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连载】大小姐的贴身神医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2021-07-14 11:44 · 新商盟

张阳完全没有想到,三伯彭武竟然在半天的时间内就捅出了天大的篓子!

当日彭武在治好彭老太之后便上了新闻,恰巧北城林家看到了这条新闻,而林老爷子的病情和彭老太非常之相似,林家就请了彭武去给林老爷子治病,没想到这病没治好,差点要了林老爷子的命!

这林家可是德城一个超级财团,业务遍布天下,乃德城数一数二的财团,实力非常之雄厚,更加让彭芸嫚担心的是这林老爷子的二儿子可是一个狠人,据说是黑白通吃,在德城鲜有人敢招惹!

彭武接到林家电话之时心中是非常兴奋的,若能傍上林家这棵大树,那今后彭家的发展自然就是一帆风顺!

谁也没有想到刚刚上了新闻,名满德城的彭武竟然半日就栽了一个大跟头!

各路名医赶林家给林老爷子治病,但最终都没有办法,直到第二天,林老爷子都还没有脱离危险!

彭家连夜召开紧急会议,谁都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一个弄不好很可能还会牵扯到彭家!彭家,又哪有多少实力和林家斗?说难听点,林家要彭家完蛋,那彭家就完全没有一点招架之力,毕竟林家要弄死彭家的话那简直是太简单了!

当夜,张阳还是照样睡在沙发上,两人自结婚以来就没有同床过,更没有什么夫妻之亲了。

彭芸嫚半夜才回来,不过第二天一大早七点未到就准备出门了。

张阳听得动静,心中嘀咕:芸嫚不是九点才上班么?怎么这么早就出去了?

想到这里,张阳起床快速的洗漱了一下便跟了出去。

彭芸嫚一路向着德城的北城而去,后方的张阳一路跟随,心中诧异,这并不是去彭家公司的路啊!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彭芸嫚的车停在了一幢独栋别墅前面。

彭芸嫚下了车,整了整妆容,敲开了那道沉重的大门。

一个西装革履,精神抖擞的老者从里面打开了沉重的大门。

“您好,我是彭芸嫚,是彭武的侄女,今天是特意过来给林老爷子赔罪的。”,彭芸嫚朝着老者深深鞠了一躬,说到。

那老者听得是彭家之人,面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你们彭家还有脸来么?回去吧!二少爷说了,彭家的客人,林家今天一律不见!”,老者说完,准备关上大门。

“老先生您等一下,我们彭家今天带了非常大的诚意来的,不管怎样,请您让我见一见林大少和林二少!”,彭芸嫚焦急的说到,这是彭家派下来的任务,若是完成不了,回去也没法交差。

“非常大的诚意?滚吧,若是不滚,我叫人把你丢出去!”,老者呵斥到。

这老者乃是林家的管家,打理林家上下多年,一身经验更是非常老道,彭武差点医死林老爷子,在他看来,这很可能是彭家故意为之,即使不是,那彭家也是罪责难逃!林家上下可都靠林老爷子镇着,要是林老爷子出了什么岔子,那林家必然要伤几分元气!是以这林家的老管家也非常恨彭家!

就在林家老管家即将关门之时,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在了别墅门口,从轿车上,下来一个皮肤白皙,五官小巧的少女,在这少女身旁还跟着两位黑色西装,五大三粗的保镖。

“小姐,您回来了。”

老管家见得少女,连忙将大门打开。

“她是谁?”,少女看了彭芸嫚一眼,问到。

“这...她是昨天那彭武的侄女,彭家的人。”,老管家迟疑说到。

“彭家的人?好啊!我们还没去找你们彭家,没想到你们彭家倒自己送上门来了?怎么,当我们林家没人了吗?既然来了,那你也不要走了!你们两个,给我把她带进去,若我爷爷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她也跪在我爷爷面前忏悔!”,少女听得是彭家之人,小脸一变,恶狠狠的说到。

其身后的两位保镖听言,就要上前押住彭芸嫚!

就在这时,一道制止声突然传来:“且慢!”

几人回头看去,却见得一个穿着非常普通,甚至还有些破旧的年轻男子到来!

“张阳!你怎么来了?!”,彭芸嫚见得张阳,脸色惊讶,没想到张阳竟然也跟了过来?

“我不来,任你被林家的人欺负么?”,张阳脸色阴沉的说到,到了现在,张阳怎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彭家,怕是要让彭芸嫚来顶罪!

连张阳都没有想到,如今彭芸嫚在彭家的地位竟然如此之低,显然成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如今彭武惹了大麻烦,居然还要彭芸嫚来顶罪!这是张阳万万没有想到的!

