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宠婚:娇妻请负责》小说(无删节)全文+阅读

2021-07-14 14:05 · 新商盟

第4章 拙劣的演技

话落,乔婧馨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的褪尽,连那张红润饱满的双唇也变得透明,一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怎么可能……”她指着乔乔的手在颤抖。

视线中娇小可爱,像陶瓷一般精致的面容,渐渐与记忆中那张丑陋肥胖的脸颊重合。

乔乔上前抓住乔婧馨指着自己的手指,拉进两人的身子,感受到指尖传来的凉意,心中冷笑一声,又转头,对着呆滞在原地的刘姨微微一笑,“刘姨,好久不见。”

“大,大小姐???”刘姨下意识回道,眼中带了些许探究。

“刘姨,快把她赶走,她不是我的姐姐,姐姐还在牢狱中,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你看她的样子,哪一点和姐姐长得像了。”

乔婧馨慌乱急切的声音终究还是有些作用的,刘姨脸上疑惑的表情散去,显然并不相信乔乔。

“乔峰,别忘了,今天是那个小贱人出狱的日子,你难道真的要让她回到乔家来吗?”

“那能怎么办,难道要让所有人看我们家的笑话吗?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我乔家的女儿。”

突然穿插进来的争吵让乔乔挑了挑眉,毫不意外的看到林芳与乔峰拉拉扯扯走出家门的丑恶嘴脸。

见到林芳与乔峰,又听到两人口中的说辞,再加上已经确定身边的就是乔乔无疑,乔婧馨几乎红了眼,不管怎样,都不能让乔乔回到乔家。

她笃定,乔乔形象大变,如果不能证明她的身份,就没人会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想到这里,她反手扼住乔乔的手腕,拖拽着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奈何乔乔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张口就来,“爸,妈,我回来了。”

简单的几个字,让所有人都僵在了原地,林芳脸上的表情寸寸崩裂,传到耳中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况且她很清楚,今天是什么日子。

虽说三年来对乔乔不闻不问,出于心虚,她还是见过乔乔的照片的,尤其是近照。

“乔乔?”乔峰试探的叫了一声,在看到乔乔点头之后,脸色倏地难看下来,“你还有脸回来?”

乔峰的态度让乔婧馨母女眼睛一亮,眼中的嫌恶怨愤不再有丝毫的掩饰,扯着乔乔的手臂,乔婧馨眼里带了水雾,接着,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爹地妈咪,姐姐形象大变,我刚刚,刚刚只是没有将她认出来,她就要上前打我,,,”她一边伤心的抹着脸上的水滴,一边隔着衣服狠狠掐了自己几下。

“爹地妈咪,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所以姐姐才这么讨厌我?”

乔乔被她恶心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啧啧称奇,乔婧馨这演技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听到女儿的哭诉,林芳心疼的不得了,刚想要上前,就听到一记响亮的巴掌声。

乔乔偏过脑袋,抵了抵自己被打的右脸,火辣辣的痛感终于让她的脑袋清醒过来,口中的血腥味蔓延,她回头,看了乔峰那张盛怒的脸,还有未来得及放下的手掌。

她没哭没闹,只是低低笑出声,好笑的看了自己的爸妈与妹妹,最终视线停留在乔婧梨花带雨的面容上,声音冰冷彻骨。

“我打你了?”

只是被乔乔看着,一股寒意便自脚底蔓延至全身,乔婧馨从来没有过这种危险的感觉,可为了抹黑自己这个姐姐,她非但没有退却,还小心挽起了袖子。

露出一道一道恐怖的紫痕,“姐姐,我本不想说的,可是你看,我的胳膊都被你掐成什么样了。”

余光瞥到乔峰与林芳恨不得上来撕了自己的愤恨表情,乔乔点头,灵活的挣脱乔婧馨的手掌,一把将她的胳膊扯到眼前,“掐的不错,挺有艺术感。”

乔婧馨有那么一瞬的心虚,被她很好的掩饰下去。

话落,乔乔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在三人的视线中,狠狠一巴掌甩在乔婧馨的脸上,“满足你想要被打的愿望!”

她的手虽小,可其中的力度不比乔峰少,乔婧馨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整个人都被打蒙了。

“噗——”拐角处停留的黑车内,见到这一幕的陈肖差点把自己嘴中的水喷出来,瞥到自家爷阴沉的脸色后,识趣的没有出声,心中却对乔乔另眼相看。

他还以为,这小姑娘会乖乖受气,没想到,也是一个狠角色。

“你竟然敢打我。”乔婧馨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邪肆的人,尖叫出声,像疯了一样扑向乔乔,旁边见到自家女儿受气,怒急的林芳也加入了战斗。

乔峰绷着脸,周围看笑话的人渐渐增多,他自觉面子都要被丢光了,心中对乔乔仅存的那一丝父女情也消磨殆尽,想要上前拉架,在挨了两指甲之后,一张老脸黑的都能滴出水来。

“从今天开始,我们乔家,只有乔婧馨一个女儿。”被乔乔扫光了面子,又无法将人拉开,乔峰一狠心,直接将乔乔逐出了乔家,砰的一声连门都关上了。

别看乔乔的身子小,力气大的很,被乔婧馨母女围攻,愣是没吃到一点亏,乔婧馨脸上多了几道爪印,一头大波浪比鸡窝还鸡窝,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拳头,多少脚,哪哪都是疼的。

