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篇】沐少最爱小娇妻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2021-07-14 12:50 · 新商盟

午夜十二点,城市里灯红酒绿,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各自寻找着自己的休闲方式。

和其他夜店的嘈杂氛围不同,这间酒吧里飘扬着舒缓而悦耳的音乐,气氛静谧而温馨。年轻帅气的调酒师站在吧台前,按照客人的要求调配出一杯又一杯颜色各异的鸡尾酒。

幽暗的角落里,坐着一个娇小的身影。她优雅地斜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红色的液体泛着微微的光芒,杯口却未曾沾过她的唇。

瞥了一眼趴在吧台上人事不省的男人,她知道自己成功了。

毕竟,她是赵冬寒,周围人眼中的“心机婊”。

只要她想做到的事,定会不择手段,不达目的决不放弃。

所以,这次也不例外。

赵冬寒自嘲地扯了扯嘴角,放下酒杯,站起身向沐易臣走去。

“这位先生,你怎么了?是不是醉了?”

她花了三天的时间,找人跟踪沐易臣,终于发现他晚上喜欢一个人来这间酒吧,于是做了精心地安排。

方才,她就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亲眼看着他喝下了那杯被她加了料的鸡尾酒。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试探着喊了两声。

没人回应,看来,这男人确实已经昏迷不醒了。

她仔细打量着沐易臣,只见他的身材修长,大概有一八五左右。穿戴整齐,衬衫干净没有一丝褶皱,剪裁考究的白色西服穿在他身上无比适合。白皙修长的右手垂在吧台的边缘上,腕上的一支金色全球限量版手表十分醒目。

他长了一张精雕细琢的面庞,英挺的鼻梁下,两片薄唇微微抿在一起,划出一道性感的弧度。他趴在那里双眸紧闭,仿佛一位沉睡的王子,整个人都带着浑然天成的不凡气质。不难想象,他醒着的时候会是怎样一番迷人的景致。

这男人长得不错,只可惜……

赵冬寒收回目光,抬手叫过来两个服务生,低声吩咐道:“把他送到包间去。”

“是,小姐。”

一左一右,沐易臣被搀扶着进了包间,两个服务生将他放在了一张黑色的真皮长沙发上。

赵冬寒随后也进了包间,又吩咐道:“把你们这儿最红的男公关叫过来。”

两个服务生答应一声,转身出去了。不大一会儿,一个年轻男人出现在了门口。

这年轻男人五官很精致,白色衬衫搭配牛仔裤,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没有系,露出白皙的皮肤和锁骨,看起来纯洁地像个大学生。

赵冬寒看了他一眼,微微点点头,表示很满意。

一见到赵冬寒,男人心里立刻明白,眼前这位就是方才经理口中的“重要客户”了。

他平时接待的客人,大多是超过四十岁的中年主妇,偶尔还会遇到几个提出变态要求的大叔,像这样高颜值的年轻美女还真不多见。

他立刻露出了绅士般的微笑,彬彬有礼地询问:

“小姐您好,我叫阿杰。希望我的服务可以让您满意,愿您在这里玩儿得愉快。”

“你要服务的对象,不是我,是他。”

说着,赵冬寒指了一下沙发上的沐易臣。

“脱掉他的衣服,躺在他身边,摆几个姿势,然后拍几张你们的亲密合影。

这些是你酬劳的一半,事成之后还有五万。”

说罢,从包里拿出了一叠钱和一个最新款的银色数码相机,并排摆在了玻璃茶几上,

阿杰看了一眼沙发上躺着一动不动的男人,又看了看眼前这个长相清纯的女孩,轻笑道:“请小姐放心,我一定把事情办好。”

他就知道,他不会那么幸运,不过这件事并不难办。

阿杰是见过世面的,不然也不可能在这个地方混成头牌。

即使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也能猜到个大概。多半是那男人得罪了这位美女,所以美女想拍下那人不堪的照片来报复。

只要有钱赚,何乐而不为呢?

赵冬寒刚想说点儿什么,忽然电话响了。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对阿杰说:“给你十分钟。”

而后,就拿着手机推门出去了。

阿杰走向了仰面躺在沙发上的男人,只见他双眼紧闭眉头微微皱起。

好一张帅气的脸!