“怎么?你也是彭家的人?一并把他们带进去!”,少女见得张阳和彭芸嫚认识,认为张阳也是彭家的人,叫那两位保镖把二人架入林家。

“呵呵,这位小姑娘,你今天若是动了我,恐怕不出三日,德城老少都要上林家吃饭了!”,张阳双手一背,呵呵笑到。

少女一愣,不知张阳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随后想通之后却是勃然大怒!

“你说什么?!”,少女怒到,那老管家也是非常愤怒!

“我能救林老爷子!”,张阳语气平淡的说到。

“张阳,你胡说个什么!?你快走吧,这里不关你的事!”,彭芸嫚急了,张阳又在胡说八道什么?这不是瞎添乱吗?

少女眉头一蹙,说到:“你真能治好我爷爷?昨晚几十个各类专家可都没有什么办法,你一个嫩小子能行?”

“专家?专家的话你也信?呵呵,我都来到这里了,为何不让我试试呢?”,张阳笑到。

少女想了想,点了点头,张阳说的似乎也在理,反正谁都没有办法,不如让张阳试一试?

正在少女准备答应之时,一道跑车的轰鸣声传入几人的耳中。

“呵呵,一个窝囊废也就救林老爷子?我怕是听到了天下间最为可笑的笑话!宛如小姐,你要是信了他,那可就是害了林老爷子了啊!”

几人闻声,顿时色变!

只见得一个身材壮硕,穿着黑色西装的高大威猛的男子从一辆骚红色的敞篷跑车上下来,在这红色跑车身后,还跟有一辆劳斯莱斯轿车!

见得此人,彭芸嫚脸色微微一变,半边身体躲到了张阳的身后。

这个高大威猛的男子林阳并不陌生。

他是德城数一数二的大财团的公子哥,名叫赵傅,德城人称赵公子!更难能可贵的是这赵傅是赵家的独生子,今后赵家的产业肯定是要这赵公子来继承的。

在五年以前,张阳还未出现在彭家以前,这赵傅和彭芸嫚被人称为金童玉女,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彭家彭芸嫚会嫁给这个赵傅赵公子,而当时彭家的发展,也寄托在了彭芸嫚的身上,当时彭家上下对彭芸嫚可是疼爱的不得了,但谁又能想到半路居然杀出个陈咬金?绝色的彭芸嫚居然嫁给了一个窝囊废!

在得知彭芸嫚嫁给了张阳之后,赵傅也是伤心了好久,因为放眼这德城,能在美貌和身世上配得上他的也只有彭芸嫚了!

不过这赵傅并没有死心,不信彭家会将彭芸嫚嫁给一个废人,果然,在巨大的财力花费下赵傅得知张阳和彭芸嫚只有夫妻之名,却没有夫妻之实,这,对赵傅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惊喜,又让得赵傅燃起了希望!

“赵...赵公子,你好。”,许久之后,彭芸嫚终于还是和赵傅打了招呼,毕竟如今赵家的部分权利也下放到了赵傅身上,若是得罪,恐怕对彭家不利。

“呵呵,芸嫚,这么生疏干嘛?叫我赵大哥就好了,芸嫚呐,说来我们也有三年多未见了,我听说德城中心新开了一家西餐厅,味道很是不错,今晚我们去尝一尝吧。”,赵傅笑着说到。

“抱歉赵公子,晚上我可能没有时间。”,彭芸嫚怯生生的说到。

“哦?那就明晚,明晚应该有时间了吧?”,赵傅笑道。

“明晚也有事。”

“明晚也有事?那就后天晚上,你不可能每天晚上都没空吧?”,赵傅攻势剧烈,咄咄逼人!

彭芸嫚呼吸变得急促,紧握的手心中也是出了不少汗水。

赵傅看了彭芸嫚一眼,又看了张阳一眼,伸出一只大手准备抓住彭芸嫚的手,赵傅不想等了,彭家的这个上门女婿实在太过窝囊,彭芸嫚跟着他能过得好么?这德城数一数二的美女,自然应该是跟着自己才对!而这一次赵傅从国外回来,就是下定了决心要搞定彭芸嫚,至于那彭家的女婿,就让他自身自灭好了。

但就在这时,凭空出现了一只手将赵傅的手死死抓住!

“张阳!你!”

赵傅大为意外,这个彭家的废物女婿竟敢出手阻挡自己?这个废物今天怎么敢挺身而出了!?

