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是我此生渡不过的劫(全文)&完整阅读

2021-07-14 11:00 · 新商盟

第10章 我想你误会了

雨越下越大了。

那混杂着泥沙的咸水一并搅进我皮开肉绽的四肢,疼,疼到失去知觉。

可冷酷的男人不会对我产生半分心疼,他紧握着方向盘,两条浓眉紧拧在一起。

他恨我,恨我一次又一次做出那些丧心病狂的事。

所以,惩罚不能停!不然,这该死的女人又不会长记性!

………

可能我就快死了吧。

死了也好啊。

起码死了就再也不用承受这皮肉以及精神上非人的折磨。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是累了吧,一脚踩了刹车。

我狼狈不堪的趴在地上,粘了一脸血迹斑斑的泥污。

更别提,胳膊、大腿、膝盖、小腿上那血肉模糊的大片伤痕。

他定定的站在我面前,雨水冲刷着他英俊的容颜。

只是我看不到他那痛苦的表情。

大抵是我这幅模样太狼狈了吧,所以他惊住了,久久没有动作。

可下一秒,他弯腰下来将我整个抱在怀里。

感受到那熟悉的温度,我恍然有些失神。

当他将我小心翼翼的扔上后座,沙哑着嗓音说“我送你去医院时”,我猛地推开了他。

颤着手,我擦去嘴角的鲜血,弯起一抹邪肆的弧度,“呵呵!闫瑾晟你于心不忍了是么!你的良心过意不去了是么!原来你也有心啊!”

我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发了疯似的咆哮。

垂在两侧的双拳紧紧握起,晦暗莫测的眸子闪烁一阵,他像是极力克制着什么,“洛蓁,不要给脸不要脸。”

“是!我不要脸!我舔着脸来爱你,可结果呢!我得到了什么!因为爱你,我赔上了所有,我哥,我哥毕生的心血,我完整的家!闫瑾晟,你让我家破人亡了啊,这结果,你满意了吗!”

或许是我这一刻的无助绝望刺痛了他,他不再言语。

可忽的,他咬住我的唇,疯了似的攻城略地。

“不…不要,滚!”

我死命推开他,他的神情暗了暗。

接着,毫不犹豫的下车,绕道前座去开车。

车子一路前行,沉默狭小的空间里,充斥着我撕心裂肺的呜咽。

“够了。”

他阴着脸将我拽下车,送进急症室守着医生为我包扎伤口。

“你以为你这样装好人,我就会原谅你了吗!”

在他跨出病房门的那一刻,我吼出压抑许久的脾气。

他高大的身影定在原处,“我想你误会了。”

晦深莫测的眸子扫了过来,“我之所以留下你一条命,是为了继续折磨你,仅此而已。”

心里仅存的那点侥幸心理破碎成灰,我清清楚楚听到那心脏怦然炸裂的声响。

只是,只是我根本看不到,他眸里那一闪即逝的落寞。

“呵…呵呵!好啊!那你可要看好你的朱砂痣了,不然……”

既然莫雯姗那么费尽心机的在他面前塑造我恶毒女配的形象,那我遂她的意好了。

我发出意味深长的冷笑,男人凶狠的眼刀当即甩了过来,“你胆敢再动姗姗一根汗毛,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话落,脚下生风的离开。

我又哭了,用我裹满纱布的双手捧着伤痕累累的脸颊。

咸腻的泪水滑过肌肤,火辣辣的疼。

可再疼,又怎么比的过万蚁噬心的滋味呢。

“闫瑾晟,我恨你…我恨你!”

当初爱有多浓,如今恨有多深。

就在我埋头呜咽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哒哒”的清脆脚步声。

“哎哟我的好妹妹,哭这么伤心干嘛?”

这恶心的尖锐女声,我就算是下辈子也忘不了。

“滚!”

抓起床头的玻璃杯,我毫不犹豫的砸向她。

与其委屈的受她冤枉,不如真刀真枪的干她!

她吓得花容失色,脸上写满惶恐与惊异。

“呵,莫雯姗,你怕了?”

她假装淡定的理了理发丝,“我怕你?洛蓁你给我等着!好戏还在后头呢!都成了这幅丑八怪的模样还这么嚣张,还勾引晟哥哥,你很得意是吧?呵呵,你放心,这次我绝不会再手下留情!我要你死!”

