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把我抱进他卧室_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2021-07-14 13:39 · 新商盟

赶紧把叶兰拉到自己的身后。

他们怎么会听我的,直接朝我们的方向猛扑过来。

我拼尽全力想要拦住他们,但是他们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我被他们直接推倒在地上。

身体和冰冷的地面撞击,刺痛感瞬间袭来,我捂着自己擦破皮的地方艰难地站了起来,但是发现自己根本就站不起来。

两个恶心的男人,直接把叶兰逼到了墙角,他们拉开拉链。

直接往叶兰的嘴巴里硬塞,叶兰害怕得一直往后退着,一般退一边大声地抽泣着,但是他们力气太大,叶兰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束光又朝这边直射过来.......

“什么人?”保安拿着手电筒,直接指向了两个男人的吧背。

两个不要脸的男人赶紧把自己的裤子拉链拉好,头也不回地赶紧跑了。

衣服已经被扒光的叶兰看到两个恶心的男人离开以后,地上的衣物都来不及捡,哭着跑上了车,直接开着车离开了。

留下我和保安,大眼瞪小眼。

叶兰居然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大晚上的我要怎么回去?我有些急了。

保安打着电筒走上来,光在我脸上来回地晃动着。

“大晚上的,你在这里鬼鬼祟祟地做什么?”保安严肃地问到。

我给保安说明了缘由,花了两百块买了一辆废旧的自行车,骑着回去。

果然还是不可靠,自行车拦在路上,幸好半路遇到了一个面包车的黑心司机,我又花了六百块才安全到城里。

下车看到城市里灯红酒绿的那一秒,我才意识到一个人只要有钱,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

而我现在的一切,都是蒋依依那个女人给我的。

打开门走进家,已经是午夜一点钟了。

开灯的那一秒,吓得我身体突然停在了原地,蒋依依抱着手,穿着毛拖鞋和睡衣一本正经地坐在沙发上。

我下意识地喊了一声,“老婆,你........”本来想问她怎么还没睡,但是自己都还没睡,实在心虚,根本不敢问出来。

放下抱着的双手和缠绕的大腿,蒋依依黑着脸说到:“不要乱喊,我不是你老婆,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割了喂狗?”

不知道是不是几天晚上在外大野战太过兴奋的原因,我竟然厚颜无耻地看着蒋依依得意地说:“老婆,你不要生气嘛,我今天晚上出去真的是迫于无奈。”

蒋依依根本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站起来就要打我,我一个转身,轻巧地避开了她的巴掌。

蒋依依又接着朝我踢来,她一个没站稳,我为了伸手拉住她,竟然跟着她一起倒了下去。

她被我整个压倒在沙发上,我赶紧伸手抵住自己的身体,尽量不要和她的身体有摩擦。

这个沙发是那样的柔软,我刚要准备起身才发现,丫的,我的手在蒋依依的胸上.......

我沉浸其中,久久不肯自拔。

蒋依依突然抬脚朝我的裤裆踢了一脚,疼得我瘫倒在沙发上,表情痛苦。

她趁机钻了出来,趴在沙发上捂着自己被踢得很痛的地方,语气有些无力地说:“你这是准备谋杀亲夫吗?要是我死了,看谁帮你。”

“谁让你对我那样!”蒋依依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明显有些害羞。

她揉了揉被我按得生疼的胸脯,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这一脚,差点把我踢得断子绝孙。

看来要是我哪天实在忍不住要了这个娘们,恐怕根本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蒋依依整理了一下睡衣,走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问到:“你今天晚上去哪里了?”

空气里明显弥散着酸酸的醋意,我表情依旧痛苦地坐了起来,被踢得很痛的下体总算是好多了。

坏坏地笑着问到:“怎么,我一个晚上没有回来,你就想我了?是不是爱上你的老公了?”

