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承蒙时光告诉我》小说在线阅读(免费版)

2021-07-12 14:55 · 新商盟

第9章 房间完全变了样

混蛋!流氓!

我在心里骂着他,用尽了全力去推他。

男人松开了口,嘴唇红红的,眼睛里仍然冒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他松开嘴的同时,也松开了手,指着我的鼻子尖儿说,“你不是说我流氓吗,我要是不做点流氓的行为,对不起这个荣誉称号。”

“混……”我张嘴骂着他,扬起了巴掌,可是我的巴掌还没落下来,林夕泽的大手迅速地抓住了我的手腕。

他不再说什么,而是用身体紧紧地把我倚在了墙上。

他不说话,用一只手摁着我的两只手,张开了嘴巴。

我一扭头,想躲开他,可是根本就躲不开,他的唇疯狂地追逐着我,如狂风暴雨般把我的唇卷起,同时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钻进了我的衣襟,在里面疯狂地游走……

“混……”我想张嘴骂他,可是根本张不开嘴。

原本我就喝了酒,脑袋嗡嗡的,被他这么一折腾,顿时忽然感觉浑身无力,委屈一下子涌了上来,我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林夕泽吻着我,咸咸的眼泪流过我的唇边,也流进了他的唇里,林夕泽住嘴了,同时也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你……怎么啦?”林夕泽一脸困惑地看着我。

“没事。”我看着他,猛地抑制住了哭声,我凭什么在一个陌生的、强了我的男人面前流泪,我就是有天大的委屈,在他面前流泪有什么用?

他不过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有着流氓习性的霸道总裁。

他比胡胜宇又强到哪里去?

我擦了擦眼泪,低着头往房间里走。既然没一个好人,我也不奢望有人怜惜,不如借酒浇愁,一醉解千愁。

我这样想着,低着头往前走,我听见林夕泽的脚步声从后面急切地传了过来,就在他马上来到我身边的时候,我听见房间的门打开了,胡胜宇出来了。

他看见了林夕泽追我的那一幕,不仅楞了一下。

无所谓了。反正我是他准备抛弃的老婆,就算是林夕泽调戏我,他或许也不以为意吧?

我这样想着,低着头从他的身边进去了。

那一天喝酒的结果证明我想错了,胡胜宇对这件事不是不以为意,而是恰恰发现了机遇。

他看见我和林夕泽一前一后的走着,而我的脸上还带着刚哭过的痕迹,林夕泽大步地在后面追,估计一百个人里会有九十九个认为是林夕泽欺负了我,而我流出了委屈的泪水。

胡胜宇是九十九个人中的一个。

他看到林夕泽在后后面大踏步地追着我,胡胜宇没有说什么,而是依然殷勤如初地请林夕泽坐在了我身边,继续热情高涨地劝着酒。

我和林夕泽喝酒的速度加快了。

林夕泽几乎不和别人喝酒,只是和我一个人喝。

胡胜宇也看出来了,他不怎么说话了,只是在一旁殷勤地倒着酒。

我隐隐记得,喝完酒以后,我们又去歌厅的包间里唱歌了,在那里又喝了数不清的啤酒,啤酒瓶子东倒西歪……

第二天一早醒来,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我吓得彻底地没了魂儿!

房间完全变了样,不是歌厅也不是餐厅,更不是我家。

那是一间超级豪华的客房,而我,寸衫未着地躺在一张超极柔软的大床上,身旁,是一个和我一样一丝不挂的男人!

第10章 一回生二回熟



我看着男人,不仅“啊——”地一声尖叫起来,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男人这个时候也睁开了眼,他看着我,并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

我看清楚了,是林夕泽。

“怎,怎么回事?”我看着林夕泽,伸手拽过了一条毛巾被,挡在了自己身上。

“别挡了,昨晚我都细细地看过了。”林夕泽说着,一把拽走了毛巾被,不以为然地说着。

“你!”我的脸蹭地红了,禁不住又扬起了巴掌,扬起巴掌的一瞬间,顿时感觉浑身哪里都是痛的,连骨头缝都疼。

我心里明白,昨晚我可能被林夕泽折腾熟了。

林夕泽看着我,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光着身子去洗手间了。

我一个人坐在床上呆呆地发楞,想站起身子,可是头却晕得不行。

我使劲地想着昨晚的情形,我的记忆只停留在了歌厅的包间,我和林夕泽近乎疯狂地喝着啤酒,胡胜宇在一旁不断地开着酒,然后,然后就全不记得了。

这个时候,林夕泽又来到了床前,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我的面前,丝毫没有羞愧之色。

他看着我,伸出手来抬起了我的下巴,“想什么呢?别想了,我告诉你吧,昨晚是你的老公把你送到我的房间的。”

“啊——!”我看着林夕泽,不仅张大了嘴巴,但是彻底失去了尖叫的能力。

胡胜宇把我送到林夕泽的房间的?

就算是他不爱我了,也不至于把我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啊,这,他还算是个人吗?

“我喝醉了。听见敲门声,就去开门了,结果你就滚到了我的怀里。”林夕泽看着我,轻描淡写地说着。

“那你怎么知道是胡胜宇把我送进你的房间?”我看着林夕泽,仍然有些不敢相信。

林夕泽没说话,伸手摁响了床头的电话,“昨天晚上是谁把这位女士送到我房间的?”

“是一位穿着格子衬衫,身材很壮实,腰间戴着一块碧玉貔貅的先生让我们把那位女士送过去的。”服务员说的很清楚明白。

那块玉貔貅是那年我去云南,在缅甸边境花了一万多元钱给胡胜宇买的,因为他作生意,看相的人告诉他,让他带一块碧玉貔貅旺财,所以我买回来送他的。

现在,那块貔貅恰好成了他送我进别人房间的标志性挂件,如果没有那块碧玉貔貅,我或许还要费力地去琢磨一下,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他,现在,毋庸置疑了。

“我也真是服了他,为了钱把老婆往别的男人床上送。”林夕泽看着我,不以为然地说着,一只大手伸过来,在我的肩膀上抓了两把,然后一路向下,落在了腰间。

“那你也不能——”我看着林夕泽,气得不知如何是好,禁不住攥紧拳头,使劲地捶着床铺。

“为什么不?送到床上的美女,我为什么不要?”林夕泽轻轻地说着,一俯身把我压在了床上。

“混蛋!”我使劲地捶着林夕泽的后背。

林夕泽“噗”地笑了,他看着我,一张嘴附在了我的耳朵旁,“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一回生二回熟。

相关文章:

村长和留守妇女玩双飞/皇帝x将军受哭拉求饶

坚硬抵在/在公车被弄到高

抓着她的头发像骑马一样~呵呵我要别停我要死了

男人在床上说你好紧/一边顶一边吃饭

一般帮男朋友口要多久|老男人喜欢给小女孩口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