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苏筱筱韩梓臣的小说《落魄千金娇宠妻》全文

2021-07-16 09:12 · 新商盟

第19章 她不自量力

苏筱筱从来不相信有这么多巧合,这个连环套,一套连着一套,究竟是魏一涵误打误撞导致的,还是真的和韩谋成有关,那么,韩梓岩是怎么想的?他又是否知情?

韩家,似乎远比她想象中可怕的多!

苏筱筱一张俏脸血色尽失,面对记者不停地追问,她又不能不辩白,不然明天的头条指不定怎么写她!

苏筱筱眨了眨眼睛,飞快地组织语言:“今天的事情,真的是个意外,可发生这种情况,我也很难过。”

她的话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记者哗然,韩家众人神色不一,魏一涵是最急着除掉她的,最先沉不住气:“什么叫意外,明明是你不听劝阻,故意的!”

记者一听有猛料,又纷纷将话筒递给魏一涵,争先恐后道:“魏小姐,韩老先生哮喘发作时,您在场亲眼目击了什么?”

魏一涵瞥了一眼苏筱筱,红着眼眶,又看了看身侧的韩梓言,唇瓣微张,最后只委屈地摇了摇头。

她这幅欲言又止的样子,记者们看了更是觉得有内情了,不停地追问。

韩梓岩蹙了蹙眉,还未来得及说什么,魏一心将魏一涵拉到怀里:“筱筱应该不是故意的,虽说是已经和阿臣结婚两年,但她事先应该不知道爷爷的身体状况,你们不要再问了!”

魏一心表面上是在为苏筱筱开解,实则在暗示记者,身为韩太太,嫁进韩家两年会连老爷子身体情况都不清楚?

有记者听到了弦外之意,锁定韩梓臣:“韩先生,您和韩太太已经结婚两年了,她是否真的对韩家一无所知?如果真的她是因为不知情才不小心害了韩老先生,那未免也太不孝了?”

“如果是故意的,那你们会离婚吗?”

会离婚吗?!

听到最后一句话,苏筱筱也将视线落在了他身上,这个时候,如果两人离婚,那么无疑是把因为对韩梓臣不满蓄意害长辈的罪名坐实了!

如果爬床是私德问题,那么故意害人可就是人品问题,甚至是触犯了法律!

隔着层层人影,苏筱筱迎上韩梓臣的目光,水眸晶亮,坦荡中隐含了一丝希冀,垂在身侧的手指甲掐入掌心。

良久,韩梓臣勾起唇角,语气讽刺而玩世不恭:“我韩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操心了?”

韩梓臣虽然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可他也同样没有替苏筱筱说话,他的态度相当于既不反对,也不赞同记者的话,反倒让人以为他是为了韩家的脸面才不愿多说。

苏筱筱一颗心沉下去,眼中的光亮逐渐黯去。

记着继续围着苏筱筱,各种尖锐刁钻的问题不断抛出来,可是如今的苏筱筱已经不是两年前的苏筱筱了,不会任由人泼脏水!

苏筱筱看着人群外的魏一涵,不意外的对上了魏一心如水的目光,苏筱筱冲她淡淡一笑,而后毫不畏惧道:“爷爷出事,我也很难过,但是我可以保证我绝对没有加害爷爷的意思,我的所作所为乃是由于魏……”

“够了!都散了吧,不然我可不敢保证在这里的各位明天还能有工作!”

苏筱筱的话被韩梓臣强势打断,不由对他怒目而视,她的丈夫竟然这么护着魏一心的妹妹,甚至毫无底线的包庇!

“韩小少爷,韩太太的话还没说完呢……”

韩梓臣盯着说话的记者:“立刻消失在医院!我不想说过第二遍!”

记者们面面相觑后,而后为了保住饭碗做鸟兽状四散而去。

韩梓岩意外的看了一眼韩梓臣,视线落在垂眸不语的苏筱筱身上,沉声道:“我先让人送你回去!”

苏筱筱倏然抬眸,紧紧盯着他眼中倒映出的自己,带出一抹自嘲的笑容:“你,也不相信我是吗?”

