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泰迪做的感觉*下面一整天都塞着震动的污文

2021-07-15 11:13 · 新商盟

梦娇婶子的穴位很敏感,想必也是比腰部的更加堵塞。

“梦娇婶子,你臀部的经络也不太通畅,要不我也给你揉开?可能会很疼。”

“啊?是吗?”

“恩,你是不是经常腰酸背痛的?酸胀乏力?”李大顺一边揉着一遍道。

“恩,是啊,我还是小姑娘的时候,一直在家织布绣花卖钱,一直坐着,到现在还是经常会腰酸背痛的。”

“所谓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婶子还是经常要注意一些,我多给你柔柔,你就会好受一些。”

梦娇婶子嘴里嗯着,其实心理在想,李大顺的手法何止是让她好受?他的一双炙热的大手揉在梦娇婶子上,让梦娇婶子浑身上下都酥酥麻麻的,简直太爽了,那感觉简直像是坐飞机一样,冲上云霄。

真希望李大顺的手再下去一点……再下去一点……

推拿按摩也是很讲究力道和技巧的,李大顺的力道不轻也不重,终于是让梦娇婶子的嘴里发出了不自觉的叫声,随着李大顺推拿的手,一阵一阵得低吟着。

梦娇婶子这样的女人太有吸引力了,李大顺这样的青年,血气旺盛,怎么都忍不住了……

推完一波,李大顺的手酸了,于是就停了,对梦娇婶子说道,“婶子,差不多了,你休息一下吧,明天保准了不会疼。”

梦娇婶子摁了一声,然后从床上爬起来,用手衣服遮住胸前的风光,“恩,谢谢你,顺子,你等我一下,我想好好谢谢你。”

“哦,好。”

随后梦娇婶子就一路小跑跑去了这件屋子连着的一个里屋,一边跑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李大顺,那眼神让李大顺心中一颤,太媚了……

女人的眼睛就象窗户,让男人看着想陷进去。

乡下没有空调,这大热天的,李大顺浑身是汗,准备等梦娇婶子出来,就回家洗澡去了,太热了。

不一会儿,李大顺似乎隐隐听到了水淅淅沥沥的声音,梦娇婶子不会是洗澡去了吧?

梦娇婶子这是?

李大顺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了,闭上眼睛就是梦娇婶子洗澡的样子。

不一会儿,水声停了,门吱呀一声,梦娇婶子裹着浴巾从里面走出来,一头乌黑的秀发湿漉漉的挂在肩头,脸红扑扑的。

“梦娇婶子,你……”

李大顺还没说完,梦娇婶子身上的浴巾就掉在地上了。

李大顺还没反映过来,梦娇婶子已经蹲在他的面前,摸了摸李大顺的……

李大顺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梦娇婶子竟然拉下了李大顺的裤子,双手握上了他,“顺子,今天我好好谢谢你,希望你不要嫌弃。”

下一秒,梦娇婶子竟然张嘴含住了,一瞬间,李大顺只觉得自己爽的飞起,直上云霄!

一把将梦娇婶子从地上抱了起来,李大顺把她丢在了床上,两团轻轻晃动着,挑战者李大顺的视觉极限。

从上往下,李大顺,慢慢的摸索着,一双伸手往下探去,发现那里早就已经是泥泞一片。

李大顺褪去衣物,将梦娇婶子轻轻的摆弄着,匐在梦娇婶子身旁,与她紧密的贴在一起……

“婶子,你确定么?我要进来了……”李大顺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梦娇婶子含羞点点头。

李大顺闻言往那处顶了进去……

只是这才刚进入了一半,旁边便传来了一阵一阵的震动声。

梦娇婶子吓得一个激灵,李大顺当然也是吓了一跳,转眼瞟了一眼手机,本来想帮梦娇婶子把震动给关掉的,但是却看到那电话是张六叔打来的。

“婶子,是六叔打来的电话……要不要接?”李大顺一阵蛋疼啊。

梦娇婶子听到是张六叔打来的电话,心里面一阵心虚。

平时张全六很忙,工作的地方是不允许带手机的,一半每个礼拜天的晚上会给梦娇婶子打个电话。

现在还是大白天呢。

“快拿给我。”梦娇婶子从李大顺的手中接过电话,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然后接了电话。

