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是殇情难慰完整版全文/醉是殇情难慰小说在线无删减

2021-07-09 12:16 · 新商盟

急促的电话响解救了梦魇的季月礼,梦里全是血,全是顾轩生。

踉跄着爬下床,拿起响了许久的电话。

是个陌生来电。

“喂?”

“喂,顾太太,你好,我们这里是A市交警大队。你家先生和你姐姐在野外玩耍,车掉河里,向我们求救,麻烦你给他们送些衣服。”

玩耍?

两个人在一起玩耍什么?

呵,这交警真是够隐晦。

季月礼死死握住电话,指甲掐进肉里,怔怔的站着。

她的大脑都麻木了,她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反应才算是正常。

“喂!??”

“喂??请问在吗?顾太太?”

对方见这边没有反应,嘟嘟囔囔挂断了电话。

季月礼胸口一紧,险些倒下,她弯下腰,扶住桌子一角,好让自己好受一点。

床头放着的是她和顾轩生的婚纱照,笑容明媚,分外刺眼。

她的心仿佛被剜了个洞,疼得无法呼吸。

魂不守舍赶到交警队的时候,都要凌晨了。叫她签字走程序的交警,一直在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季月礼。

“把衣服拿过去吧。”

季月礼默不作声,签了字以后拿着衣服,准备走向办公室。

“喂,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来啊。”交警还是忍不住了。

是啊,谁会受得了这种事,可悲的是她季月礼还要千里迢迢来送衣服。

“谢谢你。”季月礼淡淡回应了一下。

衣服拿过去,递出窗口以后,季月礼远远的站在门外等他们两人出来。

她还是要亲自问问这两个人,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季月礼紧紧抱住自己单薄的身躯,太过于气愤,身体在不停的发抖。

来回踱步,心里一直再想待会怎么说?

季月礼完全没有注意到季蔷薇已经出来。

“谢谢你,妹妹。”季蔷薇一把挽住季月礼,仿佛真的像诚心道谢一般。

精致姣好的脸上,全是挑衅的笑容。

“滚!别碰我!恶心!”

季蔷薇一碰到她,季月礼像触电了一般,憔悴的脸更加黯然,立马蹦开,想用尽全力的甩开这恬不知耻的女人。

“我也是为了你好啊,妹妹,我既要给你占着顾太太的位置,又要替你伺候丈夫。你只是送送衣服,哪有我辛苦啊。”季蔷薇不让步,手越攥越紧,脸上仍旧是得意挑衅的笑容。

这样从容不迫,细细的讲来无耻话语,快把季月礼气疯了,恍惚觉着季蔷薇好像真的只是在讲理,而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你!你……他是你的妹夫,你是他三婶,你再不要脸,也不要这么做!!”

季月礼只觉得自己肺里被灌了气,要炸裂一般的疼。

“现在是什么时代?资源共享,你是性冷淡,我帮你伺候他,你还对我有意见了?”

季蔷薇对季月礼说的话,充耳不闻,反而倒是一脸骄傲的回击。

“无耻,无耻!”

季月礼太过气愤,浑身抖得像筛子,舌头都捋不直了。

“你这么做,置姐夫于何地?无耻!”

季月礼几乎绝望,在这么无耻得人面前,她竟然辞穷了。

她甚至找不到话来骂这对狗男女。

“我无耻?”季蔷薇怒了,便一把推倒季月礼。

季月礼仰面朝天地倒过去,为了不摔倒,用手肘支撑在地,瞬间蹭破了皮。

沙粒硌进细嫩的肉里,疼得直掉眼泪。

“你姐夫性无能,你性冷淡,刚好凑一对,不浪费!”

季蔷薇边调皮妩媚的说,边拍手,仿佛刚才触碰了垃圾似的。

顾轩生也出来,走过来,顺势揽住季蔷薇的腰。

“你跟她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顾轩生脸上似乎带着不屑的神色。

“我在让她考虑换换老公的事。”

季蔷薇妩媚一笑,玩味看着季月礼。

“顾轩生,这些年我我到底在你心里算什么?”

季月礼一看到这男人,眼泪也不争气的往外淌。

似关不住的水龙头,决堤的洪水,泪水模糊了季月礼的视线。

“你别担心,顾太太的位子永远是你的。”顾轩生居高临下的神色,好像季月礼就是一个乞丐一般。

“你再说什么啊,轩生?”季月礼拉住他的西装手袖,她多么希望自己听错了。

“滚开!”顾轩生一脸鄙夷,像丢个垃圾一般,搡开季月礼。

横腰抱起季蔷薇,坐进副驾驶。

黝黑色的轿车绝尘而去,留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季月礼,风几乎要把娇小的她吞噬掉。