韩梓臣不相信她倒也正常,可韩梓岩之于她意义不一样,她一直以为,韩梓岩是了解她为人的,可现在……

他缄默不语的样子,如寒冬腊月的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底,身心透凉。

呵,是她太天真了,他没有任何权利义务去相信她,是她太不自量力,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筱筱,你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还不如回去,哪怕回去在祠堂帮爷爷祈福也是好的,至少这样,爷爷醒来不至于太责怪你。”

苏筱筱眯了眯眼,魏一心看似善解人意,实则又在给她挖坑,她直接说让自己跪祠堂不就好了吗?何必绕这么大弯子!

魏一心话一出口又立马补充道:“筱筱,我不是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算了,是我多事……”

宋玲玉见状刻薄道:“筱筱已经是韩家的人,发生了这种事,她去祠堂也是应该的,犯了错不用惩罚,那犯错的的代价也太小了吧?”

苏筱筱扫视了一圈,忍不住在心底冷笑,韩老爷子还没脱离危险,他们就迫不及待想要除掉她,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这些人一个个的,是有多容不下她啊!

苏筱筱挺直脊背正色道:“今天的事情,不管因为什么说到底有我的过失,让爷爷陷入危险。可是,爷爷不仅是阿臣的爷爷,也是我的爷爷,我会去祠堂跪着,直到爷爷醒来愿意原谅我!”

她的话的话掷地有声,依旧是一身的傲骨,说完直接毅然转身离开。

韩梓岩见状示意一旁的秘书林湛跟上去。

苏筱筱没走多远在拐角处正好撞上迎面匆忙赶来的何然,她身子一晃,何然下意识伸手扶了她一把,她飞快地将万托林喷雾瓶塞进了他的口袋并眨了眨眼。

何然一惊,刚想张口询问,林湛正好转过拐角,苏筱筱已经直起身子若无其事开口:“何医生,爷爷这次病发,万托林不管用,家里的另一种急救药恰好没了才会这么严重,如果爷爷脱离危险您再费些心,看下需不需要换药?”

何然眸光闪了闪,轻声应了一句,而后越过她离开。

她已经暗示的如此明显,但愿何然能明白她的意思,救她于水火之中

第20章 他薄凉至极

苏筱筱处境危险,又没有认识的靠谱的医生,更何况如果真的有韩谋成的手笔,今天她的反应可能已经引起了韩谋成的注意,韩家绝对少不了他的眼线,这瓶有问题的万托林,韩谋成是绝对不会放任不管的!

与其在她手里,倒不如直接给何然,至少何然跟韩梓臣关系不错,不至于置之不理。

苏筱筱回到韩家,直接有佣人将她请到了祠堂,与其说请,倒不如说是逼迫!

韩家的祠堂在后园的一角,在这个新科技时代,韩家的祠堂依旧保留着最原始的烛火照明,有专人打理,不论昼夜,灯火通明。

刚一进去,苏筱筱便打了一个哆嗦,这里的常年没有人气,有些阴冷,她刚看了眼地上的蒲团,佣人已经手脚麻利的拿走了,而后强硬的将她按在坚硬的青石板地上,顺便对她变相的搜了身。

苏筱筱被人这么对待,耻辱至极,不由恼道:“住手!放开我!我自己会来!”

她身后的两个女佣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目露凶光:“少夫人,您今天拿走的那瓶药呢?在您那里也没用,还是给我们保管吧!”

苏筱筱眨了眨眼,一脸疑惑:“药?”

她认真思考了一瞬:“哦?你是说爷爷的急救药啊?糟了,今天去的太匆忙,到了医院又有好多记者围着我,我……我也想不起来了……是混乱中弄丢了吗?”

她的神情太过自然和真实,佣人一时间也有些拿不定主意,毕竟苏筱筱好歹还有着韩太太的身份,她们也不好太过分,两个佣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而后先关上门离开了。

医院办公室。

韩梓臣倚在转椅靠背上,疲惫的捏了捏眉心,而后看向一脸严肃的何然,声音沙哑:“说吧,到底有什么事非要单独说?”

何然扫视了一眼这间办公室,确认没有问题后才一脸凝重的从口袋里拿出那瓶万托林放在桌子上,眼神复杂的看着他:“老爷子的万托林急救喷雾是假的。”

韩梓臣神色一震,霍然起身:“你确定?”

“你还信不过我吗?这药我只打开看了一眼就知道是假的,这种事情我可不敢乱说。”

韩梓臣双手撑在桌子上,微微倾身:“这药?”

