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新书《承蒙时光告诉我》全文阅读txt

2021-07-14 11:43 · 新商盟

第11章 你舍得吗

林夕泽简直不是人,我不知道他哪儿来的那么亢奋的劲头,昨晚喝了那么多酒,可是在我的身体上,他又一次兴奋得如一匹奔驰的骏马。

我彻底地摊在了床上。

“你……你不是人。”我看着林夕泽,原本想骂的他更狠一些,可是我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那我是什么?”林夕泽大口地喘息着,微微侧过头,不以为意地瞅了我一眼。

我看着林夕泽,脑子里迅速地搜索着合适的词语,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合适的词语,于是张嘴说了两个字,“种马!”

林夕泽听着我的话,哈哈哈地笑了。

他笑了半天,然后随意地伸出一只手来,搭在我的身上,又开始摩挲起来。

我使劲地拽开了他的手,忿忿地坐了起来,尽管骨头都要碎了,我还是坚持着坐了起来,忿忿地拽过了我的衣裳,慢慢地一件一件艰难地穿上了。

“怎么,不想再跟种马配一次吗?”林夕泽话一出口,就带着说不出的戏谑。

我忿忿地瞪了他一眼,抓过手包,艰难地拉开房门冲了出去。

就在我推门出去的一瞬间,我听见林夕泽在后面大声地喊了一句,“回去告诉胡胜宇,我同意签单了。”

混蛋!

我骂着混蛋,但是已经分不清是骂的林夕泽还是胡胜宇,做贼一般地低着头出了酒店大厅。

外面天早已大亮,明晃晃的太阳晒的人睁不开眼睛,我伸手打了一辆出租,带着要爆炸的胸膛回家了。

胡胜宇,你还算是人吗?

我们还没离婚,你就把我往别的男人床上送,见过龌龊的,没见过这么龌龊的。

我心里骂着胡胜宇,气呼呼地推开了家门。

家里静悄悄的,婆婆和瑶瑶都不在家。

我拿起手机,想给胡胜宇打电话,这个时候,我听见陈蓉的房间传来了“哼哼唧唧”的声音,我心里明白了,抓起一把笤帚,“砰”地一声推开了房门。

特么的,这次胡胜宇倒是没脱衣服,但是陈蓉的衣服已经脱了一半了,坦胸露Ru地坐在床沿上,胡胜宇半蹲在地上,张着嘴巴在那儿舔着……

我看得心里恶心,二话没说,拿起笤帚向胡胜宇挥了过去。

陈蓉看见了我,猛地掩住了衣襟。

胡胜宇从陈蓉惊恐的目光中,感觉出了什么,猛地一回头,一把抓住了我挥起来的笤帚。

“伊曼你想干什么,想找打是吧?”胡胜宇说着,冲我攥紧了拳头。

我拽不动他手中的笤帚,气呼呼地扔在了地上,我看着他,咬牙切齿地说着,“你打,有本事你就打死我,省得让我看着你们恶心!省得让你……”

不待我把话说完,胡胜宇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他看看陈蓉,挤了挤眼睛说,“蓉蓉等一会儿。”

胡胜宇说着,拽着我去了我们的卧室,曾经的卧室。

我看着他,真是气急了,“胡胜宇你还算是个人吗,我要跟你——离婚。”

我看着胡胜宇,一字一顿清晰地说着。

本来看在他是瑶瑶亲爹的面子上,看在我娘家一帮老小需要我帮助的特殊时候,我想把那口气吞了,可是现在看来,我似乎忍无可忍了。

“离婚?你舍得吗,厂子,房子,孩子,还有你那一家子……你可想好了。”胡胜宇说出这句话,我立刻象皮球一样泄了气。

他看看我,又无耻地张开嘴说话了“对了,他同意签单了吗?”

第12章 我跟你一起去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他不问我和林夕泽在一起干了什么,而是直接问我签单了没有。

是的,他不用问也知道,他把伶仃大醉的我,送到醉得一塌糊涂的林夕泽的房间里会发生什么事。

他已经有了新欢,根本就不把我这个糟糠之妻当回事,只要我前脚离开家,后脚他就会立即和那个女人举办婚礼。

他现在关心的只是那笔订单,至于我的贞操,在他看来早就如废弃的抹布一般没有任何价值了。

只是这抹布,他扔起来仍然会考虑它最后的剩余价值。

我看着胡胜宇,冷笑了一声,“签了。人都睡了,还能不签吗?”

“嗯,那就好。”胡胜宇看着我,嘴角慢慢地变长了,拉起了一丝掩盖不住的微笑。

他没说什么,转身从自己的手包里拿出一沓人民币来,扔在床上说,“你母亲的住院费又不够了,赶紧给送过去吧。”

我看着拿沓钱,感觉仿佛卖身钱一般,胡胜宇,卖气求利的小人!

事已至此,我又能说什么?我抓起那沓钱,塞进了自己的手包里。

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钱过不去。

我妈的住院费要交,弟弟的学费也要交,还有药费,女儿上幼儿园,一家人的吃穿用度都得花钱。哪一样能离得了钱?

我得先去医院,把钱给送过去,总不能让医院把母亲赶出来吧。

我拿起电话,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一会儿就过去。

走到客厅的时候,陈蓉突然从一旁慢慢地走了过来,脸上的神情比我还忧郁,“伊曼,咱们谈谈吧。”

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你不过就是个等着上位的小三,你还等着结婚生孩子,我等什么?我等着把我妈的病治好,等着把我弟弟和女儿抚养成人。

你的事急,我的事不急。

我看着陈蓉笑了笑,扬了扬手包,对她说,“看了吗,胡胜宇刚给我的一万元钱,我得马上给医院送去。”

“你……”陈蓉张了张嘴,似乎被卡住了似的。

“蓉蓉,来,宝宝……”胡胜宇在一旁象哄小孩似的,拽着陈蓉的手往一边走。

陈蓉一伸手捂着脸哭了,“你说我住进你家来,你就能离婚,现在我都住进来了,家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对象,知道我跟你来了,你让我怎么跟家人交待?”

我一听,顿时在心里乐了,是啊陈蓉,你并没有胡胜宇那么无耻,一个有妇之夫去你家里,冒充你的对象把你领了回来,和老婆同居一室,你就傻乎乎地来了,我也真是服了你。

胡胜宇,哼,我心里明镜似的,这应该也是你妈的主意,我也真是服了你们娘儿俩,想用这种办法比我离婚吗?哼。

我在心里冷笑一声,走到门口去换鞋。

胡胜宇在陈蓉的身边安慰着她,“乖,不哭,我都带着你回家了,你还看不出我的真心吗?”

“你当时是怎么说的,你说话不算数,呜呜……”陈蓉呜呜地哭着。

不要脸的狗男女。

我在心里骂着他们,伸手把房门推开了,一张差点沉到地面上的老脸出现在我面前。

婆婆。

“你是去医院看你妈吗?”婆婆面色沉蕴地问着。

“嗯。”我点点头。

“我跟你一起去。”婆婆说着,原本想踏进家门的脚,调转了方向,跟着我下楼去了。

身后,陈蓉高一身低一声地哭声呜呜咽咽地顺着门缝传了出来。

相关文章:

同桌对我做污污的事/紧致吸住他的又烫又硬

男朋友说我太会夹了:在苞米地我把村花给要了

美女校花把我夹得好爽,不要太涨了好深撞开

美女四肢被绑在床扒衣 腿张大点,我要进来了呦

塞葡萄珠子樱桃走路*男朋友摸得我流水有点黏黏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