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旷世医圣全文章节目录列表

2021-07-10 09:36 · 新商盟

冲到院子之后,吴虎便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拽着自己春梅姐的衣服,而春梅姐则是一只手死死地护住自己的胸口,另外一只手则是想要推开那个男人。

“嘿嘿,春梅,你就别抵抗了,我可是在刚才的茶里下了药的,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到浑身发烫,特别空虚啊……”

已经冲到门口的吴虎忽然听到这话,顿时怒了,这人正是周大富,他知道周大富平日里就对自己春梅姐有意思,却没想到这个畜生居然会玩下药这一出下作的手段。

可能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吴虎二话没说,挥着手中的砖便朝周大富的后脑砸去……

“小虎!”

“啊!”

柳春梅的惊呼声和周大富的痛呼声同时响起,柳春梅的杏眼之中满是惊恐之色,但是周大富吃痛之后扭头怒视着吴虎,咬牙喝道:“你居然敢打老子,老子要你的命!”

周大富之所以能从一个小农民混到今天的地步,他定然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年轻的时候他也是一个狠角色,所以一怒之下,他挥着拳头就朝吴虎的面门打去。

别看周大富年纪已经不小了,但是拳上的力道却是不小,拳头挥舞的时候甚至还带着一点劲风。

若是平时吴虎可能还会有些惧怕周大富,但是周大富这次居然给自己春梅姐下药,如果今天不是他及时出现的话,恐怕春梅姐就要被这个畜生给糟蹋了。

这已经触动了吴虎的逆鳞!

也不管周大富的拳头到底有多硬,吴虎脸上硬生生的挨了周大富一拳,他手中的砖头也再次砸在了周大富的额头,顿时鲜血直流……

眼看着两人扭打在了一起,一旁的柳春梅赶忙拉住两人,让吴虎住手。

周大富平日里蛮横惯了,他本以为吴虎不敢和自己动手,却还是有些低估了柳春梅在吴虎心中的地位。

他知道,四五十岁的他想要和壮的跟头牛似的吴虎硬拼肯定吃亏,现在一直这样打,到最后占不到便宜不说,要是被村里其他人知道了,他这以后在村里的威信也就全无了。

此刻有柳春梅在旁边拉着,他便找个台阶,不再和吴虎厮打,擦了擦额头的鲜血,怒视着吴虎,狠狠地吐了一口血水,狭长地眸子里闪烁着阴狠之色,“你有种,你给老子等着!”

看着周大富狼狈离开,吴虎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很快他又很是紧张地看向了自己的春梅姐,拉着春梅姐地手,一脸关切地问道:“春梅姐,你没事儿吧?有没有被那个畜生欺负?”

柳春梅此刻面色通红,身体发软,她知道周大富下的药已经开始有效了,但是看着吴虎脸上的鲜血,以及他关切地眼神,她勉强一笑,摇头说道:“小虎,你这傻小子,这下可是彻底的得罪了周大富了。”

“得罪了就得罪了,不过就是有点钱而已,我还不信他真能把我给怎样。”吴虎心中发狠,反正因为之前的事情他跟周大富两人迟早是要发生矛盾的,更何况周大富这个畜生居然敢把主意打到自己春梅姐的头上,这让吴虎再也没有办法忍受。

周大富,你不仁,别怪小爷不义,你想碰我春梅姐,那小爷我就把你媳妇和你闺女全都给上咯!

“嗯……”

正当吴虎心里想着如何报复周大富的时候,忽然一声轻哼从柳春梅的琼鼻之中发出,她面色红的仿佛喝了酒一般,是个人都知道此刻柳春梅已经忍不住了……

“春梅姐,你怎么样?要不要我……”

吴虎听人家说过,吃了那种药,必须要做那种事情才能治好,否则一个不小心能把一些内脏系统都给烧坏掉。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柳春梅便朝厨房冲去……

随后,厨房里便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以及柳春梅的哼吟声。

听到这个声音,吴虎心中满是旖念,他本来就喜欢柳春梅,现在听到柳春梅这般喊叫,是个男人就受不了。

不过很快吴虎心中的那股火气便消失了,他知道春梅姐此刻非常的难过,但是自己如果在这样的场合下跟春梅姐发生那种关系,他和周大富那样的畜生恐怕没有任何的区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厨房里的声音才消停下来,吴虎这才打开厨房的门,看着躺在地上浑身浸湿的女人,他心中满是疼惜和愤怒!

