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你是我此生渡不过的劫》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2021-07-14 11:31 · 新商盟

第5章 无心人

“闫瑾晟!你有没有心!”

我歇斯底里的大吼起来,被晶莹泪水填满的瞳孔里却倒映出一幕幕他曾给过我的美好时光。

他下意识将莫雯姗搂/紧,像是生怕我会伤害到她一般。

“呵……闫瑾晟,你就这么爱她吗!那你听好,她是我的嫂子,而你是我的丈夫,你们永生永世也不能够在一起,否则就是乱/伦,乱/伦!”

我可能有点疯,心痛到失去理智。

“洛蓁,你找死!你们兄妹将她害的这样惨,如今只是要你认个错,也那么难么?”

他冷厉的眸子里射出一道道寒光,一刀刀往我心口扎。

“不跪是么?那好!我帮你!”

他死死按住我的头,大力往地上磕。

“砰!” ”砰!” “砰!”

疼,疼到天灵盖仿佛都在一瓣瓣碎裂。

可我只是咧嘴笑,苦涩中带点狠戾。

如果肉/体上的疼痛可以暂时缓解心脏凝滞般的痛处,那我宁愿一刻不停的承受这血/肉模糊、血流成河的美妙滋味!

“洛蓁!给姗姗道歉!说你错了!你再也不敢了!”

他仿佛看不到那一淌妖冶的血迹,手下的力度有之过而无不及。

“呵……”

除了倔强的冷笑,我已经虚弱到发不出一丝声音。

“呜~晟哥哥你快停下,我已经原谅蓁蓁了啊。她还怀着你的骨/肉,你别伤害到无辜……”

“骨肉?指不定是哪里来的野/种!”

话落,混沌的我明显感受到周身又冷了一个度。

紧接着,后衣领猛地被拽起来,他像是拎着一条狗似的将我扔进卫生间。

“咔哒”一声,我听到他皮带松落的清脆声。

饶是全身虚脱到使不出一丝气力,可凭着本能,我用胳膊推开他,“不…不可以,你不可以伤害我的孩子!”

“哪个野男人的?值得你这么心心念念的护着?”

他戏/谑而轻/佻的撕开我的裙/摆,一把扯掉我的底/裤。

“嘶”

我还来不及张嘴解释,他已经开始攻城/掠地。

“呵……”

野种是么?

“对!我怀的就是野/种,怎么样!闫瑾晟你头上顶着一大片青青草原,哈哈哈!”

几乎是话落的一瞬间,他原本还有些轻柔的动作猛地加剧。

“洛蓁,你很棒!”

我紧紧扶着盥洗池,耻骨因他的剧烈而一下又一下狠狠撞在冰凉而坚/硬的水龙头上,疼得我失去知觉。

而那处愈发黏/腻的液/体以及小腹处那锥心刺骨的疼痛不断提醒我,我的孩子,它就要离开了,带着一身伤痕。

我到底做了什么孽……这辈子遇上这样的禽/兽?

那一刻我忽然就不想活了,卯足了劲用头去撞墙。

“呵想死?没那么容易!背叛了我,犯下这么深的罪孽,想一死了之?不可能!”

他粗/暴的拽紧我的头发,身下持续不断的用力。

就好像,不弄死我的孩子,他绝不善罢甘休!

“记得!这是你欠姗姗的孩子!”

他狂躁的低吼一声,伴随着火热的滚/烫。

“我…恨你!”

终是发出最后的嘶吼,我再也支撑不住,彻底昏死过去。

而我所不知道的是,从始至终,有双阴狠的眸子,一直躲在门后紧紧盯着里头的一举一动……

——

迷糊间,有人在拍打我的脸颊。

“醒醒!醒醒!”

我猛然间惊醒,发现全身被冷汗湿透。

恍恍惚惚的扫视四周一圈,发现我回到了别墅,躺在女佣室。

下意识伸手摸向小腹,潜意识告诉我,这儿,再无那可怜的孩子。

鼻头一酸,我控制不住的失声痛哭。

“闫瑾晟!你个混蛋!畜生!你不得好死!”

