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少强势婚难逃》赵知静大结局(网页版无广告)

2021-07-16 14:27 · 新商盟

第17章 站台接站

夏夜蝉鸣,星灿风静。

雪白的衬衣,加上一条浅蓝色的牛仔五分裤,黑亮的长发高高竖起成一个马尾骄傲地甩在脑后,踩着一双白色的小羊皮凉鞋,赵知静以一袭清新自然的少女学生装、眼巴巴地站在出站口的扶拦处。

其实,她最爱的是裙子。

却也懂得女孩子半夜出门不安全,才会换上一条裤子。

两只耳朵竖起来听着火车站的广播里,播报着的列车首发、经停、抵达的信息,一点十五分的时候,她终于看见了那道高大熟悉的身影,带着令她莫名心安的踏实感,缓缓靠近。

挥舞着白皙的小手臂,她雀跃地跳起来:“海建哥!”

刘海建于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她。

撇开她出众的气质不谈,单说她这一跳一跳的,一叫一叫的,就已然将她与其他接车的群众区别开了。

刘海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朝她的方向走了两步后,扭头又看向了身侧的另一名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短头发,五官标致,小麦色的皮肤令她看起来很健康,穿了一条亚麻的连衣裙,有些小鸟依人地跟在刘海建身边,时不时望着他。

赵知静愣了一下,也不喊了,也不叫了。

她这才看见刘海建的手里提着两只硕大的行李箱,一只是黑色,另一只是红色的。

想起他只让自己订了一间房,还在电话里吩咐自己在家睡觉,不要来接他的事情,赵知静心里咯噔一下!

他虽然比自己大,却也才20岁,该不会这么早就跟女朋友同居了吧?

看着青梅竹马带着另一个女子出现在自己面前,赵知静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反正心里空落落的。

好像从小开始养的一只猪,忽然说它要离开自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一样。

她的眼,一只盯在他身侧的女孩子身上。

而刘海建的眼,却一直盯在她的脸上。

他原本无奈的笑意也随着她脸上的失落跟着收敛,来到她面前站立的时候,他拧了下眉:“半夜不在家里睡觉,谁让你跑出来的?”

赵知静盯着那个女孩看了看,又错开眼。

原本美滋滋来接他,结果他给自己这么大一“惊喜”,这也就算了,当着女朋友的面一开口就教训她,她怎么接受的了?

有些委屈地把房卡往刘海建的手里一塞,她捏紧了小拳头闷声开口:“抱歉,打扰到你们了,我这就走,你们继续!”

还青梅竹马的发小呢,什么嘛,这么久没见面,一见面就凶她。

真是重色轻友!

见色忘义!

小丫头气鼓鼓的,转身就要走,手腕却被一只大手用力握住!

她扭头,嘟着嘴,一脸委屈。

可爱的表情写满了几个大字:我生气了!很生气,你快哄我!

可惜,她自己却不自知!

刘海建深深看了她一眼,刚要开口,却被身侧的女孩子抢了先。

“你是我们刘连长的妹妹吧?听说他有个妹妹叫做刘小瑶,只比他小一岁,一定就是你了。你真漂亮,跟我们刘连长一看就是一家的,基因都这么好!”

赵知静没说话,也没回头,只是听着女孩口中的话,直觉自己是猜错了。

他们不像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反倒像是战友关系!

“她不是我妹妹。”刘海建一直没放开赵知静的手腕,他看着身侧的女孩子,面对她眼里的疑惑也没有加深解释,而是带着命令的口吻清冷道:“那边有出租车,你打车回去吧!”

还别说,刘海建虽然年轻,但是冷起来的时候,周围的气温都能跟着直下好几度。

“哦,谢谢刘连长!”女孩子提了自己的箱子,转身就逃了。

“咦?”

赵知静这才回头看了眼,自己傻乎乎愣了两秒,又惊奇地看向刘海建,带着一丝笑意:“她不是你女朋友?你们没同居?”

幼儿园就在一个池子里洗澡长大的,她一撅屁股他就知道她拉的什么屎!

刘海建白了她一眼,一手提着自己的箱子,另一只手还像刚才那样握着她的,只是没之前那么大力气了。

两人一边往外走,他一边道:“我师长家的女儿,回来刚好顺路,就帮她提了个行李。没别的了!”

