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世仙医完结篇大结局/都市绝世仙医免费阅读

2021-07-14 14:34 · 新商盟

第二天的捐赠会举行的很圆满,作为嘉宾出席的林墨,在会上被黄文忠狠狠地夸了一番,在会上,黄文忠提议他就任心血管内科的科室主任,本来聘任证书都拿出来了,却被林墨给拒绝了。

因此,他一下子就成了全院的风云人物。

下了捐赠会,沈彤在大礼堂门口拦住了林墨。

“没忘记昨天晚上你答应我的事情吧,我请你吃饭。”沈彤笑着说道。

今天的沈彤特意打扮了一番,脸上化着淡妆,碎花白衬衫,紧身牛仔裤和白色的帆布鞋将她整个人衬托的清新自然而又不失妖娆。

“当然。”林墨笑道。

两人说完便并肩走向医院大门,让医院的那些男同志大跌眼镜,他们暗恋守护了这么长时间的院花就这么被一个实习生勾搭走了,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到了,就是这。”沈彤向车窗外看了一眼说道。

林墨下车看了一眼,“鸿儒餐厅”四个大字分外耀眼,而在那四个大字的右下角,还有一个圆形方孔的铜钱标识。

林墨掏出昨天钱坤给他的那张卡片看了一眼,轻笑了一声,心想这么巧嘛。

鸿儒餐厅被誉为“中海市第一西餐厅”,来这里消费的不是政商界的名流,就是富家的衙内,往来无白丁,所以才取名鸿儒餐厅。

“宝贝,我和你说啊,这家鸿儒餐厅可是中海市最贵的餐厅,没有之一,最低消费十万元起,可是比中海市所有的五星级酒店逼格都高。”

“哇,这么贵,我们是不是有点太奢侈了。”

“呵呵,十万块算什么奢侈,我可是这里的常客,而且还是会员呢,和我在一起,怎么能让你像以前一样跟着你那个穷逼男朋友去吃路边摊呢……”

赵谦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站在餐厅门口的林墨,一阵冷笑道:“呵呵,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林墨,他怎么在这?”李媛媛也看到了林墨。

“呵呵,一个穷逼在这干什么你还看不出来嘛,当然是来打工了,要不你还以为他来吃饭啊。说不定人家是来打工还你钱的。”赵谦说话的时候故意放大了声音,惊动了林墨和沈彤二人。

“怎么,林墨,医院的实习工资养不活自己,周末还要到这里来打零工!用不用我们家赵谦给你介绍一下啊,他和这里的经理可是很熟的,说不定能给你找个能收小费的服务生工作呢。”

李媛媛傲慢的看着林墨,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咄咄逼人,简直不要将自己富二代女友的优越感发挥到极致。

看到这里,沈彤一脸疑惑的看着林墨说道:“你和她有仇?”

林墨苦笑着说道:“好像是劈腿的前女友。”

沈彤一怔,伸手揽住了林墨的胳膊,冷冷的看着李媛媛说道:“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男人前女友的份上,我早就赏你几个耳光了,所以还请你最好闭上你那张破嘴。”

呵,这女人,倒真有点影后的潜质,林墨心中一阵好笑。

沈彤说着,又叭的一声在林墨的侧脸上留下了一个吻,然后牵着林墨的手说道:“林墨,我们走。”

看到这里,李媛媛一阵瞠目结舌,如同被五雷轰顶,她实在没有想到,一个被自己丢弃的男人,这才过了几天,就找了一个如此标志美艳的女人,而且看着他们身后的那辆玛莎拉蒂,就知道这女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顿时,一阵无力的挫败感袭上心头。

而一旁的赵谦,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他实在是想不通一个如此美艳的女人是如何看上林墨这个穷逼的,再看看一旁浓妆艳抹的李媛媛,一阵恶心的感觉就袭上心头,他冷哼着一把甩开李媛媛的手,走进了餐厅。

“小姐,给我们来一间包厢。”林墨来到柜台前面,看着前台小姐说道。

“好的,先生,您稍等。”

