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总裁逃妻太难追小说在线无删减无弹窗

2021-07-09 13:05 · 新商盟

逆着光一个俊美无俦的男人出现在门口,千钧一发之际,温情获救了,她几乎是疯了一般的跑到了小贝的身边,将他抱在怀里,泪水模糊了整个视线。

“小贝……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没事了。”

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温情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而下一秒,她做梦都会忘记的声音,继而响起……

“少爷,一切都已经处理好了。”

——“是个处女,很干净。”

温情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两人,浑身的血液凝结成冰,这六年,她每一晚都会做噩梦,而梦中的对话,和眼前两人的声音一模一样。

是他,他找到自己了!

*

温情不知道自己怎么被带到了医院,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被男人带去检查室,她才陡然回神:“我要去手术室,小贝还没有消息……”

“我的孩子,绝对不会有事。”

他的孩子。

温情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下意识吞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她和眼前的男人仅存的记忆只有朦胧的轮廓,此刻,她才真的看清了男人的模样,心里一悸,眼前的男人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年轻,也远比自己想象的要英俊。

突然,一阵眩晕,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倏而逼近,将温情抵在冰凉的墙壁上,随即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在眼前缓缓放大。

“逃了六年,你胆子很大。”

男人的声音很冷,犹如鹰隼的眸子不染一丝温度,温情怔楞在原地,垂落在腿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咬了咬牙,硬着头皮道:“当年我是被设计的。”

她不顾一切的逃了出来,没想到六年后,竟然再一次见到了这个恶魔。

所有的委屈在此刻尽数爆发,温情蓦得用力推开了眼前的男人,像一条怒兽一般低吼道:“我没恨你毁了我的一生,你居然在这里恶人先告状!”

她恨透了这个男人,恨不得一巴掌甩在他的身上。

可是下一秒,男人的话却让她愣在了原地。

“我只要孩子的抚养权,至于你,我会补偿。”

“我是小贝的母亲!我才不会把他给你!”温情心里一急,慌不择路的拒绝道。

可是男人强大的气场令人不寒而栗,一双黑眸犹如深夜,讳莫如深。

他居高临下睨了温情半晌,薄唇轻启:“你有资格,拒绝吗?”

温情咬了咬牙,背后已经渗出了一层冷汗,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就算是打官司,我也不怕。”

“嗤”的一声。

男人低嗤一声,倏而逼近,犹如鹰隼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温情,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温情甚至能够感受到男人灼热的呼吸。

和那一晚一样……

渐渐地,空气都开始稀薄,温情下意识的张开唇,犹如果冻一般Q弹的双唇在灯光下娇艳欲滴,没来由,让男人的目光幽深几分。

突然,男人伸出手,拂过女人娇嫩的樱唇,指尖上的薄茧刷过,带来一阵颤栗。

“这张嘴的滋味,不知道和六年前是不是一样。”

男人凑近了身子,在温情的耳畔低喃,牙齿状似无意的擦过她的耳垂,让她整个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蝉。

温情伸出手抵在男人的胸前,可是之间触及那一抹炙热后又飞快的缩回,喉间一动,正欲开口,男人却率先的抽身,眼底早已经恢复如初的冷漠。

“小贝是舒家的孩子,六年前就应该留在舒家。”

舒家。

温情的心狠狠地一颤,终于意识到一丝不对劲,瞳孔一张:“舒家,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父亲没和你说?”男人古怪的瞥了温情一眼:“舒家并购温家的前提,就是找到你。”

“你是……舒亭川。”

温情仿佛雷劈一般僵在原地,浑身的血液都凝结成冰。

她没想到六年前逼迫她代孕的男人竟然是舒亭川,那个权倾华国的舒家,温情终于明白了父亲眼底的愧疚,可是伴随而来是更深的疑惑……

温小婷明明说,当年代孕的对象是一个年过花甲的糟老头。

阴差阳错,对方竟然是舒家。

舒亭川看着温情苍白的脸色,一双黑眸冗杂了几分深邃,沉吟片刻,缓缓道:“一个月前,温衡山和舒氏集团达成协议,只要你从过来回来继续履行合约,舒家便同意入资。”

不过小贝的存在,是他们意外的。

舒亭川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倒是避免了其余步骤。

“为什么是我……”

温情怎么也想不通,舒家要什么女人没有,为什么……非要选择她。

舒亭川凤眸半眯,饶有深意的打量了她一眼,修长的手指拂过尖瘦的下巴,半晌,云淡风轻道:“你是帝国血库最匹配舒家的女人。”

为了保证舒家的血统纯正,每一位舒家继承人的血统都是经过严格的筛选,而现在,小贝便是舒家下一任的继承人。

“疯子!”