凌乱的头发乱糟糟的被风吹着,黏在精致的小脸上。

季月礼颓然坐倒在地上,眼神涣散。

顾轩生是明目张胆的,他一点都顾及自己的感受,甚至他是故意的。

将她如此羞辱,辱骂。

她季月礼从来也不是为了这个所谓的“顾太太”名分,可事情就变得这么糟糕了。

远处车内的男人,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缓缓走下车,走近这个可怜的女人。

“起来。”

男人用修长的腿,踢了踢女人瘦骨嶙峋的背。

季月礼心里一惊,脑海里一时想不起谁会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还偏偏认识自己。

条件反射,手足无措的站了起来,两个眼睛通红。

“三叔……。”

“哦……姐……姐夫,姐夫……”

陆义霖这个人,季月礼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是顾轩生的叔叔,又是自己的姐夫,每次见面就是尴尬和纠结。

陆义霖身姿挺拔,有185左右。

季月礼只有160左右的身高,他俯身才能凑近季月礼,带着清冽的香味,喷薄的气息。

那喷薄的气息,似乎会灼伤人似的,季月礼一紧张,想往后退,不料却双脚一闪,要直直倒向地面,重心开始不受控制的往后移。

要摔了!那就闭眼!

这样或许才能不从三叔这长辈眼里看到窘迫的自己,摔得鼻青脸肿。

冷嗖嗖的风穿过季月礼的后脑勺。

陆义霖眼看她要摔倒,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过来,用力把季月礼往自己这方向拉。

惯性的作用,千钧一发之际,季月礼竟然重重的往陆义霖怀里扑了进去。

“…………”

陆义霖稳稳地接住扑过来的女人,两人四目相对,季月礼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

这样暧昧的姿势,是一个熊抱的姿势。

“我……三叔我…姐夫我不是故意的我……”季月礼急急忙忙挣开怀抱。

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兔子,弹得老远。

“看你的样子,确实需要我的一个怀抱。”陆义霖似笑非笑的回答,好像季月礼就是故意讨他一个怀抱一样。

“啊?……”季月礼不由自主的张大嘴巴,用手挠了挠小脑袋。

她也不知道陆义霖是什么意思,对她一个小辈说这话。

陆义霖把她的这些小动作都看在眼里,心里不住发笑,双手背在身后,转身离开。

走了两步,见季月礼还呆站在原地。

“我走了?”

“等等我,姐夫……我也要走。”季月礼这才反应过来,小跑着跟了过来。

“你这会又叫我姐夫了?准备下次叫三叔吗?”

陆义霖喜欢看她着急不知所措的傻样。

“是啊……。”季月礼呆的回答。

一晃神才反应过来不对,“哦,不是,三叔我……我们这辈分停纠结啊”

季月礼咽了咽口水。

“我不知道该看轩生,还是我姐姐的辈分。”

“嗯……。”陆义霖明白她的意思,不再说话。

顺手拉开车门,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季月礼没想到自己还有这种殊荣,陆义霖是A市最年轻有为的商人,身家过亿,他可以轻松垄断整个A市的所有。

他身边没一个女人,因为他无法跟女人有“进”一步发展,所以也不会为任何一个女人做开车门这种事。

受宠若惊的季月礼赶紧一溜烟的钻进车里,乖乖的坐在后排。

季月礼看着陆义霖便大脑空白,紧张感始终充斥着她的内心,便就没想其他顾轩生的事了。

她倒是感叹这样一个绝好的男人,竟然不能接近女人,多可惜。

惋惜的神色便隐藏不住的浮现在季月礼的小脸上,陆义霖实在想不通这女人的表情,在遭遇了这样的事以后,该怎么解释。

“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陆义霖故意问季月礼。

“额……我上次……那个驾驶……”话都说到这儿了,季月礼才想起自己有多愚蠢。她想说自己驾驶证过期了,要来办理手续。

可笑,交警大队竟然在她季月礼嘴里,就要半夜三经办理业务了。

受刺激太大,人都痴傻了。

“轩生酒驾,要我过来带他回家。”陆义霖从镜中观察她,神色黯了下去。

“顾轩生他还年轻,难免气盛,你多担待。”陆义霖作为一个叔父的角色,替自己的侄儿说好话。

“那三叔……姐夫你,你怎么也在这。”

季月礼不想再提刚刚经历的事,岔开了话题。

“我今晚有个合作要谈,晚了些。”陆义霖不动声色,泰然开着车,好看修长的手指在不停闪过的路光等下,镀上一层暖暖的颜色。

季月礼看他这样子,应该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吧。

“工作很辛苦啊…”季月礼魂不守舍,喃喃自语道。

可再小声,陆义霖还是听见了。

“不辛苦。”他立马就回答了,眼里是笑意。

季月礼脸一红,觉得着对话好像哪里不对,像一对恋人或者夫妻之间的对话一般。

“轩生又是跟谁一起喝的酒?他们酒驾都被抓了吧。”陆义霖又再次故意问她。

“没有……其他人回去了,他自己一个人……。”

