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你是我此生渡不过的劫》小说完整版阅读

2021-07-13 11:21 · 新商盟

第3章 真面孔

我听不清了,也看不见了。

只是模糊的视线里,他们郎情妾意的恩爱模样一遍又一遍撕扯着我紧绷的神经!

——

再醒来时,入眼一片刺目的白。

浓烈的消毒水气味提醒我,这是医院,不是天堂。

“蓁蓁,你醒了。”

这声音我自然熟悉不过。

委屈的眼泪落了下来,我克制不住。

荣浩是我哥最好的兄弟,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蓁蓁,别哭,我在。”

他轻拍我的后背,柔声安慰着我。

“我哥…我哥!他一定还活着,他一定还活着对不对……”

我拽着他的肩膀,盯紧他的眸子,企图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可他慌乱的别过视线,“蓁蓁…你冷静点,你有孕在身,不能再有任何闪失!”

有孕在身!!?

“砰!”

恰在此时,病房门被人一脚狠狠踹开。

抬眸,撞进他幽邃冰寒的瞳孔。

他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拧住荣浩的衣领,推到墙根。

如鹰隼般凶狠的眸子锁向我,“洛蓁!我还真是小瞧你勾引男人的本事了!”

他过来死死捏住我的下巴,骨骼破裂般的疼瞬间传至四肢百骸。

“呵…我没有!我怎么会跟你一样恶心!”

他怎么还有脸过来言之凿凿的指责我?

他出轨在先,又害我家破人亡,将我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呵!你们一家人果然都一副德行!无耻下贱,渣滓败类!当初若不是你哥暗地里搞垮我闫氏,又玷污了姗姗,硬生生将我们拆散,又怎会沦落到今天的结局!”

“不!不可能!我哥光明磊落一生,绝不可能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你别血口喷人!”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与我深爱的那个他对峙争吵到面红耳赤。

可现实偏偏如此残酷。

后知后觉的,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所以…所以当初你忽然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接近我照顾我说爱我,完完全全是为了利用我,然后扳倒我哥!!?”

饶是脑子再笨,此情此景,我终是反应过来。

他高傲的冷哼一声,嗜血的眸子擒着嘲讽的笑意,“不然你以为?”

“轰——”

一道惊雷炸响在耳际,震得我支离破碎。

呵,呵呵!

这就是我奉为生命般美好的初恋啊!

他忽然拽住我的手腕,不管不顾的一路拖了出去。

荣浩上前来,奈何身子单薄的他根本不是闫瑾晟的对手。

“既然你哥那么轻易就死了,那么他犯下的罪孽,就由你来偿还好了!”

呵罪孽……

“闫总不好了,夫人的胃疼病又犯了!”

闫瑾晟刚将我甩进我精心准备的新婚别墅,女佣便慌慌张张的下楼来报。

几乎是似离弦之箭般,他猛地扔下我,火速冲了上去。

脸重重磕在地上,一片青紫。

而站在周围漠视的几个女佣,也是我当时精挑细选出来的啊……可如今,如今这一切,都全部为我的好嫂嫂做了嫁衣!

这叫我怎能不恨怎能不心碎……

“哥……我一定,一定会为你报仇!”

我倔强的爬了起来,可刚抬眸,就撞见他抱着她小心翼翼下楼的场景。

呼吸在瞬间凝滞,胸口疼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爱他啊!饶是他做了这么多伤害我的事,可我还是控制不了的爱他!

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当着我的面与其他女人亲昵!!?

闫瑾晟,你是我的,是我的啊……

几乎是怒不可遏的冲了过去,我疯狂捶打他的手臂,“放开,闫瑾晟你放开她!”

推搡间,莫雯姗不知怎么就摔了下去。

“姗姗!”

闫瑾晟发疯似的推开我,紧追着下去将她搂/进/怀里。

女人作出一脸痛苦的模样死死捂着肚子,瘫软在他怀里好不可怜。

又怎知,在男人看不到的角度,朝我扬起奸计得逞的恶心嘴脸!