“先生,只剩下最后一间包厢了,是一间至尊包厢,请问是否订购?”前台小姐热情的问道。

“订。”

“等等,服务员,最后一间包厢我们要了。”赵谦一把将手拍在前台上看着前台小姐说道。

前台小姐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两位先生,这是最后一间包厢了,所以……”

“所以应该先来后到吧。”林墨看着她说道。

“对不起,两位,这是一间至尊包厢,只有特殊的会员才能订购,请出示你们的会员卡。”要知道,至尊包厢可是鸿儒餐厅最为至高无上的包厢,而且只有两间,平常是根本不会向普通人开放的,只有那些手持至尊会员卡的人到来,或者老板亲自带人来的时候才会开放。

“呵呵,会员卡,看清楚了,这可是你们餐厅的白金会员。”赵谦将会员卡往桌子上一拍说道。

想要成为餐厅的白金会员,年消费额度最起码要超百万才行,所以赵谦一副很是盛气凌人的模样。

“这个,算吗?”林墨将那张紫黑色的卡片放到前台上说道。

赵谦瞥了一眼林墨放在桌子上的卡片,嗤笑着着嘲讽道:“呵呵,我说林墨,你是来搞笑的嘛,你这该不会是你从哪里搞来的路边摊的会员卡吧。看清楚了,这才是会员卡。”

赵谦见过黄金,见过白金,见过钻石会员卡,但是林墨那紫黑色的卡片他还一次没见过,所以才坚信林墨肯定是认错餐厅了。

“哦,是嘛,那还真是多谢赵公子让我长见识了呢。”

林墨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却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他的会员卡,让赵谦憋得一阵脸红。

那服务生看了一眼赵谦的白金卡,根本没有拿起来仔细查看,一副司空见惯了的样子。

而当她看到林墨的卡片时,脸色都变了,拿起来再三确认了一番。

“服务员,不用看了,这家伙肯定是在大街上收的,我看他八成是走错地了,马上给我们开包厢吧。”赵谦得意的摇晃着身子说道。

“就是,服务员,赶紧给我们开包厢吧,我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哦,可不想耽误在这些穷光蛋身上。”

李媛媛自知没有沈彤漂亮,因此能够凭借赵谦的财力压他们一头,她也正好过过嘴瘾。

但是前台小姐根本没搭理赵谦和李媛媛,再三确认了之后,一脸敬畏的看着林墨说道:“对不起,先生,刚才有所怠慢,请原谅,我马上就为您开包厢。”

要知道,能拿到这张卡片的人,连他们老板都要礼让三分,更别说她只是这里的服务前台了。

“赵公子,看来你的白金会员还不如我在大街上捡的一张会员卡呢,你那个会员,究竟是有多不堪啊。”林墨冷笑一声说道。

“你……”

看着赵谦一脸吃瘪的样子,沈彤捂着嘴在一旁偷笑

“你搞什么,看清楚了,老子这可是白金会员,一年消费不下于一百万啊。”赵谦有些恼火的扯着服务生说道。

但是那服务生根本没有将赵谦的白金卡放在眼中,这种会员卡在他们眼中算是最低级的了,这种会员,在他们餐厅里面,一板砖能砸到一大片。

但她还是礼貌的看着赵谦说道:“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最后的这间包厢只对持有至尊卡的客人开放。”

“至尊卡,那是什么鬼,我怎么不知道。你现在马上给我办一张至尊卡,反正今天这包厢我是要定了。”赵谦一脸霸道的看着前台小姐说道。

在两个女人面前,尤其是在和这个穷鬼在一起的时候,他可千万不能丢了面子。

“对不起,先生,本餐厅的至尊卡并不公开发行,只会餐厅的董事长赠与亲朋好友。”

听到这里,赵谦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林墨这个穷逼,是鸿儒餐厅董事长的亲友?就算打死他他也不会相信啊。

