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热门】偏偏对你钟情小说全集全本列表

2021-07-10 12:39 · 新商盟

Mark步步逼近,伸出的手眼见要触摸到申筱文白净的手臂。

刹那间,申筱文抓起桌子上的红酒瓶哐当一摔,玻璃渣飞溅起来,几个色眯眯的男人本能地往外退了几步,脸上满上愕然惊惧,没想到申筱文如此刚烈。

申筱文趁机爬上窗台,一手抓着破碎的红酒瓶,另一只手紧抓住阳台的围栏竭力稳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愤怒地怒指着那几个混蛋,“都他妈别过来,不然我就死在这里!今晚可是孟家的大日子,年终盛宴,如果有人死了,明天一早应该会成为大新闻吧。”

那几名男子面面相觑,微露惧色。Mark微怔之后,猥琐地笑了笑,他不信眼前这个小丫头能熬得过日本销魂散的强大药效,那可是最新研发的春.药,足以让烈女变荡.妇。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申筱文跑不掉的。

申筱文拿着玻璃渣的手在颤抖,眼里荡漾出盈盈水意,绵软的身体里热得好像要爆炸了似得。情急之下,她狠狠地咬住自己的舌尖,瞬间,口腔里充斥着血腥味儿,眼底水汪汪的欲.望缓缓褪去,头脑清醒了几分。

她握紧碎裂的红酒瓶对准站在最前面的Mark砸去,不偏不倚正中mark的脑袋,只听见一声惨叫,Mark抱着脑袋蹲了下去,手指上染满鲜血。

这几个男人原本以为申筱文拿自杀威胁他们,没想到她竟敢砸伤人。

“臭女人,你给我回来!”气急败坏的男人看着申筱文铤而走险地紧贴着墙面行走在悬空的平台上,平台不足半米宽。万一三十层高楼失足摔下去的话不摔成肉泥才怪,“妈的,摔死你!”

寒风呼啸,步步险境。

如果退回去被这群畜生糟蹋的话,她宁愿从这里掉下去摔死干净。申筱文一颗心悬在嗓子眼儿里,不敢低头往下看,腿肚子禁不住直打颤儿。

有一扇窗户开了两尺的缝隙,她好像看见了曙光,用力将窗户推开一些勉强挤了进去。

她来不及看清是哪里,哐当一声从窗户上跳了下去,整个身子强撑着站稳,便听到抽水马桶的声音。

理智告诉她,这里是洗手间,至于男或女不确定。

洗手间隔断门被推开的一瞬间,申筱文用仅剩的最后一点力气站起来,拉开门躲了进去,眼前一黑便撞进了一个冰冷的怀抱里。

Mark用手捂着流血的脑袋,带着那几个猥琐的男人寻了过来,嘴里不干不净地咒骂着。

“真他妈邪门了,我明明看到她朝这边过来的,几个房间都找过了,不见人影还能飞了不成。”

“卧槽,老子硬得受不了了,那死丫头中的可是顶级销.魂散,按说她应该主动扑上来才对啊,这怎么还消失了。妈的,让老子抓到她,非得干死她不可。”

“Mark,我到那边洗手间搜搜。”一个穿着花衬衫的男子红光满面的,估计是提前吃过药憋不住了,气急败坏地走到男洗手间前。

他刚要走进去被站在外面的两名保镖拦住了。

花衬衫男子凶神恶煞地问:“什么情况,老子要进去尿尿,给我让开。”

两名保镖纹丝不动,冷硬地说:“我们苏总在里面,至于你,另行方便。”

“苏总?!”花衬衫男子还要再吵闹,Mark快步走过来及时地拦住了他,小声叮嘱道:“苏总就是威震金融商界的苏易枫,孟家未来的乘龙快婿,咱们可惹不起……”

花衬衫男子不过是狐假虎威的小人物,听Mark如此一说,早已吓破了胆儿,哪还敢再继续叫嚣。如果他再多说一个字,恐怕会被这两个身强体壮的保镖扔出去正法。

洗手间内,苏易枫俊眉紧锁,颇为头疼地看着突然从天而降的申筱文。

她脸颊酡红,眼神迷离地凝视着他,红艳艳的樱桃小口波光潋滟,饥渴地靠近他。

挺保守的晚礼服此刻在申筱文身上散发出妖艳妩媚的风情,暴露在空气中的肩膀和大腿白得闪眼,娇嫩得能掐出水来。乌黑的秀发有些凌乱,额头处毛茸茸的碎发有些濡湿了,仿佛出水芙蓉般清新美丽。