“啪!”

莫名其妙的,脸上重重挨了一巴掌

第6章 做她的佣人

我永远不会想到,有朝一日我洛蓁会落魄到如此地步。

打我的不是别人,而是我辛辛苦苦栽培的管家李玲。

“瞪什么瞪?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呢!洛总都死了,闫总也不要你了,你现在跟丧家犬有什么区别?”

她一个劲的冷嘲热讽,仿佛已完全忘记曾经流浪街头时的窘迫狼狈。

我冷笑一声,“若不是我,你能活到今天么。”

她像是忽然被戳中痛处,面部表情一下子僵硬下来,“夫人找你有事,赶紧给我起来!”

床单被她一个大力扯开,推搡间我摔倒在地。

视线中印入一双熟悉的绒丝毛鞋,我猛地抬起头。

却不料在下一秒被人狠狠踩中了肚子,人仰马翻的瘫倒下去。

莫雯姗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我,脚下暗暗使劲,疼的我咬紧牙根。

“哈哈,洛蓁,这种滋味,爽么?”

她狡黠的面孔像是只狐狸,那深深隐匿起来的虚伪在此刻暴/露无遗。

“我哥没有强/奸你,莫雯姗!你凭什么污蔑我哥!”

一想到那血肉模糊的场景,我的眼眶就控制不住的猩红一片。

“嗯,那又怎么样?你去告诉瑾晟呀,看他信你还是信我。”

她得意的扬起头,高傲得不可一世,像只开屏卖弄风/骚的孔雀。

“呵!呵呵!莫雯姗,你去死!”

是啊,闫瑾晟怎么会信我!他恨不得我死,恨不得将我扒皮抽经。

所以,与其找他定夺真相,不如我直接取她狗命好了!

可就在我挣扎着起身时,她忽的凑近我耳根,阴测测的说道:“你这是不想去参加你哥的葬礼了么?”

我所有的动作猛然一僵。

“哥……”

挥舞出去的手掌缓缓收拢,指甲深陷肉里留下大半个月牙的痕迹。

我无力的垂下了头,暴躁的怒吼:“你到底想怎样!”

“哈哈哈哈哈!”

她发出张狂的大笑声,漫不经心捣拾着艳红色的指甲,“很简单呀,做我的佣人,伺候我开心了,我就放你去。”

“你做梦!”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我脱口而出这句话。

“呵呵,行啊!洛蓁你可想好了,葬礼就定在明天!”

她脚下踩着我的白色绒丝拖鞋,一扭一扭的扬长而去。

我咬碎了牙,恨自己的软弱无力,更恨这一对狼狈为奸的渣男贱女!

可是,我不得不低头啊。

我要见我哥的最后一面,一定要……

当我屈辱的放下尊严,走进这我从小到大从未进过的厨房为她煲汤时,我想,大概,大概这就是命吧。

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手被烫伤了多少回,我终于将散发着诱人香味的乌骨鸡汤盛放在莫雯姗面前。

她冷着脸将脚撂上茶几,“愣着做什么,给我锤锤腿!”

我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屈膝蹲了下去,动作机械而僵硬。

饶是心头有太多怨恨,但为了我哥,我忍!

“哗啦!”

几乎是在我手碰到她腿的同一秒,头顶忽然浇来滚/烫到冒泡的热汤。

“啊!”

我失声尖叫,皮肤火辣辣的疼疼到骨子里,就像是要被烫熟了一样!

“唔…疼,好疼!我的胃,我的胃……”

可沙发上莫雯姗的反应却比我还大,捂着肚子咿咿呀呀的呻/吟,装作痛苦万分的模样。

彼时,窗外响起汽车引擎的轰鸣声。

“闫总!不好了!不好了!洛蓁下药要毒死夫人!”

相关文章:

中国男人平均几分钟/昨晚约了个的d杯熟妇女

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_野百合

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 喷潮白浆直流视频在线|盛世邪医

乖再来一次我知道你累|乖再忍忍最后一次

男友说想和我的水,h快穿收集精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