“哦~!”

“饿不饿?”

“不饿,你吃了吗,你饿不饿?”

“我吃过了。”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走到路边的时候,司机过来接走了刘海建手里的行李,微笑着,很是亲切热情:“海建少爷,好久不见了!”

刘海建顿了一下,看清了这司机是之前在蓝城就跟着赵家的,也笑了笑:“嗯。”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也跟着停在路边。

当赵家的车前行之后,黑色的车也跟着前行。

——我是虎少跟踪美少女的分割线——

张风勇的面色有些黑。

张柏然的脸色也不大好看,却还是笑着安慰秦怀虎:“虎少,虽然他俩是手拉手出来的,但我觉得,赵小姐会让赵家的司机来接,也许这个男孩是赵家的什么亲戚。”

“亲戚不会直接住到家里去?赵家的别墅不差一间客房!”张风勇毫不客气否决了弟弟的话。

张柏然瞪了哥哥一眼,又道:“虎少,我觉得赵小姐看那个男孩的眼神就像是邻居家的哥哥,没准那就是她在蓝城的时候的邻居家哥哥!”

张风勇又是一句:“一个邻居而已,值得亲自给订房间,还在半夜跑出来接?赵家小姐对邻居都这么上心了?”

一张白净的纸条递上前来。

张柏然刚要开口,便见纸条上写了一个字。

静。

这下,两兄弟纷纷闭嘴,谁也不敢扰了虎少的清净。

前面车里,司机刚刚朝着天海大酒店的方向拐了个弯,刘海建就警觉地瞥了眼身后的车窗,道:“有人跟着我们!”

赵知静笑:“你想太多了!不会的!”

她有什么值得别人跟踪的?

别逗了!

结果,司机透过后视镜观察了一下,也道:“是有一辆车跟着我们。还是一辆豪车。刚才在火车站我看见了,但没在意。现在海建少爷一说,我才发现,它已经跟了我们好几条街了。

第18章 感到惊喜

赵知静扭头看着后面的玻璃,因为还是有段距离,所以她只看清了那辆车,却看不清驾驶员的脸。

心下想过一百种可能,每一种都是不可能!

“谁会跟踪我?”她盯着刘海建,道:“是不是冲着你来的?”

反正,她赵家是不会的。

因为赵家刚从蓝城迁过来,就算要得罪谁,也来不及!

刘海建摇头:“我在外省念军校都两年了,谁还能找上我麻烦?要针对我的,在火车上动手不是更方便?”

说完,刘海建又忖了忖,道:“它没有恶意,只是跟踪而已,不会袭击我们。”

俩人正说着,司机却是坐不住了,他连声道:“现在凌晨一两点的,大马路上都没什么车,要是真有什么危险,我一个人也打不过。大小姐这么金贵,万一出了什么事儿我可兜不住。前面有个警局,要不然我加速把车开警局里?”

司机说这话的时候,也在替他自己考虑。

他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给赵家做司机这么多年,也是看着赵宝建夫妇为人正直,做的也是正经生意,不会给家人招惹什么祸端。

现在看来,司机心里也在打鼓了。

刘海建没说话,直直看着赵知静,道:“你最近有没有得罪过哪家的千金小姐?”

刘海建想的是,这小丫头心思单纯,虽然聪明却也太过性直,现在住天海市,跟以前住蓝城不一样,天海市藏龙卧虎,小丫头可千万别得罪了谁却自己还不自知!

再者,对方能开着劳斯莱斯幻影追过来,家底就不会太简单!

赵知静摇摇头:“爸妈很保护我,来了天海市之后,有什么聚会晚宴的,他们都不带我去,我想得罪也没机会啊!”