“放手!”,赵傅龇牙咧嘴,脸色非常不自然,手腕像是被钳子钳住了一样,非常难受。

“嗯?弄疼赵公子了么?不好意思,实在抱歉!”,张阳眉头一挑,看了赵傅一眼之后将手松开,然后脸带微笑,像是舔狗一般凑到了赵傅面前,小声的问到:“那个,赵公子,你刚才说要请吃饭,是真的还是假的?”

赵傅一愣,张阳这小子是要干嘛?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到:“是真的啊!”

“那敢情好,今晚我们家芸嫚就有空,不如就安排在今晚?”,张阳说到。

“真的?”,赵傅怀疑的看着张阳,这小子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先前还阻止自己,莫非现在已经屈服在了自己的淫威之下?

彭芸嫚恶狠狠的看着张阳,张阳的意思彭芸嫚哪里还不明白?

“真的啊!”,张阳回到。

“哈哈哈!张阳,彭家的人都说你是废物,我看那些人都是在污蔑你嘛!至少你很识时务,这一点,你可比彭家的那些人强太多了!”,听得张阳确认,赵傅哈哈大笑,这张阳虽然是个废物,把自己老婆往别人床上送,但却也懂的巴结自己,审时度势。

不过赵傅此时看着张阳的目光已经由惊讶变成了鄙夷,包括旁的林宛如也是如此,这种靠着女人上位的男人从来都不会有人看得起。

“张阳!你给我闭嘴,谁叫你私自做决定了?你真不是个男人!”,彭芸嫚简直是要哭了,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面推么?彭芸嫚虽然不喜欢张阳,但张阳却是她的丈夫,这德城几大家族都知道,若是又和赵傅搞在一起,德城的那些人会怎么看她?

彭芸嫚虽然不喜欢张阳,但最基本的道德操守还是有的!

“咦?芸嫚,有人请吃饭还不好么?”,张阳一脸疑惑的看着彭芸嫚说到。

“你!”,彭芸嫚气得吐血,都说张阳废,但有时彭芸嫚还会抱着一些希望,但如今看来,这最后的希望也是破灭了,难道张阳不知道赵傅的目的吗?这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就剩张阳还在装糊涂了!

“嘿嘿,赵公子,你别理她,对了,是德城中心刚开的那家西餐厅吧?”,张阳笑着说到。

“对对对!就是那儿!到时候我会订好位置!”,赵傅连忙说到,别提有多高兴了。

“那行,今晚六点半我和芸嫚回准时到的。”,张阳笑道。

“好好好!我恭候你们!”,赵傅点头说到。

但这句话刚刚说完,赵傅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之处,诧异的看着张阳说到:“等等,你刚才说的啥意思?你和芸嫚?!”

“对啊!不是我和芸嫚还能有谁?难道你不是请我和芸嫚吃饭么?”,张阳愣了愣,说到。

我请你个锤子啊!

赵傅现在才反应过来张阳从头到尾都是在耍自己!把自己耍得像猴一样团团转!

彭芸嫚和林宛如现在也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前前后后恐怕是张阳早就已经想好了的!

他赵傅是什么人?要请吃饭那也只是请彭芸嫚一个人而已,他张阳何德何能,能有资格和赵公子一起吃饭?

“再说一遍,我只请芸嫚一个人吃饭!”,赵傅咬牙说到,先前还认为这张阳会审时度势,没想到竟然是在玩弄自己。

“额...那不好意思,芸嫚今晚恐怕没有时间了。”,张阳无奈的说到。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因为她是我老婆啊!芸嫚没有我这个老公坐在一旁她就吃不下饭。”,张阳说到。

“你!可恶!那...算了,说不定我晚上也没有时间!”,赵傅气急败坏,但却也不知道怎么去反驳张阳,

“唉,那就可惜了,我本来还想着和赵公子好好聊聊呢。”,张阳无奈的说到,在赵傅看来,简直就是一副欠揍的嘴脸。

“放心,你会有机会的!”,赵傅看着张阳,意味深长的说到,眼底闪过一丝狠色,要是这里旁无他人,赵傅很可能就已经给张阳招呼上去了。

一旁的林婉如笑得花枝乱颤,这就是传说中的彭家的废物女婿?果然是个极品啊!

“好了,我可没有什么功夫听你们瞎扯了,张阳,我问你,你真的能救我爷爷?”,林婉如问到。

“能啊!怎么不能?”,张阳回到。

“那你是医生咯?”,林婉如问到。

“不是。”,张阳摇头。

“你是医生?那你怎么说你能救我爷爷?”

