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蒙时光告诉我《伊曼,林夕泽》全集小说阅读

2021-07-14 10:27 · 新商盟

第13章 漫不经心地站着

我不知道婆婆为什么突然提出要跟我去医院看母亲,母亲病了那么久,她什么时候说过看母亲的话。

我心里明白,她跟我去肯定有事,她能有什么事呢?

我开着那辆白色的捷达,婆婆跟我上了车。

“伊曼啊,不是我这个当婆婆的不讲道理,其实让陈蓉来咱家,我也是不得已。”婆婆坐在副座上,板着脸,一脸认真地说着。

她说我娘家的负担实在是太重,拖累得儿子的公司现在效益都不好,她说她找人给我和胡胜宇算卦了,我们俩八字不合,在一起不但命里无儿,事业也是由成转败。

我听着那她那些胡言乱语,简直没法跟她理论,都什么年代了,动不动搬出八字来说事。

可是没办法,婆婆就是雷打不动地信这些事。

那一年瑶瑶的姑姑晓筠生病,发高烧昏迷不醒,那时她还待字闺中,是个大姑娘,可是婆婆硬是找了个神家,说她被鬼魂附体了,结果把晓筠脱了个精光,让那个哆哆嗦嗦的所谓神家,其实是个六十来岁的老男人,大饱了一回眼福,在晓筠的身上又是熏香又是洒水地驱鬼。

我太了解她的脾气,但凡她认准的事,别人根本就无法改变她。

胡胜宇以前不信这套,这两年事业滑坡,加上我的肚子真的没动静,他禁不住他妈整天在耳畔唠叨,逐渐地越来越相信他妈。

我心里明白,家里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状况,罪魁祸首就是婆婆。

但是我不能说,说出来的结果就是她又哭又闹,闹个不了了之。

“伊曼啊,你就信命吧,你俩真的不合,我今年都73了,真的着急抱孙子啊!”婆婆说着,竟然流下了几滴混浊的眼泪。

去你的,你们不是一家子想赶我走吗?陈蓉着急,你也着急,我偏不着急,反正我也让胡胜宇捉弄透了,你们想随随便便把我撵走,那不可能。

“妈,你要相信科学,那是封建迷信。”我故意轻描淡写地说着。

婆婆很不高兴地白了我一眼,然后是一路无话。

医院里,母亲清醒一阵明白一阵的,我去住院部交钱的功夫,婆婆把父亲叫出去,跟父亲唠唠叨叨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回来的时候,刚好看见父亲在那里站着,一脸尴尬的神情。

“妈,你跟我爸说什么呢?”我看着婆婆,心里顿时明白,她肯定是跟父亲说让我和胡胜宇离婚的事。

婆婆看了我,不以为然地看了我一眼,小声地嘟了一句,“还能有什么事?”

父亲看着我,神情里说不出的担忧。

我看看父亲,又看看婆婆说,“妈,俗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你这样做,会折寿的。”

“你这是说的什么?你想咒我死啊!”我话音落地,婆婆就像遭了雷劈似的跳了起来。

我看着婆婆轻轻地笑了笑,“妈我说的是实话,你说哪有婆婆不盼着儿子媳妇好好过日子的,怎么你就拼命地想拆散我们呢?”

“你们家负担这么重,你又生不出儿子来,你自己心里不知道啊,养只母鸡还能下蛋呢,你算什么,占着茅坑不拉屎……”婆婆忽然间激动起来,连哭带闹地喊了起来。

立刻,一大群看热闹的人包我们包围了。

我看了一下四周的人,忽然间吓了一跳。

一个穿着银灰色西装的高大身影,抱着双臂,漫不经心地站在了人群最显眼的地方,耳朵上一枚蓝钻熠熠生辉

第14章 别回家了



林夕泽?

