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世医圣免费阅读/旷世医圣小说在线全集

2021-07-10 10:43 · 新商盟

烈日当头,灵泉村的狗都热的不敢出门,而此刻,吴虎却拎着一些套.子朝灵泉山上走去,准备打点野味给自己春梅姐吃。

“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救救我……”

走着走着,吴虎忽然听到一阵呼救声,吴虎立刻闻声而去,走近之后才发现是有人掉进早些年一些上山打猎的人设下的陷阱里面去了。

探头一看,只见一个女人此刻头发微乱,T恤似乎是摔下来的时候撕坏了,圆领处撕开了好一大块,从上往下看,让吴虎有些难受!

“吴虎,你看啥呢?还不快点儿把我拉上去!”

这女人是村里第一富豪张大洋的媳妇丁腊梅,二十四五岁的年纪,长的贼好看,她本想来灵泉里洗个澡,却没曾想掉进了陷阱里了。

此刻丁腊梅瞧见吴虎盯着自己的胸口看,气的面色通红,咬牙轻啐了起来。

吴虎本想直接拉他上来,可是瞧见这婆娘平日里就眼高于顶,瞧不起人,现在求自己帮忙还大声呼喝,他心里自然是很不爽了。

忽然,吴虎眼珠子一转,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嘿嘿,腊梅嫂子,你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吴虎嘿嘿坏笑着打量起丁腊梅,那双眼睛滴溜溜地着转悠着,“这大热天的,村里基本上没人来,而且一到了晚上,说不定就会有什么野兽跑出来,啧啧……”

“吴虎,你混蛋,你到底想干嘛?”

听到吴虎说夜里有野兽出没,丁腊梅顿时吓得够呛,她可不想被野兽吃了。

瞧见丁腊梅被自己给吓唬到了,吴虎嘿嘿一笑,说道:“嫂子,人家古时候不都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嘛,你感不感恩啊?”

丁腊梅知道吴虎的心思,咬了咬唇,点头道:“好,你先拉我上来。”

听丁腊梅这样说,吴虎嘿嘿一笑,抓着丁腊梅的手往上一拉,这么狠狠地用力之下,被拉上来的丁腊梅整个人都扑腾在了吴虎的身上。

“恩,吴虎,你别乱来,你再这样我要喊人了。”丁腊梅想要从吴虎的怀里挣扎开来,可是被吴虎的手一碰,身子立刻软了下来,连说话的力气都小了许多。

吴虎也感觉到丁腊梅的口是心非,动作不停,嘿嘿坏笑道:“腊梅嫂子,你叫啊,你就算叫破了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吴虎,我劝你别乱来,要是我男人知道你敢对我不敬,保不准他就要弄死你!”丁腊梅怒视着吴虎说道。

想到丁腊梅的老公周大富,吴虎的动作微微一怔,周大富以前是做包工头的,据说在城里有关系,早些年不知道赚了多少钱,这年头有钱的就是大爷,没有钱摆不平的事儿,他要是想要对付一下自己,那简直跟玩似的。

以前村里的王海就是因为觊觎丁腊梅,硬是被人把下面给打废了。

想到这里,吴虎最终还是怂了,没办法,他自己孤家寡人倒是没事儿,可是自己还有春梅姐要养呢!

下完套.子,吴虎在灵泉里洗了个澡才回到了家中。

到家已经一点来钟,吴虎走到堂屋,刚准备喊柳春梅,当他看到堂屋凉床上躺着的女人,又止住了。

悄悄走近凉床,吴虎看着正闭着眼睛,呼吸均匀的女人,嘴角浮起一抹微笑。

这个女人很美,她有着东方女子特有的鹅蛋脸,柳叶弯眉,嘴角轻抿,看上去美不胜收,谁也不会想到这样的一个美人会生在灵泉村这样的小村子里。

女人名叫柳春梅,她和吴虎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吴虎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可是后来却是柳春梅让他有了屋子住,每顿有饭吃。

吴虎从懂事开始就喜欢上了这个女人,他想要一直保护着这个女人,报答这个女人。

看着柳春梅入睡的模样,吴虎是越看越喜欢,更是有了一种想要亲一下柳春梅的冲动。

“春梅姐,春梅姐?”