季月礼不忍心告诉眼前的人,他的老婆和他的侄儿子,裹在一起,半夜车震,把最高的绿帽子赏赐给了你。

最亲近的人,背叛你,把你伤得体无完肤,这样子的痛,她一个人承受就够了。

这样高贵骄傲的人,怎么能够忍受老婆做得这种事。

季月礼相信他们两再猖狂,也不敢再陆义霖面前叫嚣,谁都忌惮陆义霖三分,这是不争的事实。

陆义霖暗想这女人还真有能耐,什么都不肯说。

他便不想再多问什么了。

季月礼一路望着车窗外,心里空洞得可怕。

“下来吧。”

陆义霖把车停在远达帝景,季月礼一看竟然是这里,她低头掩饰自己的情绪,不想被人识破,那之前的伪装都白费了。

这是她曾经的婚房,里面的一桌一椅都是她和顾轩生一起置办的,图纸设计稿也是两个人一起筹划的。

现在,这里于季月礼而言,就是一个禁地,从顾轩生带女人来这里滚床单后,她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谢谢……三……。”季月礼没再喊称呼,她觉得别扭尴尬。

“我到家了,你回去的路上慢一些,谢谢。”

说完便故作决绝的样子,大步踏进别墅区。

脚上去犹如走针毡,步步戳心。

她只是做做样子,等陆义霖一走,她就掉头回去。

都快走到门口了,季月礼用余光瞥一眼,陆义霖还在路边看着她。

没办法,她只有硬着头皮打开门,进去了。

陆义霖看着季月礼进去后,嘴角浮起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味深长的看了季月礼的背影,才发动引擎,离开了。

屋内的昏暗,暂时让季月礼双眼有些失明似的感觉,她定定的站住,放下手机的钥匙,光着的双脚不时感觉到地板传来沁骨凉。

凉到季月礼心里。

她似乎能看到昔日的场景,那么鲜活生动,令人羡慕。

记得房子刚装修好那天,她出门买了菜,等顾轩生回家,准备做一桌子菜,两个人一起庆祝一下。

那天顾轩生买了9999多玫瑰,摆满整个客厅和卧室,给买菜回来的她一个大惊喜。

“月月,我的爱就是这9999的玫瑰,把心都掏出来给你。”

“爱你永永久久。”

顾轩生抱着她在屋里旋转,眼里全是情意,溢出来,将她层层淹没。

誓言犹如昨日一般,不绝于耳,场景历历在目,在黑暗中越发清晰。

当然,顾轩生和别的女人在客厅滚床单的场景更加清晰。

“啪”季月礼心灰意冷拿起放在茶几上的那串钥匙,这里,她一刻都不想留。

刚转身,灯光骤然亮起来。

刺眼的白炽灯光,灼得她睁不开眼,虚着眼,仿佛看到院子阳台处有人。

顾轩生像尊雕塑一样,站在那里,脸色铁青。

《醉是殇情难慰》

季月礼不奇怪顾轩生在这里,就好像他也不奇怪季月礼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脸色铁青,依旧遮不住他俊美的容颜,墨色的眼眸,似乎流露出淡淡忧伤。

季月礼心一软,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眼前的这个男人,总能勾起她最深处的痛楚。

她想转身离开,顾轩生一个大步子跨上前,抓住季月礼后脖颈上的衬衣边。

“去哪?”顾轩生死死抓住,也扯住了季月礼散乱的发丝,条件反射,季月礼狠狠打掉顾轩生的手。

转过身来,两人四目相对。

季月礼更加清晰的看到顾轩生的胸口在剧烈的起伏着,在灯光下,他小麦色结实的胸膛上,隐隐约约都是没有散尽的抓痕,暧昧的抓痕。

季月礼一阵恶心,这是她姐姐的双手留下的痕迹。

紧紧咬住牙关,这么多年,他们的婚姻一直都是名存实亡,这些奢淫的痕迹,直让她血压往头上冲,她还是无法克制自己。

原来她也没有那么百毒不侵。

她百般忍让、容忍,一直安慰自己,以为只要顾轩生不提出离婚,他总有一天就会回心转意,会再回到以前。

她一直以为,他那些作为不过就是报复自己,他会回来自己身边。

可惜,她好像盼不到那一天了,她累了。

整整五年,她像个望夫石一般,永远站在他身后,渴望着他能回头看她一眼。

再痛,也要离开了。

“离婚吧,顾轩生。”季月礼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说完便浑身颤抖,痛苦席卷而来,放弃顾轩生,就像割掉自己身上的肉,无法承受的痛苦。