“服务员,来一间包厢。”一道老年人的声音林墨的背后响起。

“我靠,又来一个抢包厢的。”赵谦忍不住的骂了一句。

林墨转身,看到身后竟然站着一群老兵,他们身上穿着洗的发褐的军装,每个人的胸前都挂满了勋章,其中一人还坐在轮椅上,由其他人推着。

“对不起,老人家,本店最后一间包厢被这位先生订走了。”前台小姐不好意思的看着为首的老兵说道。

“真的没有了吗,我们等一下也是可以的,我的这些老战友都是从各地赶过来的,今年是我们十年来第一次见面。”为首的老兵不想放弃,坚持道。

“对不起,老人家,你们等也可以,但是我们这里的包厢并没有限时,所以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前台小姐还有要劝他们离开的意思。

“是啊,老萧,咱们换一家吧,在哪吃不一样啊。”有人劝说道。

“不,这家餐厅的味道最正,下一次我们相见还不知道能剩下几个老家伙呢,今天我必须让你们尝一尝。”

“如果你们真想等的话,那边休息区可以等候一下。”前台小姐无奈的指着餐厅角落的一排沙发说道。

“等等。”林墨叫住了要离开的老兵,看着前台小姐说道:“将包厢让给他们,可以吗?”前台小姐一怔,马上笑道:“当然没问题。”

“小伙子,这怎么好意思。”为首的老兵一把握住林墨的手说道。

“老人家,我们只有两人吃饭,用不了一间包厢的,这间包厢理应让给你们,如果不是当初你们拼命的在战场上保家卫国,哪有我们今天这么安稳的生活啊。”

“是啊,老人家,我们不妨事的。”沈彤说着看了林墨一眼,心中对他越发的崇敬了。

“好,既然如此,我就代表这些老家伙谢谢你了。”老者说着,眼中已经噙满了泪花,像林墨这种对他们这些老兵还如此尊重的年轻人,真是不多见了。

随即,老人从口袋之中掏出一张卡片递给林墨说道:“今后在中海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给我打电话。”

林墨双手接过,点头答应,送走那群老兵,他看了一眼名片,很是普通,上面只有一个名字萧国政和一个电话号码。

看着林墨将包厢从自己手里抢过来,转身就送了别人,赵谦就气不打一处来,但是他可不敢再这里动手,毕竟他现在可是知道白金会员和至尊卡持有者之间的差别的。

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双方在选座位的时候也选到了同一排。

“马赛鱼羹,鹅肝排,巴黎龙虾,红酒山鸡,大蜗牛,洋葱汤,再加一个法式千层糕。”

“好的,请问二位喝些什么呢?”

“92年的啸鹰赤霞珠干红葡萄酒一瓶。”

可能是不甘示弱,在听沈彤点完之后,李媛媛也开口点了一模一样的菜。

听到李媛媛点的这些菜,赵谦就一阵肝疼,平常他来吃饭的时候,能够点上刚才李媛媛点的其中两道就算是奢侈了,因为在西餐之中,法餐向来都比较昂贵,在这个餐厅更是贵的离谱。

“对不起,女士,92年的啸鹰赤霞珠干红葡萄酒是至尊卡持有者专属红酒,很抱歉不能为您提供,请您换一种吧。”服务员一脸抱歉的说道。

一瓶六升装的92年的啸鹰赤霞珠干红葡萄酒,曾经在拍卖会上拍出过五十万美金的天价,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喝的上的。

听到这里,一直被压抑的赵谦终于爆发出来了,大骂道:“不能提供你们写在上面干嘛,来侮辱我吗?”

“对不起,先生,这是我们的失误,我们一定马上改正。”

“够了,拿你们这里能提供的最贵的红酒过来,我要醒好的。”

如果这样的对比还不算明显的话,那么李媛媛就是一个迟钝的笨蛋了,现在她更加倾向于林墨就是一个富二代,这些年他的窘迫只不过是在考验她的真心。

不过还好她“撑住了”,四年的感情,她不相信林墨说丢就丢,因此做了充足的心里准备之后,李媛媛走到了林墨的身边。

“李媛媛,你干什么,你给我回来。”

本来今天就够丢人的了,如果现在连女朋友都丢了,那他赵谦今后就会成为一个大笑话了。

“闭嘴,你个骗子,你就是一穷光蛋,什么都没有,连一瓶红酒都买不起,我跟着你喝西北风去啊。”

李媛媛回头鄙视的骂了赵谦一顿,让他彻底的愣住了,他赵谦竟然被人骂是穷光蛋!

