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洛蓁闫瑾晟全本,你是我此生渡不过的劫(在线)

2021-07-16 12:24 · 新商盟

第8章 他对我的仁慈

透过那缓缓闭合的大门,我看到只留给我一个背影的闫瑾晟。

“只切你半个胃是我对你最后的仁慈,乖乖躺好。”

仁慈…吗!

可分明我什么都没有做错,我不过是乖巧的顺应莫雯姗设下的圈套一步步往下跳,呵…呵呵………

当最后一丝缝隙合上,我知道,接下来我所面临的便是开膛破肚, 我插翅难逃。

“哗啦”一下,身侧的帘子猛地被拉开。

莫雯姗那张故意擦除化妆品的素颜脸暴/露在眼前,露出狡诈凶狠的冷笑。

“洛蓁,你拿什么跟我斗?”

她趾高气昂的步步朝我走来,神采飞扬的姿态哪儿有半点中毒的模样?

“嘶~”

她锋利的指甲忽的掐在我脸上,“哎呀呀,洛蓁,看你难受,我怎么就这么开心呢。”

“莫雯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我,就不怕天打雷劈么!”

“哈哈!洛蓁,你还是那么单纯幼稚,可偏偏,从小所有人都喜欢你这幅清纯无害的模样!我嫉妒你,嫉妒到发疯!不过现在好了,你所有的,我全部都抢过来了!哈哈哈哈!医生!赶紧给我动手!!”

她狠毒的瞪了我一眼,紧接着,我的手臂被人死死按住,冰凉刺骨的液体顺着血管滑/入体内。

任凭我再怎么挣扎着保持清醒,那嗜骨的睡意还是一并将我侵没………

我仿佛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朦胧的月光下,闫瑾晟手捧玫瑰单膝跪地在我面前。

他刻满浓情蜜意的眸子里印着我娇羞的容颜,那沙哑富有磁性的嗓音在空灵的山谷里回响:“蓁蓁,我爱你,嫁给我……”

我忍不住泪流满面,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想要抓住他,抓住我此生的幸福。

“砰!”

远处传来巨响,召回意识游离的我。

梦终究是梦。

可笑的是,哪怕是在梦里,我也不能如愿嫁给他一次。

半睁着眼,我望着天花板那刺目的白。

胸口处隐隐约约传来撕裂般的疼,大抵麻药后劲还没过吧,我动弹不了。

一想到他为了他心爱的女人连眼都不眨的切掉我的胃,我的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汹涌。

而接下来几日,我竟过得格外宁静。

闫瑾晟一定是寸步不离陪伴在“手术后”的莫雯姗身旁吧,所以,他根本无瑕顾及我。

只是,我所不知道的是,他也并没有陪在莫雯姗身旁。

夜里,我总是梦到我哥,然后哭着醒来。

我终究是错过了我哥的葬礼,我恨我的无能。

而某些人却像是能与我心电感应般似的。

当莫雯姗牵着条哈士奇大摇大摆走进我的病房时,我嘲讽的扬了扬嘴角。

“怎么,切了我半个胃还不够,这次又想要什么?肾?心脏?还是眼睛?”

她显然被我这幅无所谓的态度震撼到,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此时此刻的我该是给她跪地求饶,像条狗一样摇尾乞怜吧。

“呵呵,洛蓁,还这么傲呢。”

她冷笑几声,忽的弯下腰摸了摸那哈士奇的脑袋,“乖乖,前几天给你吃的东西还喜欢么?喜欢的话,那我就再从这位阿姨身上拿点下来给你吃!”

我听后,浑身血液猛地逆流。

她到底是有多丧心病狂!她居然…居然活生生割下我的内脏,喂给一条狗吃!

她还是人么。

她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她简直畜生不如!

我忽然有些站不住,全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指着她歇斯底里的大吼:“滚!你给我滚!

第9章 我要她死

而此时窗外轰隆而至的巨雷大抵也是在为我的不幸合奏吧。

“哈哈哈!怎么啦?这样就受不了了么?那我要是告诉你,你哥的骨灰盒也被它打碎了,你会不会崩溃哦?”

