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言情《势在必得:总裁独宠》男主角靳连城

2021-07-15 14:03 · 新商盟

第19章 是父亲吗?

高云哲转身回到咖啡厅里,简音音坐在座椅上哭泣,他轻声安慰之后,两个人这才相拥离开。

这一幕全都落在坐在不远处的一个男人眼里。

因这狗血剧情能闪瞎人的眼,男人瞠目结舌,忘记喝下手里的咖啡。

简澜下班的时候,在严肃的思考一个问题,她现在既然有稳定的经济来源,那么父亲的病情就能得到治疗,所以她必须知道父亲到底在哪里。

经历了这么多,她已经不相信身边的任何人了,唯有自己才可以好好的照顾父亲,不能再让靳连城帮自己了。

凭借他的能力,想要查出父亲在哪里,应该不难吧……

简澜走出公司大楼,往公交车站走去。

忽然,她面前驶过一辆车子,车速极快,她抬眼一看,平静的心湖顿时荡起滔天巨浪。

这是父亲的车子!

车子转弯进入直行路,又遇到红灯,停了下来。

简澜的大脑只思考了三秒钟,就快跑几步,坐到路边的出租车上,“师傅,跟上前面那辆车。”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想来父亲车里坐的人也只有高梅了,可她的心怎么那么慌乱,成了一团乱麻。

······

绿灯亮起,黑色轿车猛然加速,左拐右拐的从直行路走到下坡路,简澜坐的出租车紧随其后。

走着走着,出租车司机的眉头拧到一起,“这不是去茂林墓园的路吗?小丫头这快晚上了,居然来到这里,忒晦气了。”

墓园?

简澜睁大眼睛往窗外看去,这条路来往车辆几乎没有,而且不远处的牌子上的确写着茂林墓园的字样。

她焦急不已,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不会是她心中害怕的事情真的应验了吧?

前面的黑色轿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简澜怕被人发现,让司机把她放在路边,她躲在树干的后面,离得远远的看着。

果然,车上下来的人是高梅。

高梅穿着素色衣服,手里怀抱着木头盒子,和司机一起往山上走去。

她的脸上无悲无喜,却让简澜的心狠狠提了起来,她有股强烈的冲动,要上前问问高梅,她手里的东西是什么?

可最终,简澜还是强迫自己忍住,如果逼急了高梅,她很难会看到事情的结果。

简澜不远不近的跟着。

见高梅在一个墓碑旁停下,又命令身边的司机将木头盒子放在墓地里,烧了三炷香,才离开。

简澜急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一定是爸爸……

一想到父亲已经去了天堂,简澜心都碎了,几日以来的期盼顿时化成粉末,可以支撑她的信念化为乌有。

她捂紧嘴巴一步一步沉重的走过去。

她居然没有看到父亲最后一眼。

她真是不孝。

站在墓碑前,简澜蹲下身体,伸手想抚摸父亲的照片。

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她用手背抹掉碍眼的眼泪。

手伸到一半,却停在原处。

这……这不是父亲?

她的瞳孔猛然一缩,巨大的惊喜涌上心头,冲击力过强,简澜跌倒在地。

图片上的女人是高梅在娘家时的邻居,简澜是记得的。她是个寡妇平日里性格古怪,没什么朋友,却偏偏喜欢跟高梅混在一起,自打近十年来,简澜已经没有听过她的消息了。

没想到,她居然去世了……

简澜的心又活了过来,好似重新燃起生的希望。

墓地里阴冷,她紧忙跑了出去。

可茂林墓园周围的车辆极少,她想回去是个困难,只能暂时往前走着,直到坐上出租为止。

走到交叉路口时,一道强光打在了她的身上,随即一辆限量版的迈巴赫停在简澜的身前。

车窗摇下,简澜吃惊的对上那俊美无双的半张脸。

“靳先生?”

靳连城的目光从笔记本电脑前,转到简澜的身上,冷漠的说道,“上车。”

简澜受宠若惊的点点头,立马坐到了车子里,还不忘记道一句谢。

“谢谢靳先生。”

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会遇到他。

车里的空调开的正好,可简澜还是禁不住红了脸,感觉浑身都很热,她又给靳连城添麻烦了。

好像总是自己在惹事情,他总能帮到她,这种感觉让简澜觉得羞愧,她忍不住看了眼靳连城。

想通过他的表情,看他是不是很嫌弃自己……

“看够了吗?”