我看了一眼,是林夕泽站在那里。

他的身高明显得比周围的人高了一截,他站在那里,双手抱着臂膀,漫不经心地看着这一切。

婆婆见人太多了,气呼呼地高喊了一句,“这个婚必须得离,否则我就不答应!”然后钻进人群里走了。

周围的人慢慢地散去了,父亲担心母亲,看了看我,转身进了病房。

林夕泽漫不经心地走了过来,我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

大厅广众之下,他要干什么?

林夕泽的手已经放下来了,他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臂杵在了我身后的墙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你,你要干什么?”我看着林夕泽,心,蹦蹦地跳着。

虽然只见过几次面,但是我已经基本了解他的脾气性格了,他性格霸道,想做什么事,根本就无视众人的目光。

“那是你婆婆?”林夕泽看着我,不屑地问着。

“嗯。”我看着林夕泽,点了点头。

“为什么让你们离婚?因为我吗?”林夕泽看着我,眼睛直直地盯着我,似乎要盯到我的骨髓里。

我看着林夕泽,想起了胡胜宇把我送到他的床上,他玩命地折腾我的情形,不仅转过头,轻轻地“哼”了一声,“自以为是。”

“哈!”林夕泽张开嘴,无所顾忌地笑着。

林夕泽的笑声,引得别人的目光不自觉地往这边看,我不禁扭过头去。

一个年轻的,长相甜美,穿着时尚的女人袅袅婷婷地向我们走了过来。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这不会是林夕泽的老婆吧?刚才的确看见林夕泽身边有一个美女,只是在那样尴尬的情形下,我并没有仔细看。

我看这女人,眼睛直直地看着她,林夕泽顺着我的目光回过头来,看见了那个年轻的女人。

林夕泽放开了我,转身对女人说了声“夕晗,我们走”。

女人看看我转身挽住了林夕泽的胳膊,小声地问着,“这是谁啊?”

“客户的老婆。”林夕泽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着,和女人向另一派病房走了过去。

帅男美女,一道绝对牵动人眼线的靓丽风景。

我看着他们的背影,不禁在心里嗤之以鼻,全都是一样的货色,家里有这么好的老婆,却还出来偷吃。

我又想起了那个夜晚,林夕泽压在我的身上,霸道的,近乎疯狂地在我身上驰骋着,谁又看得出,家里有这么美的老婆。

胡胜宇又岂不是一样,恋爱三年结婚四年,激情早就消耗进了,曾经的大学校花他也不看在眼里了,领来个丰腴的女人喜欢得哈巴狗似的,把他曾经疯了一般追到手的老婆往别的男人床上送。

混蛋。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看着林夕泽和那个女人逐渐消失的背影,心里仿佛被人揉了一把砂。

我回了病房,父亲悄悄地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她妈就是个神经病,我跟胡胜宇挺好的,就是她非得想拆散我们。我告诉父亲放心,我绝不会离婚的。

父亲点了点头,又劝了劝我,千万别犯糊涂之类的话。

安排完母亲的事,我跟父亲告别,还没有到家,就接到了胡胜宇的电话,“干什么呢?”

胡胜宇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软,并不是我离开家时,那副半阴不阳的口气了。

“回家。”我心里对自己这个词嗤之以鼻,“家”,那还能算是我的家吗?可是口气丝毫的不含糊,说出的话清清楚楚。

“别回家了伊曼。”胡胜宇的声音瞬间变得低柔,让我听着禁不住想起他拽着陈蓉的胳膊,孙子一般的叫“蓉蓉”的情景,差不多也是这种腔调,我心里一阵反感,胡胜宇又接着说话了,“林夕泽说请我们吃饭。”

相关文章:

老爷紫黑囊袋拍打_闯入她温暖的紧致总裁

总裁给我下面罐红酒|女主比较浪的高辣h文

被大肉捧征服的女侠-错位沉沦中的女教师-(老王的退休生活)

又污又恐怖的小故事/大棒子太粗了不要

精选爱情:宁愿从未爱过你:小说全文(已完结)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