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高腰臀狂狠抵入紧致甬道|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2021-07-16 14:08 · 新商盟

这里竟然也有龙泉。不过牛波看到龙泉处那点突出的地方,总是觉得和身体的某个位置有点相似,恩,越看越相似。

茅屋里很简单,一间像是客厅,一间是卧室兼书房,在这里牛波学到龙息术,一种调节呼吸的功法,还有一套叫龙拳的拳法。牛波立即在这里自动运转龙息术,练起龙拳。

一会儿功夫,牛波发现自己又回到龙爪槐下,自己手掌上的伤口早也不见,根本不像是受伤过。怪了,怪了,牛波突然觉得浑身发凉,扶起自己的自行车,赶紧向家里赶回去。

回到家,自行车还没停好,老妈叶青就迎上来,一把接过自行车,吩咐牛波去洗脸。

看到牛波的脸上还红扑扑的,嘴里的酒味还没干净,知道牛波确实喝得不少。“在哪喝这么多酒,小小的孩儿也不怕伤身体。你看,身上全是土,也不知道拍干净。”老妈叶青一边拍着牛波身上,一边唠叨。

“老妈,我不是找同学玩么,就跟他们随便喝了点。我没喝醉。”牛波一边说话一边躲闪。

“还没醉,没醉在老神树底下睡什么!你二嫂子才刚走,早告诉我你喝醉了,我正要出门去找你呢。”老娘很生气,狠狠的在牛波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不知道是要打人还是在拍土。

“啊,二嫂子来过了,她说什么了?”牛波有点慌乱,自己和春菊嫂亲密接触那一段,可是在自己半醉半醒的状态先发生的,虽然感觉不错,可是也有调戏妇女的嫌疑。和嫂子开个玩笑,碰下不太敏感的位置没什么,自己抱着人家又亲又摸老半天,那可是不行的。

难道二嫂告诉老妈了,不太可能吧,当时好像二嫂也感觉很享受的,最后还给自己抛媚眼呢,牛波偷偷看老妈有没有特别生气的表情,好在母亲忙着拍土,也没注意到。

“还能说什么,就说你喝醉了在老神树底下睡,喊了半天才喊醒。她也拽不动你,就来告诉咱们家。我正想等你爹回来找个平车把你拉回来呢。唉,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母亲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重话。

牛波在这里支支吾吾。刚才老娘提到二嫂子的时候,牛波很是心虚。要是二嫂子说出自己干的那点事,自己估计要被老妈一顿臭骂。好在二嫂子没有说什么,牛波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不过,二嫂子的感觉还真好。

“妈,我有点饿,饭早就做好了吧。”闻到厨房里的饭菜香,感觉到肚子有点饿。牛波咂吧咂吧嘴,露出一副馋像,惹得老妈一顿白眼。

第3章 鬼叫什么

“这么早就饿了,别弄那没出息的样,好像天天不给你饭吃似的。等一会,你爹马上就回来。”话音未落,门口响起熟悉的脚步声。父亲牛卫华手里提着装满医疗用具的黑皮包走进门,上面用白漆印着乡医院卫生会议的标记。

“吃饭吧,小波喊呼饿了,你再不回来俺娘俩就先吃了。”叶青给牛卫华盛好一碗稀饭端到牛卫华面前,递过去一个馒头。

“你们娘俩等我干什么,饿了就吃,我吃饭什么时候也没赶上趟过,村里人不定什么时候就过来喊,吃饭能等,治病可不能等。”

“是的,知道你给村里人看病功劳大,可惜挣不着钱,小波都这么大了。”叶青又要唠叨。

“老妈,吃饭,吃饭,我们爷俩都被你教育很多次了,这些事我们都记得滚瓜烂熟。不就是找媳妇的事么,你看你儿子我这么帅,还能缺媳妇了,以后看我的。”牛波打断老妈的唠叨。

“吃饭不言,睡觉不语,赶紧吃饭吧。”

一家人都不说话,只能听到饭菜入口的声音。牛波觉得自己今天食欲太好,今天在同学那里也大鱼大肉的吃了不少,现在居然又这么饿,可能是失血的原因?