男人的声音突然响在简澜的耳边,音调平平听不出喜怒哀乐,简澜吓得立马垂下了头。

“没……没有。”

没有?

靳连城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嘴角微勾,感到有些好笑。

简澜感受到那股犹如实质的目光,却猛然想起自己表达的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她连忙抬起头解释着,“不不,我的意思是我没有盯着你看。”

男人的眼神缓缓变质,简澜怕男人会深问,赶紧转移话题问道,“你怎么会到墓地这里呀?”

靳连城目光沉了沉,扫她一眼,随即埋首于电脑前,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状态。

“顺路。”

简单的两个字,却让他说出铁马冰河的味道,简澜不知道这个问题有什么?怎么就惹他不爽了。

哦了声后也没敢再问,只在心里嘀咕着,靳连城的想法实非寻常人能懂。

两个人一路无话的回到别墅。

饭桌上都是菜肴,靳连城却丢下简澜,往楼上书房走去。

简澜看看他,又看看菜,还是出声问道,“靳先生,不下来一起吃点吗?”

靳连城停下脚步,回身看了她一眼,没搭话继续走了。

只留简澜一脸的莫名其妙。

她想多和他说说话,好像都没有机会呢。这样子,该怎么让他帮自己打听父亲在哪个医院里呀。

简澜愁苦的皱着小脸,吃完饭,洗完漱,回到卧房里,才猛然发现高梅交给自己的合同,大大咧咧的放在庄头柜上。

想到今天的事情,她一气之下,将合同一把撕了。

她们不尊重自己,那自己根本没必要尊重他们。

不是靠自己实力换取的财富,又能支撑多久,简澜为他们的想法感到可笑

第20章 感谢

简澜刚想睡觉,房门突然敲响。

打开门一看是靳连城。

貌似回到家里,他不需要在外人面前伪装,靳连城摘掉了银色面罩,暴露出那触目惊心的疤痕脸。

“靳先生?你有事情吗?”她小心翼翼的问着。

虽然两人认识这么久了,简澜还是第二次看到他的真面目,视觉冲击仍旧很强烈,她的目光只在男人脸上停留一秒,就挪开了。

尤其到了夜晚,他的脸仿若地狱里的魔鬼,太可怕了,真心容易吓到人。

靳连城不容人拒绝的走进房间里,关上房门。

简澜的身体随着关门的响声,猛然僵硬,发紧,呆呆的看他一步一步的走进自己,她无奈的一步一步后退着。

他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他要……

直到把简澜逼到无路可走,坐在床上,靳连城才止了步。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简澜,女人害怕的眼神逃不过他锐利的眸子。

就在简澜以为会发生什么的时候,男人越过她直接躺在了床上。

简澜:……

这个男人还真是古怪呢。

可是他躺在了这里,那她怎么办呢?

似乎是发现了简澜的犹豫,靳连城盖住被子,自然的说道,“你忘记我们的关系了吗?”

随即还用手拍了拍身边的床……

简澜怎么会忘记,只是不习惯罢了!

“没有呀,靳先生。”

靳连城的目光就一直追随着她,见女人胆小甚微的拉开被子一角,躺在了床边上,与他隔着好远,他收回目光看向手里的报纸。

简澜尴尬极了。

却也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她还有事情要请他帮忙呢。

简澜想了又想,鼓起勇气对靳连城说道。

“明天……”

“明天……”

却不料,靳连城和她同一时间张开了口,两人顿时愣住。

“你先说……”

“你先说……”

奇怪的默契让简澜一下子红了脸,她目光闪躲的扭回了脸。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简澜的心脏彭彭跳动着,她生怕房间太过安静,暴露出她这处的兵荒马乱,她假模假样的清咳一声,“靳先生你先说。”

靳连城眉头微挑,竟也是破天荒的感到一丝不自在,只是,下一秒他就掩饰好自己的情绪了。

“明天有个商业宴会,你跟我去参加。”

他专注的看着报纸,好似没察觉刚才奇怪的氛围,简澜不由的感觉是自己多心了。

参加商业宴会,她也跟着去?