这女人……倒不算丑,只是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苏易枫这才意识到两人的身躯紧密地贴在一起,他竟允许这女人撒娇似得搂住他精壮的腰身,红扑扑的小脸埋在他心口上,小猫似得蹭来蹭去。

这女人真是太过分了,他苏易枫长这么大,还没哪个女人敢对他如此放肆。

申筱文啊申筱文,你真是色胆包天。

如果不是父亲逼自己早早退役了,他真想掏出枪来当场毙了这个女流氓。

申筱文斜坐在马桶盖上,衣衫不整春光乍泄,浑身湿透了……她在苏易枫身上嗅到了强烈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恨不得一头扑上去……

“我要你。”申筱文伸手拉住苏易枫的皮带,水汪汪的双眸盛满了欲望,娇滴滴的嗓音里发出颤抖的呻吟,如同饥渴的小兽寻求可以解脱自己的解药。

听见那娇得滴出水来的声音,苏易枫头皮发麻,身子不由自主地朝申筱文倾了过来。即使他的神情依旧严肃,深邃冰冷的眼眸里难掩动情。

申筱文翻身坐在了他大腿上,红艳艳的唇亲吻着他英俊绝伦的脸庞。

苏易枫保持着最后一丝冷静,恶狠狠地问:“申筱文,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

她鼻翼间带着温热的呼吸,醉眼迷离地望着她,似清醒似迷糊说:“知道,我知道啊……我要……我快受不了了……”

苏易枫薄唇绷成一条线,锐利中透着狠劲儿,抬手掐住申筱文的小巧的下巴,“笨蛋,我看你是被人下.药了。”

申筱文摇晃着脑袋,手不老实地紧紧地箍住苏易枫宽阔的肩膀,神智已经不清醒,喉咙里吐出模糊不清的呻.吟声,嘴唇亲昵地在苏易枫脖颈脸颊上亲来亲去的。

苏易枫解下自己的领带,娴熟地将申筱文的双手捆了起来避免她再撕扯自己的衣服,也避免她抱着他的脸亲个没完。他垂眸看一下怀里脸颊绯红的女人,不觉嘴角微勾,露出一抹邪魅的笑。

他苏易枫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女人肆无忌惮地占便宜,可偏偏他竟然默许了,真他妈邪门。

苏易枫脱下定制羊绒大衣,包裹住浑身没有半分力气的申筱文,把她打横抱起来,朝外走去。

站在洗手间外的两名保镖,看见苏易枫走出来的一刹那,眼睛都直了。

如果他们没记错的,自家向来洁身自好的老板自己走进洗手间,然后抱着一个娇喘吁吁的女人走出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在老板怀里的女人看不见脸,只露出汗湿白嫩的额头,露在外面的雪白手臂紧紧地抱着老板的腰部,暧昧得粉红色泡泡吹不散啊。

他们家英俊潇洒,睿智霸气的大老板竟然带着女人在洗手间约.炮?!

向来不近女色的苏少最近受什么刺激了么,太反常了。两名身高马大的保镖心里是崩溃的,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苏易枫见两人呆若木鸡,一脸惊愕地望着他,不觉皱眉厉声道:“愣着干什么,去医院。”

“……是!”两名保镖的下巴都要掉地上了,情不自禁地在心里三呼:老板威猛!!

在洗手间这么不便利的地方都能搞到女方要去医院抢救,自己大老板真是不发威则已,一发威哪个女人都受不住啊。

在去医院的路上,保镖阿虎开车很快,苏易枫和申筱文坐在后面。

申筱文蜷缩着身子,脑袋枕着苏易枫的大腿,身体因为药劲儿情不自禁地哆嗦着。她用力咬着嘴唇希望疼痛能让她清醒半分,可没有用,她完全陷入了欲.望控制的世界。

她噙着泪水的双眸直勾勾地看着苏易枫,渴望的,欲念的……苏易枫别过头去,垂在身侧的大手缓缓握成拳头,他竟有点不忍心看这只可怜兮兮地小猫。

这时申筱文的手机响了,第一次苏易枫挂掉了。过了两分钟,手机又锲而不舍地响起,还是个男生的名字:李广录

鬼使神差,苏易枫居然接了电话。

“喂,筱文,宴会几点结束,我去接你。”电话那头传来李广录的声音。

苏易枫棱角分明的俊脸上闪过一丝不快,这莫名其妙的不悦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你不用接她,她今晚……估计回不去了。”苏易枫垂眸瞥了眼申筱文,淡定地说完,挂断电话。

开车的保镖阿虎感觉自己耳朵要掉了,难以置信地问:“苏总,刚才是你在说话么?”

