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醉是殇情难慰小说在线列表TXT

2021-07-09 09:37 · 新商盟

季月礼放声大笑,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无耻狂徒,不要脸到极致,极品中的战斗机。

“你是不要脸的事做惯了,还听不得我说这么一句?”季月礼毫不示弱的回击。

“你把嘴给我放干净点,季月礼,可悲……可叹的人啊……”季蔷薇故意拖长声音,她的意思很明显,季月礼的可悲可叹,无非就是顾轩生从来不肯碰她一下。

“不要脸的人,我是找不到话来讽刺你了,断古绝今的不要脸。顾太太的位子,赏给你。”

说着就从包里,拿出一堆卡。

“啪!”所有卡都被扔到季蔷薇脸上。

“拿给爬侄儿子床的不要脸三婶,请个最贵的保姆!有心爬别人床,没钱请保姆,这钱我出了。”

冷笑始终挂在季月礼脸上,优雅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季蔷薇气得发疯,看着季月礼摇曳生姿离开的背影,季蔷薇气得原地团团转。

她没想到这平时柔柔弱弱的季月礼,还有这么牙尖嘴利的时候,竟然把她拿来这般羞辱。

“轩生,这女人还用钱砸我!”

带着哭腔,一脸娇弱望着顾轩生。

“她用你的钱砸我,你说该怎么办啊?她凭什么啊?”季蔷薇这种奸诈的女人,她就想看顾轩生的态度,却又不明说。

“…………。”顾轩生沉默,一脸阴郁。

“那是她的钱,她从来没有用过我一分钱。”

季蔷薇这才注意到顾轩生有些不正常,便一把蹿进他怀里,紧紧抱住顾轩生的腰。

殷红的嘴唇,在他胸口试探。

顾轩生没这心情,他避开季蔷薇的唇,有些不耐烦的拿开缠在他腰上的手,一屁股坐回沙发上。

季蔷薇怕看到顾轩生心情不好的时候,错愕惊讶的表情立刻浮现在脸上,赶紧走过去,蹲在顾轩生腿旁边,双手握住顾轩生的手,撒娇玩捏着手指:“轩生,我今天做得太过分了。”

懊悔的神色配合着娇滴滴的语气,顾轩生心里有些软了。

“我可能太伤她的心了,让你为难了。”

季蔷薇松开手,不玩手指了,倒把顾轩生的手掌摊开,贴在自己脸上。

“毕竟你们曾经有感情,你要是心里舍不得她,我可以打掉孩子,以后可以再生的。”

顾轩生脸色终于释然了,满眼心疼望着季蔷薇:“别说这种傻话了,我没有舍不得,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孩子,知道了吗?”

季蔷薇心里的大石头顷刻间又落下了,又往顾轩生身边挪了挪身体,轻轻把头靠在修长的大腿上。

“我知道了。我爱你,爱孩子,没有你们,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再活下去。”

季蔷薇头发,微微磨砂着顾轩生的腿,一时兴起,顾轩生一把搂过,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季月礼恨不得自己有风火轮,一溜烟就可以走出这恶心肮脏的小区。

一路上,泪水迷糊了双眼,一早化的妆容,也哭得像熊猫,眼泪完全不受控制。

她的希望彻底破灭,她曾经无数次再梦里看到她和顾轩生的以前,那样的甜蜜幸福。

她曾无数次幻想顾轩生回来认错的样子。

她坚信顾轩生心里是爱她的,只是他心里气,暂时想报复她。

事实总是最具有说服力,清楚明白的告诉了她,她就是一个愚蠢至极的女人。

只是她自己不愿意承认,还痴人说梦盼着顾轩生能回来。

包里的电话从她一出小区门,就一直响个不停。

季月礼不想接。

电话却一直响,无奈拿出来,还不等季月礼开口说一句话,对方劈头盖脸的谩骂声就传过来了。

“你也配有电话?打了那么多不接,你是聋了吗?”

季月礼已经习惯这架势,皱着眉,闷声半晌,等对方冷静些,才淡淡的开口:“怎么了?妈。”

“你装什么装,你姐姐被你的好老公搞大了肚子,你还不知道吗?”季月礼就知道她要说这事,不吭声,等待着她说出自己的要求和命令。

“赶紧回家,我要当面跟你说。你不好好管教一下你老公,要让你姐夫和爸爸知道了,我让你好看。”

季月礼怔住了,她都忘记开口说话了,心痛得不知道如何开口。

李城花永远是这样,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站季蔷薇那边,想方设法的替季蔷薇找理由。

倒打一耙,季月礼心冷到了极点,深深吸了口气,才颤颤巍巍的开口:“妈,你还不清楚事实吗?是姐姐和顾轩生裹在一起,我有什么错?”

