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越来越颠 坐在我腿上_牛仔裤扒了就上

2021-07-10 14:29 · 新商盟

这一下的舒畅让我不自觉地叫出声,那感觉真是太好了。

哪怕是隔着裤子,我也有所感受,哪还忍得了。

“哦……”嫂子冷不丁地发出一声长吟,“能……能不能帮我按按里面?”

听到这么直白的撩拨,我哪儿能拒绝,三下五除二地褪掉裤子。

眼看就要步入主题的时候,不知哪里响起一阵烦人的声音,惊的我急忙往声音来源方向看去。

一转头,才看到是床头柜上嫂子的手机发出的动静,亮着的显示屏上有两个字:老公。

是我哥的电话!

我心里“咯噔”一下,脑瓜子“嗡嗡”的,彻底停止了思考。

等我回神,还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被我哥听到动静。

虽然不知道电话里我哥说了什么,但嫂子的脸色却变得越发难看。

挂掉电话,嫂子将紧手机紧攥着,有些怪异地看着我。

“你走吧,我想静一静。”

听到这话,我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急忙起身提起裤子跳下床。

说实话,在看到是我哥打来的电话时我已经冷水浇头,巴不得赶紧走。

这会,我感觉自己像是做贼被发现一样,只想着立马跑。

我也没去看嫂子,直接冲向门口。

出了门,我不禁长吁了一口气,快步离开。

回到我的屋子,我心里仍然忍不住一阵后怕。幸好没和嫂子干那事,要不然我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见我哥。

我在自己脸上拍打了几下,抓起桌上的水杯猛灌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慌张的心情总算平复了。

这时,我突然想起昨晚在瓜地里看到了不少瓜藤上出现瓜蚜,得赶紧喷农药治治才行。

要知道,那几亩瓜地可是我家主要的经济来源,顶得上我家大半年的收入,可不敢马虎。

想到这里,我急忙出门,打算去小卖部买点农药。

一路上,我脑子里总是情不自禁地浮现嫂子的大屁股……

甩了甩脑袋,我抬眼一瞧,也到小卖部了。

“春桃嫂子,来生意了。”

我话刚说完,就看到衣着暴露的老板娘从里面出来,胸口更是一步三晃,看的我眼珠子都不转了。

柳春桃的胸那可是村里男人私下里的谈资,我可没少听。

“呦,是小猛啊。”

这时,柳春桃突然挺了挺胸口,浪笑了起来。

“我的大不大?”

我想她应该是发现我盯着她的胸口看了。

“当然大。都快赶上我家地里的瓜了。”

柳春桃笑的更大声,手指在我额头轻轻地戳了一下,“你个小坏蛋可越来越会说话了。”

虽说柳春桃胸口的鼓包是大,但见过小桃和嫂子的,我也再不像以前那么留恋。

“春桃嫂子,给我拿瓶杀瓜蚜的农药。”

“你来的倒巧,我今儿个刚从县里进的农药。”

看着柳春桃进屋,我也跟着进去,欣赏着她的大屁股。

只是见过嫂子的,再看柳春桃的却觉得没以前那么好看了。

毕竟,柳春桃的身材还是胖了些,腰有些粗,大屁股也就没那么性感了。

不过,我也深知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这个道理,趁着她弯腰的功夫腰部往前蹭了蹭。

柳春桃找到农药,我也准备掏钱,可这时却突然听到一阵铃铃铃的声音传来,不用去看我都知道那是柜台上的座机。

我们村里穷,跟外边的联系就是通过小卖部的电话,之前我也给我哥打过几次。

“小猛,今天进的货有点多,农药压在底下,你先接下电话,看是找谁的?”

“好嘞。”

我没多想,便抓起柜台上的电话。

“喂,春桃嫂子吗,我是学文,麻烦你帮我叫下小猛。”

是我哥!

难道我和嫂子的事我哥知道了!?

我心里一惊,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心情,这才回话:“哥,我正在小卖部买农药呢。”

我很想让自己表现出平常的样子,但仍然忍不住的心虚。

“太好了。小猛,你身边没人吧?”

我下意识地转头瞧了一下,除了正在理货的柳春桃外也没别人,就如实告诉了我哥。

“小猛,我打算从你那里借种!”