即使同样身为男人,阿杰也被这个俊朗的男子惊艳到了。

既然拿人钱财了,就得替人办事,他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没有迟疑,阿杰立刻伸手去解对方的西服纽扣。

不想,手指还没碰上他的衣料,手腕就被人抓住了,本该昏迷的沐易臣忽然睁开了眼睛。

阿杰感觉手腕一痛,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踢倒在地,一个人的膝盖压在了他的胸口,同时脖子上多了一把匕首。

此刻,沐易臣的意识还没完全清醒,这一连串的动作都是出自于他多年练习截拳道之后的本能反应。

他的双眸转动,迅速扫了一圈四周的情况,沉着声音问道。

“你是谁?”

“我,我是这里的男公关。先生,有话好说。”

阿杰的额头上冒出了细汗,心中立刻了然,这个男人不好对付。

“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沐易臣的脸上没有半点儿表情,冷淡的嗓音里带着沉重的压迫感。

他记得,在工作了一天之后,他觉得有些疲累,便一个人开车来到了酒吧。

点了一杯鸡尾酒,刚喝了两口就觉得头晕目眩,立刻警觉到酒里有问题,想站起来离开已经来不及了,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醒来之后,他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一个男人似乎要袭击自己,于是就先发制人出手撂倒了对方。

“我看您喝醉了,一个人躺在这里,就好心过来看看。”

阿杰的眼睛眨巴了两下,谎话立刻就编出来了。

“我要听实话!”

沐易臣不想浪费时间,手里的匕首向下一压,阿杰雪白的脖子上立刻渗出了一道血丝。

“别杀我!我说!是有人让我来的,她说让我脱了您的衣服,躺在您身边,然后……然后拍几张可以引起别人误会的照片。”

他斟酌着用词,希望不要惹恼眼前这个可怕的男人。

听到这话,沐易臣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寒光,四周的气压霎时低了下来。

往他房间里送女人的事情,过去不是没人做过,只不过每次都被他给丢出去了。

这次竟有人胆大包天,敢给他送男人!

难道说,是看送女人不管用,怀疑他的性取向与众不同,所以想给他换个口味试试?

沐易臣从西服口袋中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冷坤,你马上过来一趟!我在……”

冷坤既是他的保镖和司机,也是他工作上的助手,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

阿杰的心里十分后悔,都怪他贪财,才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是谁派你来的?”

打理生意这么久了,他的竞争对手和仇家不少,不过胆敢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他的,这世上还真没有几个。

“是一位很漂亮的小姐,我不认识她。哎哟!请您手下留情,我是真的不知道那位小姐的身份。不过,她长得很美,颜值跟气质胜过许多当红女明星,我似乎隐约听到我们老板叫她赵小姐。”

沐易臣微微皱眉,他只想知道是谁想害他,对方却在夸奖那人的相貌,简直是在浪费他的时间!

“人在哪儿?”

“出去接电话了,可能一会儿回来。”

“她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

“嗯……米色外套。”

啊!

两下骨头错位的声音之后,响起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阿杰疼得满地打滚儿,心中还在想着,他这个“帮凶”被报复地这么惨,不知道作为“主谋”的那位小姐要是被找到了,还能不能保住性命。

那么漂亮的姑娘,要是死了还真是可惜了。

而此刻,还在走廊接电话的赵冬寒,对包间里的事一无所知。

电话是她姐赵夏暖打来的,问赵冬寒什么时候回家,她好准备宵夜。

赵冬寒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告诉赵夏暖,让她早点儿睡,自己还有工作没做完,夜宵她会在外面解决。

从小到大,唯一疼爱她的人,只有这个姐姐了。

聊了几分钟之后,赵冬寒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回外套口袋里。时间过去这么久了,男公关应该已经把事情办妥了吧!

她转身回到包间门口,伸手推开了包间的门。

刚要迈步走进去,左手的手腕突然被死死地掐住,对方用力一扯,她脚下打了个趔趄,被一把拽进了包间。

赵冬寒心中一惊,抬起头,正好对上了沐易臣的眼睛。

不好,他竟然醒了!

难道,是她下的药分量不够吗?

男人的双眸黑到极致,死死盯着她的目光既凶残又冷血,面色阴沉得瘆人。

手腕上的大手像被钳子一样,余光瞄到阿杰正表情扭曲地倒在地上呻.吟,赵冬寒立即明白,计划失败了。

“是她吗?”