何然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解释道:“是我过来时,正好碰到回去的苏筱筱,她偷偷塞给我的,怕我不明白还暗示了许多。她倒是聪明,知道已经难置身事外,宁可相信我,也不愿当着你们韩家人的面拿出来,可见对你们韩家是有多害怕。”

他轻笑一声:“话说回来,这次她可能还真是被利用了,不过,你们韩家内部也真是乱的厉害,已经有胆量将手伸到老爷子那儿了!”

韩梓臣只失态了一瞬间,又很快冷静下来,坐了回去:“现在为苏筱筱开脱恐怕为时过早,就算她真的是被人利用,那也是自己蠢!”

他将那瓶药拿在手里缓缓收紧,眸中寒光迸射:“而在韩家,有能力有机会有动机在老宅换掉爷爷药的人,也无非就是他们了!”

何然闻言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了有一天她会被卷进来,既然已经如此了,你倒不如和她开诚公布好好谈谈,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嘛。”

韩梓臣眸子里的情绪翻涌了刹那又很快平息,冷哼一声:“就她?也配?”

何然被噎了一下,随即想到还在昏迷的韩老爷子,又担忧道:“我去看一眼老爷子的情况。”

何然走后,韩梓臣静坐良久,倏然冷冷一笑,将药放在兜里起身离开。

……

韩家老宅。

“吱——”

听到开门声,苏筱筱一个激灵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因为跪了太久腿僵硬而朝地上跌去。

韩梓臣眼疾手快的将她捞在怀里,她身子一僵,却也顾不得其他,下意识的抓紧他问道:“阿臣,爷爷他情况怎么样,从急救室出来了吗?医生怎么说?”

似乎是这两天在老宅和他演夫妻习惯了,她喊他“阿臣”顺口且自然,韩梓臣深深看了她一眼,似乎在探究她话里的关心有几分真假:“你不相信我?”

苏筱筱疑惑着看着他:“什么?”

“你把急救药给了何然,是因为不相信我,还是担心背后会有韩梓岩的手笔,为了维护他,所以宁肯自己背下一切,也不愿当众拿出来?”

苏筱筱心中一滞,她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但她担心韩梓岩掺和其中时却又下意识的相信他,可是,他却和韩梓臣一样不相信她!

“当时那种情况下,你让我怎么拿出来,说不定还会被你从小看到大的妹妹给倒打一耙,所有人都不相信我的情况下,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她推开韩梓臣,扶着一旁的柱子站稳,自嘲:“你把我强行留在韩家,要我配合你演戏,你却什么都不肯告诉我,甚至没有给与过我一点点的信任,任由我被韩家这个漩涡吞没,你又凭什么让我信任你?”

“记者面前我刚想开口解释,你就打断了我,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至于韩梓岩,你们二十多年的兄弟,他什么为人你应该清楚!”

韩梓岩原本有所缓和的神色在听到最后一句时,再次阴沉下来:“说到底,韩太太还是宁愿相信维护自己的初恋,也不远去试着相信自己的丈夫!”

呵!

真是可笑,他什么时候拿她当过妻子!

“韩梓臣,你因为之前的事对我有偏见我不怪你,这样下去真的太累了,你们韩家我真的惹不起,等爷爷病情稳定后,这段风头过去了,我们把婚离了好不好……”

她话语中带着疲惫,声音里隐隐带上了一丝祈求,她是真的怕了,想远离韩家这些是非的。

韩梓臣忽然欺身扣住她的下巴,语气薄凉:“苏筱筱,既然你知道韩家是个漩涡,可你既然已经被卷进去了,现在才想离开已经晚了。”

“你该庆幸,你在韩家对我还有那么点利用价值,不然就凭你的所作所为早就生不如死了!”

苏筱筱整个人如坠冰窖,他如此坦然的承认在利用自己,丝毫不在意韩家的人对她下手,完全不顾及她的死活。

薄凉至极!

相关文章:

做完了埋在体内不出来的文&男朋友想睡你怎么办

好大呀来深点快快,上楼梯走一下顶一下|看到下面会流水的文章

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无翼乌全彩之调教大全

小说《重生有喜:学霸女神,虐渣忙》番外版+阅读

【精选小说】我真的活了五千年全文列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