听到这么荒诞的说法,温情终于人不追啐骂出口,咬紧牙关道:“我不会把小贝给你。”

舒亭川皱了皱眉,加重了语气道:“这可由不得你。”

就在温情正欲反驳之际,手术室的大门终于被人推开,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匆匆从手术室走出,朝舒亭川微微欠身道:“舒先生,小少爷的性命已经无忧,不过身体多处骨折,需要静养。”

听到医生的话,温情拎着的一颗心,稍稍平定,可是听到多处骨折,她的眼眶随即更红。

“智力有没有影响?”

舒亭川若有所思的想了片刻,突然开口道,一句话彻底激怒了温情。

“舒先生,小贝没事已经是万幸了!你说这种话,是不是太没……”

“良心”两个字,最终隐没在舒亭川森然的目光里,温情扣着皮肉,对于男人的无情心有不忿。

“舒家的继承人,不能是傻子。”

舒亭川只是冷冷丢下这句话,兀自转身,大步转身离去。

温情看着男人冷漠的背影,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决定。

她绝对不能让小贝落在舒亭川的手里!

绝不!

可是让温情意外的是,舒家直接断绝了她和小贝的一切联系,擅自给小贝办理了出院手续带到舒家的别墅静养。

面对强大如舒家,温情根本束手无策。

可是就在温情走投无路之际,舒亭川的车再一次停在了她的面前。

“上车。”

“混蛋!”

见到舒亭川,长久以来的怒火骤然爆发,温情伸出手狠狠地砸在了舒亭川的胸口,可是对方却率先扼住了她的手腕:“你还想不想见小贝。”

三天见不到儿子的恐惧,让温情骤然回神,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男人:“你这个抢走我儿子的恶魔!”

舒亭川饶有深意的睨了她一眼,蓦得勾唇:“不需要我提醒你,没有我,你根本生不出来。”

温情一噎,饶是不甘,也只能将怒火压会心底。

一时沉默后。

“那个孩子,在绝食。”

舒亭川难得搵怒,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孩子,竟然倔强的三天不吃不喝,甚至一度病危,舒家上下都为此炸开了锅。

温情心里一惊,因为舒亭川的话心如刀割。

“你暂时可以照顾那个孩子。”

“那是我儿子,小贝。”

温情不忿的回道,虽然和眼前的男人只是寥寥几面,但是却感觉到他的冷漠,简直就是没有温度的蛇。

“你根本不喜欢孩子,为什么要跟我抢儿子!”

温情能看出舒亭川不喜欢孩子,甚至对她和小贝都视如敝履,可是却一心要和她争夺抚养权,实在令人费解。

“我说过,舒家需要一个继承人。”

一句话,让温情骤然没了声音。

收回目光,两人一路无言到了舒家的别墅。

重新踏进令她恐惧的地方,温情只觉得背后发寒,时隔六年,这个地方所带来的恐惧没有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消失,而是因为重新的进入,所有的黑暗席卷而来……

“你就是那个逃走的女人?”

突然一道尖锐陡然响起,二楼上,一个模样姣好的女人意味深长的审视着温情,双手撑着栏杆,笑容满是轻蔑:“看着就不像是什么好货色。”

突如其来的羞辱,让温情的脸白了几分,暗暗看了舒亭川一眼,目光划过一道探究。

“二哥,小孩子饿了就会吃饭,何必这么大费周章的?”喊舒亭川二哥的女人目光没有一丝温度。

整个舒家都给人一种上个世纪的腐朽味道,从踏进来的那一刻,温情便觉得浑身不自在,此时面对女人的挑衅,更是怒上心头,反唇相讥道:“既然我儿子对你们这么不重要,干嘛和我抢儿子!”

一句话,让二楼的女人脸色陡沉:“你敢回嘴?好大的胆子!”

“舒文雅。”

就在此时,舒亭川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让对方顿时没了声音。

“二哥,母亲都已经说了要给你挑选另一个血统纯正的女人,我们舒家也不是付不起第二个代孕的钱,何必找一个这样不识抬举的?”

舒文雅每个字都直戳温情的心头,面对她绵里藏针的话,温情越发觉得舒家古怪,而此时,管家适时开口:“少爷,小少爷的晚餐时间快到了。”

舒亭川淡淡睨了管家一眼,目光落在了温情的身上:“小贝在楼上。”

温情听到儿子的消息,再也无暇思考舒家的古怪,匆匆上楼,径直和舒文雅擦肩而过,连目光都没有停留。

这种漠视,让舒文雅怒上心头,可是碍于舒亭川在场,她只能强压下怒火,勉力扯了一个笑容道:“二哥该不会准备把孩子的母亲一起接回舒家吧?”