季月礼哽咽,“妈妈,我也是您的女儿啊。”

对方停了几秒,季月礼心里一松,以为她良心发现。

不过几秒钟,电话那端又传来更加厌恶的语气:

“你没错?你没错,顾轩生会出轨吗?你自己没本事,怂恿顾轩生跟你姐姐在一起,你心术不正,不想让姐姐嫁得比你好!!”

季月礼听到李城花这番言论,她险些吐血,她万万没想到,妈妈已经袒护季蔷薇已经到了是非不分的地步。

“啊……!……妈!……”季月礼太过气愤,从喉间发出一声怪异的尖叫声,挂断了电话,蹲在路边放声大哭。

泪水像山洪一样爆发,生她养她的女人,从来却不肯怜悯她丝毫半分,对她只有苛刻,鸡蛋里挑骨头。

但凡只要是季蔷薇,不管做了什么,她都会找净理由帮她开脱,事事替她出头。

五年前那一夜,是她难以忘怀的噩梦,午夜梦回的时候,总能击中自己最内心深处的痛楚。

在她和顾轩生大婚的前一晚,本该是季蔷薇的噩梦。她却替季蔷薇受过,黑暗中的神秘男人,夺走了她的第一次,让顾轩生讳莫如深,再也不肯碰她一点。

原本她救了季蔷薇,他们会感激她,让她感受到一丝家庭的温暖。

可换回的只是冷嘲热讽,所有人都骂她咎由自取。

李城花是她的妈妈,她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季月礼从来却只能感受到李城花的憎恶。

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总裁,那个路边的女孩,好像是季小姐。”老潘从镜中观察陆义霖的表情,装作无意说起。

车窗外快速闪过,老潘还是看清楚了季月礼蹲在路边,哭得稀里哗啦。

老潘他只见过季月礼两三次,却对她印象极为深刻,感叹人群中竟然会有跟陆义霖如此相似的人。

冷冷清清的两个人。

陆义霖懒懒睁开眼,看到路边缩成一团,双手抱膝的女人,像极了一只小猫咪。

眉头不由自主皱起,心疼了起来。

“走。”陆义霖不再看路边的人,收回目光,继续眯着眼。

不一会,又蓦地睁开眼,愣愣盯住前座椅。

老潘在镜中看到陆义霖的举动,心里暗笑,他懂陆义霖的心思了。

“陆总,这小女子也甚是可怜呐,我心有不忍,”一副怪异又文绉绉的腔调,陆义霖也笑了。

“她不安全呐,这时候车流量正大着呢。”老潘知道需要一个足够的理由,陆义霖才会下车。

跟了这么多年,他懂。

“倒车回去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陆义霖故意说道。

“倒回去?您别拿我开涮。”老潘说着,打右转弯灯,缓缓把车靠路边停下。

车刚停稳,老潘从后视镜见着陆义霖已经走出几十米开外了。

口是心非的男人,他是夺门而出的。

季月礼刚要过马路,被一股生猛的力量给急速拽了回来,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便一头撞在一堵人墙上。

小小的鼻子,被撞得生疼,鼻骨似乎断掉了一般,季月礼疼得嘴里“嘶”“嘶”的叫。

“你不想活了?你干什么?”对方气急败坏的语气,惊到了季月礼。

一抬头,是陆义霖。

季月礼被陆义霖气势汹汹的模样给吓住了,小心轻声回答:“我……我……过马路我……。”

身前的女人,娇小的身板,小小的一颗脑袋,此刻正抬着哭肿的熊猫眼,奇怪地望着自己,陆义霖忍不住想笑,继续佯装怒道:“你这么着急,不看车,你是这么过马路的?”

“我拿东西啊……”季月礼嗫嚅着,伸了伸手,看起来怯生生的指了指马路边上。

陆义霖顺着她指的方向,果然,一颗闪着光的钻戒安静的躺在马路边边上。

“我……刚才不小心取掉下来了,滚过去的。”

陆义霖俊眉一皱,死死盯住那该死的戒指,也就是马路最边上的位置,就算季月礼过去,迅速捡回来,也没有什么危险。

自己这慌里慌张的模样,可笑至极。

还以为这个傻女人遭受不住打击,要寻死。

陆义霖脸上表情极度不自然,显得尴尬而又气愤,他这么着急过来管闲事,竟然是会错了意。

季月礼似乎听见陆义霖从鼻里哼出一股气,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他生气了?!

“三叔……哎……姐……”季月礼奇怪自己也没有哪里不对,陆义霖却生气了。

扯开嗓子叫他,也不理,也怪这几天自己老哭,声音也很难听。

走了就算了,季月礼也没多想,赶紧跑过去把钻戒捡了起来。

这么大的钻戒,丢在这,被别人捡了,岂不是可惜了。

她要自己拿去卖,被践踏的婚姻不值钱,钻戒却还是值钱的。

陆义霖带着满脸不悦,回到车上,老潘看他神色不对,赶紧问道:“我们走了哦?”