“我虽不是医生,但我学过医啊。”,张阳说大。

“就因为这个?”,林婉如差点跌倒,学过医就能治了?那昨晚那些专家岂不都是饭桶了?

“是啊!就因为这个!”,张阳回到。

“你学过医?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学的?”,一旁的彭芸嫚大为好奇的问到,张阳什么时候就学过医了?

“你没看我每天晚上都在学习吗?那就是在学医啊。”张阳回到。

彭芸嫚无语,感情张阳认为看一点儿关于医学方面的书就是学医了?

“呵呵,张阳,你猪鼻子插葱装什么象啊?我跟你说,林老爷子的病情可是复杂得很,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包括彭家都是要受到牵连的!”,赵傅冷笑着说到,说完之后,看向林婉如,说到:“宛如小姐,我不会医术,但我给你们林家请来了德城的活神仙!”

“活神仙?莫非是?!”,林宛如一愣,看向那辆劳斯莱斯轿车,随后扬着粉拳恶狠狠的对张阳说到:“你敢骗我,待会儿再跟你算账!”

赵傅屁颠屁颠的跑到轿车旁,亲自打开了轿车的后门,只见得两个年纪颇大的老者从车上下来。

见得其中一人,张阳双眼一瞪!张阳愣了!

“张阳?你怎么在这儿?”,其中一个老者见得张阳,非常惊叹,不过这老者身旁那布满了白头发的老者却是直接愣在了原地,双眼直瞪瞪的看着张阳!

“张...阳?”

“是我......”,张阳轻叹一声,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能够在这里遇到熟人!

见得张阳和那白发老者认识,赵傅也愣了!

这白发老者名满德省,乃是德省中医协会的会长,一身医术出神入化,什么活神仙,活阎罗等名号统统都安在了这白发老者的身上,说难听点,要是这白发老者医治不了的病,即使叫其他人来也是白搭!

“大哥,这就是我昨夜电话里面跟你说的那个小伙子,咦?大哥,你怎么了?”,李齐山看着白发老者,见白发老者的神态有些不太对劲!

“你的电话?唉,这段时间我一直尝试着联系你,但没有你半点消息,京都一别,已经五年了啊!”,白发老者身躯微颤。

“已经五年了么?唉,说来话长啊,明博,你怎么来这里了?”,张阳长叹,时间过得真快啊,没想到已经五年了!

听得张阳直接叫白发老者明博,赵傅脸色一变!

“这可是咱们德省最有名望的中医,他老人家的名号岂是你能直呼的?”,赵傅呵斥道,这白发老者可是赵家亲自去接过来的,赵老爷子对他都是毕恭毕敬,但张阳这个嫩小子竟然直呼别人大名?要是因此而怒,不医治林老爷子,那谁担待得起?

再者这白发老者已经退休了,即使是在中医协会也只是挂个名而已,一般人想要请他出山是想都别想,赵家也是因为仗着赵老爷子的关系才将他请了出来,别人去都是吃闭门羹的!

“呵呵,不碍事。”,白发呵呵笑到,脸上没有丝毫怒意,这,让得赵傅摸不着头脑,这活神仙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即使是自己爷爷,也得称其为李神仙,而这张阳倒好,直呼大名!

“赵大哥,你不是说这个张阳是个废物吗?这德省的活神仙怎么像是认识他一样?”,林宛如也看出了异常,一脸诧异的对赵傅说到。

“额...大概他们以前认识吧。”,赵傅自我安慰的说到,要是张阳和这活神仙关系太近,那张阳可就不是什么废物了!

若是有其他财团家族知道张阳和活神仙的关系,那么必然会有大把的人挤破头门也要去结识张阳,不因其他,只因这些富人的命都太贵重了,要是随时能请动这活神仙,那么就多了一条保障!有道是富人最怕死,不仅仅是说说而,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缺,只想多活一些年月而已!

“大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齐山问到,张阳和自家大哥未免也太奇怪了一些,看起来竟像认识了多年的老友一般?

“唉,一言难尽呐!”,白发老者轻叹一声说到。

要将这件事情理清楚,恐怕还得追溯到五年以前了!

“张阳,你先等等吧,我把林老爷子的病看完之后咱们好好喝一杯!”,白发老者说到。

“行,那你忙吧,李院长有我电话,到时候联系我。”,张阳说到。

“好的!赵傅,请带路吧?”,白发老者点头说到。

一路之上,张阳一言不发,李明博的突然到来让得张阳有些不知所措。

“张阳,你和李神医认识?”,彭芸嫚问到,发现越来越看不透张阳了,这还是和自己结婚了五年,被彭家视为废物的那个人吗?一个废物,怎么会和德省的活神仙认识?彭芸嫚知道的,以彭家的威望能力想要请动活神仙李明博怕是几乎不可能的。

“认识。”

“认识?我怎么会不知道?”,彭芸嫚问到,自张阳进入彭家以来,交际圈几乎没有,张阳认识的那些人彭芸嫚都认识!