一边说着我还不忘记把身体朝蒋依依的那边挪去,挤眉弄眼地挑逗着她。

让我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她没有反驳,淡定地起身,走进了厨房。

想到刚刚在野外美好的画面,蒋依依难得温顺的一面,我忍不住嘴角上扬。

蒋依依拿着刀从厨房里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我艹,这娘们没必要吧,我只是一个晚上没有回来而已。”

小声地谩骂,我抓紧了沙发边缘,赶紧慢慢地站起来,身子微微颤抖,指着蒋依依说:“那个,有话好好说,不要乱来啊,这样是要坐牢的。”

蒋依依根本不理会我,拿着刀直接朝着我脑门的位置比划着,“你最好赶紧闭嘴,不然一会儿惹怒了我,我让你这辈子都和女人无缘!”

不止是我,就连拿东西似乎也害怕了,一下子垂了下去。

“那个你先不要激动,听我把话说完。”我试图安抚蒋依依的心情,张开双手看着她心平气和地说到。

我的这个方法似乎一点也没有用,蒋依依冷笑着说:“你想要成为太监吗?我很愿意成全你!”

“你不是让我去勾引叶兰,让我跟她上床吗?”来不及多想,我可不想真的成为一个阉人,脱口而出。

蒋依依手里的刀突然放了下来,认真地看着我问到:“你,已经和她上床了?”

“嗯嗯。”我点了点头,看蒋依依总算是缓和了很多,沉默了许久.......

看她愣在原地不动,我总算松懈下来,一溜烟跑进了卫生间。

今天晚上和叶兰在外面野战,不光衣服裤子弄脏了,就连身上都还带着泥土的气息,得好好地洗洗了。

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脱着衣服,温热的水让我觉得非常惬意温暖,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刚刚叶兰温热的舌头舒缓下体的感觉,简直快活似神仙。

蒋依依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反应过来的,使劲地拍着卫生间的门,实在是担心她手里的刀,“那个,你快去休息吧,已经不早了,我在洗澡。”

故意把水开得打了很多,过了很久,外面总算是没有了动静,侧耳伏在门边倾听,看来蒋依依已经回去休息了。

我长长地输了一口气,一边吹着哨子一边搓着身上。

洗漱完,总算是能和柔软的大床连为一体了,我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还在睡梦中的我突然被重重地踹了一脚。

睁开眼一看,是蒋依依,我揉着惺忪的睡眼坐了起来,看着眼神凶恶的蒋依依问到:“大早上的你又发什么神经,不用去上班了吗?”

听了我的话,她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直接扔了一张银行卡在床上。

“你已经被开除了,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没有用的废物了!卡里有三十万就当我给你的分手费,拿了钱赶紧走人,我不想再看见你!”沉重的大脑一下子清醒过来。

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蒋依依提着包直接走出了房间。

无奈地摊开手喃喃自语:“就这样,被开除了?”

心里暗自自嘲:也是,眼下我莫名其妙被开除了,她给我的任务也完不成了,自然要把我一脚踹开了。罢了,反正对于她而言,我本来就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自我安慰,但是心里还是很难过。

穿好衣物,那好床上的银行卡,“呵,三十万,加上昨天兰姐的十万,也有四十万了,不算亏吧。”

四十万已经够我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白手起家了,整理好简单的衣物准备离开,下楼的那一刻,我居然开始怀念起来。

蒋依依虽然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女人,但是因为宋老板的事情,肯定在公司收了不少气。

要不是为了帮我,她也不必这样,我熊陵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把简单的行李扔回去,我买菜开始做起晚饭来。

到了下午,家里被我打扫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一心期待着蒋依依能赶快回来。

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我的肚子早就叫了不知道多少回了,饭菜也是热了又热,依旧不见蒋依依的身影。

趴在餐桌上眯了一会儿,午夜十二点,门外的动静和窗外的冷风突然把我弄醒,我赶紧跑了出去。

蒋依依踉踉跄跄,一颠一倒地走进了客厅。

赶紧上前伸手扶住了浑身都是酒气的蒋依依,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瞪大

相关文章:

君若有情,何负相思(女主角许沁嫣),许沁嫣小说全本

男生暧昧和真心的区别*老公朋友的好长

姐妹们你们老公尺寸*我想在你身上驰骋

岳在我面前洗屁股|偷窥长辈同房

太深了好涨疼np女(超级摄影师)男朋友甜我下面好爽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