“哥,你要啥瓜果种子,我一定……”

话刚说一半,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心里无比惊讶,再不敢往那方面想。

我努力地试图平静下来,可心跳的像是打鼓似的,压根难以平静。

只因为我意识到我哥要借的种绝对不是瓜果蔬菜的种子,而是我的种子。

“小猛,哥这也是没办法。跟你嫂子结婚都五年了。你嫂子一直没怀上孩子,前段时间去医院才查出是我的毛病。”

我哥落寞的声音听得我一阵难受,我都能感觉到他这会心里的苦楚,却不知道该咋去安慰他。

“小猛,我和你嫂子想孩子都想疯了,我们又是兄弟,所以我想让你跟你嫂子帮我生个孩子。。”

“哥,我……”

我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全都忘光了。

“小猛,算哥求你好不好。这些年我一直不敢回去,就是害怕别人在背后说闲话。你只要帮了哥这个忙,以后哥也能挺直腰杆子回村了。”

电话里,我哥沉闷地叹息一声,“小猛,你就体谅下哥吧。我在县里当老师,好几次都听到其他的老师在背后议论我的事,你能想象那是什么滋味吗?”

听我哥诉苦,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我一时间真是没法接受这个事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回他。

前些日子,我也听到几个村里男人聚在一起说着我哥的事,我当时还和几人闹了不愉快。

但这事就算是我哥求我,我心里依然慌的厉害。

“小猛,我和你嫂子说好了,只要你点头,就能圆了我当父亲的梦。”

听到这话,我只感觉手心里全是汗,将话筒攥的更紧了。

“和谁打电话呢,说这么长时间?”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我浑身一哆嗦,看到是老板娘,就回了一句:“是我哥。”

“喏,你要的农药。”

接过柳春桃递过来的农药,我趁机对着电话说:“哥,我再想想。现在还有其他的事,先不说了。”

挂了电话,我就朝着门口走去,感觉像是丢了魂似的心神不安。

“滴滴。”

一声洪亮又刺耳的声音响起,我顺势一看原来是一辆白色小轿车开进了村。

我也没心思去看车上是谁,就继续走着。

“小猛,等等。”

忽然听到柳春桃的声音,我回头看去,却见她一脸的埋怨,“你个小坏蛋受啥打击了,连农药钱都忘了给。”

我这才想起刚才失魂落魄地走出小卖部,忘记给钱了。

“春桃嫂子,实在对不住,刚才急着去地里撒农药给忘了。”

正当我掏钱的时候,那白色的轿车在小卖部门口停下,王金龙从车上下来,笑意涔涔地看着我。

王金龙是个包工头,经常带村子里的人出去包活,可是村里叫得上号的人物。

“春桃,小猛的钱我给了。”

王金龙阔气地摆摆手,拉开皮夹子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柳春桃。

“呦,原来是王老板,稀客啊,喝水不?我给你倒水去。”

柳春桃热情地迎了上去。

我就纳闷了,王金龙咋地会给我结账,但看到王金龙和老板娘进了小卖部,我也只能闷头回家。

我刚进门,就听到我妈的声音。

“小猛,你来,妈有事儿跟你说。”

我应了一声,朝着我妈屋里走去。

路上,我心里开始纠结着要不要把我哥说的事情告诉我妈?

进了屋,我妈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吓了一跳。

“小猛,你嫂子是假怀孕。”

我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我哥刚打电话说了这事,我妈又是咋知道的?

我看得出,我妈很肯定嫂子没怀孕。但嫂子假怀孕绝对不会主动说出来,我哥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联系到我妈,想来想去也只好先装傻。

“不……不会吧。”

“咋不会。你嫂子回来两天了,一点害喜的反应都没有,我敢说,她肚子里绝对没种!”

“妈,我看你是多想了,兴许是刚怀上不……”

“不可能!”

我妈有些急了,脸色也不太好看,她朝门口张望一眼,重重地叹息一声,脸色也变得沉郁起来。

“原因出在你哥的身上。”

我妈皱着眉,小心翼翼地说:“你哥上高中那会做过体检,医生说他那方面有问题,我觉得你哥还小不碍事,也把体检报告给烧了。”

这下我才明白为啥我妈会那么笃定嫂子是假怀孕。

但想到我哥从高中那会就有问题,竟有些心疼起嫂子来。

“那我嫂子为啥要装怀孕?”

为了不被我妈看出来,我继续装傻。

我妈轻哼一声,“他们俩都结婚五年了,还没个孩子,村里人已经有不少在背地里说三道四。”

“谁敢说三道四我就教训他丫的!”

我妈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教训有什么用,得彻底堵住那些人的嘴才行。”

听到这话,我感觉像一拳打到棉花上,彻底无奈了。

但我突然意识到我妈为啥要跟我说这些,是简单的诉说心事吗?