舒家的继承人必须血统纯正,可是舒家的女主人,必须是阎家的女儿。

这一规定,从前朝延绵至今。

就算那个女人现在留在舒家,早晚,还是要被赶走的。

舒文雅忌惮眼前的男人,说完自然也委婉起来。

毕竟舒亭川是唯一能够冲破舒家的傀儡政权,将舒氏掌控在手心的男人,顿了顿,她还是忍不住多嘴道:“长痛不如短痛。”

可是舒亭川却不过冷冷扫了她一眼,便兀自走近书房,将她晾在原地。

另一头。

躺在床上的小贝看到夺门而入的妈咪,脸上难掩欣喜,激动的喊道:“妈咪。”

“小贝。”

看到三天未见的儿子,温情的眼眶顿时红了一圈,害怕伤着他的伤口,她强忍着将他搂入怀里的冲动,仔细看着眼前的孩子,泪水大颗大颗的落在床单上:“你没事就好。”

“妈咪,我没事,可是这里人很奇怪,关着我,不让我和你见面。”小贝拧着小脸,醒来以后便被扣在了这里,还见到了一个跟自己很像的男人。

“那个叔叔告诉我,以后都要留在这里,不可以和妈咪见面了。”小贝鼓起腮帮子,像一条河豚,对那个叔叔打从心底的不喜。

“叔叔?”温情顿了顿,随即了然,眸色一黯,还是如实告诉小贝道:“那是你的爹地。”

“爹地?”小贝吃惊的长大了嘴巴:“妈咪,你不是说爹地已经死了吗?”

一句话,让在场伺候的佣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少爷死了?

众人面面相觑,看着温情的表情都古怪几分。

温情有些局促,看着一脸错愕的儿子,无时无刻不在懊恼为什么要带他回国,打破这六年来的平静。

“小贝,你安心留在这里养伤,妈咪会陪在你身边。”温情没有解释这段过去,而是温柔哄慰:“不可以不吃饭。”

“我要是不绝食,他怎么会让我见妈咪。”小贝撇了撇嘴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划过一丝得意,压低了声音,凑近道:“妈咪,我现在就像是珍稀动物,他们不敢让我受委屈的。”

温情闻言不禁哭笑不得,虽然小贝只有五岁,却人小鬼大,不过看着他消瘦一圈的小脸,泪水不禁氤氲整个眼眶。

她很怕,舒亭川会抢走小贝,自己却无力制止……

“妈咪,别哭,小贝没事。”小贝伸出白嫩的小手替温情拂去眼角的泪花。

温情眼眶湿润,脸上却带着笑意,“嗯,妈咪不哭,小贝乖,以后妈咪陪在你身边,这种事情别做了,妈咪会心疼的。”

“嗯。”小贝将头埋进温情的胸前,声音闷闷的。

温情怀里抱着小贝温温软软的身子,泪水在眼眶里打了个转,生生吞了回去。

她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将小贝带出去,舒家是个吃人的地方,绝对不能让小贝留在这里。

一大一小两个人相拥取暖,一时间,暖意弥漫开来,将这母子两人与这冰冷的房间隔开,任何人都无法插足。

一旁伺候的佣人忍不住多看了两人一眼。

唉,可惜了……

晚餐是温情照顾着小贝吃的,小贝绝食只是为了见温情,现在终于得偿所愿,吃的很香。

温情被舒亭川安排住在了小贝的隔壁,夜里,小贝睡不着,摸索着跑到了温情的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管家准时敲门,“小少爷,早餐时间到了。”

十分钟后,两人才收拾妥当出门,还未下楼,便看见早就端坐在餐桌前的两人。

舒亭川穿着白色衬衫,袖子微微拢起,他指骨分明,手掌宛若上好的雕刻家精心雕琢一般,用餐姿势极其优雅。

温情看着楼下两人,眼中划过一抹局促,她牵着小贝的手忍不住紧了紧。

“不知好歹的女人,居然让我们等你!”

女人尖锐的声音骤然响起,这种上位者居高临下的语气让温情忍不住愤懑回击,“你要是不想等,可以不等。”

“哼!你不过是给我们舒家生孩子的玩物而已,还真以为自己进了舒家门就是舒家太太?”

