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入深海:薄情不负免费阅读最新列表全集全本

2021-07-10 12:01 · 新商盟

许念安缓步走进别墅,一只脚还没迈进去,客厅里的等候多时的妇人突然疾步走上来,扬起手,“啪!”的一个耳光,抽在许念安白净的小脸上。

这一巴掌,赵蓉打的又快又狠,许念安躲闪不及,只觉被打的脑袋“嗡”的一声,口腔内瞬间有血腥味溢出。

不待许念安说话,婆婆赵蓉就已经开始尖酸刻薄的咒骂:“许念安你这个贱货,在外面被野男人上了一夜,还有脸回季家,赶紧带着你的东西给我滚!”

许念安冷眼看着她,赵蓉被她盯的一惊,以前也不是没扇过她耳光,以往她都是默默受着,今天居然敢反抗了?

但是许念安的眸中像是藏了刀子,赵蓉总觉得她今天早上与往日有些不一样,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身上的气焰顿时去了几分。

许念安转身,弯腰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行李箱,绕过赵蓉想要上楼。

身后突然传来汽车的鸣笛声,紧接着,季丞钰开门下车,神态散漫的走到许念安的跟前,上下打量她一番,凉凉的笑道:“哟,一晚上没见,这是要被扫地出门了?”

一边说着,季丞钰抱着双臂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许念安用力握着行李箱的拉杆,手指渐渐泛白,结婚两年,季丞钰眼睁睁看着婆婆欺负她,却从来不管不问,甚至纵容。

站在一旁的小姑子季倩倩见季丞钰来了,连忙跑上去跟季丞钰告状:“哥,你真该好好管教管教嫂子了,仗着有爸爸替她撑腰,完全不把你跟妈放在眼里,你看这是今天早上刚刚有人给我发的照片。”

季倩倩说着,把手机献宝一样捧到季丞钰面前,“哥,这里面得多少个男人啊,啧啧,看她平时那副高冷的样子,原来啊,是个荡货!呸!嫁给我哥了还不知道收敛。”

季丞钰本来就是不满父亲强逼着他娶许念安,看到手机上的画面后,周身的温度更是骤降了几分,他面色阴冷的质问许念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念安就那么拖着个行李箱直直的站在门口,冷眼看着他们的表演,这个她所谓的家,在她被流氓劫持后,从头到尾,没有人关心她一句,而是早有准备的,在她踏进家门口的时候,指着她的鼻子让她滚。

一股寒意,从脚底一寸寸涌上心头。

“你觉得是怎么回事?”许念安冷笑着勾了勾嘴角,“好,我告诉你怎么回事,昨天晚上我被人下了药,差点被一群流氓糟蹋了,是不是觉得很可笑,你在里面跟自己的情人翻云覆雨的时候,你的妻子却差点一群流氓lúnjiān。”

许念安一股脑的吼出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你现在知道怎么回事了吗?”

大厅内有一瞬间的静默。

许念安双眼赤红。

季丞钰突然觉得,这样的许念安与往日有些不同,但是转念想到她之前的所作所为,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这个女人,为了嫁进季家,什么手段没用过?说不定这又是她的新手段。

赵蓉在一旁嚣张的嚷嚷:“丞钰你还听她说这么多干什么?蛋都生不出来,还跟野男人鬼混,赶紧让她滚,季家不要这种肮脏的女人。”

“肮脏的人是你儿子,不是我。”许念安的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三个人都愣住了。

居然有人说她的宝贝儿子肮脏,赵蓉差点气得吐血,“你这个贱人,你敢再说一遍?”

“说一百遍又如何?难道你的儿子不脏吗?说我昨天晚上没有回家,你儿子不是一样不知道睡在哪个野女人那里吗?你知道为什么结婚两年,我一直没有没有怀孕吗?因为你儿子喜好奇葩,放着家里的老婆不动,就喜欢出去打野食。”

“够了,许念安你给我闭嘴!”季丞钰突然暴怒。

“我为什么要闭嘴?我哪一句说错了?你要真为袁诗柔守身如玉,我敬佩你,可你做到了吗?你哪一天不是醉生梦死在别的女人的温柔乡里?不要把自己的爱情说的那么伟大,我都替你害臊!”

季丞钰怒吼:“你算什么东西,敢质疑我跟诗柔的感情,如果不是你,我跟诗柔也不会分开,你给我滚出季家!”

