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沐少最爱小娇妻全文完整版列表新

2021-07-15 09:28 · 新商盟

失控之下的沐易臣极其危险,却同时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从未经历过这些的她,完全招架不住他的热情,身体渐渐热了起来,心跳的速度也变得无法控制。

明明不熟悉的两个人,此时却气息交融,贴的那么近,做着只有恋人之间才会做的事。

这一刻,恐惧、不安和难受的感觉一起涌向了她的心头。

一开始,沐易臣真的只是想惩罚她。

可她的唇舌好似巧克力一般甘甜,一旦吻上便像受了蛊惑一般,再也无法离开。意识越来越不清晰,心神飘到了九霄云外,沐易臣只觉得仿佛跳进刀山火海里一般,全身都热得难受,无法摆脱这份煎熬。

而她就像沙漠里的一汪绿洲,只要将她抱在怀中,被火烧的感觉就会立刻消散不见。全身凉爽畅快的体会令他把女孩儿抱得更紧,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和她抵死缠绵。

将她两个纤细的手腕用一只手握着,腾出另一只手,一把扯下了她的发带。

一头乌黑顺滑的长发,如水墨一般披散开来,像一朵盛开的牡丹,令她本来就迷人的长相上,又多了几魅惑的气质。这番美景勾得他唇上更加卖力,恨不得将她的灵魂都吸进口里,让她永远属于自己。

她的明眸似水,长长得睫毛快速忽闪个不停,太阳穴突突地跳,羞愤而焦急的目光怒视着他。

这样的表情,令他觉得十分撩人,心里竟然开始痒了起来。

他继续加深着这个吻,许久都不肯放开她。赵冬寒张开两排整齐的贝齿,狠狠地咬了下去。

她已经尝到了血液的铁锈味,可他仍然固执地继续吻着她,目光中早就失去了平时的淡定清澈,显然早已将理智丢弃到了遥远的角落。

一阵音乐声从她的口袋里传出来,是一首调子颇为怀旧的英文歌。

“我的手机。”

她一边挣扎,一边含糊不清地吐出几个音节。

沐易臣双眉微蹙,将手摸进她的外衣扣袋,掏出手机后,连看都没看,直接摔向了自己的身后。

手机砸在旁边的实木酒柜上之后,又落在了地上,电池和零件散落了一地。

他尽情地亲吻她,直到觉得心满意足了,才放开了她的唇。

一得到自由,她立刻喊了出来:“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沐易臣直起了身体,竟然真的放开了她。

赵冬寒刚想松一口气,就见他不紧不慢地脱掉了西服,随手丢在旁边。扯下领带之后,又伸手去解腰间的黑色真皮腰带扣。

她从沙发上坐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向门口跑去。刚跑了两步,就被一把扯回来,重新丢回到沙发上。

“想逃?”

男人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声音似乎比方才沉哑了几分,两步就欺身过去,颀长挺拔的身躯压在她娇小的身体上,像一座高山一样无法撼动。

她的外套被粗鲁地扯下来,随意地丢在地上。

他将手伸向粉色格子衬衫的领口,开始解上面的纽扣,刚刚解了两颗就失去了耐心,余下的干脆直接撕开了。

微凉的指尖顺着她白若凝脂的脖颈抚了下去,在药物控制之下的他无法控制力度的大小,所到之处留下了淡红色的痕迹。她手脚并用,竭力地想将他赶走。怎奈事与愿违,折腾得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汗,还是无法逃出他的魔爪。

她心里又气愤又焦急,很想跟沐易臣拼命,可是在行为上却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对方为所欲为。

委屈的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下,雪白的贝齿死死地咬着水润的唇瓣,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几缕被汗水打湿的发丝,紧紧贴在她粉嫩的双颊上。

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不但丝毫没有引起怜惜和同情,反而激发了男人想狠狠欺负她的情绪。

“好痛!”