第11章 该得的

我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

我一无所有,孤身一人。

所以,我根本就不怕她!

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还能使出这样恶毒丧心病狂的手段来——

当闫瑾晟冲进病房,双眸喷火死死掐着我的脖子时,我还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不去陪你的心上人,来我这里有何贵干?”

我不会再对他低三下四,我有我的尊严我的人格。

“啪!”

那重如铁砂的一巴掌,直接将我掀翻在地。

记忆里,这是他第一次扇我耳光。

嘴里顿时翻涌出血腥味,我捂着高肿起来的半边脸,嘲讽的弯了弯嘴角,“打啊!继续!最好打死我!”

他再度高高扬起手来,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又扇了我一耳光。

“洛蓁,你怎么就这么不知悔改!一次又一次、一而再再而三!你的心到底是有多黑,怎么会做出这等断子绝孙的肮脏事来!!”

我听着他滔滔不绝的怒骂,脑子一时有些懵。

“闫总。”

我第一次用这么疏离而敬重的口吻称呼他,“我到底做了什么断子绝孙的肮脏事?为什么我一概不知呢?”

我扬着礼貌的假笑,丝毫不畏惧撞进他冒火的眸。

“砰!”

他一个大力,猛地拽起我的衣领狠狠将我推至墙根。

“装!你特么还要装!你将姗姗害成这幅样子,居然还可以这样大言不惭说你什么都没干!洛蓁!我还是对你太纵容了么对么!”

我听的云里雾里,不过倒也很快反应过来,大抵就是莫雯姗又使了什么阴谋诡计,又栽赃嫁祸到我身上呗。

唉,下次能不能换个戏码?

我都厌倦了好么。

“哦,都是我做的,我认。”

懒得跟他多费口舌。

“呵呵!果然是你叫人玷污了姗姗!”

什么……

玷污?

也难怪,闫瑾晟会气成这幅模样。

“我的天呐,莫雯姗简直不要太狠,为了污蔑我,连自己的身子都豁出去了!佩服,实在是佩服!”

“啪!”

又是一巴掌。

疼么?

不,不疼!

相反,我咧嘴大笑,“闫总,接下来要怎么惩罚我呀?是不是又打算开车拖我一路,还是又想出了什么其他阴损的招式?”

很明显的,他眸中闪过一抹惊异。

哈哈,他肯定想不到吧,我再也不是那个痴痴傻傻爱着他的懦弱的、胆怯的洛蓁了。

因为心死了。

“好,很好!”

我不会,不会再向他屈服任何一次。

“嘶~”

只是当他红着眼将我丢进灌满玻璃渣的浴缸时,我还是没忍住婴宁了一声。

全身血肉被扎模糊的滋味,还是挺疼的哈!

“洛蓁,从此,我对你彻底绝望!这一切,都是你该得的!”

嗯……我该得的。

因为犯贱的爱上了一个闫瑾晟,所以这一切全部是我自作自受,我该!

也就只有这刻骨铭心的皮肉之痛,才能时时刻刻的提醒我——

洛蓁!你不可以,绝不可以再对他有任何一丝留恋!

大门“吱呀”一声开了。

全身裹满厚毛衣的“受害者”莫雯姗迈步进来。

“啊!晟哥哥你干什么啊,你不要这么对蓁蓁,她还小,她不懂事我都可以理解的……你快叫救护车来救她~”

“呵呵……”

看着她恶心浮夸的演技,我忍不住冷笑。

“莫雯姗,怎么,看我没死,所以想弄去医院叫医生了结我?”

“呜呜呜……晟哥哥我从没有这样想过,蓁蓁她怎么老是要这样对我……”

我真是没心思再去瞧她拙劣的演技。

也大抵是血快要流干的缘故,我终是支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而这一睡,竟万劫不复。

相关文章:

污视频带污疼痛的叫声_快点快弄我哦我不了了

《阿凡达2》首批剧照 经典的回忆一时间涌上心头

宝贝你好去上课不许流出来/第一次高档会所玩双飞

头埋在双腿间你那里好美,总裁抵冲刺

推荐自己看过觉得情节超赞的总裁宠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