大脑短路了几秒,心脏骤停。

“莫!雯!姗!”

我想我从来没有哪一刻,涌出过这么强烈想要杀人的念头!

我要她死,我一定要她死!

就因为她,我连我哥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如今她还要得意洋洋的跑过来告诉我,我哥的骨灰盒被她的狗打碎了!这口气,我怎么能忍!

忍着伤口撕裂的剧痛,我疯了一般朝着她猛冲过去,狠狠掐住她的脖子,双眸猩红的嘶吼:“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兄妹俩到底怎么招惹了你,你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像条疯狗似的乱咬!”

“哈哈哈!没有理由呀!我就是看你不惯,就是想要你痛苦,怎么了?我有我的瑾晟哥哥撑腰,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像你,如今落魄成这幅丧家犬的模样,还不如我的哈士奇呢!”

是啊……无论她再怎么肆意妄为,闫瑾晟始终都会站在她那边!

一想到这,心脏便控制不住的抽搐起来,一阵接一阵的刺痛。

“莫雯姗,我要杀了你!”

“来呀来呀,有本事就杀了我嘛,瞧,刀子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她贱兮兮的从包里掏出一把匕首来递给我,怒火冲天的我此时彻底失去了理智,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夺过她手中锋利的刀子,猛地挥舞起胳膊——

“啊!救命,救命,蓁蓁你不要杀我,求你了啊!可我爱瑾晟,他也爱我,我求你,求你成全我们好不好……”

身下的莫雯姗像只变脸怪似的忽然装作柔弱害怕的模样,我不由得想起之前她一次次用这楚楚可怜的神情博得闫瑾晟疼爱的场景,心里的愤怒就像是火山爆发般燃烧起来!

“莫雯姗,去死吧!”

可是,意料之中她死在我刀下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当我缓缓睁开因害怕而紧闭上的双眼时,骤然看见一脸森寒的闫瑾晟紧紧握着刀刃,鲜血淋漓。

那妖冶的红,滴答至我洁白的病人服,不偏不倚汇聚在我心脏的位置。

“不……不……”

我颤抖着松开了刀柄,不敢想象我居然伤了我的此生挚爱。

“呵……洛蓁,你果然死不悔改!”

他眼眸深沉望不到尽头,浑身上下散发着刺骨的寒意。

“我……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你他/妈知不知道,我再晚来一步的话,姗姗就死在你刀下了!”

他不管不顾的拖起我,在医院的长廊奔走。

我还从未见过他如此愤怒狂暴的模样,在这暴雨如注的黑夜。

“洛蓁!我给过你机会的!是你自己不珍惜!你真的让我很失望,很失望!”

他暴怒的眸子里透着一丝丝神伤,就好像恨铁不成钢似的。

雨水湿透身子,我打了一个又一个的冷战。

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身体太冷,还是心底太寒。

他将麻绳在我手腕上绕了一圈又一圈,又将绳子的另一端牢牢绑在车尾。

“我不会再对你仁慈半分,你逼我的……你逼我的!”

他五官扭在一起,一手插进发丝,整个人看起来暴躁而痛苦。

“洛蓁,我对你是不是太手下留情了,啊?”

我禁不住冷笑,“呵?手下留情?闫瑾晟,你恨不得我死吧!”

我又怎么还会忍气吞声。

他显然更怒了,整个人几乎要抓狂。

接着毫不犹豫的上了车,留下我一人在暴雨中绝望。

可当他启动车子,我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酷刑才刚刚开始啊!

灌满雨水的裤脚很沉,可我没得选择的余地,我不得不随着愈发快起来的车速迈开步子,在暴雨中狂奔。

“啊!”

脚下龇牙咧嘴的石子终是不堪重负的将我绊倒,残破不堪的身子重重摔倒在泥地里。

疼,蚀骨的疼。

相关文章:

都市神医高手小说全文章节目录

冲破薄膜,长驱直入漫画:粗糙绳结磨过花蒂

大连唐风温泉 大连唐风温泉自助午餐

男主糙汉肉肉很细腻肉多,他竟然让一个傻子给她止痒

潇湘汐苑打底下的小嘴,肉岳太深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