简澜疑问道,“我跟着去,这不好吧?”

她是以何种身份去呢?好像无论什么身份,都不能匹配靳连城尊贵的地位。

“你不是我秘书吗?”靳连城冷声道。

这女人脑袋不灵光的时候,还真是让人上火。

简澜后知后觉的点点头,随即眉头轻皱,“可是,我才上班第一天,很多事情还不懂,这不好吧?”

不好吧,不好吧,这个女人怎么有那么多不好吧?

靳连城被她的疑问搞得有些恼火,轻放下报纸,下巴微微绷紧。

“明天的商业宴主要谈论a项目合作问题,我听说简氏集团也有兴趣参与。”

简澜眨巴两下纯良无辜的大眼睛,戳戳手指,停顿一会,才说了句,“哦。”

靳连城:??

他话提醒到这个地步了,难道女人不应该是按照常规操作,把高梅交给他的合约书拿出来,求自己签上吗?

为什么她淡定从容到无动于衷呢?

靳氏的资金雄厚到夸张,小小的a项目像尘埃一样微不足道,他想着若是这件事情没有办成,简澜又会遭到家里的责难,莫不如直接帮了她。

可现在,他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太对,而眼前这个柔弱又柔和的女人,有点看不透了。

“好的,明天我会准时去的。”毕竟自己是个秘书,分内之事,简澜欣然接受,也没有多想。

至于高梅的合同,她已经决定不会帮助他们,便也不想再动摇。

靳连城又重新拿起报纸看着,但只有他自己清楚,眼前的文字十分钟内只看了一行。

他在等待着,如果简澜肯求他帮忙,长了口,他会试着考虑的,毕竟这女人如果不被人推一把,是不会主动做什么的。

可见她难过,他又异常烦躁。

简澜那边思考很久,把头转向了靳连城,“靳先生,我还没跟你说声谢谢呢。”

有些话藏在她心里好久,只觉得上天还算公平,为你关上一扇门,势必会再给你打开一扇窗。

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居然会是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伸出援手,甚至还给她体面的工作。

她真的很感激。

所以,若是靳连城有任何要求,她都愿意接受,她想报答这份恩情。

靳连城没有看她,却也是竖起耳朵听着。

“我们两个萍水相逢的,靳先生还愿意帮助我,让我蹭吃蹭喝蹭住,又给我一份工作,我便觉得你不会是外人称呼的那样,是个大魔头,你是个好人。”

萍水相逢?大魔头?好人?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靳连城的脸色微沉,简澜又继续说道,“所以,我有了工作,有了经济基础就可以不用在这里住了,我会租个房子,倒时候靳先生有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联系我,我会风雨无阻的前往。”

她不想一直欠别人的恩情,靳连城对她的帮助已经很大了,她也不敢幻想对他生成怎样的情愫,两人的地位差距有多大,她很清楚,继续待在他的身边,太不现实了。

她往后余生只想和父亲两个人慢慢的生活,所有是是非非她都不想再参与。

靳连城本以为她茅塞顿开了,却没成想听到的是这样一番自我独白。

他会差她吃穿住行的花销吗?

但他又能说什么?或许简澜是对他这张脸感到害怕,才想着故意疏远吧。

想到此,靳连城冷笑一声,为他之前产生的多余的想法感到可笑。

原来简澜也不过如此,也是一个喜欢靓丽外表的肤浅女人。

靳连城放下报纸,神情重新归为冷淡,他拉开被子站了起来,不屑的看向简澜,说了一句,“悉听尊便。”

相关文章:

贱奴头不许高于女王鞋跟^非洲美女便宜吗

约了个毛都没长齐的_当兵男友一上午要了7次

阳颈正常人多粗多长_舔舐花缝将军

嫁到非洲晚上难熬,穿遥控蝴蝶走路受不了

帝少逃妻拥入怀全文章节/帝少逃妻拥入怀无删减无弹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