许念安冷冷的回他:“季丞钰,你不止眼瞎,还心盲,哦,不对,你根本没有心!我对你的爱,你从来没有看见过,却反而对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念念不忘,你真以为袁诗柔是被我逼走的吗?。”

许念安冷笑一声,继续道:“我会离开这里,但不是现在,等我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我会堂堂正正离开这里,到时候婆婆也会知道,到底是我不干净,还是自己的儿子不干净!”

许念安拖着行李箱上了楼,一进门,所有的伪装都卸了下来,整个人靠着门板,瘫软的滑落到地板上。

她抱着自己的双膝,曲卷在墙角,用力咬着自己的手臂,不让自己哭出声。

手机铃声在这时候响起,许念安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擦干眼泪,接起电话。

电话一接通,袁诗英就劈头盖脸的质问:“许念安你怎么回事?昨天下午不是让你去给沈白薇送合同吗?你把合同送哪儿去了?”

许念安握着手机冷笑,“我把合同送到哪里去了,你不是应该最清楚的吗?袁诗英,人在做天在看,我现在没有证据,并不代表我以后找不出证据,这笔账,我给你记下了,日后,我一定会加倍奉还。”

昨天下午让她送合同虽然是季丞钰的主意,但是合同却是袁诗英给她的,也就是说,昨天知道她的行程的只有季丞钰跟袁诗英两个人。

季丞钰再讨厌她,顶多是逼着她离婚,不可能找人给自己戴绿帽子。

季丞钰再讨厌她,顶多是逼着她离婚,不可能找人给自己戴绿帽子。

但是袁世英不同,她是袁诗柔的妹妹,一向视她为眼中钉,所以,给她下药,找人糟蹋她,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许念安现在却没有证据。

袁诗英没想到她会把这件事挑破了说,昨天晚上她等到很晚,才从她雇的那几个地痞流氓手里要到几张照片,虽然不是床照,但是照片里的许念安被几个男人撕扯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现在打电话过来不过是想探探许念安现在的情况,只是听这语气,许念安不像有事的样子。

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又是被别人指派的,袁诗英有点心虚,故作大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有现在是上班时间,我给你马上回······”

不等她说完,许念安“啪”的一声把电话挂断。

深吸一口气,许念安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找出一件自己常穿的衣服,将身上的衣服换下,转身下楼。

楼下,季丞钰已经不在,只有赵蓉跟季倩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见到许念安下楼,季倩倩冷哼一声:“有些人真是没脸没皮,狗皮膏药一样贴在别人身上,扒都扒不下来。”

见许念安没理会她的话,季倩倩突然大声道:“诗柔姐要回来了,你以为,季家还会有你的地位吗?”

许念安转身冷冷看着她说:“有没有地位,要看你哥配偶那一栏写的是谁的名字。”

她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季倩倩在后面气的跺脚:“妈,你看她多嚣张!”

赵蓉安慰自己的女儿:“放心,她嚣张的日子很快就到头了。”

许念安打车去了市立医院,她没有别的方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只能做处.女膜鉴定。

给她做检查的女医生,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她,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么蠢的女人想用这种方式拴住男人。

······

景园,穆延霆的书房内。

助理高阳将手中的文件恭敬的放到穆延霆的办公桌上,开口道:“资料显示这位许小姐比福子小姐长一岁,是当年许家大小姐许婧与司机私通后,生下的龙凤胎。”

“而她身后的烧伤,是她六岁那年与她哥哥玩火,引起了大火,那场大火不仅将她烧伤,她的哥哥也因此丧命,不过据说,那场火其实并不是两个孩子玩火引起的,而是有人蓄意为之,因为许家家主临终前,曾经立下遗嘱,只有他许姓血统的人才能继承许家的家业。”

穆延霆问:“许家?你是说当年以经营玉石,而闻名于世的那个许家?”

高阳点头:“正是。”

这些似乎勾起了穆延霆的回忆,他说道:“那时候我还小,但是也依稀记得,许家的雕玉工艺不仅震惊帝都,而且闻名与世界,只是许家怎么会突然没落,被一个外人接手?”

