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千金娇宠妻小说》免费阅读(网页版)

2021-07-16 12:37 · 新商盟

第17章 哮喘发作

隔天。

韩家小少爷韩梓臣一回国就不负众望的为报社创造了一笔收入,光荣的上了头条。

韩梓欣是回学校了,可还有个魏一涵见不得苏筱筱一点好。

想着先一天晚上给韩梓臣发的照片,她嘴角泛起一丝嘲讽:“阿臣嫂嫂,看来阿臣哥哥并不像你昨晚说的那样对你宠爱有加啊?不然也不会深夜离开家和女明星出入酒店!”

苏筱筱正在陪着公爵晒太阳,听到她的声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懒懒道:“哦,然后呢?你还想说什么?”

魏一心见苏筱筱无动于衷,冷哼一声,笑的一脸得意:“阿臣嫂嫂,你知道阿臣哥哥为什么会半夜突然出去了吗?”

苏筱筱闻言蹙了蹙眉,她很想说她对韩梓臣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只想安稳的度过这两年,然后离婚走人!

可是魏一涵就像只苍蝇一样在耳边不停地嗡嗡:“我昨天晚上,回到房间之后,把你大学时期的毕业照发给了阿臣哥哥……”

看着苏筱筱眼下的淤青,她再次出言提醒:“你是不是不记得了,那时的你无意间漏出来的手腕——戴着的可就是阿岩哥哥送你的镯子!”

苏筱筱猛然抬眸望向她,眸光里尽是冷意,韩梓臣自己猜到是一回事,可昨天晚上的事,她被人在背后如此算计,是她所不能忍的!

苏筱筱弯了弯唇角:“魏一涵,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手段很高明,可是你又怎么知道阿臣他不清楚关于我的一切呢?又怎么会看不穿你的把戏呢!”

魏一涵这才惊醒,韩梓臣那么聪明,韩梓岩又那么护着苏筱筱,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过去呢!

魏一涵恨恨地瞪了她一眼:“知道又如何?阿臣哥哥不就是表面上维护着你,可结果一转眼还是出去找小三了!一个落魄千金,靠爬床上位的女人还真的妄想攀上我阿臣哥哥摇身一晃成为豪门太太了?痴人说梦!”

苏筱筱起身,上下扫视了她一眼,轻笑一声:“是啊,我痴人说梦,我痴心妄想!可惜啊,不管是外面那些小三,亦或者是其他人,痴心妄想了那么久也没有得逞不是吗?”

看着魏一涵逐渐白下去的脸色,苏筱筱脸上的笑容更深了:“至少我爬床成功了,现在还有韩太太的身份,其他人再怎么样,不也还是只能想想,不能登堂入室!”

“你!你爬床不以为耻,竟然反以为荣!贱人!”

魏一涵气得颤抖,将原本摘好准备插花瓶的一捧鲜花,砸在她怀里,而后一跺脚跑了,苏筱筱无奈的抽了抽嘴角,下意识接住了那束花。

她扫了眼周围,没见佣人,便自己去了客厅,看到一个小女佣,笑道:“把这束花插了吧!”

女佣则是眸光闪躲,一脸的敷衍:“那个,少夫人,一涵小姐那边有点事,能麻烦您自己来吗?您是名媛淑女学过这些,肯定比我插的好看!”

呵!比起她,魏一涵倒像是更像正儿八经的主人!

苏筱筱知道这里的佣人也不太看得起自己,只冷冷睨了她一眼而后扫视了一圈,将目光锁定在了餐桌和客厅的茶几上。

学过插花的苏筱筱,认真修剪整理后,对自己的作品无比满意,加上不顺眼的人都没在眼前晃,难得的心情有些好,扬了扬唇角带着公爵继续回到草坪晒太阳。

直到午间客厅传来喧哗,她眼皮一跳,跟着佣人一起进去。

刚一进来,苏筱筱便看到韩东海靠在在沙发上,满脸通红,眼球浑浊,呼吸困难。

她心里一紧,这好像是哮喘发作的症状!

苏筱筱立刻高声道:“快把窗户打开,人散开,别围着了,空气需要流通!”

周管家正在拿吸入剂给韩东海做急救,苏筱筱刚近前,魏一涵便直接一巴掌挥了上来。

魏一涵对苏筱筱一直不屑,这一巴掌更是用尽全力,苏筱筱一时不察,身子晃了晃,白皙的脸蛋逐渐浮现了清晰地五指印。

“来人,把她给我控制起来,等爷爷缓过来再处置!”

