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真情假意:悄悄对你动了心》结局篇章

2021-07-15 11:50 · 新商盟

第15章 早安,小残废

他身上带着浓烈的酒味,封朵不知道他究竟喝了多少。

她就这么看着他,也没有再像之前一样反抗,就这么任由他抱着。

管裔将头靠在她的脖颈间,脸埋在她的锁骨处,温热的呼吸喷洒到了她的皮肤上。

封朵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白里透着粉。

“他说对不起我,他以为一句道歉就可以了,呵。”

他的声音很低,但是封朵是听到了的。

不过,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封朵在一旁沉默,安静地听着他的声音,以及他粗重的呼吸声。

“他毁了我的一切,一句道歉就可以解决了,我的人生就这么廉价。”

封朵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她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难过。

他说,他的一生都被毁了。

她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那场车祸之后,她的人生就全部脱轨了。

她不知道他究竟经历过什么,但是却能够感同身受他的难过,因为,她也经历过那样的绝望。

封朵抬起胳膊来反抱住他,手掌贴在他的后背上。

这是她第一次对他如此主动。

夜里,他们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发生。

管裔就这么靠在她的身上睡过去了,过了一会儿,他迷迷糊糊翻了个身,躺到了一边儿。

封朵稍微挪了一下身体,替他盖上了被子。

正要抽手时,男人突然抱住了她。

“不要走,让我抱着。”他的声音格外地温柔。

和平时的温柔不同。

平时他的温柔,在封朵看来,那都是装出来的。

但是现在,是真的温柔,没有任何演戏的成分在。

大概是因为喝多了吧?

封朵有些触动,停止了挣扎,就这么任他抱着。

**

管裔就这么抱着封朵睡了一整夜。

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酒意已经褪去。

昨天晚上喝得有些多,他已经不太记得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管裔醒来之后,封朵也醒了。

她刚睡醒,迷迷糊糊的,头发还有些乱。

她一张脸露在外面,白白的,每次瞧见她这样子,管裔就觉得自己骨子里的兽性都被激发出来了。

他抱住她,凑上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早安,小残废。”

封朵:“……”

她很讨厌这个称呼。

封朵抬起手来在管裔脸上拍了一下,“滚开。”

她现在无比后悔——

昨天晚上,就不该管他。

管裔怎么可能滚开,他不仅没滚,还捏住她的耳朵玩儿了起来。

很快,她的耳朵就被他捏得红了。

“放开……”封朵动手推他。

“你说说,我们都一块儿睡了半年多了,你怎么还这么害羞?”管裔在她鼻尖上刮了一下,“今天我有工作,晚上回来再好好调教你。”

封朵:“……你最好别回来。”

“那怎么行?”管裔松开她,从床上站了起来。

他站在她对面,毫不避讳地脱掉了身上的睡衣。

封朵看到他上半身的肌肉线条之后,脸一红,将头别到了一边。

管裔瞧见她这样子,笑了:“又不是没看过,装什么?”

“你赶紧滚出去。”封朵抄起枕头来朝着他砸了过去。

管裔笑着接过了枕头,从柜子里拿了衣服套上,然后就出去了。

今天周一,他得准时去公司上班。

………

十点钟,晨会结束,管裔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

刚坐下来没多久,助理陈均就来敲门了。

“姑爷,”陈均说,“满亚的管总想跟您谈谈。”

听完陈均的话之后,管裔的脸色略变了一下。

他合上电脑,“请上来吧。”

第16章 该不会是喜欢上封朵了吧

五分钟后,陈均带着管铭来到了管裔的办公室内。

人带上来之后,陈均就退下了。

管裔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沙发前,对管铭说:“管总,坐。”

说这话时,他脸上带着笑意,十分和善。

管铭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管裔替他倒了一杯咖啡。

将咖啡放到茶几上之后,管裔才一起坐下来。

而后,他看向管铭:“管总找我有事?”

“管裔,合作的事情你再考虑一下。”管铭说,“满亚很需要这个项目,爸一直都有做地产的念头。”

“管总,在商言商。”管裔微笑了一下,“我现在是汇中的人,以汇中的能力来说,要开发新楼盘,根本不需要与人合作,这种增加成本、减少利润的事儿,怎么可能呢?”