“在京都的时候。”

彭芸嫚柳眉微蹙,她记得张阳是从京都来的。

“你先回去吧,我要去一趟奶奶那儿。”,彭芸嫚说到。

“我和你一起去。”,张阳说到。

“不必了。”

“我说过了,你是我老婆,以后,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了,更不会让你去面对这一切,这件事情,我搞得定。”,张阳眼神坚定的说到。

彭芸嫚一愣,自结婚以来,还未听过张阳说过这样的话。

“好吧,既然你要陪我去挨骂那你就去吧。”

彭家,一家老小都在,一个个神色焦急,见得门口处到来了张阳和彭芸嫚,众人眉头微微一皱!

“芸嫚,你三伯呢?”,一个中年妇人问到,这个妇人,正是彭芸嫚的三伯母李燕。

彭芸嫚张了张口,不知怎么说。

“看来是没有谈成了?”,彭恒皱起眉头。

“对不起,我连林家的大门都进不去,林家根本就不愿意见到我们彭家的人。”,彭芸嫚看了看脸色凝重的彭老太,小声说到。

“唉,这点事情你都办不好?你太让我们失望了!”,彭恒指着彭芸嫚说到。

“就是!他可是你三伯啊!他都没回来你还有脸回来?彭芸嫚,我可跟你说,彭家就算是你死了你三伯都不能死!”,李燕指着彭芸嫚恶狠狠的说到,像是一口要吃了彭芸嫚一样!

“三伯母,大伯,这怎么能怪我?明明是三伯他自己闯的祸,现在我也尽力了,你们不去和林家谈,叫我这个弱女子去顶罪,凭什么?!”,彭芸嫚双眼泛泪,心中的委屈再也压不住了,不就是自己的父母不在么?犯得着这么欺负人么?

彭恒眉头微皱,而彭武之妻李燕却是炸了!

“好你个彭芸嫚,你父母不在就没人管教你了是吧?!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么?”,李燕大嚷道,顺势冲上来要给彭芸嫚一巴掌!

见得这等阵仗,张阳拉住彭芸嫚的胳膊,将彭芸嫚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够了!!!”

就在这时,彭老太突然将手中的茶杯摔在了地上!

砰!!!

茶杯破碎的声音传来,谁都愣了,连大气都不敢出!

彭老太发火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件事本就不是芸嫚的错,更何况真要去谈判也要你彭恒,你李燕!唉,老爷子走后,我们彭家缺了主心骨啊!耻辱!简直就是耻辱!叫一个弱女子上门跟别人谈判,还不知道今后林家会怎么看待我们彭家!”,彭老太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到。

“奶奶,芸嫚她是女的啊,她去的话林家不会对他动手,要是彭恒去了,现在怕是要躺在医院了。”,李燕说到。

先前,他们就是用这个理由来忽悠彭老太让彭芸嫚去的。

不过现在彭老太总算是讲了一句公道话了。

“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还是想想办法,怎么把老三从林家拿出来吧。”,彭老太叹了一声说到。

“要不,我们报警?”,彭林说到。

“报警?他们会管吗?那可是林家,他林大少黑白两道通吃,你觉得报警有用吗!?”,李燕指着彭林的额头说到,气得不行,要是报警可行的话,会等到现在?

“那怎么办?”,彭林说到。

“怎么办?”,李燕冷哼一声,看了张阳一眼,说到:“要我看,这都是张阳的错!应该让张阳去换他三伯来!”

众人一愣,这事怎么又扯到张阳身上去了?

“你们想啊!不就是张阳指导着他三伯治好了奶奶么?他三伯就是按照张阳的办法去治那林老爷子的,现在出了事情,张阳不该去顶他三伯么?”,李燕说到。

彭芸嫚大惊失色,当下意识到了什么!

张阳无奈的笑了笑,哪里还不明白李燕的意思?这是要让自己成为彭家对林家的交代啊!

相关文章:

三个男强一女~约四十的女人,她太浪了

女特殊部位穿环上锁:亵裤顶

总想睡很多女人是什么心理@快点嘛想人家还要嘛

伧乱的真实故事,从床上做到浴室的小说(我的厨师生涯)

感人肺腑的爱情小故事/最感人的短篇爱情故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