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蒙时光告诉我》连载至大结局(阅读)

2021-07-16 10:25 · 新商盟

第4章 有名无实的身份

我恨不得冲进去,直接把那对狗男女打得屁滚尿流,把他们拽到街上去,让人们来看看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

可是我不能,别说他们的房间锁着门,我根本进不去,就算我冲进去了,胡胜宇那五大三粗的身材,还不一把就把我摁在地上?

经过一番沉思,我拿定了主意,婆婆和胡胜宇不就是想把我赶走吗,想让陈蓉鸠占鹊巢,我不能这么轻易地被他们撵走了。

我心里明白,从胡胜宇把陈蓉领到家里来那个时候起,我和他之间的爱情就全部变为过去式了。

只不过,我还有女儿,我和大多数女人有着同样的传统思想,不到万不得已,我绝对不会让女儿去过少爹没妈的日子。

我还要照顾我的母亲,不想让父亲和女儿看到我伤痕累累的样子。

我拿定了主意,心字头上一把刀,忍了。

只要我在这个家,我就是胡胜宇的法定妻子,任婆婆和胡胜宇怎么嫌弃我,也改变不了我的法定地位,而陈蓉,永远是见不得人的小三。

一大早,胡胜宇从陈蓉的房间里钻出来,直接进了我的房间。

“伊曼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胡胜宇穿着睡衣,一脸憔悴地问着我。

看得出,昨晚没少卖力气,眼圈还黑着呢。

“这个家是我和你共同建的,家里的一砖一瓦,都有我的汗水,再说我是瑶瑶的妈,想让我从这里搬出去,这事没商量。”我看着胡胜宇,直接把他给封了。

“伊曼,你不要这么固执,我妈是传统思想,没有儿子死不瞑目的,再说蓉蓉已经住进来了……”胡胜宇看着我,颇有些为难地说着。

我看着胡胜宇,禁不住冷笑了一声,“她住进来了,她算什么?我一天不走,她就永远是小三,见不得人的小三!”

我告诉胡胜宇,从他把小三领进家门那一刻起,我们之间的感情就没了,但是感情归感情,婚姻是婚姻,感情可以没有,婚姻照样存在,我绝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胡胜宇伸出了巴掌想打我,被我制止住了。

我说,“胡胜宇你打吧,你打我一巴掌,我就去妇联,我要让全市的人都知道你和你妈的行为,知道你的嘴脸,看以后谁还敢跟你这种人作生意!”

“那,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样三个人一起过日子吗?”胡胜宇看着我,为难地说着。

我心里明白,我打不过他们,这种事也没法跟外人说,就是闹到法院去,他和他母亲还有陈蓉,口径一致,我也没什么证据。

我母亲还在住院,弟弟还在上学,女儿需要照顾,我要是离了婚,这些人谁来照顾?

我想了想,看着胡胜宇点了点头,“你觉得这样好,咱就这么过。”

“这种有名无实的老婆身份,你觉得有用吗?”胡胜宇看着我,无可奈何地说着。

“有用,真的有用。”我看着胡胜宇,认认真真地说着。

果然,那天晚上,我这个有名无实的身份,就派上了用场

第5章 想起了那个雨夜



晚上,胡胜宇从公司回来以后,让我换一下衣裳,跟他去参加宴请林氏集团总裁林夕泽的晚餐。

我不想去,看着他我就一肚子气,昨晚他和陈蓉哼哼唧唧的声音还在我的耳畔回响,这么快就用得上我了,哼。

“你让陈蓉跟你一起参加吧。”我故意地那样说着,因为我心里明白,参加宴会的人肯定还有公司的其他人,而陈蓉这个见不得人的小三,是无法见光的。

“伊曼,你就去吧,你不是说了吗,你有这个身份。”胡胜宇的声音小小的,几乎在求我了。

而陈蓉在一旁还是听到了,刹那间变了脸色。

我看着陈蓉的脸,心中禁不住一阵嘲笑,也好,就算是为了让她生气,小小地折磨她一下也好,谁让你鸠占鹊巢,敢堂而皇之地住进我家。

不管有多少人为你撑腰,这个宴会你也参加不了。

想到这里,我看看胡胜宇,看看陈蓉笑了。

陈蓉撅着着嘴,一推门进了她住的那间卧室。

我看着胡胜宇,笑着说了句,“我这个老婆的身份还是有用的是吧?”

胡胜宇嘿嘿地笑着,在一旁点着头。

婆婆哼了一声,也气呼呼地钻进自己的卧室了,留下“咣当”一声暴躁的关门声。

胡胜宇有些尴尬的笑笑,转身进去哄陈蓉了。

我看着他那个样子,禁不住冷笑一声,这样的事以后多着呢。

我不再说什么,进了洗手间认认真真洗了脸,画了个精致的妆,把头发高高地盘起来,然后去衣橱找了一件浅紫色的长裙穿在身上,这条长裙还是那一年和胡胜宇去香港,在尖沙咀的一条街上买的,平时不怎么穿,总感觉裸露的多了一些。

我穿上那条裙子,又配上了一双白色镶钻的高跟鞋,戴上了平时不怎么带的镶着蓝宝石的一套首饰,挽着胡胜宇的胳膊出门了。

我知道,陈蓉的目光就在身后,可是我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关上房门的一瞬,我听见里面传来了女人抑制不住的哭泣声。

“她吃醋了。”坐在车上,我看着胡胜宇,一脸嘲讽地说着。

胡胜宇叹了口气,试图伸手抓住我的手,我笑了笑躲开了。

“伊曼,我其实是爱你的,只是你娘家负担太重了,还有就是你可能不能生育了。”胡胜宇说着,不自觉地摇了摇头。

我家庭负担重,以前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能生育?医生只是说有可能不育,但也没说绝对的不育,再说,凭什么没有儿子你就跟我离婚,我们还是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呀!

我看看胡胜宇,没有说什么。

他抱着陈蓉雪白的身子在床上拱来拱去的情景又出现在我面前,心中一阵说不出的恶心。

我不再说话,眼神望着窗外,忽然一辆黑色的豪车在我的车旁“倏”地过去了,我的心陡然一惊。

忽然地,想起了那个雨夜。

想起了雨夜那辆“倏”地停到我身边的黑色豪车,想起了那个疯了一般抱着我的男人……

特么的,真是倒霉透了,那样糟糕的心情,又遇到了那样糟糕的事。

只是不知为什么,回想起男人的面孔,和当时的情景,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咬牙切齿,而是在心里充满了一连串的问号,那个人不像是个坏人,更不像是个“强Jian犯”,看起来是个很有身份的人,为什么他要那么做呢?

相关文章:

尿道锁控制身体排泄/商场抄底照片

趴在墙上两脚分开求尧~养父车里要我

一边艹下边老公打电话说跑步|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

男友在我睡着时舔我 喜欢多个男人插舔我

男朋友把我压在阳台/带着跳跳蛋上课尿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