“林墨,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啊,我之所以离开你完全是被这个骗子给骗了,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李媛媛半蹲在林墨身边,一副奴颜婢膝的模样。

“哦,李小姐,据我所知,赵先生答应你的事情都办到了啊,普拉达今年最新款的时装,卡罗帝亚手表,医院的住院医师……你怎么能说他是骗子呢。”林墨冷笑着说道。

“林墨,你肯定还是爱我的对不对,我们可是有着四年的感情啊,这四年的感情难道你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吗?”

看着李媛媛一脸假惺惺的表情,林墨心里就一阵犯呕,他真的没有想到,一个女人的脸皮可以厚到这种程度。

“不要再用你那种假惺惺的态度在这里装模作样了,否则,我会真的不客气。”林墨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了起来,吓得李媛媛后退了两步。

像是被当众揭穿假面一样,李媛媛站起来指着林墨骂道:“林墨,你还欠着我钱呢你可别忘了。”

听到这里,林墨有些尴尬,他可以在餐厅点五十万美金的红酒,但是却还不起五千元的欠债。

沈彤一眼就看出了林墨的窘境,看着李媛媛问道:“多少?”

“五千。”

“这是一万,以后不要再来打扰他了。”沈彤将一沓钱放在李媛媛的手中说道。

看到这里,李媛媛彻底的崩溃了,一把将手中的钱撒了出去,又抓又挠的扑向了沈彤。

“小狐狸精,肯定是你,肯定是你勾引他的,我打死你。”

但是还没等着沾到沈彤衣服的时候,就被赵谦扯着头发一把拉了回去。

“吗的,够了,你还嫌丢人不够是吗,不爱吃就滚,别在这里给老子丢人现眼。”早已不甘屈辱的赵谦这次彻底的爆发了,直接破口大骂。

赵谦说着,拽着李媛媛的头发在众目睽睽之下灰溜溜的跑出了餐厅。

往日他在这餐厅可是耀武扬威,今天这脸可算丢大了,以后他可没脸再回来了。

“谢谢你替我解围,钱我会还你的,你不是找我有事吗,说吧。”林墨有些感激的看了沈彤一眼。

“钱你不用还,不过如果你能帮我这个忙,别说是一万了,就算一百万一千万都不算多。”

“我想让你帮我治疗一个人,我的一个好闺蜜。”

“哦,什么症状?”林墨一下子来了兴趣。

“这个我说不好,你待会去看一下吧,反正挺奇怪的,她的病一出生就有。”

两人说完,迅速的吃完了盘中餐,出了鸿儒餐厅,沈彤就开车载着林墨向自己闺蜜家中驶去。

不多时,他们的车子进入了一个高档的小区内,橡树湾,中海市为数不多的几个高档小区之一。

沈彤敲响了一栋三层小别墅的大门,给他们开门的中年女子是沈彤闺蜜的母亲,但是当沈彤向她介绍完林墨之后,中年女子脸上却带着一些失落。

自己的女儿什么医院没去过,什么医生没看过,像林墨这样的年轻医生能有什么经验。

不过因为是沈彤请过来的,所以中年女子倒也客气,请他们进了客厅。

“阿姨,柳瑶呢?”沈彤问道。

柳瑶!听到这个名字,林墨的瞳孔一紧,心上好像被插了一刀一样,要知道,这也是自己发妻的名字啊。

但是他很快就缓了过来,毕竟柳瑶这个名字太普通了,就算是一个城市同名同姓的人也不在少数,不是嘛。

“她在自己房间呢,你们上去吧。”柳母轻笑,眼睛却一直在林墨的身上打量着。

沈彤驾轻就熟的带着林墨上了二楼,敲响了一个卧室的房门。

“进。”一道好听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林墨的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名字就算了,为什么连声音也那么像,难道真的有那么巧?他的呼吸不禁粗重了起来。