吴虎小声地喊了两声,见柳春梅没有回答,这才提起了胆子轻轻地在柳春梅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亲了一下之后,吴虎做贼心虚地赶忙收回嘴,再次看向春梅姐,确定春梅姐没醒,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吴虎的心却跳的很快,他这是第一次亲柳春梅,这种感觉很是奇妙,亲着春梅姐的时候,他心里有的全都是如何好好的爱春梅姐,可是在逗弄丁腊梅的时候,心里有的只有那种本能!

人都是贪得无厌的,亲了柳春梅一口,吴虎心里便想着再亲一口,就在他小心翼翼再次准备亲上去的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喊声。

“小虎,你在家么?”

这突如其来的喊声险些将吴虎的心脏都给喊出来,他赶忙收回手,朝门外冲去……

等到吴虎离开堂屋之后,一直“睡着”的柳春梅缓缓地睁开眸子,其实她刚才根本就没有睡着。

她心里也一直有吴虎,但是两人之间却因为吴虎喊她一声“春梅姐”而有着不可逾越的屏障。

所以当吴虎亲她的时候,她没有睁开眼睛,而是任由吴虎施为,甚至外面那突然闯入的声音还让她心里有些小小地失落……

走出院门,吴虎本来还有些不爽坏了自己好事的声音,可是当他看清楚来人之后,立刻咧嘴笑了起来。

“金凤嫂子,找我有事?”

陈金凤是灵泉村出了名的俏寡、妇,她自己开了间杂货铺,她有时候会去镇上或者县里打货,便会让吴虎帮忙看看店,偶尔也会给吴虎一包烟作为答谢,两人一来二去之间,关系也就熟络了起来。

平日里村里的那些汉子没少惦记陈金凤,不过陈金凤却一一骂走了,村里人都觉得陈金凤泼辣,但是吴虎却知道,这只不过是陈金凤自己保护自己的法子罢了。

这个是个好女人。

“我这不是要去镇上打货又来请你帮忙看点了么。”陈金凤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妩媚的眸子闪过一抹难为情,毕竟她这样麻烦吴虎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小虎,你放心,这次嫂子回来给你整一包红南京,人镇里的很多人都抽这烟呢。咋样,你可别说嫂子亏待你啊。”

说着,陈金凤还不忘朝吴虎眨眨眼,大大咧咧地用胳膊蹭了一下吴虎。

陈金凤自己没注意,但是吴虎却感觉到陈金凤胸口磨蹭到了他的胳膊,他心里暗想,没看出来,金凤嫂子看上去风风火火大大咧咧地,没想到货倒挺足的。

“嘿嘿,嫂子,说啥烟不烟的,啥时候让我上了你的炕,比抽啥烟都带劲。”吴虎嘿嘿坏笑着。

“呸,你这小子也想学别人呢?信不信老娘揍你?”陈金凤说罢抬手就要揍吴虎,其实谁也没有发现,在听到吴虎说话的时候,她的耳根处有些发红,没人知道她的小秘密,她的敏感点在耳根那儿。

眼瞅着陈金凤要动手,吴虎嘿嘿一笑,闪身逃开,边跑边喊,“金凤嫂子,你反正就一个人,便宜了别人还不如便宜了我,有啥不好意思的?只要你想,随时找我,弟弟我一定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虽然吴虎是打趣的话,但是陈金凤看着吴虎离开的背影眼神去渐渐地有些落寞了下来,她何曾不想找个男人呢?可是她怕,怕男人只是骗了她的身子之后便会抛弃她……

在陈金凤瞎想的空挡,吴虎已经来到了陈金凤的小卖部里忙活了起来。

“小虎,今天你又给金凤看店啊?”刚坐下来没一会儿,一个温顺的声音便在店门口想起,吴虎抬头一看来人,呵呵笑了起来,“彩云嫂子,来买点啥?”