在她柔软的身子被猛然刺穿的一瞬间,毫无防备的剧痛从心头蔓延至全身,一声痛呼溢出唇角,指甲深深嵌进他胳膊上紧实的肌肉里。

那一道肝肠寸断的哀嚎声,令被催.情药物折磨得神志恍惚的沐易臣都清醒了几分,他僵硬地停下了动作。

怎奈,他的理智已经被浓烈的情念吞噬了,因此清醒的时间只维持了短短几秒钟,就又被拖进了欲望的深渊里,此刻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他要她。

事到如今,即使发生地震海啸,他也不会放开她。

宽大的手掌托起她柔软的脸颊,低下头在她紧锁的眉心上落下轻轻一吻,又将她搂进怀中,再也没有放开……

整个晚上,赵冬寒被他翻来覆去折腾得精疲力竭,最后,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有好几次,她都以为结束了,可以休息了。就在她迷迷糊糊刚要睡着的时候,又被他硬扯了过去,继续为他消耗药力。

任性的女孩常常被称为“磨人的小妖精”,她没想到男人磨起人来也是令人吃不消的。

到后来,她双手用力搂着沙发扶手,身子向后缩成一团,带着哭腔儿向他哀求:

“够了吧?这都已经多少次了!”

回答她的是一声冷哼,紧接着,她又被拖了过去。

赵冬寒终于深刻体会到了一句话:自己下的药,含着泪也得为他解完。

她在心里不断地骂着:王八蛋!不是人!禽兽!

这也真是邪门了!她给沐易臣的酒里一共下了两种药,迷药没起多大作用,反而另一种药效这么强。

赵冬寒后悔了,她不该激怒他。

真是倒霉!早知道被压倒的是自己,打死她也不会选择下药这个愚蠢的方法!

他换着花样地折腾她,开始是在沙发上,后来她又被拽到地上,接着又被抱回到沙发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沐易臣终于心满意足地搂着她睡着了。被榨干的赵冬寒早已没了挣脱的力气,她仰望着天花板眼泪汪汪地想,她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抹了一把心酸的眼泪,筋疲力尽的她终于合上双眼,缩在他怀里进入了梦乡。

当赵冬寒再次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茫然地向周围看了看,不是自己的房间。几秒钟之后,才猛然醒悟过来,瞳孔瞬间放大了。

侧头一看,折磨了她一整夜的男人已经离开了,包间内只剩下她一个人,空气中仍然带着昨夜留下的暧昧气息。

她撑起身体坐了起来,刚一坐起来,全身上下像被拆散了一样,酸疼的厉害。

一件白色西装从她赤.裸的身上滑落下来,好像是昨天沐易臣身上穿的那件。

假惺惺!谁稀罕他的衣服啊!

她愤愤地将西服丢到了一边,抓起地上她那件少了两颗扣子的外套遮住身体。低头看了看,自己原本洁白无瑕的皮肤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淤青和吻痕。

赵冬寒在沙发上呆坐了许久,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入秋已久,窗外枯叶飘零,路上许多行色匆匆的行人都竖起了衣领。而此刻赵冬寒的心里,比外面的秋风更加寒凉刺骨。

怎么办?找他拼命吗?很显然她打不过他。

去告他吗?如果追究起来,给沐易臣下药的是她,她这算是自作自受吧!

报复他吗?嗯,一定要的,毕竟她吃了这么大的亏。

但是这次她“损失惨重”,他也比想象中更冷酷可怕,报复的事,只能从长计议了。

昨晚发生的事,对她产生了极大的打击。这是她第一次和男生发生这么亲密的关系。

虽然她平时除了姐姐之外什么都不在意,但唯独对于这件事,她却是十分重视的。

并不是之前没交过男朋友,但即便是她的初恋欧阳天,两个人谈了三年恋爱,也只是牵过手接过吻,并没有发展到这一步。

在他们约会时,他曾紧紧地抱着她,咬牙切齿地说:“暂且放过你,等我们结婚以后,再好好收拾你!”

