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版】你是我此生渡不过的劫【小说目录阅读】

2021-07-15 13:08 · 新商盟

第6章 做她的佣人

我永远不会想到,有朝一日我洛蓁会落魄到如此地步。

打我的不是别人,而是我辛辛苦苦栽培的管家李玲。

“瞪什么瞪?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呢!洛总都死了,闫总也不要你了,你现在跟丧家犬有什么区别?”

她一个劲的冷嘲热讽,仿佛已完全忘记曾经流浪街头时的窘迫狼狈。

我冷笑一声,“若不是我,你能活到今天么。”

她像是忽然被戳中痛处,面部表情一下子僵硬下来,“夫人找你有事,赶紧给我起来!”

床单被她一个大力扯开,推搡间我摔倒在地。

视线中印入一双熟悉的绒丝毛鞋,我猛地抬起头。

却不料在下一秒被人狠狠踩中了肚子,人仰马翻的瘫倒下去。

莫雯姗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我,脚下暗暗使劲,疼的我咬紧牙根。

“哈哈,洛蓁,这种滋味,爽么?”

她狡黠的面孔像是只狐狸,那深深隐匿起来的虚伪在此刻暴/露无遗。

“我哥没有强/奸你,莫雯姗!你凭什么污蔑我哥!”

一想到那血肉模糊的场景,我的眼眶就控制不住的猩红一片。

“嗯,那又怎么样?你去告诉瑾晟呀,看他信你还是信我。”

她得意的扬起头,高傲得不可一世,像只开屏卖弄风/骚的孔雀。

“呵!呵呵!莫雯姗,你去死!”

是啊,闫瑾晟怎么会信我!他恨不得我死,恨不得将我扒皮抽经。

所以,与其找他定夺真相,不如我直接取她狗命好了!

可就在我挣扎着起身时,她忽的凑近我耳根,阴测测的说道:“你这是不想去参加你哥的葬礼了么?”

我所有的动作猛然一僵。

“哥……”

挥舞出去的手掌缓缓收拢,指甲深陷肉里留下大半个月牙的痕迹。

我无力的垂下了头,暴躁的怒吼:“你到底想怎样!”

“哈哈哈哈哈!”

她发出张狂的大笑声,漫不经心捣拾着艳红色的指甲,“很简单呀,做我的佣人,伺候我开心了,我就放你去。”

“你做梦!”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我脱口而出这句话。

“呵呵,行啊!洛蓁你可想好了,葬礼就定在明天!”

她脚下踩着我的白色绒丝拖鞋,一扭一扭的扬长而去。

我咬碎了牙,恨自己的软弱无力,更恨这一对狼狈为奸的渣男贱女!

可是,我不得不低头啊。

我要见我哥的最后一面,一定要……

当我屈辱的放下尊严,走进这我从小到大从未进过的厨房为她煲汤时,我想,大概,大概这就是命吧。

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手被烫伤了多少回,我终于将散发着诱人香味的乌骨鸡汤盛放在莫雯姗面前。

她冷着脸将脚撂上茶几,“愣着做什么,给我锤锤腿!”

我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屈膝蹲了下去,动作机械而僵硬。

饶是心头有太多怨恨,但为了我哥,我忍!

“哗啦!”

几乎是在我手碰到她腿的同一秒,头顶忽然浇来滚/烫到冒泡的热汤。

“啊!”

我失声尖叫,皮肤火辣辣的疼疼到骨子里,就像是要被烫熟了一样!

“唔…疼,好疼!我的胃,我的胃……”

可沙发上莫雯姗的反应却比我还大,捂着肚子咿咿呀呀的呻/吟,装作痛苦万分的模样。

彼时,窗外响起汽车引擎的轰鸣声。

“闫总!不好了!不好了!洛蓁下药要毒死夫人!

第7章 洛蓁你别再犯贱

“姗姗!”