高阳恭敬道:“这就是为什么许老爷子在临终前立下遗嘱只有许姓血统的人才能继承许家的家业的原因。当年许老爷子膝下只有一女,也就是许倩,当年的许家在帝都虽然不算显赫,但是许老爷子为人正直,在生意上又乐于对陷入困境的人施以援手,所以在帝都的名声也是极好的,只可惜许家大小姐放着众多地位相当的富家公子不要,偏偏看上了一个穷小子,也就是现在接手许家的袁栋,当年许老爷子没办法,只好让袁栋入赘许家,没过多久,许老爷子撒手归西,但是他却一直不放心这个袁栋,于是为了保住许家的家业许老爷子临终之前偷偷立下遗嘱,只有拥有他许姓血统的人才能继承许家家业。”

“果然许老爷子去世没多久,许倩就被爆出与司机通奸并怀孕的消息,因为这件事,许倩被赶出许家,从此袁栋接管许家,许氏企业也变成了如今了袁氏企业,没过多久,袁栋就把养在外面的女人接回了家,后来许倩在外面生下了一对龙凤胎,也就是这位许小姐与她已经去世的哥哥。”

高阳说完,看了一眼对面的穆延霆,最终下结论:“所以,这位许小姐,不是我们要找的福子小姐。”

他说完,便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等待穆延霆下一步的指示。

只见穆延霆慵懒的坐在太师椅上,修长的手指把玩着一只银色打火机,橘黄色的小火苗一燃一熄,点映着穆延霆那张脸愈加俊美绝伦。

“这么说,她没有撒谎。”

高阳点点头:“另外,我们查到当年孤儿院失火那天其中的一名抢救医生现在就是帝都的市立医院,他说曾经见过福子小姐的尸体,您要不要亲自去见一见?”

穆延霆起身:“现在就带我过去。”

许念安从检查架上下来,一旁的医生冷漠的开口:“十五分钟后拿结果。”

许念安说了声谢谢,穿上衣服逃也似的离开了医生办公室。

等待的时间,异常难熬,终于熬完十五分钟,许念安用卡刷出检查报告,看也不敢看,捏在手里,转身小跑的离开医院。

前方,几个保镖簇拥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朝这边走过来。

男人走的很快,墨镜下,堪称绝色的脸冷若冰霜,但仍然阻止不了医院内所有的女人惊艳的眼神。

许念安随着众人看过去,虽然只是一眼,可是,她已经在第一瞬认出了对方,随即脸色一白,立刻举起手里的检测报告,挡住自己的脸,转身靠在旁边的墙壁上。

在心里默默祈祷那个男人不要认出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没有听到她的乞求,还是想故意跟她开个玩笑,穆延霆欲转身的脚步突然停住,回头朝走廊那边看了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即使背着身,许念安仍然能感觉到不远处有两道炙热的目光,朝她投来。

她闭着眼睛,认命般面对着墙,继续当鸵鸟

高阳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一眼,但是医院里人太多,他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于是对穆延霆说:“先生,十一点钟您约了陈部长商讨能源战略的事情,时间已经不多了。”

穆延霆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朝许念安的方向走过来。

不急不缓的脚步声慢慢朝许念安靠近,许念安只觉如芒在背,心跳加速,捏着检查报告的手指渐渐用力,几乎要将手中的纸捏碎。

就在她以为自己被抓个正着的时候,穆延霆脚步一转,带着一行人拐进了另外一个出口通道。

察觉到人已经走远,许念安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也是,只是一晚上,那种男人怎么可能会记住自己这种小角色。

许念安自嘲的笑了笑,转过身从医院的另外一个通道走了出去。

那个男人太危险,即使他昨天晚上才刚刚救了她,但是,她却不想跟他再有任何牵扯。

许念安走出医院,将手中的检查报告放进手提包里,刚想去路边拦车,突然眼前出现两个人。

统一的黑色西服,黑色墨镜,标准的保镖打扮,对许念安倒还算客气,公式化的口气道:“许小姐,先生有请。”

许念安心里咯噔一下,终究还是没能躲开。

限量版迈巴赫停在不远处,在一众车中,显得异常耀眼。

即使心里不愿意,许念安也只能硬着头皮跟朝那辆车走过去,她甚至有种感觉,如果她现在拒绝的话,两个保镖会毫不犹豫的将她打晕,然后像昨天晚上一样扔进后备箱。

许念安站在车旁,有片刻的迟疑,其中一个保镖主动帮她打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许念安挤出一丝笑,弯腰钻了进去。

一进去,那股子强烈的压迫感再次袭来。

穆延霆倚在后座上闭目养神,许念安手心全是汗,她紧紧攥着,静悄悄的坐在车门边上,尽量与他保持距离,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甚至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就怕打扰到他。