“管总还是找别的公司合作吧。”

管裔的话说得很客气,但是拒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管铭听完管裔的话之后,沉默了几秒钟。

然后,他看向管裔,轻叹了一声,问道:“你还在因为当年的事情记恨整个管家,对吧?”

“管总,言重了,都是过去的事情,我早就忘记了。”

管裔笑得从容,他说:“我只是单纯地在商言商而已,你应该也知道,汇中并不是我说了算。就算我同意,这个项目也是要经过封总审核的,而封总不会同意这种模式的合作。所以,满亚还是找别的公司比较好。”

管铭自顾自地说着:“爷爷和爸当年那么做,也是出于无奈,小雨她——”

“我说了,和那件事情无关。”管裔打断了管铭的话,“管总,工作时间我们还是不要谈私事儿了。”

管铭沉默了两三分钟都没说话。

“如果我是以大哥的身份跟你提这件事儿呢?”沉默过后,管铭这样问管裔。

管裔微笑了一下,“我算不上管家人,你懂的。”

管铭知道管裔这是铁了心不打算松口合作了,再说下去也没意义,于是,闲聊了几句,之后就走了。

**

管铭走后,管裔走到办公桌前,从里头的抽屉里拿了烟和打火机出来。

他将烟叼在嘴里,点燃,用力吸了一口。

那些痛苦的记忆侵入脑海,他倚着办公桌站着,自嘲地勾起了嘴角。

呵,如今和他谈起“家”了。

………

晚上下班后,管裔没有回家,开车去了PUB。

他进入包厢的时候,邹闵桉、阮淮西、徐子沛三个人都在。

这三个人都是初中时候就跟管裔认识了,一直相处了这么多年,关系比亲兄弟还亲。

管裔进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等他坐下来之后,邹闵桉往他身边靠了一下,“今儿心情不好?”

管裔没说话,拿起茶几上的酒瓶就开始喝酒了。

邹闵桉和阮淮西还有徐子沛三个人对视着,交换了一下眼神。

昨天管博中八十大寿,管裔带着封朵回去了,这事儿他们都听说了。

管裔和封朵结婚半年多,带着她出席公开场合的次数并不多。

但是,每次一出席,就会被媒体一通冷嘲热讽。

他们都知道管裔骨子里是骄傲的人,肯定受不了这个。

管裔喝完了一杯酒,然后看向了他们三个人,勾唇笑了笑:“喝啊,愣着干什么?”

“你丫心情不好就直说。”徐子沛说,“我给你找个姑娘过来泄泄火?”

“泄你个头,你忘了上次你找那个小明星过来陪酒是什么后果了?”阮淮西抄起手来在徐子沛后脑勺上打了一下。

“管铭今天找我了。”管裔放下酒杯,漫不经心地开口,“管家看中了封家手里的资本,想和汇中合作开楼盘。”

“疯了吧?”邹闵桉听得瞠目结舌,“汇中还需要跟人合作?他这不摆明了是要吸你的血吗?想通过你从你老丈人手里拿好处——”

“嗯。”管裔随意应了一句。

“你没答应吧?”邹闵桉的表情严肃了起来,“这种事儿你可别管,惹自己一身骚。”

“当然不会答应。”管裔耸了耸肩膀,“我也没那么大权力。”

“说起来这个……”阮淮西眯起眼睛看向管裔:“你老丈人是什么个想法?表面放权给你,私底下还是他做主?”

“不然呢。”管裔凝着酒杯,“时间不够久,他还不相信我。”

徐子沛一听管裔这么说,有些急了:“那你想出来对策了吗?你总不能一辈子就跟那个残——”

他刚说到这里,就被管裔的眼神弄得说不出话了。

管裔的目光很冷,阴沉沉地看着他。

徐子沛摸了摸鼻尖,咳了一声,说:“我这不是实话实说吗。”

“和她没关系,别提她。”管裔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哎,我说……”徐子沛摸了摸下巴,一脸探究地看向了管裔:“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封朵了吧?我说她一句你怎么这么激动?”

相关文章:

超好看《星光不知你情深》小说大结局版本@

轻一点太大了到花心了 啊,别舔了,老师受不了了

我是男人但是想上t:用声音把我弄湿好吗

我的男友是校霸|上课中要了她/被两个蛇跟填满

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_口述真实乱过程_王牌校花史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