沐易臣问阿杰。

阿杰勉强抬起眼皮看了赵冬寒一眼,费力地点点头。

赵冬寒用力甩开他,向门口跑去。沐易臣两步就跟了上来,狠狠一推,随后高大挺拔的身子就欺了过去。她站立不稳,向后倒退了几步,后背毫无防备地撞在了冰冷而坚硬的墙上。

背后被撞得生疼,她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旋即曲起右腿朝沐易臣用力踢去。

无论如何都得逃走,她这般算计沐易臣,倘若落到他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自不量力!

沐易臣蔑视地翘起唇角,轻易地躲过了她的攻击,伸脚勾住了她的一条腿。见她又一拳打过来,索性一把掐住那双细细的手腕,压在她的身后,又将一条强壮有力的手臂横在她的胸口上。

赵冬寒奋力挣扎,不料对方力量惊人,令她一时之间无法挣脱他的禁锢,被紧紧地抵在墙上动弹不得。

她终于明白,怪不得这男人敢不带保镖一个人出来闲逛,原来伸手这么敏捷,反应也十分迅速,完全可以自保!

正在此时,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闯了进来,那男人身材魁梧,浓眉大眼,门口还站着十几个人。

“少爷,您没事吧?”

见冷坤赶来了,沐易臣点了点头,用眼角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男公关,对冷坤说:

“你们都出去!”

“是!”

已经在沐易臣身边追随多年冷坤,不需多问也明白少爷口中的“你们”指的是谁。他看了一眼被他家少爷压在墙上的女孩儿,弯腰把双臂脱臼、连连哀嚎的男公关拖了出去。

一面往外走,他一面不禁在心中啧啧称奇。听闻因为夫人的事,少爷从童年时期开始就对女人极其排斥。自从他来到沐易臣身边之后,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向拒人千里之外的少爷这样压着一个女人。

门被关上之后,包间里就只剩下沐易臣和赵冬寒两个人了。

沐易臣凝视着眼前的女孩儿,很好,如果她大胆的行为是为了引起他注意的话,那么恭喜她,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她确实令他很感“兴趣”,而且接下来也不会放过她。

他很少正视过女人,但这一次他却认真将她看了个仔细。

赵冬寒身子很纤细,她今天穿了一件米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粉色格子衬衫,柔亮的齐腰长发随意地用一条细细的发带绑在了脑后。

她长着一张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细嫩的肌肤吹弹可破。如羽毛一般浓密纤长的睫毛下,是一双会说话的清澈水眸。灵动地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显出了焦急而慌张的神色。

俏丽而高挺的鼻子下面,两片粉嫩的唇瓣正微微张开喘着气。

嗯,方才那个牛郎的话还真没夸张,这妞儿的确是长得有几分姿色。

他们靠的太近,一阵浓烈的男子气息萦绕在她的鼻尖,令赵冬寒呼吸一滞。

这男人就像一只外出觅食的雄狮,从头到脚都带着野性的王者气息,令靠近他三步以内的人感到莫名地恐惧。

“大概是我走错包间了。先生,我们并不认识,你能不能放开我?”

两个人力量相差悬殊,她只能倔强地抬起下巴,眨巴着眼睛假装无辜地柔声问着,脑中迅速想着对策。

跟他装傻是吗?

难道她觉得,在他面前摆出一张无辜的面孔,三言两语就可以轻易骗过他,而后全身而退?

真是太天真了。

好整以暇地望着面前这个看起来天真无害的女孩儿,他放低身子逼近她,眸中闪烁着吓人的光辉,高挺的鼻子差一点儿就贴上了她的面颊,口中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

“名字!”

“是不是说出名字,你就会放我走?”

赵冬寒暗暗调整着呼吸的频率,好让自己说话时显得自然一些。沐易臣带给她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令她既慌张又不知所措,可嘴上却丝毫不肯妥协。

“想跟我谈条件?嗯?”