小心翼翼地将柳春梅抱进她的卧室安顿好之后,吴虎才缓缓地离开了,闷着头朝灵泉山走去。

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吴虎心有余悸,他心中更多的是恨自己的不争气,凭啥人周大富能够成为有钱人,而他吴虎却要过这样的日子。

如果我吴虎比周大富还要有钱,他周大富敢这样对自己春梅姐么?

如果自己一直这样穷,以春梅姐的容貌,恐怕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周大富来欺负春梅姐,到时候自己又该怎么办?!

这些事情全都再刺激着春梅姐,那股恐惧和愤怒让吴虎此刻极度地想要赚钱,赚更多更多的钱,让自己身边最爱的人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欺辱!

“给我打!”

就在吴虎在为未来考虑的时候,忽然一声低吼,随后,吴虎只觉得脑后一阵剧痛,紧接着眼前一黑,便彻底的失去了知觉……

“大富哥,这小子怎么处置?”

很快,隐藏在黑暗之中的人走了出来,正是之前跟吴虎发生争斗的周大富,月光下,周大富眯着眼睛看着躺在地上的吴虎,狠狠地在他身上踢了几脚,恶狠狠地喝道:“不知死活的小杂种,居然敢打我,大明,你们两个把他扔到灵泉里去,淹死他!”

“啊?淹死他?”那名叫大明的汉子显然有些吃惊,有些退却,可是却被周大富冷哼一声给吓的不敢说话。

大明知道,如果自己不听话,可能死的就是他和自己兄弟两人。

然而,谁也没有发现,黑暗之中吴虎胸口挂着的那块龟甲却缓缓地印入吴虎的胸口……

第二天清晨,当吴虎再次睁开眼睛的瞬间,猛烈的痛感让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小爷没死!”

此时的他全身还浸泡在泉水里,但是身体已经能够动弹。

吴虎挣扎着爬上岸,一屁股坐在了岸边的草地上。

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幕,吴虎心中就充满了怒火。

“周大富这个王八蛋,老子一定要弄死你!”

他怎么也没想到周大富的报复会来的那么快,晚上刚一出门自己就被那个王八蛋给阴了,而且这还是准备要彻底的弄死他。

就在吴虎心中愤怒之时,脑海里顿时又传来一阵针扎的痛感,一瞬间,吴虎的脑海中闪烁着金色的光芒,疼的吴虎抱着脑袋在地上打起了滚。

“上古医圣传承?……”

足足过了半天,吴虎的脑袋里传来的痛感这才消失。

“我这是?得到医圣传承了?”

吴虎一脸懵逼的愣在原地,此时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枚造型古朴的龟甲,一个个鎏金大字在龟甲上浮现。

“上古医圣传承,秉天地之大道,医世间百病,医者仁心!”

“医者,能救人,亦能杀人,用之甚之!”

“上古医圣传承共分两部分,医术,功法……”

足足一个多小时后,吴虎这才回过神来,当他反应过来的一瞬间,他的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

这个上古医圣传承可谓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不但有治病救人的方子,甚至还有修炼的手段,这让吴虎的心中激动不已。

原本他还头疼自己要怎么对付周大富,现在有了这传承,自己有一百种方法让周大富神不知鬼不觉的死于非命。

一想到这,吴虎的心里就美滋滋的,嘴角不由扬起了微笑,但是他那对略显深邃的目光中,却充满了寒意。

稍微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土,吴虎连忙回了家。

一晚上他没有在,春梅姐肯定担心坏了,吴虎现在只想着先赶回家看看春梅姐,至于报仇的事情,有的是时间和周大富好好算。

吴虎小心翼翼的回到了家,然而刚一进门,就看到春梅姐正坐在桌子旁,双目痴痴的望着门口的方向,那对原本十分漂亮的美眸中,早已布满了血丝。

看到吴虎身影的瞬间,柳春梅顿时忍不住留下了泪。

“小虎,你可算回来了!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怎么一晚上都没有回家?”

