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假意:悄悄对你动了心封朵|管裔完本(结局)

2021-07-15 14:50 · 新商盟

第17章 小雨回来了,是不是

“因为你话多,闭嘴。”管裔狠狠瞪了徐子沛一眼。

徐子沛今年刚二十四,还在读研,是他们几个里头年龄最小的那个,说话也是口无遮拦的。

不过,他并没有什么坏心眼儿。

“老二,你该不会真的对封朵动心了吧?”邹闵桉仔细观察了一下管裔的表情。

之前,他们几个人一块儿喝酒的时候,也经常会调侃封朵。

男人之间,总是免不了这样的玩笑。

更何况,管裔根本不喜欢封朵。

之前他们调侃的时候,管裔也没这样生气过。

这次……明显不太一样了。

不过,如果他喜欢上封朵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总体来看,封朵是最适合他的人。

封家可以给他想要的一切,如果他爱上封朵,后面的事情会进行得更加顺利。

面对邹闵桉的问题,管裔难得地沉默了。

爱?

他爱封朵?

怎么可能。

她床上的样子,他倒是挺喜欢的——

想到那些旖旎的画面,管裔的喉咙不可避免地有些燥热。

他抬起手来,轻轻地捏了捏眉心的位置。

阮淮西也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直接说出了判断:“老二,你对封朵动心了。”

“我去洗手间。”管裔抬起手来拽了一把领带。

丢下这句话之后,他起身,走出了包厢。

………

管裔站在走廊里冷静了几分钟。

正欲回去时,一抬眼,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目光沉下来,加快步伐追了上去。

距离实在是太远,他追上去时,人已经进了电梯,电梯的门儿也关上了。

管裔站在电梯口,抬起手来揉了揉太阳穴。

……他是出现幻觉了吗?

刚刚那道身影,和记忆中的那个人实在是太像。

管裔站在原地停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往包厢的方向走去。

他刚停在包厢门口,就听到了里头的对话。

邹闵桉说:“这事儿暂时不要跟老二说了。”

“现在不说,他迟早会知道的,”阮淮西显然和邹闵桉不是一个立场,“他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放下小雨,当初他跟小雨分开,就是被管家人害的,要不是他们背地里搞那些事儿,老二和小雨早就结婚了,哪里还会——”

“但现在他结婚了。”邹闵桉说,“现在整个F市的媒体都盯着他看,他随便做点儿什么就是头条,他在封家是什么处境你不清楚吗?这件事情还是不要让他知道得好,我看他现在和封朵感情也不错,小雨终归不是他最好的选择,既然分开了,就没必要回头。”

“但是她现在回来了。”阮淮西提醒邹闵桉:“F市就这么大,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迟早要见到。”

管裔站在门口,一只手捏着门把。

听到阮淮西说出“她现在回来了”几个字之后,管裔猛地拧下了门把,推门而入。

邹闵桉正准备开口反驳阮淮西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管裔这么一出现,他们三个人皆是一愣。

管裔径自走到阮淮西面前,垂眸看着他:“你刚才说什么?”

邹闵桉摁住管裔的肩膀,“没什么,你听错了。”

“大哥,我要听实话。”管裔冷冷地看着邹闵桉,“小雨回来了,是不是。”

邹闵桉:“……”

“我问你是不是!”管裔提高了声音。

他的眼底布满了红血丝,额头上的血管都凸了出来。

阮淮西看到管裔这样子,也不等邹闵桉那边反应,直接回答了他的问题:“是,小雨回来了,那天我跟大哥碰见了她,不过还没仔细聊过。”

“……什么时候的事儿?”管裔追问。

“就两周前,没多久。”阮淮西回忆了一下,“那个时候她应该刚回国。”

管裔没再接话,转身就要往外走。邹闵桉拉住了他:“你去哪里?”

管裔:“我去找她。”

“你疯了!”邹闵桉提高了声音,“老二,你冷静一点儿,你现在去找她做什么?你能跟她和好?万一被拍到了,到时候怎么收场?”

第18章 软饭男和金主

接下来的几天,管裔每天晚上都会折腾封朵,封朵腿脚不方便,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连续几天下来,她整个人都快要散架了。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封亦锦找来了人给她做复健。

封朵出车祸的那年十八岁,距离现在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了,但是她一直没有系统做过复健。

车祸之后,封朵的精神和心理都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前头的两年,封亦锦一直在找各种各样的心理医生给她治疗。

经过药物干预和心理疏导之后,封朵的状态稍微恢复了一些,但是跟以前是没法儿比的。

封亦锦早就想找人给她做复健,她一直都不肯。

直到上一周,才松了口。

其实,封朵的腿是有可能康复的,只要系统训练,不至于一辈子坐轮椅。

**

封朵的进步还算快,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已经可以扶着辅助物走路了。

谁都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进步。

因为这件事儿,管裔专门去问了复健医生。

复健医生说:“封小姐的腿其实并不算严重,她这么多年没能站起来,更多的是心理原因,她打心里抗拒这件事儿,大脑给身体下达了这样的命令,所以才会这样。”

“至于是什么心里原因,姑爷您作为丈夫,应该比我更清楚。其实,她的情况真的不严重,如果她愿意配合治疗,态度积极,不出半年,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

心理原因?

管裔仔细品了品这话,他还真不知道,封朵有什么心理原因。

关于她过去的那场车祸,他也没有太多的了解,只是偶尔听人提起过。

封亦锦那边,从来都没跟他说过。

送走复健医生之后,管裔转身去了厨房。

厨房里,阿兰正在准备晚餐。

看到管裔进来,阿兰忙叫了一声:“姑爷。”

管裔在家里的佣人面前一向是严肃、一本正经的,阿兰和小丽都有些怕他。

管裔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开口问阿兰:“你家小姐当年的车祸,你知道多少?”