知道他在克制,也明白这是他的尊重和体谅,记得她当时红着脸,转头在他的脸颊上轻轻落下了一吻。

想起欧阳天,赵冬寒的心抽痛了一下。

欧阳天是她的初恋,从开始的海誓山盟、轰轰烈烈,到最后的无疾而终,变化快得让她没反应过来。甚至,他都没有给她一个理由就消失了。

她珍惜了这么多年的清白,本来幻想着第一次会是和挚爱的丈夫,肯定是甜甜蜜蜜的,没想到昨晚竟然便宜了那个沐易臣。在那种情况下,被那般粗鲁的对待,做了那个混蛋一夜的解药。

又突然想起,她这么久没出去,怎么就没有酒吧的人进来看看她?转念一想,一定是沐易臣的人守在外面,不准别人进来吧!

赵冬寒强撑着站起来,从地上一件一件捡起自己的衣服,发现衬衫和内衣都是破的,肯定没法再穿了。即使披着沐易臣那件西服,她也是没办法从这里走出去的。

又看了看酒柜旁边地上已经零碎的手机,显然也不能用了。

该死!

她在心里咒骂了一阵沐易臣,才拿起包间里的电话,调整了一下情绪,先给赵夏暖打了个电话。

“姐,昨天工作得太晚,就睡在公司了。你一定给我打电话了吧?我手机坏了,准备再买一个。嗯,放心,我没什么事。”

挂断姐姐的电话之后,她又给闺蜜拨了个电话。

二十分钟后,蒋茜赶了过来。

蒋茜是赵冬寒的大学同学,是她最好的闺蜜之一。她的性格沉稳冷静,外形气质出众,是大公司里的白领。

当蒋茜推开门时,看到赵冬寒披着一件外套,抱着膝盖坐在地毯上。衬衫袖子少了半边,扣子也只剩下一颗。裤子倒还算完整,却也是皱皱巴巴的,全身的衣服破烂地无法完全遮掩住身体,看起来十分狼狈。

听见脚步声,赵冬寒抬起头。蒋茜看到她双唇微肿,眼角还有泪痕,脖子上和胳膊上,到处是绯红色的暧昧痕迹。

虽然赵冬寒在电话里没有说什么,只是让她买一套衣服过来,不过看这个情形,她也能猜到几分。

“用不用我帮你报警?”

蒋茜问道。

赵冬寒轻轻摇了摇头。

蒋茜关好门,把手里的纸袋递给她:“那先把这件衣服换上吧!”

赵冬寒点了点头,她就欣赏蒋茜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处变不惊这一点,所以才让蒋茜过来。如果是她另一位闺蜜陆佳琪的话,看到她这样肯定会大惊失色,吵吵嚷嚷地不让她耳边清净。

赵冬寒接过纸袋,去了洗手间。

将头发随意地挽起来,给自己打了厚厚的一层粉底,又化了个浓妆,换好衣服才走了出去。

蒋茜叹了口气,这才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和他睡了。”

赵冬寒低垂着头,双手攥紧了衣角,心情沮丧到了极点。

“不是说找个牛郎去睡他吗?怎么被睡的人最后变成了你?”

“本来很顺利,可后来出了差错,别人搞基的证据没拿到,反而把自己给搭上了。”

害人不成反被上,大概说的就是她。这件事儿特么要传出去,简直是个笑话。

“所以当初我就说,那个男人不好惹,你那个计划是行不通的,你偏不听。”

“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低估了那个男人,也可以说,是她太自负了。

过去耍的一些小把戏,每次都能成功地骗过所有人,所以这次她大意了。

没有料到,万无一失的计划会失败,更没有料到,他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她。

“你呀,整天就知道为别人操心,从不考虑自己。这么多年了,别人闯的货,都是你来背锅;别人不喜欢做生意,你就去替人家打理公司;别人不想嫁给沐易臣,你就替人家想办法,最后还被那个男人给睡了。如果她害怕生孩子会痛,你要不要连孩子都替人家生了呀?做了这么多,周围的人也未必领情。你说你做这些,到底值不值啊?”