柳春梅满是焦急的对吴虎说道,双手紧紧的抓着吴虎的手腕,似乎是害怕吴虎又从她的面前消失一般。

吴虎看到柳春梅泪流不止模样,不由的眼圈也有些发红,他知道春梅姐昨晚一定是因为担心自己,一夜都没有睡觉,所以才会这番模样。

想到这,吴虎的心中顿时有些自责起来。

“春梅姐,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不会这样了。”

“唉!你这孩子,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都千万不要悄无声息的失踪,一定要和春梅姐说!要知道,这个家里,春梅姐就只有你一个亲人了!”

柳春梅带着哭声说道,就如同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趴在吴虎的怀里哭的不停。

“春梅姐!对不起!我真的不会了……”

吴虎将柳春梅露在怀里,轻声的在柳春梅的耳边安慰道,轻轻的拍打着柳春梅的后背,安慰道。

“虎子,答应春梅姐,以后一定不能丢下春梅姐一个人!”柳春梅抬头望着吴虎,可怜楚楚的说道。

看到柳春梅这幅梨花带雨的模样,吴虎心中的愧疚感不由的又多了一分,这一刻,他在心里下定决心,不论如何,从此以后他在也不会让春梅姐为自己流泪。

耳边轻声的对柳春梅安慰着,柳春梅趴在吴虎的怀中,情绪逐渐变得稳定下来。

这一刻,柳春梅反而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尤其是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吴虎那坚、硬的胸膛,让她的脸上不由的浮现一抹红晕。

吴虎似乎是察觉到了柳春梅的反应,嘴角不由露出一抹坏笑,故意对柳春梅道:“春梅姐,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脸这么红啊?”

柳春梅一听这话,顿时白了吴虎一眼,挣扎着从吴虎的怀中站起身来,转身逃也似的向里屋走去。

等柳春梅走进里屋之后,吴虎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阴冷下来。

这次如果不是自己胸前那片龟甲,自己说不定早已经见了阎王。

现在既然自己还活着,那么就一定要周大富这个王八蛋付出代价。

不过说起来,这周大富可真不是那么好动的,平日里这家伙就仗着自己家有钱,欺压相邻,横行霸道,乡亲们一直都敢怒不敢言。

尤其是他手底下还有一群狗腿子,如果自己现在就这样去找周大富算账,绝对会被周大富手下的人再次暴打一顿。

如果说以前,自己如果想报仇,那绝对是难如登天,但是现在,吴虎得到上古医圣传承之后,心中就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让周大富生不如死!

想到这,吴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哼!既然我没有死,那我就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虽然周大富有钱有势,但是现在的吴虎也不是吃素的,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报复周大富一番,虽然要花点功夫,但是却并不是多么费事。

想到这,吴虎便微微闭上眼睛,在自己的脑海中查看起来。

“有了!缩阳药!”

吴虎在自己脑海中的龟甲上查看一番后,终于在千奇百怪的药方中找到了一副非常适合对付周大富的药方。

缩阳药,顾名思义,让男人那方面功能彻底丧失,而且还会缩阳,让服用者回到婴儿状态。

这个药方,多用于先秦时期宫中净事房宦官,长期服用,可导致男人彻底失去小丁丁,并且还无色无味,不易被人察觉。

看到这个药方的瞬间,吴虎心中大喜,这对于他偷偷摸摸报复周大富来说,绝对是不可多得的良药。

“金银花,红花,狗头草,当归,川贝……等药材各五克,猛火熬制半小时,再配以黑蚂蚁若干只,熬制至粘稠状,溶于水中,让服用者服下即可。”

看完上面的简介和药方之后,吴虎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药方上所需要的药材都比较常见,村子里周边的大山里都有,这倒是让吴虎方便了不少。

心中打定了注意,说干就干,吴虎在自己家里找了把锄头,便扛起锄头向村外的山脚下走去。

大清早,农村的空气非常好,很是清新,野花正艳,清风徐徐。

农村的人们起的都比较早,喜欢趁着早上天气还很清爽的时候,去地里干干农活。

经过村口的杂货铺,陈金凤似乎才刚起床,此时正端着水杯蹲在门口刷牙。

可能是因为刚起床的缘故,陈金凤身上还穿着睡衣,有些宽敞的领口露出一大片莹白,可以看得出来,陈金凤的里面似乎没有穿。

看到这一幕,吴虎不由的对陈金凤调侃道:“金凤嫂子,昨晚睡的香吗?”说着,吴虎还不忘朝着陈金凤的领口狠狠的瞅了几眼。

陈金凤自然是将吴虎这些小动作看在了眼里,尤其是看到吴虎贪婪的向自己胸口望来的时候,居然把胸一挺,娇滴滴的对吴虎道:“虎子,嫂子漂亮吗?”