林芳也好不到哪去,若不是乔乔看在她是自己母亲的份上,早就一脚踹在她的小腹上,没有几天是别想下床了,要知道,她在监狱可是学了不少打架的技巧,专门瞅着要害打,哪儿疼打哪儿。

她听见了乔峰说的话,心里更是发了狠,追着乔婧馨打,一点都不含糊。

后来还是别墅区的保安上前,将三人拉开,林芳钻了空子,掏出包里的化妆盒毫不留情的砸在乔乔的额头上,见了血。

摸了右边的额角,感受到手上的潮湿,乔乔脸上特平静,若不是有保安拦着,又明显向着乔婧馨那对母女,她能直接上去将两人打残了。

瞧着女人脸上盛怒的小脸,又看到她额角的红色,之前看着母女三人打架依旧稳坐车内的某位爷彻底寒了俊脸,推开车门下去,长腿一迈,便向着事发地点走去,陈肖只能扶额跟上。

“贱人,滚出去。”乔婧馨弓着酸疼的身子,眼泪狂飙。

乔乔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她,直直的盯着林芳看,“您还认我这个女儿吗?”

林芳的手在颤抖,脸上的表情由狰狞转至错愕,最后沉默。

看到她的反应,乔乔什么都明白了,她耸了耸肩膀,低低的自嘲一声,下意识打了一个哆嗦,这天真冷啊,冷的将眼泪都冻住了。

她脑袋有些晕,踉跄的转过头,扎进一个硬邦邦的胸膛,再抬头,眼睛鼻尖都是红的。

突然出现的神秘男人吸引了这里全部的视线,欣长笔直的身形将乔乔罩的严严实实,长臂一伸,就将人揽进了怀里。

不等小女人出声,一个眼神扫过,就把乔乔到嘴的话噎了下去,不知名的有些委屈。

瞧见男人冷硬俊朗,棱角分明的完美五官,就算是绷着一张脸,也将乔婧馨的魂都吸了过去,她的眼中带了痴迷,下意识整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脸上挂上得体的笑容。

不爽的看了与神秘男子站在一起的乔乔,只给林芳一个眼神,后者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请问您是?”只是感受到傅霆衍身上不同于常人的独特气质,震人心魄的强大气场,看到男人身上低调奢华的衣服,林芳就动了小心思。

傅霆衍并未理会母女两人,而是低头看了抿着唇角,一副受气包模样的乔乔,内心不禁莞尔。

“怎么刚分开几分钟,就受了欺负。”说罢,傅霆衍的目光染了冷意,漫不经心的扫了乔婧馨一眼,又看过欲言又止的林芳。

乔乔用力挣了傅霆衍钳锢的双手,瞟到乔婧馨水波荡漾的眸子,又改了主意,乖乖伏在男人的怀中,语气甜腻,“亲爱哒,我被赶出乔家了。”

这一句话让跟在傅霆衍身后的陈肖脚步踉跄,脑袋差点栽到地下。

哪想到自家爷倒是挺配合,傅霆衍揉了乔乔的脑袋,毫不意外的收到一记冷眼警告。

第5章 没人会爱她

“怎么会呢,乔乔,爸爸是跟你开玩笑的。”林芳干笑一声,她没有见过傅霆衍,却见过陈肖,知道陈肖的来头很大,不是乔家惹得起的,那眼前的男人,究竟是何许人,她想都不敢想。

谁也想不到,乔乔这个死丫头,刚出牢狱就能攀上这么一颗大树,不愧是下贱的狐狸精。

乔婧馨也适时接话道:“是啊,姐姐刚出牢狱,脾气难免暴躁了点,爹地也是被气急了,才会说的,姐姐,你不要放在心上。”她说着,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傅霆衍的身上,小脸微红。

“这位是谁啊姐姐?”

乔乔低着头,不怪她不想告诉乔婧馨傅霆衍的身份,实在是她自己也不知道,既然这个陌生人送上门来替自己解围,她为何不利用呢?人都是自私的,三年来,她对自私这个词理解的越发透彻。

“你姐夫。”丢出三个字,乔乔踮起脚尖,在乔婧馨嫉妒的目光中,轻吻了傅霆衍的下巴,不去看男人骤然暗了一瞬的眸子。

拉过他宽厚的手掌,“我们走吧!”

