何文婕害怕爷爷被挤着,连忙收起电话,去找爷爷。但由于走的太急,一下子撞到欧阳志远的身上,却想不到被对方摸了一下。

对方不止摸了一下,而且还捏了一下,这让何文婕极其的羞恼。

自己那个地方,从来没有人敢摸,这个流氓竟然敢暗暗地下手,真是找死,今天一定饶不了这个坏蛋。

但自己快如闪电的一掌,竟然被对方轻松躲过,这让何文婕心里暗暗地吃惊,这小子会武功?

欧阳志远一看对方好像要吃了自己一般,一脸无辜的苦笑着道:“小姐,是你撞到我身上的,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哼,不是故意的?那你的手指捏了我一下,那也不是故意的?”

何文婕平时最恨的就是流氓无赖,想不到,今天自己竟然被人家吃了豆腐。

周围看热闹的人一听,顿时明白了,感情这个小白脸偷摸人家姑娘的胸。刹那间,无数的鄙视眼光,如同刀子一般,刺向欧阳志远。

人群中,几个目光猥琐的男人,看着何文婕饱满的胸,禁不住的咽了口口水,心里在佩服这小子的胆真大。

呵呵,看不出来,这个小白脸还真大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摸人家姑娘,内心这么的肮脏,这不是欠扁吗?

长得不错,怎么不学好呢?两个老太太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欧阳志远,一脸的可惜。

欧阳志远顿时尴尬至极,刚想辩解,人群中,几块白菜帮子破酒瓶破鞋底,还有几个臭鸡蛋,如同雨点一般飞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看不好,自己犯了众怒了,他大爷的,老子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我是医生,你那里有肿块,我是抱着救死扶伤的纯洁思想和革命人道主义捏了那一下,又不是故意吃你的豆腐。

好汉不吃眼前亏。欧阳志远躲闪着这些臭鸡蛋,身形一闪,消失在人群之中。何文婕想追,但担心自己的爷爷,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消失的方向,连忙去找爷爷。

欧阳志远十分的郁闷狼狈,他大爷的的,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自己纯洁的人道主义思想,竟然遭到那些老太太小媳妇们的攻击侮辱,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逛了几家古玩店后,没有发现什么好东西,一看手表,十点多了,连忙回家。

当他刚走到古玩市场的西头,冤家路窄。一眼看到刚才和自己撞在一起的那个漂亮的少女,正和一位老人,蹲在那里,在看一个古朴的笔筒。

那位老人身穿白色唐装,鹤发皓眉红光满面,一脸的正气。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出来,这个黄花梨的笔筒是真的,标准的明代老东西,样式古朴典雅,包浆极厚,颜色紫黑,随着老人手的晃动,层层南海黄花梨独有的那种油润的黄色荧光,不断的闪烁。

老人明显也看出来了,这是一件很难得的珍品。

老人看着这个黄花梨的笔筒,轻声道:“请问,这个笔筒多少钱?”

这个笔筒是摊主在乡下收的,当时,人家当筷笼子使用,里面放了竹筷子。

“呵呵,你老是行家,这个筷笼子是件老东西,可是我花了一千块,在乡下收的,老人家,你要想要的话,加200,给个茶钱,这个笔筒,就是你的了。”

相关文章:

沈念|顾琛小说全本,(一世纠葛:帝少宠妻甜蜜蜜 !)全本原文

高贵美熟妇泄身_小妖精你好湿好紧好浪_绝品盲技师

爹地大人你老了*ktv少爷20直播给直男看

【完结篇】神秘老公惹不得小说在线全文免费

第一次太痛了不成功,想好再跟你搞一次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