听到这话,赵冬寒抬起头,两眼看向天花板,喃喃地说:

“小茜,你别说了。你知道的,我对她有多重视。如果当初不是遇到她,就没有今天的我。只要她能开心,无论我做什么都没关系。至于别人是否领情,根本不重要。”

“傻丫头!”

蒋茜咬着牙嗔怪道,她对这位好友也是恨铁不成钢,可又无计可施。

“我们走吧,我还要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情。”

说着,赵冬寒向门外走去。

她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却不想休息,仍然和往常一样,处理着公司的事情。

办公室里。

“赵助理,您今天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人事部经理楚彻递给她一杯热茶,有些担忧地问。

“我没事。”

知道对方是出于善意的关心,赵冬寒勉强微笑了一下,接过杯子。

“这些是新入职员工的履历表,我放在这里了,请您有空的时候看一下。如果您不舒服,就早点儿回去休息吧!身体要紧,不要太拼了。”

“我会的。”

说完,又继续投入到了忙碌的工作之中。

而此刻的沐易臣,正坐在沐氏集团顶层的办公室里,有条不紊地处理着公司的事务。

冷坤拿着一份文件走进办公室,轻声对沐易臣说:“少爷,这份文件请您签个字。”

“嗯,先放那儿吧!”冷坤发觉,今天的少爷很不一样。

整个早上都神采奕奕的,而且在吩咐他做事情的时候,一向淡漠凉薄的目光中,竟然带着一丝和蔼。

真是太古怪了,一定是昨天发生了什么令少爷开心的事。

难道是因为那位小姐?少爷打发他们离开之后,就和那位小姐一直待在房间,天快亮了少爷才出来。

而且重点是,少爷出来的时候,衣服不像之前那样整齐,头发也有些凌乱。

最重要的是,外套也不见了。

他的年纪比沐易臣大两岁,经历过刻骨铭心的感情,算是个过来人。

孤男寡女在一起呆了那么久,会发生什么事并不难猜。

如果少爷早点儿这样开窍的话,老爷也就不必整天那么担忧了。

冷坤正胡思乱想着,一个男人推门走了进来。这个男人长着一对狭长的桃花眼,薄薄的嘴唇挂着明显地笑意。

“许少,您来了。”

见少爷的朋友进来,冷坤连忙打招呼。

“嗯。”

许文轩应了一声,径直走到那张硕大的办公桌前,打了个哈欠。

“又这么早就来公司了,你还真是学不会享受生活啊!”

沐易臣头连都没抬,口中说着:“你坐一会儿,我手头还有点儿事没处理完。”

许文轩倒也没客气,自己从冰箱里取出一听可乐,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知道他们一定有事要谈,冷坤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十分钟后,沐易臣终于合上了手里的文件。

“说吧,找我什么事?”

他知道,大概是发生了什么,不然许文轩不会这个时间到公司来找他。

“阿臣,这是今天的报纸,你看一下。”

许文轩把手里的报纸递给他,眼中明显带着准备看好戏的兴奋。

沐易臣只是扫了一眼头条新闻的标题,就移开了目光。

“无聊!这个也值得你特意拿给我看?”

“拜托!这篇报道上面写的,可是沐氏集团唯一继承人要进行家族联姻的消息哎!你这个男主角,难道不该出来解释一下吗?你订婚这么大的事,连我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都没知会一声,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许文轩瞪大了眼睛,不满地质问道。

“不过是一些捕风捉影的八卦而已,我的性格难道你不清楚?”

沐易臣优雅地抿了一口咖啡,淡然地说。

“原来是谣传啊!我就说嘛,你这个连女朋友都没有的工作狂怎么会突然想通了要结婚呢!