这自然的一幕,让乔婧馨的眼眸赤红,想上前将两人拉开,可在触及到男人阴冷的视线之后,只得不甘的僵在原地。

自家爷泰然自若,没有丝毫不适的就接受了乔乔这一吻,可谓是让陈肖大跌眼镜,心中对乔乔又多了一分慎重,从没有哪个女的进过这位爷的身,更别说如此亲密的举动。

眼看着神秘的男人带着乔乔离开,乔婧馨母女没有任何的办法。

直到走出两人的视线范围之内,乔乔才没好气的拿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与傅霆衍拉开距离。

别扭的说一声,“这一次,谢谢了。”

“应该的。”傅霆衍淡然出声,“毕竟,你我都给了对方名分。”

乔乔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未婚妻这件事,当即气恼的看了眼前帅的天怒人怨的俊脸,掏出自己身上仅有的三张红票子加几十块的零钱和两个钢镚,一股脑的塞进傅霆衍的手里。

“谢谢,我们~再也不见。”接着转身,大踏步的离开,动作流畅,一气呵成。

这一次,傅霆衍捏着手上的不义之财若有所思,没有阻拦。

陈肖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看着乔乔的背影,敬佩之感油然而生,呐呐出声提醒道:“爷,还有五分钟的时间。”

鞋底踩在雪地上嘎吱嘎吱作响,抬头望去,偌大的别墅区几乎看不到什么人,乔乔搓了冰冷的双手,将脖子尽量缩在羽绒服里,突然间就沉默了。

出了别墅区,她能去哪呢?在不远处的公园长椅上坐下,乔乔这一坐就是一下午,等到星星点点的灯光亮起,她才恍惚明白过来,真的就剩自己一个人了。

眼泪毫无预兆的浸湿了眼眶,三年前,乔婧馨攥着手伤害自己的时候她没哭,爸妈不相信她亲手将她送进牢狱的时候她没哭,在牢狱里日夜煎熬的时候她没哭。

乔峰说不要她的时候她没哭,乔婧馨母女打她的时候她没哭,可现在,她哭了,她低头,圈住自己的膝盖,孤零零的藏在夜色中,任由泪水爬了一脸,她想,没人会爱她了。

身上仅有的钱都给了傅霆衍,她也只能露宿街头了。

傅霆衍找到她的时候,她缩着身子,小小一团窝在椅子上,哭的悄无声息,肩膀一耸一耸的可怜样,实在是让人心疼。

他在她面前蹲下身子,轻声开口:“这会儿知道哭了?”

早便察觉有人靠近,乔乔的肩膀放松下来,眼泪蹭在衣服上,再看,已经和正常人无异,根本不像是哭过的样子。

她把两条腿搭在地上,扯过放在旁边的背包,起身就要走。

傅霆衍拉住她纤细的胳膊,皱了眉头,“跟我走。”

乔乔停下脚步,冷不丁的笑出声,积压在胸口的怒气毫无预兆的发泄出来,声音冰冷渗人。

“这位先生,请你搞清楚,我和你并不认识,是你自愿帮了我,自愿被我利用,报酬我也给了,我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现在,放开!”最后两个字落下,乔乔挣了手腕。

“卸磨杀驴?”傅霆衍被逗笑了。

“过河拆桥!”乔乔回头瞪视傅霆衍,眸子亮的吓人。

男人好脾气的又说一句,“我应该告诉过你,你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

连打架都看起来异常平静的乔乔终于炸毛了,“你是不是有病?我认识你吗?你是谁啊?和我有关系吗?啊?你是缺爱吗?滚~~~”

不远处听得真切的陈肖吞咽了一口唾沫,实在是强悍啊,谁敢在咱们太子爷面前如此大喊大叫,更别说指着傅爷的鼻子骂了,这位乔小姐实乃一位奇女子。

终于在女人脸上看到正常人该有的表情,傅霆衍表示很是愉悦,于是在某人连抓带踹的强烈抗议下,将人抗回了自己的小别墅。

低调奢华的两层小别墅内,暖黄的灯光下,乔乔面无表情的站在玄关处,看着男人自然的脱下身上的外套,自然的套上拖鞋,自然的倒了一杯水,自然的打开电视,自然的坐在沙发上。

内心的委屈,在骂了傅霆衍一通之后,消散了不少,这人似乎是完全忘了自己,乔乔没动,悠然喝着热水的某人也没开口。

直到乔乔的身子有些僵了,傅霆衍才恍然察觉门口还有个人。

“过来!”傅霆衍挑了挑眉,性感撩人。

作为一个资深颜控,声控,乔乔抑制住了自己想要扑上去的冲动,低头看着脚上的雪化作一滩水,身上狼狈的姿态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

她憋了一肚子的疑问,却愣是没有问出口。

见女人不动,放下手中的水杯,傅霆衍嫌恶的看了某人脚底下的水迹,这栋别墅除了傅霆衍,只有一名打扫的下人,会在特定的时间过来,也就是说,他的起居,基本上是自己打理的。

傅霆衍不喜欢有人插手自己的生活,不喜欢有人触碰自己的东西,这种不喜俨然已经有些病态,可今天,他主动触碰乔乔,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感,甚至于让其进自己的房子。

这种奇怪的事情,就连傅霆衍都不清楚为什么。

相关文章:

女主是高冷学霸的小说 好看的校园言情小說

五十多岁的浪女人口述,好 舒服 好 粗 好硬/霸道人生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_女友灌肠拉珠调教小说&霸道人生

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无良邪少

男生被女 生狂整视频|一个男人越是睡不到你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