苏易枫傲娇地哼了声,“你的耳朵没聋。”

保镖阿虎有点凌乱了,老板刚才上车时还说跟这个女的没有任何关系,义正言辞地强调自己是在救人,乐善好施是他的优秀品德。

阿虎仗着退役前,是苏易枫手下的份上,壮着胆子说:“苏总,人家男朋友的电话,你添什么乱呀。”

“我只是实话实说,以申筱文目前的身体状况,估计不到明天清醒不了。”苏易枫还理直气壮。

阿虎撇撇嘴,不吭声了。过了半响,说:“申筱文作为一名学生,出了这种事,要是被学校知道了,不被开除才怪呢。医院里人多口杂,又是您亲自送去,说不定明天就得上头条。”

苏易枫眸光微眯,沉稳的语气里透着骇人的冷静,“凯胜年终盛宴是苏家的头等大事,谁敢在节骨眼上搞事情,把那几个外国佬的身份背景给我查清楚。”

阿虎:“我已经让人去查了,那几个外国人看着面生,能有资格参加年终盛会的宾客非富即贵,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几个外国佬还真不认识。”

苏易枫吩咐道:“给赵医生打电话,让他过来,这件事不准透露风声。”

阿虎愕然,问:“不去医院了?”

苏易枫正义凛然,说:“作为一名军人,救助百姓是我们的职责,我们不能把一名无辜的女学生推到媒体舆论的风暴中去。”

阿虎微讪,“苏少,我们已经退役很久了。”

苏易枫:“……”

申筱文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明媚的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缝隙倾泻进来,在地板上晕出淡淡的光影。

申筱文揉了揉酸痛的脑袋,眼眸微眯环视陌生的房间,倒吸一口凉气,“这是在哪里?!”

她脑海里突然闪现昨晚那几张猥琐的脸,一步步向她逼近的画面,不由地惊呼一声,发现自己完全是赤裸的。

震惊,气愤,羞恼,恐惧……各种情绪一股脑地涌上发胀的大脑,不能动弹,不能思考,可又不得不拼命回忆昨晚宴会上发生的一切。

她从房间里逃出去后,一直在奔跑,那几个混蛋在后面追她,然后她冒险爬上窗户,再然后好像从窗台上跳进一个洗手间……

正在她绞尽脑汁回想时,房门从外面推开。

苏易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来,身上深咖色丝绒睡衣泛着质感的光泽,活似没看见她似地走到书柜旁,拿了本书便闲庭信步地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申筱文躲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张脸,气势却不减半分。

苏易枫脚步微顿,缓缓回头,俊眉微蹙,“有事?”

申筱文被眼前这个男人云淡风轻的神情气炸了,差点就一跃而起冲出被子。

她怒盯着苏易枫身上的睡衣,再想想自己没穿衣服在他床上醒来,作为成年人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苏易枫一愣,随即扯了扯嘴角,颇有些不屑地说:“你想多了。”

申筱文冷哼一声,怒道:“那我为什么会在你床上,你这个混蛋还敢狡辩。”

“你就这么想上我的床?”苏易枫嘴角弯得更深,深邃的眸子里隐有笑意。

申筱文一怔,“鬼才想上你的床!昨晚那几个混蛋是跟你一伙的吧,你们太卑鄙了。”

苏易枫不屑地说:“我没那么低的品味。至于那几个家伙,你应该问问你自己怎么会跟那些人搅合在一起。”

申筱文懊恼地说:“我跟他们根本不认识,我只是去工作,谁知道会遇到那种事情?还有……还有我怎么会在你家?”

申筱文真得想不起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看苏易枫对那群家伙不屑一顾的神情,心里渐渐升起一丝希望:或许苏易枫说得是真得,他根本不认识那些人,或许是他见义勇为,把她救了下来带回家。

“你是要我对你负责吗?”

苏枫易冷不丁扔过来这句话,把申筱文升起的希望击打个粉碎。

她眼巴巴地望着他,弱弱地问:“你真得对我……”

苏易枫棱角分明的下巴微微点了下,低沉的嗓音里发出一个字,“嗯。”

“你趁人之危。”申筱文恨恨地说。

“我助人为乐。”苏易枫将厚颜无耻演绎的格外高尚,顿了顿,补充道,“你昨晚被人下了药,难受得很。我既然救了你,自然要好人做到底。”

这是遇到高手了,占尽便宜,还能如此大言不惭,理直气壮。

“那我是不是还要对你说声谢谢?”申筱文羞愤地说,双手死死地抓着被子。

“不客气,举手之劳。”苏易枫剑眉微挑,一双桃花美目隐有笑意。

申筱文想到自己被混蛋暗算,又被人这么欺负,羞愤又伤感。猝不及防,多年不曾流泪的自己突然眼眶湿润。

她强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故作冷静地问:“我的衣服呢?”