“坐那么远干嘛?”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车里响起。

许念安一惊,侧头看他,只见穆延霆依旧闭着双眼,俊朗的容颜就像一幅画。

许念安忍不住多打量了他一眼,昨天晚上没有来得及细看,现在才发现,男人的唇形棱角分明,饱满红润,异常性感。

许念安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就是这张性感的唇,吻遍自己········

许念安顿觉脸上一片火热,赶紧摇摇头,将不该有的杂念驱逐出脑海。

“过来。”穆延霆闭着眼睛冷漠的开口。

许念安有点好奇他闭着眼睛,是怎么看见自己离他远的,虽然不情愿,但是她硬着头皮,稍稍朝穆延霆那里挪了一点,笑着跟他打招呼:“穆先生,好巧啊。”

穆延霆睁开双眼,一双黑眸盯着她,冷冷的开口:“躲着我?”

被人当场揭穿,许念安只能干笑:“穆先生说笑了,穆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可能躲着您呢?只是医院那么多人,我真的没有注意到您。”

穆延霆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没有注意到我,怎么知道我刚才在医院?”

许念安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断,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穆延霆的眸光渐渐冷下来,伸手抚上她的唇,带着薄茧的指腹在她娇嫩的红唇上摩挲,声音淡淡的,“我不喜欢说谎的女人。”

许念安拱了拱身子,她真的不想说谎,可是她更不想被这个男人玩弄,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一旦与他有了牵扯,她将万劫不复。

男人温热的指腹贴在自己的嘴唇上,许念安只觉得又酥又痒,忍不住轻轻咬了一下下唇。

穆延霆眼神一暗,薄凉的开口:“吻我。”

啥玩意?!

脑子有片刻空白,许念安以为自己听错了:“您说什么?”

穆延霆看着她,声音比之前又淡漠冷冽了几分,他说:“许小姐好像很喜欢让我把话说两遍。”

这已经是警告了。

许念安心头涌起一股难言的羞耻,即使在他面前,她渺小而无力,但是并不代表,她可以任他玩弄。

可是她却不能得罪他,只好找了一个拙劣的借口:“我刚从医院出来,身上有细菌,穆先生金人贵体,还是不要沾惹上的好。”

女人脸色绯红,很明显是动怒了,她的眼睛明亮而生动,在生气的时候,更显得灵动。

不过是片刻之间,穆延霆的耐心却早已经被耗尽,他的手指伸进她的长发里,忽地一用力,下一刻,许念安已经被他抱进了怀里。

低头咬在她的唇上。

许念安痛的惊呼一声,穆延霆趁机撬开她的牙关,长驱直入,勾起她的小舌与之飞舞。

他的吻蛮横霸道,不容拒绝。

许念安如遭雷劈,整个人都被穆延霆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她皱眉,也不知道哪里的勇气,她抬起手想要打下去。

男人似乎早有预料,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另外一只手将许念安的双手固定在头顶。

许念安又急又气,车子这么小的空间,即使后座与驾驶室有东西隔开,但是这么大的动静,前面的司机不可能听不到。

许念安的声音已经带着几分温怒:“先生你放······唔······”

几分钟后,穆延霆撑起手臂,从她身上离开,心情似乎好了很多,甚至还破天荒的跟许念安解释了一句:“嘴里没有就可以。”

即使这根本算不上解释。

许念安仰面躺在后座上,怔怔的看着他,觉得这个男人大概有病。

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同一个问题:这个男人,他到底想干嘛?

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完全超出了许念安二十四年来对三观的理解与接受的范围,她觉得有些事情,是有必要重新强调一下的。

许念安整理了一下衣服,坐起身,认真的对穆延霆说:“穆先生,您可能对我有点误会,我已经结婚了,我不是您想象的那种女人,您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不应该跟我这种女人有什么。”

穆延霆静静听她说完,脸上除了淡漠,没有什么表情,他说:“那你告诉我,你是哪种女人?”

许念安一愣,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他根本不管她是哪种女人,区别只在于他想不想要。

果然,穆延霆继续道,“在我这里,没有应不应该,只有想不想。”他说着,突然低头直视许念安的眼睛,“还有,记住,你是我的,我昨天晚上没要,不代表我今后不会要。”

相关文章:

性经验:国产精品双飞在线播放|校长不要了好烫

中超在建的专业足球场,鲁能大球场能装多少人

和女友舍友发生_前后被填满啊

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我不进去我就在门口蹭蹭

宝贝看看镜子里的你多浪|纯肉高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