“这会这么快就要走了?”陆义霖把不高兴全表现出来了。

“嘿嘿,要走要走的。你不是还有事嘛……”老潘心虚,知道陆义霖碰钉子了。

“她不是你侄儿媳妇吗?哎,要是出事了,我们一家人都不好过啊。”

老潘尽力找理由,好弥补他让老板下车受气,犯的过错。

“你也知道,她是侄媳妇?那你还让我操心。”

陆义霖实在不高兴,刚才那一番多管闲事。

“你自己不也想去嘛……”老潘委屈,小声碎碎念。

“你说什么?”陆义霖一挑眉,怒意上眉。

“老板,侄媳妇和媳妇,不都是媳妇嘛。”老潘一激动,脱口而出。

一说完,气氛陡然变得尴尬、诡异。

老潘赶紧来一波开车的操作,拴安全带,点火,挂档,装作一副很忙的样子,默默开走了车。

陆义霖装作眯着眼,双手合抱在胸前,岔开大长腿,随意地坐在车里。

眼睛却留在了原地,一直偷偷望着季月礼的方向。

季月礼捡起戒指,伸手拦了计程车,赶紧去了公司。

到公司无人发现,迅速去洗手间洗了洗脸,简单了补了一个妆。

“哎呀,季姐姐,你怎么才来啊。”出来刚碰到公司小妹,一脸焦急地找她。

“我……我起晚了。”

“你没事吧。”小妹注意到季月礼红红的眼眶,略微肿起的眼皮。

季月礼摇了摇头,拉开抽屉边拿出文件,边问:“文总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一会,在办公室等你呢。”公司小妹急忙回答,他们可是惹不起这人,可不能怠慢了他。

季月礼简单准备,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文件和u盘,就推门进去会见重要人物。

“对不起,文总,我迟到了。我现在马上开始。”

季月礼不卑不亢的道了歉,准备开始。

投影仪上清晰的投放出她的设计图,配合着图,季月礼清晰明了的阐述了自己的设计初衷。

思维缜密,逻辑清晰。

白净姣好的容颜,在投影仪灯光下,更加白胜雪。

一身简单又不失优雅干练的职业装,将她衬托得更加动人。

文莫骋修长的双腿懒散地搭在桌上,俊俏的容颜仿佛听得入神了一般。

眼睛却落在女人身上。

“咚!”季月礼嗔怒,放下手里的PPT翻页笔。

“文总,设计图在我脸上放映得还行吗?”季月礼今天心情简直糟糕透了,很冲直撞地怼了文莫骋。

助理想笑,只有死命咬住下嘴唇。

今天文莫骋的目光,一直随着着女子,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女子胆识过人,敢这么直接,文莫骋这下不好下台了。

文莫骋嘴角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笑容,眼眸一亮。

文莫骋坐直身躯,挺拔的身姿一下展露无遗,随性拿过合同,潇洒干脆签下名字。

将签好后的文件,长手一伸,推回季月礼面前。

随即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合作愉快!季小姐!”

季月礼脸上错愕的表情解释了她的惊讶,文莫骋是出了名的难搞,加上自己语气如此不善,她心里都已经做好了泡汤的计划。

季月礼尴尬接过合同,有些羞愧难当。

也讪讪地说了一句“合作愉快。”,脸都红了。

文莫骋轻轻点了头,眼底有笑意,转身就离开了。

走到门口,顿住了脚,微微站定才转过身,

“季小姐,你跟我一位好朋友很像。”

季月礼赶忙收回发呆的视线,脸上立即挂上流水线式的笑容,“哦……是吗?……那我可真是荣幸啊。”

文莫骋看她这模样,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手揣进兜里。

“是的,再会。”

季月礼站定,目送文莫骋真的离开以后,才有空翻开文件夹,仔仔细细看合同末的签名。

她要好好看看,才敢确定是不是在做梦。

文莫骋对工作的要求极为苛刻,跟他的合作基本上都要打持久战,一次性拿下的几率太小,季月礼却一次性通过,心里不免有些开心。

就算生活一地鸡毛,工作也要做得漂亮。

拿上合同,拿上安排合作的相关事宜,打点好了一切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准备提前下班。

刚准备好,电话又急促地响起,季月礼一看是李城花打过来的。

“喂……妈……”懒洋洋的声音激怒了李城花。

“要死不活的,不想接听我电话吗?你没吃饭吗?”

