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愁雨后白驹过膝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2021-07-14 11:06 · 新商盟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抬眸望去,像是透不进光的深海,阴森深寒的厉害。

世纪酒店的顶楼,两个穿着西装的彪形大汉一左一右架着一个女人,她一身姣好略带褶皱的小礼服,小脑袋耷拉在身前,一头卷曲的栗色头发披散下来,让人看不清楚她的容貌。

突然,一个保镖身上的手机震了一下,他低头看了一眼屏幕,上面赫然显示着“金主”两个大字:顶楼,1809房。

收回手机,女人另外一边的大汉粗哑着声音问,眉宇之间略带着紧张:“怎么样,那人说将她送到哪儿了吗?”

“说了,好像是1806房。”

“好像?”左边的大汉皱了皱眉,一脸的担忧,眼神四周张望着,唯恐他们的行为被什么人碰到,“到底是不是1806房啊,别再送错了。送错了那个女人可不给我们钱。”

被这么一说,右边的大汉有些迟疑了,想要掏出手机再次确认。

可刚刚动作,两个人手中搀扶着的女人却开始耍酒疯,两只被抓着的胳膊来回蠕动,脸不断的晃来晃去,口中呢喃的重复:“我好难受……”

抬脸,走廊监控器中出现了一张略施粉黛的干净小脸,因为醉酒染上了一层薄薄的嫣红,黑白分明的杏眸直直的望向前方,没有焦距,喝醉了酒像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妈妈……”

喃喃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自言自语的说着,眼泪又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如此闹得身边两个大汉也开始头疼起来,攥着她的胳膊开始使劲。

“算了算了,不看了,肯定是1806房。”

“行,那赶紧送过去吧。”

走廊里的灯光明亮而刺眼,明晃晃的照着,带着几分风雨欲来的沉重。

大汉离开的十分钟后,电梯在顶楼停了下来。

笔挺的西装裤下皮鞋缓缓的跺出电梯,熨烫得笔挺的黑色西装裤,上身是剪裁修身白得一尘不染的衬衫,醇香的酒气萦绕,有些薄醉的晋原一只手插在裤袋,薄唇噙着浅薄笑意走在走廊之中。

有些疲惫的按了按眉心,晋原侧眸看了看旁边门上的房间号,抬抬眼皮,再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房卡,上面赫然显示:1806。

豪华套房中,落地窗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光线昏暗。

开灯,橘色的灯光很柔和,趁着男人英俊儒雅的脸庞,更让人恍惚。一个无意的抬眸,床上一个红色的隆起印入了他的眼帘。

眯眸,半磕着,蘸了墨一般深邃的眸一动不动的盯向了卧房的床上。

女人!还真是有趣,看来是酒店送过来讨好自己的。

眼角微动,英挺的眉头舒展开来,还真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

乔思沐醒来的时候,窗外安安静静悬挂着刺眼的太阳,金黄色的阳光泄了进来,毫不吝啬的洒在床上两个人的身上。

等等,两个人。

乔思沐连忙朝旁边看过去,一张成熟俊美般的脸庞枕在她旁边的枕头上,就算是在睡梦中,他的眉头也是微微皱着,浑身透露出深深的不悦,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来的气势不怒自威。

妖冶娇媚的脸庞逐渐僵硬了起来。

乔思沐看着身侧男人冷漠矜贵的脸庞,全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冻僵了,手指尖微不可觉的颤抖。

眸色说不出的深,身侧的人睫毛微眨,颤抖的要睁开。乔思沐心脏顿时一跳,条件反射的踢了出去。

“咚”的一声,重物落地。

听见声音和男人吃痛的叫声,乔思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瞳孔中软缩紧,手指捏成了拳头,心脏漫过刺痛。

晋原从地上站起来,站在床边,如同水墨描绘般的眉眼满满都是怒意,看向乔思沐的眸中迸射出一股气息森森的暗色来,薄唇抿起来,凌冽着不声不响的寒芒。

语气顿时沉了下来,看着面前抱着被子坐在场上的女人,乔思沐吝啬的给予了一个眼神,漫不经心的眯眸,声线依旧清贵矜持,隐藏着怒意:“你做什么?”