围在客厅的佣人,见状面面相觑,一时间之间有些懵,毕竟苏筱筱再不受韩家人待见,也依旧是正儿八经的韩太太。

苏筱筱看着眸光凶狠的的魏一涵,瞳孔微缩,脑海有什么东西闪过,而后视线落在茶几上花瓶里娇艳绽放的花儿上!

老爷子要真是哮喘发作,那么过敏源很有可能就是她插在客厅的鲜花!

魏一涵好心机!

果然,一旁的佣人战战兢兢却又带着愤恨的开了口:“我说了让少夫人别插花,可少夫人非要插在客厅,我还没提醒两句,少夫人就说要辞退我!”

她说着抽噎起来:“要是知道结果会是这样,我怎么也会拦着她的,呜呜……都是我的错!”

呵!果然如此!

魏一涵先是找茬逼她反击,而后又恼羞成怒将花甩给她,她自然是第一反应插在客厅,她想,就算自己没插在客厅,她肯定也有无数后招在等着自己,给自己把这个罪名坐实了!

年纪轻轻,心思倒是深沉得很,花是她亲手插进去的,有人证物证,就算是无心之过,也掩盖不了自己的罪责。

老爷子最后没事倒还好,万一真有事,那她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苏筱筱一颗心提到嗓子眼,紧张地看着周叔施救,暗暗祈祷不要出问题,不然她就是万死难辞其咎!

好在周叔跟在韩东海身边多年,处理手法很是娴熟,老爷子的呼吸开始平缓下来,让苏筱筱心中稍微安定一些。

可是很快韩东海的呼吸更加急促起来,苏筱筱惊出一身冷汗:“爷爷!”

魏一涵则是哭成了泪人:“周叔,爷爷他怎么发作的又厉害了!”

周叔顾不得回答她,直接当机立断:“万托林不管用,快!备车去医院!”

苏筱筱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一把甩开扣着她的佣人,凑到近前,看了下老爷子的情况,问周叔:“家里有甲强龙针吗?”

既然万托林喷雾不管用,应该还备有甲强龙针的啊!这些都是哮喘急救的药,韩家不可能不备着啊!

第18章 她百口莫辩

一个年长的女佣白着脸道:“周管家,我上次明明记得急救箱里还有的,可是怎么找不到了……我……我不可能记错的……”

魏一涵一听大怒:“找不到了?玩忽职守!爷爷的药都管不好,韩家还要你何用!”

苏筱筱忍不住蹙眉,看着魏一涵,事关韩家老爷子生死,佣人不可能这么粗心大意,除非是有人故意藏起来了!

那么,刚才用的万托林喷雾是不是也有问题?!

苏筱筱不由毛骨悚然,魏一涵为了将她从韩家赶出去,连从小疼她的韩东海也不顾了吗?!

周叔和佣人开始将韩东海往车子上移,苏筱筱刻意落后一步,见有人收起那瓶万托林喷雾,苏筱筱双眼微眯,沉声道:“万托林给我!我路上带着,万一能起作用呢?”

佣人先是一怔,还未反应过来,苏筱筱已经迅速拿起来转身朝周叔追了出去!

医院。

急救室亮着的手术灯让苏筱筱一颗心揪得生疼,外套兜里的万托林被攥得几乎变了形。

听到纷乱的脚步声,苏筱筱猛然抬眸,正好对上韩梓岩温凉的目光,心脏一紧。

魏一涵指着苏筱筱恨恨道:“阿岩哥哥,就是她好好地非要在客厅插花,导致爷爷花粉过敏出现了生命危险!”

苏筱筱居家服外面套着出门时匆忙套上的外套,脸上还带着清晰地五指印,在走廊惨白的灯光下格外触目惊心。

韩梓岩下颚线紧绷着,声音低沉:“为什么?”

“为什么会想到插花?”

为什么?如果她说是因为被算计了他信吗?

苏筱筱仰头看着他,眸底的脆弱一闪而过,又被她很好的掩饰起来,在韩家这滩浑水中,她没有任何依靠,但她绝对不能倒下!

她阖上双眸又睁开,眼中一片清明:“我没有任何动机去害爷爷?花是我亲手插在客厅的没错,但我事先并不知道爷爷的身体情况,可是,还是对不起!”