“晟哥哥…你别怪蓁蓁,她肯定是不小心的~”

话落,梨花带雨的瞥了我一眼,眉目间尽显楚楚可怜。

闫瑾晟捏紧了拳头,因为愤恨至极而发出狂躁的低吼:“把这个贱女人给我锁起来!”

接着,急匆匆抱起他的白月光扬长而去。

几个女佣冷着脸过来将我五花大绑,仿佛已完全忘记我曾经施予的恩情。

——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我将自己紧紧蜷缩成一团。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又困又饿,眼皮重到抬不起来。

“吱呀”一声,终是有一抹光透进来了。

”洛蓁,你该死!”

迷迷糊糊间,我的脖子被人死死扼住。

陡然睁眼,便对上他那双嗜血的黑眸。

“真没想到,你比你那个禽、兽不如的哥哥还要狠毒!害死了姗姗的孩子,你拿命来抵!”

“不…我没有,我没有!”

可他不管不顾,狠狠拖着我往外走。

粗糙的水泥地面磨破我细嫩的肌肤,火辣辣的疼!

”砰!”

身体忽然失重,紧接着又是刺骨的寒凉。

他居然…居然把我扔进了游泳池里!

他明明知道我最怕水!

我手足无措的在水面上扑腾着,肺里呛了一口接一口,我大声呼救,哭的稀里哗啦。

更可怕的是,我清晰的感受到,双/腿/间涌出一股热流……

第4章 洛蓁,你该死!

“闫瑾晟!我怀了你的孩子,我怀了你的孩子啊!你救我,救我……”

“孩子?”

注意到他表情有一丝松懈,我想,虎毒不食子,他一定会在意他的骨肉的……

意料之中的,他命人将我捞出来。

他深邃的眸子锁着我,温热的大掌抚摸着我的脸庞,恍然让我记起以往的点点滴滴。

渐渐的,他低头凑近我,像是要吻我。

然而,就在他即将捉住我的唇瓣时,舒展开的眉忽的紧皱起来,平静的眼神翻滚起怒火,接着一把猛地将我推开。

下一秒,我燃起的那一丝希望哗啦啦的破碎成渣——

“怀孕了是么?那正好,一命抵一命。”

他粗粝的指腹磨挲着我的唇瓣,轻飘飘撂出这句惨绝人寰的话。

“不……不!瑾晟你不能这样做……”

身子因寒凉恐惧而止不住的颤抖,他忽的推开我,厌恶的皱了皱眉,“就你,也配给我生孩子?”

我不配……我不配给他生孩子……

一直到被拖拽至病房门口,我的脑子里依旧反反复复回荡着这句话。

“跪下。”

他暴躁的低吼一声,对着我的膝盖狠狠一踹。

可我凭什么要跪,我分明清清白白,我哥也清清白白,我们凭什么要受这么大的委屈!

我双手撑着地,咬紧牙根。

哪怕这一刻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越积越多,可我硬是忍着,没让它落下来一滴。

“洛蓁,你害的姗姗再无生育能力,你罪该万死!”

他一边将莫雯姗紧紧/搂/在/怀/里,一边对我咬牙切齿。

“呜呜…晟哥哥你别生气了,我受点委屈没事的,蓁蓁毕竟是你的妻子~”

“呵哪门子的妻子!我闫瑾晟这辈子,只认莫雯姗是我的女人!”

他话落的那一瞬,我忽然感觉,整个天空忽的全部灰暗下来,黯淡了我的余生。

相关文章:

总裁难挡:霸气小妻不好惹【夏至】小说全本无删节阅读

跪着 手指 调教 饶了我/啊老板好深好硬啊太大了

几个同时干怀孕是谁的;美女光着全身的样子

乞丐饿了让乞丐吸奶|拉扯花瓣,知道错了/会乖

和同事发生过性关系/嫁给非洲人天天晚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