“我做什么?”乔思沐瞬间笑了,明媚却带着致命的嘲讽意味,丹凤眸配着勾人心魄的嗓音,让人心痒痒:“我还想问问你想做什么呢?”

她没有将他暴打一顿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他怎么还有脸问自己做什么?

还真是嘲讽的厉害。

从晋原站着的位置,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被子下有些若隐若现。

不得不说,晋原一瞬间被吸引住了。

可是就算是如此,他也不会任由一个酒店送来暖床的女人对他甩脸子。

晋原英俊的容颜已经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盯着乔思沐冷漠的视线之中绽放出嫌恶来,周身萦绕着的全部都是蓬勃的戾气:“女人,这里没有你耍小性子的份儿,记住你的身份,一只谁都可以踩死的蝼蚁。”

“你说什么?”

杏眸瞪圆,充斥着的全部都是近乎愤怒且屈辱的神态,她想要一巴掌护在面前男人的脸上,可是却被理智克制住了。

她是一个女人,力道怎么都大不过男人。

动起手来,无论如何都是她吃亏。

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就这么闪耀着怒火的看着自己,晋原顿时来了点兴趣,眸中闪过玩味。刀工神斧的五官和轮廓,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完美的组合在一起显得格外英俊逼人。

晋原盯了她几秒钟,闲适的笑笑,眼角挑出丝丝的冷意,但扔挂着温润的笑容,淡淡然启唇,却顾左右而言他:“女人还是乖巧点才会更得男人的欢心。”

顿了顿,垂眸,漂亮的唇瓣抿出似笑非笑的弧度,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在床头上敲打着,如同重锤一般狠狠的击在乔思沐的心上。

抬眸,说道:“乖巧点,这样的女人也才会存活得更长久。”

乔思沐勾唇:“乖巧点是吗?”

晋原的眉宇之间皱了起来,一双眸子睨着身下的小女人,上下打量着她。

这又是在玩什么把戏?

“我再问你是不是呢”乔思沐的声音中透露着那么一抹眷恋和调皮。

杏眸弯弯,闪耀着星光般的璀璨,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从上而下,晋原盯了她几秒钟的时间,突然间闲适的笑了笑,语气缱绻,点头:“是。”

收回了自己的大掌,晋原那冰凉的唇印上了她的眉心,仿佛两人已经是相爱了多年的情侣,低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缓缓的响起:“乖巧点,我会宠你的。”

“那好呀。”黑白分明的杏眸中闪耀出厌恶,乔思沐一把将对方推开,然后坐了起来,轻拨了一把散落在脸颊边的发丝。

晋原低眸瞧着她,温润的脸庞稍显的冷峻,但很内敛,伸手想要再去拉不知为何闹别扭的小女人,却被她再一次一巴掌打掉。

眯眸,眼底极快的掠过一层浓稠的冷漠嘲讽,语气冷清,带着淡淡的嘲讽和怒气:“你这又是在闹什么别扭。”

“我没有闹别扭。”裹着被子的小女人,眼底的笑不带温度,眼角眉梢尽是嘲讽,毫不掩饰的嘲讽,淡淡道:“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你是什么身份罢了。”

高扬的脑袋,清高的姿态,条理分明的逻辑。

最终不过是想要将自己带入她话题的圈套罢了。

高高的挑起了自己的眉,晋原的眼神中若有若无的多出了那么几分的阴鸷,声线低哑蛊惑:“小野猫,你说说我是什么身份。”