正当我疑惑不已的时候,我妈长吁一口气,“虽然你哥有毛病,但是你嫂子没毛病,可以找个男人……”

我妈的话没说完,但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我妈的意思是想让嫂子找个男人借种。

我没想到我妈会这么说,一时心里竟很不舒服。

就算我哥我嫂子一辈子没孩子,也不能随便找个男人借种啊,那样做岂不是给我哥戴帽子,以后我哥还怎么能抬得起头来。

而且,一想到美丽的嫂子要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我就火大,感觉像是眼看着自家田里的西瓜被野猪拱了一样。

然而,还没来得及等我反对,“咯吱”的一声,门被推开,嫂子竟然冲了进来。

“这件事绝对不行!”

我没想到嫂子竟然听到了,心里有点发慌。

嫂子又羞又气地盯着我妈,身子有些发抖。

“妈,你急着抱孙子我能理解,让学文能抬头做人我也理解,但是怎么能让我做这种事情!”

说实话,我都能体会嫂子这会心里的恼怒,怕是和我听到有人在说我哥时的那种心情一样。

我本以为我妈肯定吓了一跳,却没想到她一脸镇定地看着嫂子,完全没有被撞破的慌张。

“钰慧,你先别急,听妈把话说完。”

嫂子稍微冷静了些,我妈突然看了我一眼,眼角闪过一抹得意。

“其实我早就有主意了。学文虽然不行,但小猛行,可以让小猛顶上。”

听到我妈的话,我只感觉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响,这简直太疯狂了。

不愧是亲妈啊,居然和我哥想到一块去了。

下一秒,我激动的差点没蹦起来,那岂不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嫂子……

我偷偷地朝嫂子看去,想瞧瞧她是个啥意思,心里也忍不住遐想起来。

但嫂子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皱着眉头,紧抿嘴唇。

突然,嫂子的嘴巴微张,我妈急忙抢先开口:“反正都是一家人,老话说的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再说了,学文和小猛是兄弟,孩子生下来也是咱王家的种。”

看到嫂子的脸色越发难看,我妈继续说:“钰慧,妈这些年从来没求过你,今天妈就求你这一件事。妈没啥文化,就想早点抱上大孙子。村子里和学文一样大的都有两三个孩子了……”

嫂子倔强地摇头。

接下来,尽管我妈一个劲儿地哀求,但嫂子依然摇头,“妈,我葛钰慧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更不可能做出对不起学文的事情!”

嫂子掷地有声的话让我有点蒙,明明白天还勾引我来着,咋个会不同意?!

“那要是学文同意就没问题是吧?”

我妈的一句话让我明白了嫂子为啥会是那个态度,原来是面子上过意不去。

嫂子没作声。

“钰慧,把你的电话给我。”

嫂子犹豫一下,还是掏出手机递给我妈。

我妈拨通电话说了两句,把手机递给我嫂子。

嫂子接完电话后脸色红扑扑的,像菜地里的西红柿,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啥。

“现在没问题了吧?”

嫂子脸色更红,都红到脖子根了,却没出声。

“那好,就这么决定了,你们今晚就圆房。”

嫂子瞅我一眼,忽然转身跑了出去。

看到嫂子那害羞的样子,我困惑地看向我妈,“真的要让我跟嫂子圆房?”

我妈对我一瞪眼,“咋地,你还有意见?你嫂子年轻漂亮还是城里人,你打着灯笼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女人。”

我没来由地嘀咕一句:“但她毕竟是我嫂子啊。”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你哥都同意了,你还担心啥。”

其实我这么问也是跟嫂子学的,等到我妈的准话,我心里简直乐的不行。

“那……好吧。”

我心里美滋滋地出门,就碰到大建和小桃正在屋子门口,小桃对我抛媚眼,大建在锁门。

说实话,我现在看到大建就觉得他头上绿油油的,小桃这么骚也不知道给他戴了多少绿帽子。

看他们像是要出门,我笑着过去打招呼,才知道他们是要带上饭菜出去吃,还美其名曰野餐。

我只对野战有兴趣,野餐就算了。

但正当我打算走的时候,小桃却叫住我。

“小王,这篮子有点重,你帮我们提过去好吗?”