刘海建陷入沉思。

这时候,赵知静却又是得意洋洋地笑了笑:“嘿嘿,是不是你也觉得本小姐我天生丽质、美艳无双,所以那些千金小姐都比不上我,都该对我羡慕嫉妒,恨不得对我暗下杀手啊?嘿嘿嘿~”

刘海建瞧着她古灵精怪的小模样,忍不住扑哧一笑。

这种时候,要是换了别的女孩子,只怕会吓得哇哇叫,她却像没事人一样,不仅性格乐观,还这般天真无暇。

他对着司机道:“他们没有攻击性,不必太在意。警局不用去了,加速去酒店吧。实在不放心的话,到了酒店你给家里打电话,带点人过来把知静再接回去。”

司机将车停在天海大酒店的门口处。

酒店迎宾上前打开车门,刘海建跟赵知静前后下车,车钥匙被酒店工作人员取走,司机也跟着进了酒店大厅。

“大小姐,您跟海建少爷先上去,我在这给家里打电话,等人到了,我再叫您下来,比较安全。”

司机说着,警惕地瞧了眼四周,又走到大厅休息处的沙发前坐下。

老实巴交又害怕别人陷害他的模样,惹得赵知静跟刘海建都忍不住想笑。

刘海建还是那般,左手提着行李,右手拉着赵知静进了电梯。

虽是单人间,可赵知静给刘海建订的是最好的。

一进去,就能看见一只硕大圆形的浴缸、感性地立在透明的玻璃墙后面,造型圆润可爱,房间里的灯光是有粉红、浅蓝、白色、橙色四种调调可供选择,床很软,沙发、书桌、电脑还有小小的吧台一应俱全。

刘海建走过去,打开冰箱,里面还有不少牌子的饮料跟美酒。

赵知静屁颠颠凑上来等着被夸:“怎么样,我亲自上来看过才选的这间,不错吧?”

他却是蹙了蹙眉头,似乎有些不合心意:“没有酸枣汁。”

她笑了,拉过刘海建的手臂摇啊摇:“海建哥,你若想喝酸枣汁,我明天给你带点过来。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他看着她,笑了笑,没说话。

赵知静忽然觉得,小半年没见到刘海建,他似乎比以前更帅了,个子也更高了。眯起眼看着他,她欣慰地说着:“海建哥,之前那个女孩叫你连长,你又升职了?上次你还是排长来着。”

他笑了,对她很耐心地解释着:“我们队一个排八十多个人,一个连有六个排,所以你说对了,我升职了。只是现在是在军校里,这种职位相当于普通大学的学生干部,将来毕业了,分到地方上,这些都要重新开始。”

赵知静从小就喜欢军人,她觉得军人特别帅。

一脸崇拜地看着他,双眼只差没有冒出小心心了:“没问题的,海建哥,你这么棒,等你毕业的时候,肯定很多部队都抢着要你的!”

“呵呵呵。”他抬手摸摸她的发,触感跟以前一样顺滑柔软。

再牵起她的手往行李箱边上走过去,他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一只精致的盒子,递给她:“上个月你18岁生日,我没能赶回来陪你过生日,这是一早就买好的生日礼物。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他的眸子亮晶晶的,透着些许期待。

里面流淌过的不知名的情绪,令赵知静感觉暖暖。

“哇,还有礼物啊。”

她笑着捧在手心里,盯着盒子看了看,又看了看他:“小瑶呢,两份是不是一样的?”

从小到大,每一次刘海建送给她们的礼物都是一样的。这也让赵知静有种他一直把自己当做是亲妹妹的错觉,懊恼了很多年。

不过现在,她就要嫁人了,这些她只是笑笑,那些甜的酸的少女心事,都将隐藏在岁月的深处,渐渐被梦的花瓣所掩埋。

刘海建望着她,摇了摇头:“没有。她的生日是在下半年,我还没给她买。不过,你们这次的礼物不一样。”

“不一样?”

她错愕地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抿了抿好看的唇。

白皙的小手轻轻拉开蓝色的蕾丝缎带,小巧精致的盒子刚刚打开,就见里面赫然躺着一对戒指!

赵知静整个人僵硬住!

天!

这是什么情况?!

“海、海建哥、你知、你知不知道给女孩子送戒指是什么意思?!”

她端着盒子,精致的小脸吓得苍白一片,连说话都在打着哆嗦!

相关文章:

快穿之情欲羞耻(h)冉冉 糖盒(H)安白

强贱女孩过程高清厕所被强j小说

污力十足的小短文/abo 生殖腔 子宫 痉挛

校花小说h系列全集,高辣肉多在线阅读,《史上最强赘婿》-[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他搂著腰不断冲刺bl,抵住宫口喷射而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