沐易臣冷哼一声,低沉地嗓音里听不出一丝温度。

“既然回答与不回答没什么分别,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赵冬寒扬起下巴,一脸不服气地看着他,试图做垂死抵抗。

她心里明白,就算她不说,他也有本事查到。不过,她就是不想直接告诉他。

耐心告罄,沐易臣不再说话,扯着她的手臂,将她拽到窗边,一脚踹开了窗户。

拦腰把她抱上窗台,一手扣住她纤细的腰肢,另一手抓着她颈后的衬衫领子,将她的身体移到了窗户外面,作势要把她丢下去。

虽然她的下半身还半跪在包间的窗台上,可是上半身却已经悬在了窗户外面。

这个包间在四楼,掉下去即使摔不死,也会受重伤。

更何况,赵冬寒有恐高症。

这男人,他真的敢这样对待她。

她吓得脸色惨白,尽力向后缩着身体,两手死死地抓着沐易臣横在她腰上的胳膊,紧闭双眼不敢低头向下看。

“混蛋,你这样做是违法的!我要是死了,你一定会坐牢的!”

现在知道跟他讲法律了?刚才对他做那些事的时候,她怎么就没想想是不是违法呢!

沐易臣一言不发,将她的身体又向窗外挪了一寸。

耳边吹过一阵风,身体悬空的感觉令赵冬寒几乎崩溃,只好连声说道:

“好了,好了,你赢了!我叫赵冬寒!沐易臣,你快点儿拉我回去!”

看来,她也是知道害怕的。看她的所作所为,他还真当她不怕死呢!

“呵,方才不是说,我们不认识吗?怎么这会儿又突然想起我的名字了?看来恐惧还有让人恢复记忆的作用呢!”

以为她打算和他装傻充愣到底,没想到这么快就认怂了。

赵冬寒?他的目光重新在她的脸上扫视了一遍,确定他们过去从没见过面,也不记得和她结过仇。

收紧手臂,沐易臣将她拉回包间,立刻松开手,她两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赵冬寒双手扶着墙,惊魂未定地大口喘着气,双腿忍不住轻轻打颤。

这个男人果然可怕,比传闻中更可怕。

连从不关注八卦的赵冬寒都知道,沐易臣,沐氏集团的大少爷,本城首富沐柏超的独生子,全球四十八家连锁企业的CEO。

据说,他性格高冷孤傲,行事狠绝无情,睚眦必报。凡是得罪过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若不是她有要守护的人,绝对不会自找麻烦去招惹他。

“方才的事,都是你做的。”

没有丝毫的疑问,他用的是肯定句。

“是的。”

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刚才的事,心跳还未恢复平静的赵冬寒只好老实回答说:

“你酒里的药,是我亲手下的。刚才那个人也是我找来的,想必,他已经把事情都跟你说了吧?我想让他拍几张你们的亲密照片,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呵……

他冷笑,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真是大言不惭!

“理由!”

“我是赵凡的女儿。沐赵两家能联姻,你一定很高兴吧?”

也好,让这个男人知道她是赵家的人,也许他一生气就会拒绝这次联姻,那么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这个锅她背了,没有问题。

赵凡是餐饮业的大亨,是白手起家自己创业的成功者。在国内的很多城市,都有他们集团旗下的连锁店。由于赵凡的公司和沐氏集团有几次生意往来,所以沐易臣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

沐易臣突然想起,前几天似乎听父亲提过,要替他安排婚事,选择的对象似乎就是赵氏集团的千金。

就是眼前这个女人吗?

究竟是谁给她的自信,凭什么她就以为他会高兴?

实际上,他当时就拒绝了,并且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不过,他没必要跟她解释。

见他抱着胳膊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她继续说: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反对这桩婚事,可是又没人听我的意见,所以就想出了这么个好办法。事成之后,我打算把照片寄给杂志社,证明你是基佬,这桩婚事也就不得不告吹了。”

证明他是……基佬?亏这个女人想得出来。

联姻的事,都是他父亲自作主张的,即使她不反对,他也不会同意娶一个没见过面的女人。

这种商业联姻,几乎都是家长安排的。可这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突然要和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订婚,她心里不接受,他也能理解。但是,也没有必要做得这么绝吧?如果真的被她达到了目的,结果很可能如她所说,婚事解除,她获得自由。但是他就会被人们视为基佬,成为众人茶余饭后议论的话题。

好一个损人不利己的办法,虽然他一直不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但也不能任由她这样乱来。

然而,还有一件事令他费解不已。

“找个女人来,一样可以达到目的,你怎么会想到,给我送来个男人呢?”