阿兰原本在盛饭,听到管裔问这个问题之后,阿兰的手都跟着抖了一下。

管裔清楚地看到了她的动作。

他略微蹙眉:“不方便说?”

阿兰往外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这件事情……封总和封小姐都不准提起。”

“和我也不能提?”管裔问。

阿兰犹豫了一下,然后对管裔说:“姑爷,我可以说,但是……你千万别跟封总和小姐说是我说的。”

管裔:“嗯,说。”

阿兰停下来手里的动作,说:“小姐是高考那年出的车祸,当时是和太太一起出去逛街的,出车祸的时候,太太用身体护住了小姐,小姐活下来了,但是太太因为这场车祸去世了。”

“这件事情之后,小姐有大概半年的时间没有开口说过话,后来封总找了好几个心理医生给她看病,她才好过来一些……不过,性格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说到这里,阿兰叹了一口气,“小姐之前很活泼的,经常跟我们一起玩儿,现在……哎!”

活泼?

管裔试着想了一下,发现自己完全想象不出封朵活泼起来是什么样子。

管裔很长时间没回话,阿兰说:“晚饭好了,我去叫小姐吃饭了,姑爷,刚才的话……”

“放心。”管裔已经猜到了阿兰要说什么。

他打断了阿兰的话,“你摆盘吧,我去扶朵朵下来。”

“好的,姑爷。”阿兰点头应承了下来。

………

管裔上楼的时候,正好看到封朵扶着书柜走路。

她这样子,就像是蹒跚学步的婴儿。

她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看到他之后,她的神色有些慌张,直接把东西塞到了旁边的抽屉里。

管裔倒是没注意这个。

他走到了她面前,抬起手来扶住她一边的胳膊,“下楼吃饭了。”

“嗯。”封朵的脸有些红。

管裔扶着封朵走了一步,看到她走路之后,管裔低笑了一声,凑到了她耳边。

“以后是不是不能叫小残废了?嗯?”

问完这个问题,他又在她耳廓上轻吻了一下。

封朵往后缩了缩脖子,没回复她的话。

管裔正扶着她往外走的时候,封朵搁置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

管裔听到声音之后,朝着床头柜看了过去。

“扶着衣柜站着。”说完这句,管裔去帮封朵拿了手机。

他顺便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姜淼的电话。

也是,结婚半年多了,他也就只见封朵和姜淼联系过。

管裔替封朵摁下了接听键,将手机递给了她。

“朵朵,我刚才跟李峰见过了,他说路沉安下周就会回来了,到时候我们高中有个同学聚会,我带你一块儿去吧。”

电话刚接通,姜淼就自顾自地说上了。

封朵听到姜淼的话之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管裔。

好在,管裔似乎并没有注意她这边。

封朵“嗯”了一声,然后对姜淼说:“淼淼,我晚点给你回电话。”

姜淼:“嗯,也行。对了,你复健做得怎么样了?”

封朵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嗯,我现在可以扶着东西走路了。”

“这么快?你太厉害了!”姜淼感叹。

封朵抿了抿嘴唇,没有接话。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症结所在——

她的病不在身上,而在心里。

封朵和姜淼打完电话之后,管裔再次扶住了她。

两个人一快儿下了楼,坐下来吃饭的时候,管裔顺手拿起了封朵的手机。

看到管裔这么做,封朵立马动手去抢,但是,管裔很快就躲开了。

“把我手机还给我。”封朵冷脸看着他。

“手机里藏了什么不能说的秘密?”管裔笑了笑,“难道你背着我找男人了?”

“你少血口喷人,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封朵毫不留情地埋汰着他。

管裔倒是也不生气,笑了笑,很轻松地破解了她的手机密码。

解锁之后,界面停留在最近的通话记录。

排在第三的,是“软饭男”。

看到这个称呼,管裔的表情变了一下。

他点进去看了一下,确实是他的手机号码。

“软饭男?”管裔笑着说出了这个称呼。

封朵听到管裔这么说,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管裔拿她的手机,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事儿——

没想到,担心什么来什么,还是被他看见了。

管裔在大事儿上欺负不了她,但是,他若是不爽了,就可着劲儿在床上折腾她。

为了避免麻烦,封朵只能尽可能不和他起冲突。

封朵没回管裔的话,端起手边的椰子水喝了一口。

“这是你新给我取的外号?”管裔不依不饶地问着。

封朵:“你问得有点儿多。”

管裔呵了一声,凑到她耳边,压低了声音:“你觉得我哪里软?”

封朵:“……”

这男人真够不要脸的,荤话张嘴就来。

封朵最受不了他这点,每次都会被他调戏得脸红脖子粗。

不过这次,管裔倒是没调戏她太久。

他掐了一下她的脸蛋儿,然后退回去坐了下来。

封朵看到他从兜里拿出了他的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敲敲打打。

封朵想,这事儿应该算是过去了。

封朵拿起勺子来开始吃米饭。

兴许是因为最近复健,运动量大了,所以胃口也比之前好了许多。

至少,一小碗米饭可以完整吃完了。

封朵刚往嘴里塞了一口米饭,就看到管裔把手机递了过来。

封朵下意识地抬头一看。

屏幕上是通讯录的界面,下面是她的手机号码。

而上面的备注,清晰可见的两个大字:金主。

封朵一口米饭卡在了喉咙里,然后开始剧烈地咳嗽。

相关文章:

语文老师你的好紧,肉肉辣文,《傅少暗宠神秘甜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本】

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_你的太很紧了岳|厂花的贴身高手

三级小说线全文阅读—乡村大坑的性事小说

猛吸奶水的老汉,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我的极品女教师

喝水排泄快好慢好;在学校课上做污污的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