这女人名叫孙彩云,长的很是水灵,特别是那皮肤,白皙的仿佛鲜牛奶似的,她家男人名叫王海,跟吴虎差不多年纪,吴虎不知道羡慕了多少次,他没想到孙彩云这样温顺又好看的小娘子居然会插在王海这坨牛粪上。

这婆娘这么温顺,恐怕平日里啥姿势都听王海吧。

吴虎心里坏坏地想着,眼珠子也在孙彩云身上来回的打量着,他今个在灵泉山上已经从丁腊梅的身上尝到了女人的甜头,现在瞧见个女人他便想要摸摸看,到底是个啥感觉。

“买两包盐,家里没盐了。”孙彩云说着,朝货架上走过去,取了两包盐,付完钱便走了。

看着孙彩云那靓丽的背影,吴虎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孙彩云这婆娘看上去条子不错啊,也不知道王海那家伙能不能伺候的好。

心里有些不爽地想着,吴虎便准备继续躺在躺椅上舒坦舒坦。

这才刚躺下没多久,又听到柜台被人敲响,他扭头一看,居然是孙彩云的老公王海。

王海有点瘦,皮肤也有些黝黑。

“海哥,你要买啥呢?嫂子才刚买完盐走呢。”吴虎有些疑惑,这夫妻两倒是有意思了,要买啥一起买不就得了。

“小虎,你觉得你嫂子怎么样?”

王海这突如其来的话让吴虎有些应接不暇,懵了半天才缓过神来,“海哥,你这是啥意思?彩云嫂子自然是非常好了。”

王海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神情,一脸严肃地说道:“你说你彩云嫂子好,那我如果让你睡你彩云嫂子,你乐意不?”

“啥?!睡,睡我彩云嫂子?!”

吴虎一时间整个人都懵在了原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王海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虽然他心里也对孙彩云有那种想法,但是却不敢在王海面前轻易的表现出来。

谁知道王海是不是试探自己的啊,他勉强一笑,说道:“海哥,这玩笑可开不得。”

王海看着吴虎的样子,哼哼冷笑:“小虎,哥知道你担心啥,你放心,我说的都是实话,不仅如此,我还会帮你搞到丁腊梅!”

“啊?”

吴虎一听这话,顿时脸色一变,开玩笑,虽然在山上逗弄了丁腊梅一把,但是现在在村里,隔墙有耳,万一现在的话被周大富给传出去的话,以周大富的霸道和强势少不得会揍自己一顿!

似乎是看出了吴虎脸上的担忧,王海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说道:“小虎,上午的时候我看到丁腊梅那婆娘从灵泉山上跑下来,啧啧,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灵泉山上跟哪个野汉子。”说话间,他死死地盯住了吴虎的眼睛,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几分。

之前他还只是猜想,不过看着吴虎越变越难看的脸色,他知道,之前的猜想是绝对没错的了。

“王海,你他娘的到底想干嘛?”

吴虎再蠢也知道今个在灵泉山上的事情被王海看到了,现在这家伙明显是拿着那件事情要挟自己!

这让吴虎心中很是不爽!

“小虎,哥不想怎样,哥只想报复这些狗男女!”王海说话间双拳紧握,双眼通红,显然很是愤怒,“你应该也听说过了,哥哥我被周大富给废了,最让老子受不了的是,那个畜生还搞老子媳妇儿。”

听完这话,吴虎心里满是不信,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看上去很斯文、闷声闷气的孙彩云居然会跟周大富在一起。

想到王海被人废了男人根,又被废他的人带了绿帽子,他不由得有些同情起王海来。

王海越说越激动,一下子抓住吴虎的手,一脸哀求地说道:“兄弟,你就当可怜可怜哥哥我,帮帮我,成么?!”

看着王海这样一个壮实的汉子在自己面前流泪哀求,吴虎心下也有些软了下来,可是一想到周大富的狠辣,他又有些发怵,有些为难地问道:“海哥,咱们村里这么多人,你为啥会选我啊?”

“因为咱们村想睡丁腊梅的男人很多,但是真的敢去这么做的却只有兄弟你!”