“离婚?”顾轩生把季月礼的脸正正扳过来,死命捏住她的一把,似乎要把下巴骨捏碎一般,毫无波动的表情,甚至还带着一起狠毒的阴霾。

“你也配?”身高不占优势的季月礼,只能被迫盯着他的眼睛。

“你很寂寞难耐?着急出去找男人吧?”顾轩生轻佻鄙视的语气,将季月礼的自尊心狠狠践踏。

“请你尊重自己!顾轩生!”季月礼推开顾轩生,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眼泪。

“尊重,你也配说尊重?”怒目圆睁,顾轩生就是想吃掉季月礼的态势。

“在我没有厌弃你之前,你别跟我杠,好好当顾太太。”

顾轩生顿了顿,又凑近季月礼说:“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会拉你垫背一起下地狱。”

说完,摔门扬长而去。

望着曾经温暖熟悉的背影,竟然这样决绝残酷地离去,季月礼再也忍不住眼泪,喷涌而出。

心力交瘁的季月礼,哭累了,也没有离开别墅,提出离婚后,她又陷入了万般的痛苦中。

沉沉睡到天亮,同事打电话过来叫她早点去公司准备下午的客户见面会,醒来的季月礼头痛欲裂。

昨晚打扫清洁卫生到太晚,她又累又困。

这般狼狈不堪的模样去见客户,实在有失偏颇,强撑着起来画个淡妆。

正准备出门,门“滴”的一生被刷开了。

季蔷薇挽着顾轩生,风情万种的站在门口,迎着早上的阳光,特别刺眼。

季月礼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看到这两人,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呆呆站在原地。

“哟,你在这啊?”季蔷薇看她在这,一脸不悦。

两人直接无视季月礼的存在,手牵手走进来。

“呵呵,轮得到你说这种话?你搞清楚,这是我家!”季月礼紧紧把手捏住成拳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季蔷薇被她这话噎住了,没继续往下接话茬,又找其他话来挑衅。

“房间打扫得真干净啊,不错的。”季蔷薇像个领导一般,视察了周围干净整洁的房间,带着公主一般的骄傲。

季月礼看了只恶心,她一分钟都不想再看到这两个人,心里只有绝望。

季月礼提起包,准备离开。

“站住!”顾轩生低低一声怒吼,吓住了季月礼。

季月礼一直都看着顾轩生的神色,从他们两一进门开始,顾轩生就一直盯着她的脸,玩味看好戏的神色,让她彻底灰心。

他是以折磨她为乐吗?

“你把工作辞了。”强硬命令的语气,冰冷的让人心寒。

季月礼刚想问为什么,顾轩生就接着说:“薇薇怀孕了,身体不方便,让别人来,我不放心。”

顾轩生故意顿了顿,紧紧盯着季月礼的脸。

他无非就是想看她绝望痛苦的表情,季月礼拼命忍住,做到面无表情。

心里早已血流成河,顾轩生太狠,一字一句戳得季月礼的心,直流血。

“你们是姐妹,她是你姐姐,我相信你会看在姐妹的份上,很好的照顾薇薇。”

顾轩生颐指气使的神气,这些不要脸的话语,让季月礼崩溃了。

“滚!有多远滚多远!”季月礼歇斯底里的吼出了自己最深的愤怒,脸上全是绝望。

此刻,季月礼终于明白,顾轩生对她是什么任何、一丝丝的情感了,否则他怎么忍心这么伤害她,一次又一次,一次比一次过分。

顾轩生很满意季月礼的反应,他收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他要继续加大效果。

“你最好听我的,你不是想脱离现在的生活?只要你答应我,好好照顾薇薇,帮我们保守秘密,做好三叔那边的工作,我可以跟你签协议,让你走。”

“轰……”季月礼只觉自己脑袋嗡嗡响,仿佛耳鸣了一般,世界都空洞起来了。

她算是什么?保姆?保姆还有工资,保姆或许还能获得他们两的一丝客气。

而她,什么都不是。

“你……你~……”季月礼只觉得自己胸口疼得要炸裂似的,说话不成调。

瘦削的身体像风中的一张纸,摇摇欲坠:“无耻之徒!禽兽不如!”

顾轩生眼里闪过一丝怪异的神色,不再说话。

反而倒是季蔷薇,一听季月礼这么说话,不得了了,她无法忍受有人当她的面,这样肆无忌惮的辱骂她。

“季月礼,你也太不知好歹了吧。我给你保住顾太太的位置,给你心爱的轩生生儿育女,你还这么骂我?”

相关文章:

获得女友第一次的感觉:和闺蜜互相安慰

车上狠狠揉捏着她的奶 腿张开给男朋友舔

拒绝男友性要求过分吗.走一步顶一下好深

酒后跟多个男人做了——让布料陷入花缝

把手放到校花下面凸起的地方,宝贝堵着不许流出来二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