舒文雅眼底满是嘲弄,犹如毒蛇般的目光在温情身上扫了扫。

温情感觉自己变成了某种货物,放在橱柜里任人打量,她脸色一白,拳头攥了又松。

“你当我稀罕做舒家太太?”

恶心的地方,恶心的人,谁稀罕!

听到温情那不屑的语气,让舒文雅怒火中烧,正欲发作,叉勺碰撞瓷器的声音骤然响起,顿时让整个大厅的氛围紧张起来。

“哐当!”

“坐下,吃饭。”舒亭川淡漠的声音传来,舒文雅怒气无处发作,只得恨恨的瞪了温情一眼。

温情带着小贝挑了个离两人最远的距离坐下,管家已经叫人摆好了餐具。

一顿餐吃的索然无味。

舒家用餐习惯严格,就连叉勺触碰碟子的声音也不能发出,餐桌上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温情头顶,格外压抑。

小贝吃了几口便放下叉勺,温情以为小贝身子不适,抱着小贝就要回房。

舒亭川切割牛排的动作一顿,冷眸微抬。

“吃饭。”

“小贝身子不舒服。”温情陡然起身,和舒亭川那几欲冻死人的目光对上也不退缩。

鲜少见到可以和他对视的人,何况还是一个女人,舒亭川眸中划过一抹玩味。

“舒家的规矩,家主未退席,其余人不能擅自离席。”管家的声音适时地响起,打破了片刻的宁静。

温情怒火中烧,贝齿紧咬,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舒先生,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文明社会,你们这些规矩早该随着时间消亡了。”

这话一出,霎时间整个客厅陷入一片死寂。

温情不管众人想法,径自带着小贝离开,刚踏上第一个台阶,身后传来舒亭川那凉薄的声音。

“你说的没错。”

温情脚步一滞,头也不回的上楼。

一连几天,舒亭川再也没有回过别墅,偌大的别墅里似乎只剩下了他们母子两个人。

这段时间,小贝伤势恢复的很快,温情看在眼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天,温情正百无聊赖看着电视,来到这里之后,舒亭川让她和外界完全隔开。

正在这时,小贝跑了过来,一头撞进温情的怀里,小贝那犹如黑葡萄般的眼睛里满是狡黠。

“妈咪,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小贝压低声音,在温情耳边说,听着儿子的话,温情眼睛越来越亮。

当天夜里,温情准备找时机逃离这个魔窟。

她坐在床头,看着小贝平静的睡颜,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意,她口中喃喃,心中不忍,却还是低声叫他。

“小贝,起床了,妈咪带你出去。”

温情打开窗帘,月光尽情洒向房间,她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弯月,一切,刚刚好。

温情将儿子抱起来,动作轻柔,小贝感觉到温情的气息,转了个身,将头埋进母亲的怀里。

“妈咪,咱们现在就走?”

小贝在温情身上蹭了蹭,将最后一点睡意蹭掉。

于是,一大一小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二楼,悲催的是,两人还未动手,便听到别墅大门开锁的声音。

“不会这么倒霉吧。”温情心一凛,赶紧拉着儿子躲在了暗处。

不多时,清脆的脚步声响起,伴着舒亭川那低沉喑哑磁性撩人的声音传到了温情的耳中。

“小少爷睡了吗?”

管家回答,“小少爷这段时间一直按时睡觉,恢复得不错。”

“嗯。”

这个男人的声音传到温情的耳中犹如晴天霹雳。

为什么这么巧,这个男人今天回来了!

小贝抬头看了看温情,小手攥着温情那冰凉的手,软糯的声音中满是坚定,“妈咪,咱们一定能出去的。”

温情挤出一抹笑意,这个男人就是个恶魔,若他不在别墅,逃出去的可能性会大很多,可他现在回来了,现在出逃,还有机会吗?

可是,舒家别墅只有今天没有巡逻的人,再想出逃,只能等到下个月,她没有时间等。

很快,男人上楼的脚步声传来,两人躲在楼梯拐角灯光照不到的暗处,心被揪在半空中,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舒亭川目不斜视的上楼,错过两人藏身的地方,拐个弯直直的朝前走去。

还不等温情舒一口气,心再一次提在了半空中,极度的紧张感让她只觉自己浑身血液逆流,太阳穴剧烈跳动。

舒亭川站在了小贝的房门前,那完美无瑕的手掌已经伸了出来,做出推门姿势。

相关文章:

美女性感三角裤 伸进三角裤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

按摩师傅按的下面都是水|男友抱着我站着做

揉小白兔挺起来了*适合丁丁短的姿势

农村留守妇女滥情春天,全部坐进去就不疼了乖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