当闫瑾晟怒火冲天的迈步过来时,从他那狠戾到近乎杀人的瞳孔里我看出,今天,我难逃一死。

“呵……”

我甚至已经不想费力得去做那些无谓的辩解。

因为无论我再怎么撕心裂肺抑或歇斯底里,他也根本不会信我任何一句话。

“啊……晟哥哥,我好像快死了……痛,好痛~”

莫雯姗卖力的表演着她蹩脚的演技,两条夸张的柳眉像是要弯到天灵盖。

“呃”

没有任何防备的,他从我身边经过狠狠撞开我。

就仿佛连这茶几也会趋炎附势似的,用它那尖锐的桌角,在我额间留下淤青。

我疼,可我强撑着不出声。

“贱/人!今天姗姗要是出了半点意外,你不死也得脱层皮!”

话落,他抱起他的白月光飞也似的冲了出去。

他要我死。

可笑的是,他甚至不曾问一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偏执的认为这一切全部是我所造成。

而我,就连到了这种境地,居然还对他心怀念想!

哈哈……

绝望在心底荡漾开涟漪,我有气无力的爬起来,丝毫不在意耳边那些佣人们的指责唾骂。

我蜷缩在角落,很自觉的开始在心底默数生命的倒计时,任凭夕阳渐渐拉长我消瘦的身影。

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肚子,我眉眼带笑的轻声呢喃:“宝宝,妈妈就快来陪你了………”

“砰!”

他高大的身形逆着微光,鬼斧天成的精致五官,配上裁剪得体的黑色西装,一如初见时那般让我怦然心动。

只是他幽深的眸子里,再无一丝一毫的暖意。

“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他压低了嗓音,深沉的眸子凝着我。

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从他的瞳孔里看到了一丝不忍。

“为什么?我分明什么都没有做,我又怎么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大抵是我太过激昂的情绪惹怒了他,他忽然扼住我的喉咙,大力抵在墙根。

“你逼我的……这全部是你咎由自取,你不要怪我。”

他的嗓音越压越低,透着疲惫与无奈。

“从始至终,你只爱她,是么?”

我不甘心,我一定要得到他的答案。

他眸子沉了沉,一秒,两秒……

“是。”

他说是,他亲口告诉我他只爱她。

眼泪晃啊晃,终是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其实啊,我最受不了的不是他一次又一次的误解我唾骂我侮辱我,而是,而是他根本就不爱我啊!他以前所有的深情款款都是假的,假的!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毫无征兆闯进我的世界,硬生生掏走我鲜活的心脏,然后死死踩在泥地里,踩得血肉横飞血流成河!

“闫瑾晟!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如今这一切全部都是阴谋全部都是假象,你会不会为你对我所做过的种种而感到一丝丝的悔恨?你会不会,会不会因我而心痛?从始至终,你到底有没有一丁点儿的喜欢我,啊?”

我哽咽着抬头,泪眼模糊的紧盯着他,逼问着他。

我没有错过他晦暗瞳孔里那一闪即逝的迟疑,忍不住嚎啕大哭。

“够了。”

却在下一秒,被他狂躁的怒吼打断。

“洛蓁,我不会爱你。”

不会爱上仇人的妹妹。

呵……我又何必再心存侥幸呢!/

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特么还要死乞白赖的跪/舔么!我是洛蓁啊,不羁如狼骄傲似王的洛蓁!我有我高贵的尊严倔强的人格……我凭什么,凭什么会输得一败涂地!

只是,那该死的眼泪还是让我泣不成声。

他不屑再对我言语半分,只是蛮横的拖着我去了医院。

当身体被五花大绑的扔上手术台,强光灯“轰”的一下刺痛我的双眼时,我竟还不知道接下来面临的会是什么。

相关文章:

bl绳结磨过/姜汁走绳结_猫把屎拉到自己床上凶还是吉

宝贝真甜&宝贝腿打开一点我进不去_(绝品盲技师)

被男朋友弄醒是什么体验.女儿乖含着它好不好

学长给体育生口_睡在我下垮的英语老师

雪白 粗大 张开 轮流_别涨了好涨好疼_终极神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