“要是换成女人来勾引你,可能无需下药你也能上钩。但如果只拍到你和女人的床照的话,最多只能证明你风流成性,双方长辈极有可能用一句‘哪有男人不贪玩儿’就解决掉了。

那样的话,我不就白花那么多心思了吗?”

赵冬寒越说越起劲儿,心想这是一道送命题啊!无论她说还是不说,也无论她怎么说,恐怕这男人都不会放过她。反正也是死定了,既然他想听,干脆让她说个痛快算了。

“可是,如果你睡了个男人,那性质就不同了。

说明你对女人根本没兴趣,就算赵家不介意你是基佬,你家里也不好意思再提起这桩婚事了吧?

我赵冬寒办事,向来都是十拿九稳的。哦,对了,我对你可不差,给你找的是这里的头牌男公关呢!”

她还想继续往下说,沐易臣猛然将她拉到自己身边。

她白皙而小巧的下颌被他一把掐住,用力抬高到极限,拇指上的指甲深深嵌进肉里,强迫她不得不将高高扬起注视着他。

他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目光犹如两道利箭一般:

“你似乎对我的性取向很感兴趣,要不要我现在就向你证明一下,我是不是基佬?”

“不必了。”

她干笑两声,连连摇头。

这样近距离地看着他,赵冬寒不得不承认,沐易臣确实长了一张足以颠倒众生的脸,倘若他的目光不是这么骇人的话,一定有很多女孩儿愿意主动投怀送抱吧!

“这件事,关乎着一个男人的名誉,一定要证明!”

男人毫无温度的嗓音仿佛从地狱传来的一样,与此相对的,手上的动作却好像对待珍宝一般小心翼翼。他将细长白皙的食指微微曲起,从她精致的眉眼开始轻抚,缓缓地划下来,经过挺翘的鼻子。最后,将食指伸展开,用指尖点了点她粉嫩的下唇。

赵冬寒的皮肤,如牛奶一般丝质润滑,比化妆品广告里的女模特还要白皙几分。沐易臣享受着美好的触感,舍不得将手移开。

微凉的触感令她挺直了脊背,心跳得越来越快。

若不是她现在受制于人,不敢轻举妄动,一定会找把斧子来砍掉他放肆的手。

她实在不习惯和一个男人靠这么近,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刚见过不久的陌生男人。

虽说是她先招惹他的,他想打她或者报复她都没问题,但也没必要这样占她便宜吧!

他到底想做什么?

“沐少,你能不能放开我?有话可以好好说。”

细长的手指继续向下划,他猛然掐住了她的脖子。

她立刻顿悟,原来他想要她的命!

“很遗憾,不能!”

恶魔似的低语在她耳畔响起,令她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沐易臣从不对女人动手,不过,他很想今天为她破个例。

“我一时糊涂,才会做错事。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好吗?”

好女不吃眼前亏,知道逃跑无望,赵冬寒只好可怜兮兮地说。

武力值方面她不是对手,那么她可以来点儿软的。

沐易臣的唇角浮上一丝冷笑,用眼角扫了一下茶几上的数码相机,一字一顿地说:

“既然你对拍照这么感兴趣,那就请你脱.光衣服,随便叫个男人进来,你们在床上合拍几张照片。今天的事,我就当做没发生过!”

这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绝不可能!”

赵冬寒毫不犹豫地大声拒绝,即使杀了她,她也做不到他说的这件事。

“那么,你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赵冬寒感到脖子上的手收紧了,呼吸逐渐艰难起来。她拼命挣扎,却怎么都没办法掰开那双如钢铁一般坚硬的大手,她看到了他眼中毫不隐藏的杀意。

难道今天要死在这个男人手里了吗?

如果真的注定难逃此劫,那么真正会难过的就只有姐姐一个人了吧!

她睁大双眸,粉唇微微张开,憋得双颊泛起了红润的颜色。看着她难受的样子,向来不会手软的沐易臣,心头闪过了一丝陌生的情绪——不忍。

他咬了咬牙,猛然松开了手。

突然得到新鲜空气的赵冬寒,忍不住咳了起来。

若干年之后,每当沐易臣回忆起他们的初遇,都会怀疑自己当初没有下手,到底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让你死太便宜你了,还是让你活着慢慢受折磨比较有趣。”

刚说到这里,他的身体忽然一震,一种异样的感觉浮了上来。

“该死!你究竟给我下了什么药?”

