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打打赌输了憋尿作文/按住腰往上顶弄 滚烫

2021-07-13 11:16 · 新商盟

便被薛琳娜开口打断,道:“林先生,我没时间跟你开玩笑。”

“琳娜,你是不是疯了!?”张思梦吃惊的喊了一句。

“思梦,我没疯。”

薛琳娜冲张思梦微笑了一下,回过头继续对林浩说:“林先生,你不要误会,我说的结婚不是真的结婚。”

“假结婚?”

“可以这么说,但应该叫协议结婚,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帮这个忙的,婚期三个月,你开个价钱吧。”

“哈……”

林浩有些哭笑不得,腿上的牛仔裤已经套上,赤裸着上半身往旁边的沙发椅长一坐,翘着二郎腿,道:“你们城里人可真时髦,结婚这种事情都能造假。”

薛琳娜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道:“林先生,我没时间在这跟你闲聊,你要是同意,我们准备好手续,在八点之前赶到民政局,九点钟我还有个会要开。”

林浩眨巴了两下眼睛,笑着摇头,道:“薛美女,婚姻可不是儿戏,你长的确实漂亮,但假结婚这种事……我就不凑这热闹了,我得去找我未来媳妇了。”

林浩起身就要走,这要是真结婚,天上突然掉下了这么个漂亮的媳妇儿,他倒是愿意考虑,假结婚这种没营养的东西,总不能为了钱出卖自己的爱情吧。

再说了,老周可是信誓旦旦的说给咱介绍了一漂亮媳妇,说不定比这个薛琳娜还漂亮呢?虽说这种希望渺茫的他自己都不相信,但总得先去看看吧,万一……

“林先生,你可以不同意,但你要考虑后果,我如果一个电话打到警察局,说你昨天晚上对我和思梦……我家的周围可都是摄像头,你说警察会相信你是清白的么?不论是强X还是迷X,可都够判刑的。”

“我……”

林浩脸上表情一抽搐,心里直有一股要骂娘的冲动,可真是越漂亮的女人,心肠越是蛇蝎,他倒不怕警察真把他给抓起来,可关键这事要是传到了北疆,他还不被那群王八蛋笑掉大牙,他可丢不起这人。

“三个月,一百万。”

薛琳娜直截了当的开口说道,面色依旧平静,端庄而又肃穆的模样,十足的一副职场女神儿的高冷范儿。

“一百万……”

林浩心里头吃了一惊,他当了八年兵,临了退伍费也就三千块,当然他的情况特殊,是被老周坑了,这仨月一百万,可够他当一辈子的兵了,怪不得现在乡下人都削尖了脑袋往城里挤,这城里的钱好赚啊。

心里头吃惊归吃惊,林浩脸上却是摆出一副不大情愿的表情,还故意把‘一百万’这仨字拖了个长音。

“一百五十万。”

“……”

“二百万!”

“……”

薛琳娜一连加了两次价,林浩都不为所动,在那儿翘着二郎腿,不是摸下巴,就是抠鼻子,张思梦实在看不过去了,大声的吼道:“林浩,你别太过分!”

林浩摸着下巴,又抬手看了看指甲,压根就没听到似的。

张思梦气的牙根痒痒,却又拿这个家伙无可奈何,她心里就不明白了,琳娜干嘛突然要和这家伙协议结婚?

“三百万!”

薛琳娜眉头轻轻一蹙,一口气将价码加到她心里的底线,要是这家伙还不同意,那她就得想点别的法儿了。

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话音刚落,对面这个装死了大半天的家伙,马上抬起头,一双不大的小眼睛黢黑闪亮,‘啪’的拍了一把巴掌,道:“成交!”

瞧这家伙笑的那叫一个奸诈得意,薛琳娜忍不住的轻咬贝齿,很显然,她这个生意场上的谈判高手,被眼前这一身痞气的家伙给宰了,暗恨一句:刁民!

“既然是协议结婚,在去民政局之前,我们有必要签署一份婚姻协议,这样对我们彼此都有好处。”薛琳娜站起身,回过头又对张思梦道:“思梦,你在这陪一下林先生,我去书房打印两份婚姻协议。”

“琳娜,你这……”张思梦一脸担心,有话要说。

“放心,我心里有分寸的。”薛琳娜笑了一下,去了书房。

房间里一下子就剩下林浩和张思梦,张思梦冷着一张俏脸瞪着他,林浩笑着道:“张思梦,你干嘛这么瞪着我啊,等薛小妞的钱到手了,我请你吃饭?”

张思梦恨恨的道:“你是我见过的最无耻、脸皮最后的无赖,三个月就敢要三百万,狮子大开口啊你!”

“我还觉得我亏了呢。”

林浩一脸嘻笑的说:“看你也是个文化人,怎么就没听说过青春无价呢?我三个月的青春,才换三百万,薛小妞她可是赚大发了,这简直就是抄底价啊!”

“你……”

张思梦直接翻了个白眼,道:“懒的理你这无赖!”

薛琳娜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拿了两摞合同书,每一份差不多能有十页A4纸,密密麻麻全都是黑体小字。

薛琳娜将其中一份递到了林浩面前,道:“林先生,你先看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可以签字了。”

一看那密密麻麻的小黑子,林浩就觉得脑袋大,他从小就不是读书的料,要不然也不能早早的就进了部队,挥了挥手,“算了,不用看了,咱们直接签吧。”

刷刷刷……

拿起黑色的签字笔,就在两份合同的尾页签上了大名。

.