我还没出声,大建先开口了。

“篮子我提着就行,就别麻烦小王了。”

“不嘛……”

在小桃一阵撒娇后,大建笑着同意。

“我来提吧,反正也没啥事。”

我接过篮子,却发现根本不重。

当下,我便明白过来小桃是故意要带上我去找刺激的。

来到村头的河滩,我自觉的把东西铺好之后准备走却被小桃喊住。

“等等……”

小桃手里拿了一瓶我没见过的酒,眼里满是挑逗的意味,看的我心里直痒痒。

小桃转而对大建说:“老公,我们两个人喝酒有点无聊,不如让小王和我们一起玩个游戏。”

大建一脸的不愿意,嘴巴刚动,小桃就附在他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后,大建突然眼前一亮,“真的?好,等会就弄死你这个小浪蹄子。”

尽管我没听到小桃对大建说了啥,但是冲大建那浪荡的表情,就猜到估计是两人要在野外来一发。

我挠挠头,故意说:“我不会玩游戏的。你们玩吧,待会我妈该喊我回家吃饭了。”

没有实打实的好处,我可没工夫看他们秀恩爱。

这时,小桃冲我眨眨眼,“游戏很简单的,就是我们三个一起剪刀石头布谁输了谁喝。”

大建轻咳一声,看向我,命令似地说:“小王,别扫兴,快来。”

我只好同意,毕竟大建现在是我的财主。

剪刀石头布我倒会玩,但想到要喝酒,我心里还真是有些紧张。

鬼知道小桃那小浪蹄子打啥鬼主意。万一她把我灌醉自己享受,那我可就亏大了。

“开始,开始。”

小桃兴致勃勃地喊了一句,我也就找了块石头坐下。

第一次出,大建出了剪刀赢了我和小桃,然后就是我和小桃比。

小桃娇笑着说:“小王,你可得让让我啊。”

说话的时候,小桃的拇指和四根手指捏在一起,上下抖动着。

这一幕不禁让我想起今早的事,我心中一乐,果断地出了布,而小桃出的确实石头。

“真倒霉,第一把就输了。”小桃郁闷地嘟着嘴,向大建抛了个媚眼,开始撒娇:“老公,帮人家喝吧。”

大建嘿嘿一笑,“帮你喝可以,但你得喂我。”

小桃轻轻地在大建胸口打了一下,“讨厌,还有人在呢。”

一听这话,我连忙转过头。

但是压不住好奇,我忍不住斜眼偷瞄,只见小桃小嘴含着酒慢慢地对大建喂去。

看着大建那一脸享受的表情,我嗓子眼忍不住“咕咚”的一下。

我没想到还有这种玩法,真恨不得将大建踢开去体验一下那种感觉。

随后,游戏继续,但总在小桃有意无意的暗示下,我一直连赢。

没一会,大建就已经有些犯迷糊了。

不过,我也是有福利的。小桃喝酒的时候总是洒酒,领口的衣服已经湿了一片,那模样简直看得我都要挪不开眼了。

要不是顾忌大建,我早扑上去好好教训那小浪蹄子了。

酒的度数很高。

很快,大建已经摇摇晃晃地醉倒过去,小桃喊了一句“老公”,大建没反应。

接着,小桃又用力地推了推大建,但是大建却睡的像个死猪一样。

其实,我很清楚小桃的作为,她刚才肯定是故意灌醉大建的。呵呵,我的机会来了。

果然,小桃笑意盈然地对我说:“小王,我们继续。”

我嘿嘿一笑说:“继续可以,不过你也得喂我喝。”

游戏继续,我和小桃随意比划了一下,我干净利落地输掉了。

小桃含着酒向我喂过来,酒水带着温度,果然比我想象的好喝。

不过,酒喝完了,小桃的双臂却搭在我的脖子上。

我故意装傻问:“小桃姐,你这是干啥啊?”

小桃冲我眨眨眼,“当然是干想干的事了。”

说话间,小桃的手就开始在我脸上轻轻摸索着,她压在我身上那里都快挤压地变形了,这滋味别提有多舒服。

不得不说,小桃的放浪绝对超乎我的想象。但我瞧见身旁的大建却有点担忧,万一他要是醒来,那我可就要遭殃了。

小桃似乎看出我的心思,嘻嘻笑着说:“这死鬼只要喝醉了,打雷都不醒。”

随即,小桃又踹了大建一脚,我都感觉疼,但大建依旧睡的像个死猪一样。

小桃得意地看着我,“现在相信了吧。”

见小桃如此做法,我反而不急了。而且想到我的精力还得给嫂子晚上留着。

“你刚才是故意输的吧?”

说话时,我肆无忌惮地将手伸进小桃领口摸了一把,真舒服!

小桃倒是丝毫不扭捏的承认,突然又踹了大建一脚。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征服熟肥老妇小说——被大肉捧征服的女侠

塞着跳跳上课|按摩棒塞着不准拿出来

盘点世界上的动物“巨怪”, 巨人蛙长达0.33米

爆火强推《烈焰燃情:帝少的重生娇妻》小说宋伊人阅读

太子强占有皇上的妃子h/蛇兽初次_他轻轻地要着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