苏易枫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不觉心里一软,不忍再逗弄她。

其实昨晚把申筱文带回家后,他的家庭医生就紧随而至,给她打了缓解药劲的针,直至半夜,她安然无恙后才离开。

“你衣服弄脏了,我让人拿去清洗,待会儿给你送来。”

苏易枫没想到的是,申筱文穿上衣服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

一声脆响炸裂在清晨宁静的空气里。

震惊!

四目相对,危险又暧昧的气息渐渐弥漫。

苏易枫骨节分明的手指摸了摸自己挨打的脸颊,犹如深潭般黝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愤怒,仿佛下一秒就会狠狠地掐死申筱文。

“这是你该受的。”申筱文不由地往后退了一步,老虎嘴上撩胡须,心里还是害怕的。

苏易枫逼近一步,锐眸逼视着申筱文,“申筱文,你找死啊!”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在他面前这么放肆,竟然敢给他嘴巴子,这个女人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扯平了。”申筱文嘴角微扬,明媚的双眸仿佛有星星在闪烁。

自从父母和弟弟离开她后,无论多艰辛多委屈,她从来没有哭过。即使有泪也要往肚子里咽,她不想让外人看到她的脆弱,同情是最廉价的东西,她从来都不需要。

申筱文仰视着苏易枫,眼眸微眯,口气故作轻佻地说:“脸蛋挺俊的,我也不算吃亏。”

她说完,扬长而去,徒留苏易枫一个人在风中萧瑟。

苏易枫怔怔地望着关闭的房门,“这女人真是……”

他实在找不出贴切的词语来形容申筱文,看着清纯无害,实际上可恶至极。

闹了半天,活似他苏少被人占了便宜,免费睡了。

申筱文回到宿舍,孟子琪和夏茉莉都在,见到她回来关切地问长问短。

夏茉莉:“筱文,你昨晚干嘛去了?李广录说给你打电话打不通,我们都担心死了。”

申筱文挤出一抹笑,说:“昨晚……出了点状况。我现在很好,没事啦。让你们担心了,很抱歉。”

孟子琪精致的脸庞上流露出满满的愧意,说:“筱文,你没事就好。今天早晨接到茉莉的电话,说你一夜没回来,我特别担心。到底是怎么回事,后来在宴会上找不到你了,Mark说你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

申筱文冷笑了声,不答反问:“他真那么说?”

“是啊。”孟子琪秀眉微蹙,有点不明白申筱文为什么这么问。

申筱文凝视着孟子琪美丽的眼睛,人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她真想透过这扇华丽精美的窗户看清她的内心。同窗四年,两人一直是朋友,也是竞争者,全校前两名一直是她们的囊中物。

无论是学习成绩,还是美貌。

无论是学霸,还是校花,总难分出胜负,各有优劣。

“昨晚我身体不舒服,提前离开了,真是很抱歉。不如今晚我请Mark吃饭,算是赔罪。”申筱文笑颜如花,目光如水,坦荡无波,“子琪,你说怎么样?”

孟子琪没料到申筱文在经历昨晚的事情后,一点都不害怕,还要请Mark吃饭,这是什么套路?宴会上Mark对申筱文做的龌蹉事,她自然了如指掌,确切的说,Mark之所以敢如此大胆,是她指使的。

临近毕业,学校只有一个去麻省理工大学深造的名额。

这个名额只能属于她孟子琪。

孟子琪漂亮脸蛋上的细微变化没有逃过申筱文的眼睛,“孟子琪,你为什么要害我?”

孟子琪一愣,“筱文,你说什么,我哪有害你?”

夏茉莉不明所以,“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申筱文不想让单纯的夏茉莉掺和进来,遂说:“茉莉你先出去,我有话要跟子琪说。”

夏茉莉疑惑地看了两人一眼,推开门出去了。

宿舍只剩下申筱文和孟子琪两人。

“Mark哪来的胆子在你家的宴会上给我下药,孟子琪,你敢说你不知道?”申筱文最看不惯两面三刀的人,更不喜欢虚与委蛇,逼视着天子娇女孟子琪。

孟子琪委屈地说:“如果我知道他会对你做那样的事情,我怎么会介绍你去当他的翻译,你一定是误会了。”

申筱文拿不到证据,将信将疑地看着孟子琪。

相关文章:

红酒倒女人下面可以喝|啪到哭着求饶

紧身裤 凹凸 馒头 下蹲:老师的胸软软的真好吃

男x男污bl文|皇上戒尺伺候宠妃

宝贝放进来慢慢动_当兵的会一晚上几次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被强奷到舒服的视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