薛琳娜也拿起了笔,在合同的尾页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字如其人,端庄秀丽,每一笔每一划都徜徉着美感。

  林浩夸赞了一句漂亮,被薛琳娜安排到了楼下洗漱,马上就要去民政局登记了,怎么也要捯饬的精神一点。

  薛琳娜将事情的原委讲给了张思梦听,张思梦心中的疑惑顿解,看向薛琳娜的眼神中,更是多了一丝心痛。

  “琳娜……”

  “我没事的,从小到大被我爸左右习惯了,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听他的,我自己一生的幸福,一定要自己选择,我也不会为了家族的利益,来牺牲我的爱情,我薛琳娜要么不嫁,要嫁就一定要嫁给属于我的爱情!”

  “嗯,琳娜,我支持你,加油!”张思梦举起小手,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又走了过来,给了薛琳娜一个拥抱。

  “谢谢你,思梦。”

  ……

  林浩直接在洗手间里冲了个热水澡,把昨夜的酒气和这一连几天在火车上熬出来的汗酸味给冲洗了个干净。

  身上的衣服还是出来穿的那一身,已经有些馊了,不过也没辙儿,他这次出来可是一点行李也没带,没的换。

  薛琳娜从楼上下来,脸上着了一层淡妆,换了一套成熟端庄的衣服,一头乌黑的秀发盘在脑后,脚底下踩着一双精致的高跟鞋,整个人的气质马上又是一变。

  她这一身的装扮,要说单拆开来看,没有任何特别的惊艳之处,但搭配在了她的身上,便如同那绿叶衬在了鲜花儿上,随着鲜花的娇艳,也一并绽放出光彩来。

  林浩站在客厅里,正百无聊赖的欣赏着一幅画,回头一看薛琳娜,那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便又是一阵惊艳。

  美……

  太美!

  薛琳娜开的是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轿跑——Panamera,裸车价也在百万以上,林浩坐进车里,屁股一落地,便是前所未有的舒服,反正是比北疆的装甲车舒服多了。

  薛琳娜发动了车子,CD里的歌曲随之唱响,听了几句后,林浩笑着说:“没想到,你也喜欢霍兰克的歌。”

  薛琳娜难得提起了一丝兴趣,道:“怎么,你也喜欢?”

  林浩笑着说:“欧洲新晋的歌坛新星,拥有极高的声学天赋,不论是古典、流行还是摇滚等流派都能胜任,而且还跳的一身好舞蹈,长的也帅气,出道仅一年,便粉丝无数,还在悉尼歌剧院举办了个人的专场演唱会。”

  薛琳娜轻轻一笑,道:“没看出来,你还是他的铁杆粉丝。”

  林浩马上纠正,道:“我才不是那小子的粉丝呢,他是我的粉丝还差不多,上回在KTV里斗歌他输了,斗舞也不是我对手,要硬说他哪儿比我强,也就长的比我……白点。”

  林浩打开了车里的小镜子,照了照自己那古铜色的脸,他的古铜色可不是天生的,都是从军入伍后晒的。

  “……那小子最后还要非要认我当哥,我不同意吧,他就死皮赖脸的缠着,我也没招儿啊,就让他叫了声哥。”

  林浩自顾自的说着,薛琳娜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林浩转过头一看,只见薛琳娜正目视前方,似乎对他的话一点兴趣也没有,“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你别不信啊。”

  薛琳娜还是不搭理他,在她看来,这家伙就是在满嘴跑火车,霍克尔要认他当哥?也不怕牛皮吹大了闪了舌头。

  “嘿……”

  林浩笑着道:“那我还真得向你证明证明,你车里的CD应该是他上一张专辑吧,最近他又新发行了一张,听说国外都很难买到,要不我让他给邮一张签名的过来?”

  “好啊。”

  薛琳娜爽快的应道,倒要看看他怎么为自己吹的牛皮埋单,霍克尔的新专辑一向抢手,别说在国内了,就是在国外,不知道多少粉丝熬夜排长队都不一定买的到。

  “我这就给他打电话。”林浩掏出了手机,结果手机没电了,“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用一下,我的没电了。”

  薛琳娜也很痛快的把手机拿了出来,林浩握在手里,却又犹豫了,“他的手机号我背不下,还是算了,等我的手机充电了,我再给他打。”

  “切!”

  薛琳娜毫不掩饰的鄙夷了一声,腹诽道:这家伙明明就是牛皮吹大了,无法自圆其说,在这儿给自己找台阶下呢。

  红色的轿跑车停在了市民政局的门口,一早上这民政局还没开门,就已经有好几对的小年轻在这儿排队了。

  轿跑车一停下,马上就吸引了周围的目光,薛琳娜的这辆轿跑非但车身流线型美,车漆又是那乍眼的胭脂红,再加上那闪闪发光的保时捷车标,绝对惹眼的很。

  “这民政局的买卖可真好,一大清早的就有人来排队。”林浩瞅了一眼车窗外,笑着就要推开车门下车。

  “你等一下再下去。”

  “啊?”

  林浩疑惑了一声,旋即笑道:“外面那么多人看着,你怕我这身屌丝的行头给你丢人?我长的可比他们帅多了……”

  砰!

  薛琳娜没有搭理他,推开车门下车,拿出手机在车前打了个电话,然后便向马路斜对面的一辆白色轿车走去。

  那白色的轿车上下来一个姑娘,一身职业装,距离太远看不清模样,只见她拿了两个手提袋递给了薛琳娜,薛琳娜拎着袋子往回走,那姑娘也回到了车里离开。

相关文章:

荣耀智慧屏以旧换新活动:轻松体验未来电视

乡村艳妇免费完本小说—全家人乱欲大杂烩

我超级喜欢吃男人的精子 他把我绑在床上舔我奶

班里的男生把我的内裤,公主特殊成年礼h文罗煞国

我的游装男友~我与饥渴的留守妇女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