“喂?阿丽,你在家吗?快给我开门,我回来了。”

梦娇婶子一个激灵,从床上爬了起来,一只手接着电话,一只手胡乱的穿着衣服。

“什么?你怎么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梦娇婶子使了个眼色,给李大顺,李大顺立刻就会意了,连忙将身上的衣服胡乱的套了一下。

“嘿嘿。”电话那一头的张全六笑了声,“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上个礼拜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不说想我吗?正好我厂子里面要做调整,给我放了三天假,我就想回来看看你,不过忘记带钥匙回来了。”

“好,你等我一下啊,我在睡午觉呢,我马上过来给你开门。”

说完,梦娇婶子便立刻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梦娇婶子对李大顺说,“你六叔他回来了,等一下,你先去采访,躲着等你,六叔进了屋之后你再走,可千万别让他看到你。”

李大顺连忙点了点头,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往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呢,梦娇婶子又叫住了李大顺。

“顺子。”

“怎么了?婶子……”

这会儿李大顺有些清醒了,刚才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差点把梦娇婶子给……

“今天是个意外……等你六叔走了,我再好好谢谢你。”说着,梦娇婶子还有些害羞,不敢抬头看李大顺。

梦娇婶子这话真是太勾.引人了。

李大顺轻轻一笑,“婶子,你说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赶紧去厨房躲着,别让你六叔看到……”梦娇婶子挥了挥手。

李大顺也连忙躲进了柴房里面。

从柴房的小缝纫机眼里面,李大顺看到梦娇婶子理好了自己的着装之后,就去给张六叔开门了。

门打开了,梦娇婶子还是有些心虚,有些不太敢看张六叔。

“你也真是的,回来也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让我好好准备。”

张六叔看着梦娇婶子,脸上的表情却有几分古怪。

“好好准备?让你有充足的准备和别家的野男人乱搞吗?”

听到这话,梦娇婶子脸色大变。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张全六!”

“哼,你还敢问我什么意思!村里的人打电话告诉我!你和隔壁那大顺娃子这几天眉来眼去的!而且还有人看到他进了咱们家!很久才出去,你们在家里都干啥了?”

张全六怒气冲冲的冲进了家里。

“刚才怎么这么久才开门?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是不是李大顺那娃子在这?”

梦娇婶子不承认,但是却有些心虚,因为现在这会儿李大顺正躲在柴房里呢。

“张全六,你什么意思啊!”梦娇婶子急红了眼,眼看着就要哭了。

李大顺在柴房之中一阵的愧疚。

都怪自己不好,历史选择一个妇道人家,这又是村里不比城里面,每家每户都是不认识的,就不会有什么闲言碎语,而这农村乡下的就是这一点不好,一旦有人看到些什么啊,就会疯传,到时候传到别人嘴里都会变了味道。

肯定是有人看到李大顺到梦娇婶子这里来了,这才传到了张六叔的耳朵里吧。

李大顺有些庆幸自己到时和你婶子没有发生些什么争的实质关系,要是今天张六叔不回来的话,或许他跟李婶子两人干柴烈火的,两人共处一室,真的发生点什么,那可就糟了。

“我什么意思?程梦娇,你就别装了!人家都看到了,说李大顺那臭小子,这几天老是到咱家里来?每次进来都好久!说说看,你不是在偷汉子是什么?”

“我不跟你多废话,张全六你胡搅蛮缠,你不讲道理!”

听到张全六这番话的时候,历史卷子一下子就哭出来了,她心里一半是委屈,这张全留一年才回来那十几天,她有男人跟没男人一样。

还有一半是害怕呀。

要是李大顺真的被政权就发现了,那可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呀。

张全六看到梦娇婶子哭了,一下子心也软下来了。

可是张全六二根子软,容易听信别人说的话。

相关文章: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

高H浪荡小说_宝宝腿张大点进不去,双性np花蒂磨绳

在医院让主任干了_扶着硬物坐下去

高贵美熟妇泄身啊使劲用力插花心丢了

超好看《错嫁王妃:邪王赖上身》小说结局篇【试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