这一句话让吴虎彻底无语,他知道,王海这是变相的威胁自己!他心中有些恼怒,但是却也不敢表现出来,不管周大富信不信王海,只要之前的事情有这么一点风声,周大富恐怕都会找自己的麻烦。

他只不过是个啥也没有的穷小子,他还想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的春梅姐,他可不想这么早就毁在周大富的手里。

思忖了好久,吴虎这才抬头看向王海,说道:“海哥,不瞒你说,我虽然平日里看过不少小书,但是对那事儿却压根没啥经验,你让我去搞丁腊梅,这恐怕够呛啊。”

吴虎心想,既然你这么威胁老子,那么老子怎么说也得找点儿利头回来。

一想到孙彩云那靓丽的身影,吴虎心里就有些痒痒。

“哈哈,这好说,在搞丁腊梅之前哥哥我会帮你把孙彩云那个贱、人搞到手的!”王海哈哈大笑着,看上去有些癫狂。

可是吴虎看着王海的样子却心里有些发怵,他看的出来,王海已经彻底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你想死自己死去啊,干啥要拉上小爷我啊!

在吴虎的敷衍下,王海满意地离开,而吴虎却眯着眼睛陷入了沉思。

他没想到自己会莫名其妙的摊上这样的事儿,说是天降横祸也不为过,周大富有钱这是村里人都知道的事情,现在的自己肯定没办法跟他较真。

可王海这疯子已经彻底疯了,他根本不给自己任何拒绝的机会,这等于是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心中烦闷地等了好久,陈金凤总算是骑着那辆电动三轮车回到了店门口,叫唤了一声,让吴虎帮忙一起卸货。

两人一起搬完货,陈金凤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从腰间的包里拿出一包红南京,递到吴虎面前,“小虎子,咋啦?谁招惹你了?”

吴虎也不客气,接过香烟便抽了一只,其实很多时候很多话他都不想跟自己春梅姐说,他怕春梅姐担心,所以很多时候都会跟陈金凤聊点心事。

“金凤嫂子,你有没有啥赚钱的法子?”吴虎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抬头看向陈金凤。

“……”

吴虎这小子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陈金凤有些愕然,因为她跟吴虎认识这么好几年了,还是第一次听吴虎说想要赚钱。

“小虎,是不是出啥事儿了?缺钱的话嫂子这里还有几千块钱,你不嫌弃的话就拿去用。”说着,陈金凤便要朝屋里走去。

“不是。”吴虎赶忙拦住陈金凤,不过对于陈金凤的好他心里非常感激,他知道,陈金凤口中说的几千块钱恐怕是她所有的积蓄,“嫂子,我是想要赚钱,赚大钱,并不是要跟你借钱。你说我也老大不小了,总不能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不是?”

陈金凤闻言,微微点头,确实,一个男人,如果连挣钱的念头都没有的话,那真的是枉对自己这堂堂的七尺之身了。

“其实赚钱也容易,你不是会打山里的野味么?现在镇上县里的很多人都喜欢吃这个,价格也很不错,一只野兔都得百八块钱呢。你要是真想挣钱,倒是可以先考虑卖点野味。”

陈金凤常年往镇上跑,再加上自己也算是经商,对于商业这一块的嗅觉还是有一些的。

听到这话,吴虎虽然觉得这样来钱太慢了,但是却也是他目前唯一能够赚钱的法子。

道了声谢,吴虎便离开了小卖部。

看着吴虎离开的背影,陈金凤抿嘴笑了笑,“看来这小子要长大了啊。”

“周大富,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这才刚怀着心思走到自家院子边,吴虎赫然听到春梅姐的声音传来,特别是听到春梅姐语气之中的愤怒和害怕,他整个人的血液猛然贲张,抄起地上的一块搬砖便朝院子冲去……

相关文章:

主角是陆瑶邵允琛的小说在线阅读

撕裂美女衣/民工偷吃天价葡萄结果

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_总裁公司里吃我奶

调教男奴番号,和乡下小姪女性故事/荷塘月色

1000部18勿费|车里显示的温度是车内还是车外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