魏一涵见韩梓岩并没有想象中的生气,不由急道:“一句对不起有什么用?大哥!明明佣人就已经提醒过她了,她却还这么做,分明就是故意的!”

苏筱筱看着韩梓岩逐渐沉下来的脸色,一颗心也跟着凉了下去,张了张唇瓣,还未发出声音,韩梓臣就已经冲过来扣住了她的肩膀,双眸猩红道:“一涵说得都是真的?”

苏筱筱因为他的大力一下撞在墙壁上,后背生疼,却也让她清醒。

迎着韩梓臣噬人的目光,她自嘲一笑:“如果我说,她说的都不是真的,你会相信吗?”

“你胡说,明明是你自己非要一意孤行,这个时候出了事为了逃脱罪责就开始往别人身上泼脏水!”

“阿臣哥哥,我是什么性子你不清楚吗?我怎么可能撒谎……”

苏筱筱闻言侧头望向她,声音带着凛冽寒意:“呵!人在做天在看!魏一涵你做了什么自己清楚!”

魏一涵眸光闪了下,“这个时候了你还想为自己开脱!那你敢说爷爷不是因为你放在客厅的花才过敏哮喘发作的吗?”

苏筱筱身子一僵,张了张口,却无从反驳,眼底闪过一丝内疚,韩东海也许是被利用,她也是被人算计,可是老人家出事,确实是跟她着脱不开的关系,她做不到无动于衷!

韩梓臣见她这幅神色,深不见底的黑眸有着暴风雨在聚集:“苏筱筱!那是我爷爷!你怎么能……”

“砰!”

男人带着无尽怒火的拳头握的关节作响,最终在她耳边带起风声,砸在了墙上,殷红的血顺着雪白的墙壁流了下来,可他丝毫不觉疼。

“韩梓臣,你冷静一点,我刚来韩家什么都不知情,我也没有任何动机去害爷爷!”

“苏筱筱,急救室躺着的是我的亲人,你让我拿什么冷静,因为和你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才能被你肆无忌惮的伤害,甚至是漠不关心?”

“一涵是什么性子我不清楚?你自己冥顽不灵还想拉她下水?”

呵!

魏一涵是他看着长大的妹妹,心地善良,那她这个妻子,在自己丈夫眼里就是一个满口谎话,漠视生命,心狠手辣的人!

他的话如利刃穿心,很可笑,却又很真实。

不信任她的人,说再多终究是徒劳。

苏筱筱几乎将口袋中的万托林捏到变形,如果拿出来的话,医生说里面的药有问题,那完全有理由证明这件事是有预谋的,而她刚来韩家,换药这种事情万万不是她一个不受宠孙媳能做到的事!

可是,一切都是她的猜测,退一步说,魏一涵会有能力换掉由专人保管的药吗?

她应该还不至于蠢到真的想要害死韩东海,如果韩东海死了那么受益人是——

苏筱筱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韩成谋,细思极恐!

韩成谋注意到了她的眼神,神色未变,依旧是那个慈爱的大伯模样,甚至还上前拉开了韩梓臣:“阿臣,先包扎下手,其余的等你爷爷脱离危险再说。”

苏筱筱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正在想着怎么办,楼梯处突然涌过来一批记者,直接就把这里团团围住。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几人都变了脸色,韩梓臣见到来人下意识地伸手去拉一旁的魏一心,韩梓岩想要去拉苏筱筱已经来不及,只好将就近的魏一涵拉到身后。

一下子,苏筱筱暴露在了无数的镁光灯下!

“苏小姐,听说您蓄意谋害韩老爷子,导致他进了医院抢救,对此事,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韩太太,您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当初您爬床韩梓臣小少爷,是韩老爷子做主让你进了门,请问是什么原因使您恩将仇报?”

“请问是因为韩小少爷夜会女星,您转而对其家人蓄意报复吗?”

记者们将苏筱筱堵在逼仄的墙角,抛出来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

此时此景,与两年前她在酒店醒来时一模一样,所有人都在用最大的恶意揣测着她!

魏一涵见状嘴角偷偷扬起,苏筱筱,我们既然要玩就玩点大的!

相关文章:

同桌床吻摸腿中间吃胸故事/不行太深了要死了

我每天早上给老公口醒&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他缓缓沉下腰推了进来_顶友讲的事例

狗狗卡在我的下面了好痛图片*全文

绝品农民工|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_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