沈彤和林墨推门进入,就感觉一股暖流扑面而来,此刻在阳台前,一个女孩正穿着厚厚的棉服浇花。

夏天穿棉服,房间的温度也被调到了三十度,这一幕,似曾相识。

“瑶瑶,我来看你了,还给你带了一位朋友。”

柳瑶转身,彻底将林墨震惊住了。

这是一副倾国倾城的面容,肌肤赛雪,眉眼如画,宽大的棉服却难掩那一副姣好的身段,但美中不足的是,这女孩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

和前世的柳瑶一样,这是一个让男人保护欲爆棚,女人都要为之动容的女人。

名字,声音,相貌全部都一模一样,虽然如此,但是他还是不敢确认眼前之人就是柳瑶的转生。

前世,林钟南在柳瑶左手手腕处留下过一个梅花印记,因为那朵梅花深深的刻在了她灵魂上,所以就算转生,也会带在身上。

如今,只要确定眼前这女孩手腕之上有无梅花印记即可。

“林医生,瑶瑶天生体寒,这就是她的病症。”沈彤苦笑着说道。

“无妨,我先诊断一二再说。”

“那就麻烦林医生了。”柳瑶好像事先知道林墨要用中医,所以就伸出了左手手腕。

当看到柳瑶白皙肌肤上的那一朵梅花印记之时,林墨的心中像是被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看着柳瑶确认道:“柳小姐真是时尚,还有梅花刺青呢。”

柳瑶听后嫣然一笑,说道:“不是刺青,这是胎记,天生的。”

果然如此!林墨心中一阵悲愤,造化弄人啊!

前世的柳瑶是九阴绝脉的体质,林钟南为了救她,拜入道医门下,只因在昆仑山上,有一种七彩雪莲,可治此病,但要想采得此莲,必以仙人身份。

前世,林钟南日夜苦修不为得长生,只为那七彩雪莲,只为塌上娇妻。

可他却从未想过,就在他要得道之日,柳瑶却对他痛下狠手。

她那一刀,斩断了林钟南的仙缘,也斩断了她柳瑶的活路,否则,现在的他们早已是人人羡慕的仙侣,那还会落得如今这般下场。

如果说不恨,那是假的,但就算再恨,他也忘不了前世的缘,那些美好的岁月。

此刻,他的内心极其的痛苦,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再出手救助眼前这个女人

“瑶瑶的病怎么样,好不好治?”看着林墨眉头微蹙,沈彤有些担心的问道。

“要想痊愈,有些难度。”林墨有些失神的答道

柳瑶眼底刚刚升起的希望,又渐渐的黯淡下去。

看到这里,林墨长叹一声,罢了罢了,不管前世发生了什么,今世她都只是自己的一个病人而已。

而且柳瑶刺杀他原因未明,在他有办法唤起柳瑶前世记忆之前,她不能死。

“连你也没有办法吗?”沈彤有些失望的说道。

“虽然暂时不可治愈,但我有办法缓解,恢复到正常人状态不是问题。”

前世在道医门的苦修,让他练就了一手赤凤补元的手法,凭借此手法可以暂时缓解柳瑶的症状。

柳瑶的眼睛再次变得明亮了起来,能够恢复到正常人状态,这是她从来都不敢奢望的啊。

“太好了,那还等什么,快开始吧。”沈彤有些期待的说道。

“这种手法有些隐秘,所以……”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出去。”沈彤笑着说道。

“柳小姐,你的病是气脉郁结,经络阻塞而致,西医是无法帮你疏通经络的,所以在这里我要用推拿之术帮你打通经络,疏通气血,请到床上正面躺下。”林墨随便编了一个理由说道。

“要脱掉衣服吗?”柳瑶有些尴尬的问道。

“脱掉外套即可。”