“就是普通的迷药。额,另外还有……一点儿催.情类的药物。”

真的只有一点儿,她也是为了照片效果,没办法。

不过,看到他发怒的样子,她心里感到无比幸灾乐祸。这个魔鬼,最好可以气死他。

“你……”

听到这话他终于了然,为什么一向冷漠淡然的他,今日会突然那么想靠近她了,原来是药物的作用。

“我也是没办法才这么做的!你别生气,先听我解释好不好?”

“说!”

他越是不爽,她就越开心,谁让他刚才要把她丢下楼,还要掐死她了!

冷冬寒眨巴着眼睛,“有理有据”的说:

“你想啊,做戏就得做足。如果只给你下迷药的话,拍出来的照片一定显得很假。每一张都闭着眼睛,一看就知道是摆拍的。下点儿催情药就不同了,会让人觉得,你和那个男人是你情我愿的。”

这下沐易臣终于明白了,这女人是真的活腻了!

很好,这下她彻彻底底地触怒他了。看来他有必要让她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冷漠的目光扫过女孩迷人的脸庞,她的双眼瞪得大大的,逞强地逼自己和他对视。两排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盈盈如水的双眸中满是倔强和不甘。

沐易臣握紧了拳头暗忖:

如果他醒来的再晚一会儿,真被她得手的话,那个牛郎很可能会碰触到他的身体……

只是想到那个画面,就令他泛起一阵恶心。毫不怜惜地扯过她的手腕,把她狠狠地丢在了刚才他躺过的沙发上。

“今天我就委屈一下自己,亲自教教你什么叫做自食恶果!赵冬寒,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他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还从没有吃过这种亏。

赵冬寒被摔得不轻,眼前金星乱冒,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呼痛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一个高大挺拔的身躯就覆了过来,将她压倒了。

沐易臣的脸贴向她,视线落在她清澈的双眸中,接下来又移到了那张蛊惑人心的红唇上。

汗水已经爬上了他的额角,他的身体不自觉地绷紧,一对浓眉微微蹙起,呼吸变得不再平稳。

她用力撑起身子,双脚划动努力往后退,期待离他越远越好。他不肯放过她,一步一步紧逼过去,直到她的后背抵在沙发靠背上,再也没了退路。

他将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弯着身子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他迷人的俊脸在她眼前放大,灼热的呼吸吹在她脸上,极度的恐惧简直快要令她窒息了。

终于,赵冬寒察觉到他的脸色不对劲儿了,害怕地惊叫出声:

“沐易臣,你想干什么?”

“你!”

他认真的表情和坚定的口吻,令她只想失声尖叫,咒骂的话还没说出口,双唇就被人封住了。

赵冬寒想抬手推开他,双手马上被他按在头顶两侧。两个人的唇舌缠绕在一起,男人舔抵吸吮过后,继续不满足地攻城略地。她刚想张口呼吸,却被他逮住机会吻得更深。

她不甘心被这样欺负,抬起腿踢打他。沐易臣干脆将整个身体都压向了她,包括她那双乱蹬的腿。

她歪过去想避开他的吻,他却立刻捏住她小巧的下巴放正,方便他尽情地做想做的事。没过多一会儿,她的气息便乱了节奏,双颊粉红得好像熟透的水蜜桃。

他的口中仍然残存着鸡尾酒的味道,甜甜涩涩地滋味伴着他的气息,很快就萦满了她的唇舌之间。

他吻得毫无技巧,甚至可以说生涩到了极点,但却狂野而霸道。

赵冬寒看着男人近在眼前的鼻尖,男人的睫毛很长,和刚才相比,他的眸色加深了几分。

相关文章:

飞来横财无删减/飞来横财小说在线全集全本

我在下面你在上面自己动 插的好舒服|护花高手

妖娆王爷腹黑妻全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陈瑾宁完结版

花蜜很快就随着手指流出来@宝贝,乖,握紧它动一动

强睡年轻的女老板2中文字未删减…陪工商局长一起玩妻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