母亲觉得儿子今天太奇怪,平时一顿也就两个馒头,现在已经开始吃第五个了,碟子里的菜也被他解决了大半,全不像以前细嚼慢咽。一顿饭,牛波吃了七个馒头,两碗稀饭,才开始拍肚子。

老爸看到牛波已经吃饱饭,指指身边的医疗包,“吃饱了?去给你二嫂子打针去,刚才她过来说过的,我不方便去。”

二嫂子要打针,二哥又不在家,大晚上的老爹这个做叔公的不好意思上侄媳妇家的。再说药铺里人也比较多,就只能让小波过去,上了几年卫校可不能是白上。

“二嫂子,二嫂子!我来给你打针了!”牛波走到二嫂家,发现门竟然关着,天还这么早这女人就关门,这不知道这么早睡觉干什么。

“喊什么喊,鬼叫什么,我知道你来了。早就告诉你要给我打针,到现在才来,我都上床睡觉了。”到二嫂子家敲门好久才有动静。一个娇艳如花的脸庞从门缝里出现。看到牛波拿着打针的用具,笑一笑,示意牛波进门。

“关好门,你想把我冻死。”牛波回身才关上门,二嫂子已经腾腾的跑进屋里。看样子二嫂已经上床了,上身穿着红毛衣,裹着羽绒服,下身就穿着黑色的紧身线裤。看着二嫂子紧身线裤里裹着的在跑动中一颤一颤,牛波觉得自己的小伙伴开始发热。

“嫂子,怎么还是那种药,这种药好像效果不明显,该换换了。”牛波一边说话一边开药。

二嫂和二哥结婚两年多了还没有孩子,到底也不知道是谁的问题,反正是两人都吃药,过段时间就要换药,这次坚持了两个疗程,还是没动静,二哥等不及就出去打工。

“怎么换,换什么,你不也是医生么,你给我个好药方,要是能让我和你二哥有个孩子,我们俩给你烧高香,行不行。”二嫂不知是不是还想着今天发生的事,说话也不客气。

二嫂披着羽绒袄,里面穿着红色的线衣,胸前在两臂的挤压下显得更加明显,随着身体的移动,一颤一颤的,晃得牛波眼晕。不知怎么的,牛波感觉自己身下那位置更澎湃。

“赶紧干活,打完针我还要睡觉呢。你个小流氓,喝醉酒了竟然敢欺负我。看什么看,你那贼眼往哪里看!”二嫂看到牛波的眼睛只往自己的盯着,伸出手就拧起他耳朵。

“二嫂,你轻点,一会给我拧掉了。”牛波一边说,一边继续看,哼,刚才还远点,现在更近了。妈也,真大,真香,要是能吃一口就好了。

“拧掉就拧掉,让你不老实。咯咯咯咯。”

牛波的耳朵被拧的真疼,又不能挣脱开,伸手在春菊嫂的咯吱窝挠了一下,弄得她一笑,胳膊下意识的收缩,恰好把牛波的手夹住。牛波感觉到手里软绵绵的,顺势捏了一下。

“你个小流氓,你大胆了,让你来给我打针,你就想着占我便宜。”春菊嫂没捞着怎么拧牛波,胸前又被捏了一下,脸变得更加红润,简直要滴出水。

“你非要拧我,我没办法,你还别说,嫂子你那里真大,到时候有孩子的话绝对管够,搞不好还能多出来一份,可以给二哥吃。”其实牛波想的是最好现在先给他吃一口。自己看能不能吸出,全算是给未来的小侄女小侄子开荒。

“你想死啊,嘴里就不能说点人话。赶紧打针。”春菊嫂的脸更红,让牛波想在上面啃一口,吞下肚去,相信那味道一定好极了。

“二嫂,你把裤子往下拉拉,我总不能隔着衣服打吧。要是不小心打错地方了,二哥可是要跟我拼命的,环跳穴那个位置,要是被打到了可能变成瘸子。”

二嫂很生气的样子,一下子把衬裤狠狠拉下去。牛波的眼睛直了。

第4章 我就不信了

受不了,鼻血快要出来了。牛波不敢看,赶紧拿出酒精棉球,在二嫂的注射位置消过毒,用一只手摸索着找到注射的位置,三指捏住注射器的针头,用合适的力度按上去,针头刺进皮肤。

“二嫂,其实要是拿药不管用的话,可以想别的办法。”牛波一边往里面推药水,一边扯着闲话,打针

相关文章:

能放进三根手指是松么,莞式中双飞有几个意思

爱之初体验大茄子,女朋友胸大是种什么体验

指尖在花核上快速按压:燃情高粱地

乡村大坑的性事小说 交换美妇系列_风流小村医

和妻子换爱之夜3p|乱尸英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