下颚被一只手狠狠的掐住,男人英俊的脸庞逼到她的面前,近到她躲不开他鼻息间带来的炙热,低哑的嗓音配着拉住窗帘而昏黄的光线,慵懒的可以,但可让人心悸。

心跳莫名跳快了一拍,乔思沐有些狼狈的一把推开揽着自己的男人,不顾衣服,直接裹着被子从床上走了下来。

从茶几上找到自己的钱包,在晋原看不见的角度,乔思沐眸底掠过了一丝怒意,翘起嘴角,丹凤眸挑起的弧度越发的大了。

她从钱包里抽出所有的钱币,从红色到蓝色应有尽有,空荡荡的钱包里不留一分。

转身,将钱扔到床上。

眯眸,看着散落一床的钱币,尚算温润的眸慢慢的眯了起来,形状狭长,幽深愈发不见底。

透过昏黄的阳光,男人的脸矜贵俊美,骨节分明的大掌在身侧握紧,丝毫没有动容。抬眸,黑色的瞳孔在阳光下散发着刺骨的讥诮。

男人抬眸看了过来,眸色没有变化,温和疏离,却让人感觉寒冷凉薄的厉害。深邃的看着乔思沐,如同深不见底的黑洞一般。

媚眼如丝,优雅的展露自己洁白如玉的脖颈,乔思沐的娇软的嗓音染上了缕缕的笑意,虽然悦耳,却莫名给人一种压迫感。

“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派来的,但是回去告诉你主子,这份大礼我收下了,铭记于心,刻骨不忘。”

就算再傻,晋原这时也听出来不对劲了。

面前这只小野猫,好像是被人算计了,并不是酒店送上自己床的女人。

乔思沐看着淡淡坐在床上的英俊男人,他的侧脸很是干净温润,漫不经心的侧眸看着她,带着审视。

到现在还在装模作样。

乔思沐眼波微转,挑了挑眉,一双眼睛流光溢彩得仿佛星空,直直的盯在晋原的身上,纤指微微点了点他,冷笑:“还有替我回去好好谢谢你的主子。”

“现在,可以拿着钱滚了。”

这是晋原听见的最后一句话。

乔思沐看着男人从床上下来,迈着长腿的步伐朝着沙发步步走去。

旋身,坐在沙发上,一双温润的眼眸隔着距离与她对视,气质冷贵,眼底不带半丝温度,手指在扶手上轻扣着,发出扰人心魄的规律声响。

抬唇嗤笑,语气之间尽是嘲讽的味道:“呵,竟然是蠢得被人算计了。”

杏眸恼怒,乔思沐一下子变得暴躁了起来,也不再装着一副娇艳妖冶的模样,一双美眸狠狠的瞪向对面的男人:“关你屁事。”

一句话,顿时惹得对面的男人低低的笑了起来,胸膛起起伏伏的,比刚刚任何时候都轻快,透着一股从内至外的愉悦感。

抬眸,看了一眼恼怒的伸出隐藏完好的小爪子的小野猫,还真是可爱的紧。

晋原起身从沙发上起来,长腿迈到床头前,手指拨了一个电话号码出去,声线清贵低沉:“给我送两套衣服过来,一套男装,一套女装。”

说完,电话就被晋原单方面挂断了。

可一旁的乔思沐立刻警惕了起来,鼓鼓着两个腮帮子,素白的小手护着身前的被子,眼神一飘一飘的朝着晋原这里投来谨慎的眼神,想也不想的直接问道:“你在和谁打电话。”

闻言,晋原回头看了一眼小野猫,那双温温淡淡的眼睛敛着没有温度的暗色寒芒,顿了顿戏虐冷漠的声音寂然在里响了起来:“你猜啊。”

抬起脸,眸深如墨,笑意充满了整个眸子,明知道小野猫误会了自己,却还是故意恶趣味的调侃与她。

果真,乔思沐眸底闪过三分怒意,三分惧意,眉心猛然间的粗气,抵触和排斥的情绪表露无余,一字一句的问:“你到底和谁在打电话。”

从手机上转眸回来,只见乔思沐扬着小脑袋,骄傲的如同他养的那只猫,房间里橘黄色的阳光的温暖的厉害,照射在她的身边,形成了一圈浅浅的金色。

栗色的发随意的散在她的腮边,虽然烫过,可柔软的看起来发质很好,那裸露出来的脖颈也是白皙如玉,上面星星点点青紫,都是昨夜他留下来的痕迹。

手指尖微动,晋原瞬间满意的勾起唇角,隐藏在昏暗的光线中,辨不清楚情绪,可那双眯着的狭长眸子中却瞬间敛上不知名的暗色。

动了动唇,还想说什么,晋原望着乔思沐那张毫无装束的素净小脸,还有裸露出来的肌肤,心思动的越发厉害,最终低下头去。

手指再次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男人温和的声音带着强势朝着电话那头说:“上来一趟。”