“嫂子,你当然漂亮啊!要不然也不至于会有那么多的男人被你迷的死去活来了啊!”吴虎继续说道。

“哦?那你想要么?想要的话嫂子可以给你?”陈金凤听了这话,继续对吴虎娇笑道,但是她眼中却早已闪烁着寒光。

“真的?”吴虎一听这话,顿时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搓了搓手,正准备陈金凤身旁走去。

但是当他看到陈金凤眼中闪烁的寒光时,顿时打了一个激灵,一脸尴尬的尴尬的站在了原地。

“嫂子,虽然你很好,但是……”

“但是什么?”陈金凤一听这话,顿时美眸一瞪,一脸疑惑的看着吴虎。

“但是就是有些凶巴巴的,看起来像只母老虎!”

吴虎这话说完,也不管身后传来陈金凤的怒吼声,二话不说撒开脚丫子就往灵泉山的方向跑去。

看着吴虎远去的身影,时不时还回头对她做着鬼脸,陈金凤的心里却怎么也生不出一丝气来。

那个女人不怀春,尤其像她这如狼似虎的年纪,整天的日子也不好过。

看着吴虎逐渐消失的背影,陈金凤忍不住在嘴里嘟囔道:“哼!有贼心没贼胆的臭小子!”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她那早已发红的耳根已经出卖了她。

灵泉山的山脚下,吴虎止住了身影,呼呼的喘着粗气,说实话,面对陈金凤刚才媚惑,他差点就没有忍住,如果不是因为他对陈金凤的了解,今天还真就上了陈金凤的当。

来到灵泉边,用泉水洗了把脸,身上的难耐感这才褪去。

吴虎将目光转向了那郁郁葱葱的大山深处,灵泉山别的没有,就是物产比较丰富,尤其是灵泉村常年气候湿润,非常适合各种作物的生长,当然药材也不例外。

早年的时候,吴虎会经常来山里,一方面打打野味,帮春梅姐补补身子,另一方面,则是挖点药材,拿去县上卖钱,补贴家用。

所以说,这山上什么药材什么野味,喜欢在什么地方出现,吴虎的心里都清清楚楚的知道。

这不,不大一会功夫,缩阳药所需的药材就全部都已经找齐,今天运气还不错,顺手还抓了只野兔。

吴虎美滋滋的拿着野兔向回家的路上走去。

刚走到灵泉边,一道亮丽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此时的丁腊梅正蹲在灵泉边洗衣服。

看到丁腊梅的身影,吴虎不由自主的又响起了昨天的事情,一想到这,他的身上便传来一股难耐感,尤其是此时的丁腊梅背对着吴虎,那靓丽的背影,看的吴虎心中一阵颤动。

吴虎在心中冷笑,可能说在城市这样的打扮很常见,但是在农村,绝对会被别人说狐狸精。

丁腊梅以前在村里,绝对是很多男人都不敢高攀的存在,除了因为周大富的威慑以外,这娘们还整天冷这个脸,看起来就像是瞧不起农村人一般。

如果不是昨天因为丁腊梅掉到坑里,吴虎还真想不到丁腊梅居然会这么骚。

之前有着周大富的威慑,吴虎不敢对丁腊梅怎么样,但是现在,他和周大富之间的仇早已不共戴天,至于说他的婆娘,吴虎自然不会那么轻易放过。

想到这,吴虎便悄悄摸摸的来到丁腊梅身后,然后猛地一下子将丁腊梅从身后抱住。

“腊梅嫂子,整天打扮的这么风、骚是不是在找野汉子啊?”

相关文章:

穿着裙子在野战 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

言情小说《妖娆王爷腹黑妻》全文免费阅读

三个老汉一起弄我小说 公息乱大全小说,绝品强少

女性经常湿对身体好吗;摸男生蛋蛋

穿成军嫂炮灰妻|有多少女生吃过精子呢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