“…………。”季月礼不想跟她吵,一阵沉默。

“赶紧回来,听见没有?”李城花果不其然,就是让她回季家。

不等季月礼答腔,电话就被挂断了,只传来“嘟嘟嘟嘟”的响声。

季月礼简单收拾东西,拖着沉重的步伐,极不情愿的去了季家。

刚到门口,季月礼隐约听到屋内传来季蔷薇娇羞的咯咯笑声,一阵恶心,再也没有欲望进门。

站了站,犹豫几番,还是回去算了。

一转身,被身后笼高的男人吓一跳“啊!三叔……你走路怎么没有动静?”

季月礼不停抚顺着胸口,自己差点被陆义霖吓破胆,急急喘着气。

“你什么时候来得啊?吓死我了!”

陆义霖不搭话,沉默的瘪着嘴,望着季月礼。

眼神是不可捉摸的神色。

“进去吧,大家都在。”

还不等季月礼反应,陆义霖就伸手拖住她,拉进了门。

进门后,季月礼看着一屋子的人,脸就成了苦瓜,车震、怀孕、保姆一连串的事,她再也没有心情笑脸相迎。

装都装不出来,心里的苦涩只有自己能懂。

陆义霖默默跟在身后,仔细观察她的表情,不禁让他心疼了,季月礼脸色像彩虹一般变换,在自己娘家也是这么憋屈。

季月礼一出现,客厅里其乐融融的欢声笑语戛然而止,嫌弃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她。

季蔷薇、李城花两人眉毛都拧在了一起,脸色阴沉。

李城花“蹭”的一声站了起来,翘起食指,怒指季月礼“磨磨蹭蹭那么久才到家,翅膀硬了吗你。”

“你这…………”李城花刚要再走上前继续谩骂,突然发现季月礼身后的人。

住了嘴。

尖锐难听的嗓音被收住了,温和典雅的声音悦耳地响起:

“月月啊,你这个死丫头,义霖跟你一块来的,你也不提前说一声。”

这陡然的一转变,季月礼只觉浑身不舒服,十分反感。

“来,快来,义霖,坐这儿。你下次要来,提前给我打电话,我好准备你喜欢吃的东西。”

李城花笑脸盈盈,脸都要笑烂了似的,实在辣眼睛,季月礼撇开眼睛看别处,却看到顾轩生紧张又严峻的眼神。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刚进来的时候端坐着的季蔷薇也站了起来。

一脸紧张的神色。

“就是啊,你们来也不提前说一声……”吞吞吐吐的语气,一听就是心里有鬼的人说的话。

季蔷薇确实很紧张,季月礼和陆义霖一起进来的,说不定是因为怀孕的事情。

季蔷薇蛮横无理,又降男有术,可她搞不定陆义霖,她更多的是怕他,忌惮他。

此刻季蔷薇被吓出一身汗,恐事情已经败露,是找自己算账来了。

“坐这吧,义霖。”季蔷薇生硬的指了指沙发,僵硬不自然的姿态,像是被线团操纵的木偶一般机械。

李城花也赶紧跑过去,伸手想拉陆义霖,他及时避开,绕到沙发对面去坐了下来。

“我顺路,过来看看你和爸爸。”低低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疏离。

季月礼浑身不自在,那么站着实在尴尬,她打算趁大家不注意,偷偷回房间。

顾轩生一直在那边死死的用眼神盯着自己,如芒在背。

她迎上顾轩生的眼神,这次紧张严峻的神色被代替,眼里充满了威胁和警告。

“呵呵,有贼心没贼胆。”季月礼在心里暗暗鄙视,再看季蔷薇也紧张得跟什么似的。

季月礼毫不在意,狠狠地朝顾轩生翻了一个白眼,便转过身。

这一幕恰巧被刚落座的陆义霖看见,他忍不住想笑,嘴里噙着淡淡的笑意:“月礼,坐我旁边来。”

季月礼一听一个激灵,原本被忽视的她,目光又重新聚集到了她身上,她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

看目前的情况,坐陆义霖旁边是最好的选择了。季蔷薇旁边不屑坐,顾轩生旁边不想坐,李城花旁边不会坐。

季月礼信步走了过去,毫不犹豫的坐了下来。

她这一坐,季蔷薇的神经都绷紧了,再稍微一触碰,就会像琴弦一样断裂。

心惊肉跳的的感觉,让季蔷薇如坐针毡。

她趁陆义霖不注意,恶狠狠的盯向季月礼,怕她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出来,她就完蛋了。

季月礼任凭她嚣张,陆义霖面前,不说季蔷薇,连顾轩生都不敢做什么。

相关文章:

豪门争宠:爹地放开我妈咪苏云菲在线完整阅读#

学校污事,女人抱到房间强吻胸尖电影

smbl道具各种调教惩罚-我被五个男人塞满-回眸一笑

城市管理监督指挥中心,中国渔政管理指挥系统

【无删减】透视医少都市游小说在线全集列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