不过,从来没在媒体上见过关于你的绯闻,所以一看到这个我就信以为真了。

如果是上官宇、沈山他们的话,整天换女朋友,每次有了新欢都有传闻说可能会结婚,我肯定不会相信。”

热闹没看成,许文轩失望地眨巴了几下眼睛,仍旧不死心地说,“不过,上面可是写着,联姻的消息是从你父亲那里传出来的。说不定,真的是沐伯父做的决定。我看,你最好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听到这话,沐易臣毫不在意地将双手交叉环在胸前:“即使真是老爷子的意思,那也是他自作主张。搞什么商业联姻,这绝对不可能!”

“其实,也不怪伯父会担心。你整天和我们混在一起,从来没带过女生回家。如果不是了解你,我也会以为你在取向方面有问题呢!”

“你找死吗?我怎么可能和不喜欢的女人乱来!”

沐总裁瞪了这个损友一眼,冷冷地说,眼中却透着一股认真。

“你看我和阿宇、阿山他们,都换了几个女朋友了。你连恋爱都没谈过,真是浪费了你这张脸,心疼那些倒追你的妹子们一秒钟。唉,女人的美妙滋味,你这个处男是不会懂的!”

沐易臣向门口一指:

“你小子今天废话怎么那么多?许氏企业难道没有生意做吗?都几点了,你还不滚回去上班!”

“好嘛,我这就回去了。”

许文轩离开之后,沐易臣拿起桌上的报纸,凝视着“沐赵两家联姻”这几个字若有所思。

沐易臣是个十足的工作狂,对下属要求严格的同时,自己也是以身作则,对工作一丝不苟。

他有早起的习惯,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公司的人。

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靠他的努力和勤奋得来的。

早上,他和平时一样很早就醒了。动了一下,发现怀里多了个没穿衣服的睡美人,才猛然想起前一天晚上的事。

一夜缠绵之后,显然把她累坏了。

因此,在他醒来之后,她仍然缩在他怀里熟睡着,乖巧的样子让人忍不住疼惜,长长的睫毛静静地垂着,恬静的睡脸在晨曦之下美得令人窒息。

他轻手轻脚地将她移到一旁,准备起身穿衣服。本来就没有被子盖,又突然失去温暖怀抱的赵冬寒立即紧锁眉头,抱住自己的胳膊瑟瑟发抖。

虽然包间里有空调,不过清晨的寒意还是调皮地从窗户缝隙钻了进来。

白皙柔嫩的肌肤上布满了各种暧昧的痕迹,都是他的“杰作”。他皱着眉轻轻嘟囔了一句:

“真是个麻烦的女人!”

身体却诚实地拿过自己的西服,轻柔地替她盖在身上。

推开包间的门,冷坤已经在门口等候他了。

他没有理会冷坤讶异地眼神,丢下一句“告诉他们,在里面的人出来之前,不许进去打扰”,就匆忙赶去公司主持早例会了。

其他女人的滋味是否美妙,他不知道;不过赵冬寒那个丫头的味道,确实鲜美可口,刚好符合他的口味。

过去,他那些哥们说女人如何如何好,他从来都不以为然。可是自从遇到了她,他觉得他们的话似乎有那么点儿道理。

办公室的电话响了,他倾身接起来:“喂。”

“儿子,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没兴趣。”

预料到父亲接下来想说什么,他完全没有给面子,立即打断了沐柏超的话。

沐柏超十分了解儿子,自动无视了他的冷漠态度,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

“看到新闻了吧?爸给你安排了一段好姻缘,对方是赵氏企业的千金。”

“不必了!还有,您下次不要再对那些记者乱说了。”

无论父亲说什么,他也不可能同意。

他早就做过决定,如果有一天他结婚了,那么肯定是因为他想跟一个女人在一起,而不是为了事业。

相关文章:

用力 别停 使劲插花心丢了_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经年相逢意正浓全文章节/经年相逢意正浓无弹窗

暖婚蜜宠绝恋小娇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我竟然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_爸爸女儿涨死了慢一点

寒冰木加的道具文|乖放在里面不许拿出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