一直得不到答案的乔思沐听见这样一句,身侧的手掌立刻攥紧,染着丹寇的指甲重重的没入掌心,带着一股粘稠的触感。

没错,她竟然想的没有错。

她说湛夕月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放过自己,果真还留着后招。

记者,男人一定是在和记者打电话。

湛夕月是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竞争对手,她怎么可能容忍自己跌到后重新来过,重新和她争夺地位。

她想要用记者毁了自己。

彻彻底底,毁了自己。

打给电话酒店经理的电话刚刚拨通,酒店经理的名字在电话上跳跃着,一个身影就朝着他撞了过来。

手机跌到地上,屏幕摔了个粉碎,那个像是用了狠力,明明身上娇软得厉害,却生生的撞入了他的怀中。

晋原的大掌狠狠攥着乔思沐的手腕,漫不经心地道:“小野猫,你这又是在玩什么把戏,故意摔在我身边好玩吗?”

他的手指冰凉,低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缓缓的响起,带着无尽的嘲讽之意,

乔思沐冷冷看着面前英俊的毫无破绽的脸,无声的笑了笑,红唇扬起,看似漫不经心的眯眸:“和你还需要玩什么把戏”

顿了顿,凉凉的视线打在晋原的身上,戏虐冷寂的声音响起,杏眸微挑,带着刺骨的嘲讽:“我刚刚不是给你钱了吗?现在还不滚出去,缠着我做什么?难不成……”嘴角含着冷笑的俯视着身上压着的男人,眼神中的不屑一闪而过,“我给的钱不够多?”

“果真是只小野猫。”男人的脸很是干净温润,眉目却闻言从温和深沉变成了锐利阴鸷,淡淡的,不甚明显。

乔思沐一张小脸长得精致极了,眸角上扬:“别闹了,告诉我,你背后的人给了你多少钱让你毁了我,说出来我不介意给你双倍。”

她在工作上得罪的人太过多了,除了湛夕月还有很多人,今天这个手,也不知道是谁人下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突然被按响了,“滴咚滴咚”的打破了一室的安静。

闻声,乔思沐一下子就缩进了被子之中,却没有盖上脑袋,那双黑白分明却不清澈见底的眸子中充满了防备和警惕。

看着她的动作,竟然莫名的觉得可爱,就连刚刚胸膛中积攒着的怒火也竟一时间放出去了不少。

晋原叹息了一声,脸色瞬间温和了下来,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任由窗外渗透进来的光线亲吻着他的侧脸,扣着玻璃质的茶几,如若不是那腰间系着的浴巾,简直是一副矜贵公子模样。

“进。”他唤。

房门立刻被从外面打开,酒店经理王经理和李尚德前后走了进来。

“晋董。”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唤道。

侧眸,晋原满意的看到那张原本还带着防备的杏眸中立刻变成了惊讶,红润的小口微张,睫毛不断抖动着,满脸都是不肯置信。

“恩。”晋原点头,声音温润,跟以前想必更加轻快了些,透着一股从内至外的愉悦感:“李尚德,将衣服放在这里。”

指了指玻璃质茶几,干净的反射出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

李尚德点头应是,上前将手中男人早就打电话要的衣服放在了茶几上,可是眼角余光还是忍不住从晋原的身上扫过。

眉目间掠过清冷的笑意,还真是有趣,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晋原有如此愉悦放松的一面。

床上隆着一团,鼓鼓的,不难看出是一个女人的身影。

相关文章:

班花被放震动捧的故事:王爷手不停的在她柔软

小受用软管往尿道/快穿攻略学霸老公h

手指把药丸推进她体内_女人的小豆子图解

女生湿得太快说明什么_把葡萄推进去

娇嫩多汁组组_崛起肥大的大白屁股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