听到这里,柳瑶才长舒了一口气,将外套脱掉,留下了里面的睡衣。

柳瑶的睡衣比较传统,领口只到锁骨以下,所以并不需要担心会有走光。

柳瑶躺下之后,林墨在床边蹲了下来,暗暗运动真气,扶住了她的一双玉足。

被林墨碰到脚的那一刻,柳瑶的身体轻轻的颤动了一下,她从来没有和同龄的异性单独接触过,而如今却被林墨握住了脚,这个对于女人来说很特殊的身体部位。

而林墨也是一阵触动,久违的感觉。

躺在床上的柳瑶偷偷看了林墨一眼,发现这个男人正目不转睛的专注在自己的脚上,眼中丝毫没有别的意图。他那一双充满热量的手正在自己脚上按摩着,或推,或揉,或提,或按。

他的每一个动作仿佛都有天生的魔力一般,勾起了柳瑶体内最深的悸动,浑身四肢百骸甚至每一个细胞都舒展了开来。

不多时,两股暖流从她的双脚流向了全身各处,将她冷下来的身子渐渐的温暖起来,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林墨手上的温度越来越高,按穴位的力道也越来越重,当他按到急脉和曲骨两道穴位之时,柳瑶的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颤,一声呻吟马上就要脱口而出,愣是让她硬生生的给吞了下去,发颤的双手几乎要将洁白的床单抓破。

上至期门穴之时,柳瑶浑身巨颤,大汗淋漓,满面潮红,身子瘫软在床上,几乎化成一滩烂泥。

一时之间,房间内的暧昧气氛浓郁的化解不开。

而此时,林墨也满头大汗的抬起双手,长舒了一口气说道:“好了。”

只是施展了一次赤凤补元就如此吃力,看来自己的修为并未恢复多少,今后的修行之路还很长。

此刻的柳瑶满身大汗,浑身燥热,仿佛身处一只火炉之中,但却前所未有的舒服。

两人推门而出,看到门口正站着三人,柳父听说有人给自己女儿治病,特地赶了回来。

“瑶瑶,怎么样了?”三人几乎异口同声的看着柳瑶问道。

柳瑶笑道:“好多了。”

她将手在三人脸上贴了一下,三人顿时大喜,要知道,自从柳瑶出生以来,无论春夏秋冬,她的双手都未曾暖过,而如今竟然有了温度。

柳父柳母自然是对林墨感激万分,连忙招呼着他到客厅去喝茶休息。

一盏茶过后,林墨才基本了解了柳家的情况,柳父名为柳泉,是中海市卫生局的局长,在医疗方面人脉颇广,所以这才保的柳瑶无虞长大。

若是换做别的家族,就算是豪门,也不一定能够做到如此。

洗完澡的柳瑶穿着长衫走了下来,虽然不太适合夏天,但是相比于穿棉服开暖风,这已经算是云泥之别了。

柳父看着林墨说道:“林医生,你想要我怎么感谢你,直接说,只要我柳泉办得到的,一定竭尽全力。”

林墨想了想说道:“不知一张行医资格证可行?”

林墨现在的身份只是一名实习生,并不具备行医资格,但若他想快速提升自己的修为,必须大量行医,若是被人知道他没有行医资格证,说不定会有人拿这件事死磕做文章。

行医资格证虽可通过考试获得,但距离下次考试还有大半年的时间,他等不了这么长时间。

“没问题,林医生,你的能力我已经亲自见证过了,所以不用考核我也会给你颁发行医资格证的,到时候我一定亲自送到。”

“那就麻烦柳叔叔了。”林墨点头轻笑。

沈彤忽然接到了医院的来电,要马上赶回去,林墨也不好单独在柳家留坐,于是两人就起身要离开。

看到这里,柳瑶马上站起身子叫到:“林医生,等等。”

“嗯,怎么了?”林墨回头,看着有些拘谨的柳瑶说道。

“谢谢你。”

“不客气。”林墨眼底闪过一丝失落,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有礼貌。

相关文章:

自己坐上来深好大|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无迹遮韩国漫画免费天天漫画*热文

昨天晚上客人的好大.白灼顺着大腿流了下来bl

姜汁走绳.电击——双性道具piay走绳

我要吃你的大馒头小说@英语老师打开扣子让我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