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修罗免费阅读/医武修罗小说在线连载全本章节

2021-07-09 09:58 · 新商盟

看着眼前如此坚定的何老爷子,叶枫只好笑笑不说话,不过站在一旁的何雨薇却是彻底怒了,走到何卫国的面前大声质问道:“爷爷,我还是您的亲孙女吗?如果您执意如此的话,那我宁可去做尼姑,绝对不会嫁给这个乡下来的小子!!!”

“胡闹!”

何卫国被这句话气得不轻,扬起手就朝着何雨薇的脸上落下去,“啪”的一声脆响,她的脸上顿时留下了一道清晰的五指印。

“爷爷,您竟然打我?!”

从小被何卫国视为掌上明珠的何雨薇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的爷爷竟然会为了一个外人打她,委屈的泪水瞬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顺着脸颊簌簌滑落。

同样这也是令叶枫没有料到的事情,因为在他想来,毕竟何雨薇是何卫国的亲孙女,而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个外人而已。

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何雨薇,作为爷爷的何卫国顿时一阵心疼,语气有些缓和的说道:“雨薇啊,你听爷爷的话,叶枫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嫁给他之后,你肯定会幸福的,所以不要再耍小性子了,好吗?”

“父亲,您就别再逼雨薇了,我……”

“你闭嘴!”何建业刚想劝阻,却不料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爷子的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看着委屈巴巴的女儿,他的心里也很不好受。

同时何卫国的心里也在慢慢盘算怎么样才能把叶枫这个小祖宗给请走,毕竟在他看来腾龙制药的少东家周腾才是他心目中的最佳女婿。

何雨薇抽动了一下鼻子,心如死灰的她看着何卫国说道:“爷爷,看来我无论说什么您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意愿,既然这样,那我不当您的孙女总行了吧!我离开这个家总行了吧!”

“你说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何卫国气的脸色涨得紫红,浑身更是颤抖个不停,心脏部位也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离何卫国最近的叶枫察觉到何卫国现在的身体状况有些糟糕,刚想站出来阻止这场闹剧,却不料何雨薇却先他一步大声吼道:“我说我不当您的孙女了,我要离开这个家!”

“你——噗……”

何卫国急火攻心,再加上心脏本来就不好的他听了何雨薇这句令他伤心欲绝的话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紧接着两眼一闭便彻底昏死过去。

“爷爷!”

“爸!”

何卫国突然昏死过去,正在闹脾气的何雨薇顿时慌了神儿,和父亲何建业赶紧就一左一右扶住何卫国的身体。

“爷爷,你醒醒啊!你别吓我!”

看着何雨薇不断地摇晃何卫国,叶枫忍不住插嘴道:“我说未来媳妇,别摇了,再摇下去,活人也会被你摇成死人的。”

“你闭嘴!要不是因为你,爷爷会晕倒吗?要是爷爷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听见叶枫在旁边说风凉话,正无处宣泄的何雨薇立刻找到了攻击目标,咬牙切齿的瞪着叶枫,那眼神恨不得把他杀了一样。

叶枫一脸无辜的说道:“明明是你把何老爷子气成这样的,现在又怪起我来了,再说,又不是多么严重的病,看把你紧张的!”

不是多严重的病?!

何雨薇气得发狂,她突然站起来冲到叶枫身边,红着眼睛叫嚷道:“你闭嘴吧死文盲!心肌梗塞还不严重?你到底有没有上过学?你知不知道我爷爷已经做过两次心脏搭桥手术了。”

说完,何雨薇回头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何卫国,一双小手捧着俏脸嘤嘤的哭了起来。

叶枫没上过学,这是他心里永远的痛。毕竟十五岁就被叶老头一脚踢到非洲去锻炼,现在被揭了伤疤,他的心里也有点儿不悦,看着何采薇正色道:“我是没上过学,但是我从小跟着爷爷饱读诗书,古今中外,名家所著,我全部倒背如流。”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何雨薇抬头呵呵不屑道:“哼,我看你也就小孩儿启蒙教育的水平!”

“够了!你们俩有完没完!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还有心思吵架?”

扶着父亲满头是汗的何建业实在忍不住呵止两人,看着女儿可怜兮兮的模样,原本还想说点什么的何建业长叹一口气。

看到小跑过来的管家李忠,何建业赶紧吩咐道:“李忠,你快去打电话,把全市所有医院的专家都找来给老爷子看病。雨薇,别和叶枫闹了,来帮我一把,把你爷爷扶到医疗室去。”

“何叔叔,雨薇力气小,还是我来吧!”叶枫说道。

“好,医疗室在三楼,贤侄赶快来搭把手。”

何建业点点头,然后跟叶枫两人架起何卫国,何雨薇在前面领路,三人迅速上了三楼。

等何雨薇打开医疗室的门,叶枫顿时有些惊讶。

这间所谓的医疗室里放满了各种尖端医疗设备,甚至个别设备因为价钱太昂贵,国内大多数医院都没有配备。只有在少数有相关科研项目的医院,才会咬牙买上那么一部分。

何家果然是财大气粗啊!叶枫不无感叹的想道。

把何老爷子放置在病床上后,叶枫瞧了何建业一眼,心道难怪父女俩不急着把何老爷子送医院而是请医生过来,就这里的条件,不说医院,就是高尖端医疗研究所也不过如此吧!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这样的家庭医疗室,是把医院重症病房和手术室搬家里来了吧!心里感慨着何家人的奢侈,叶枫四下观察着这些昂贵的医疗器械。

真是一只土狍子。厌恶的看了一眼眼睛到处乱瞄的叶枫,何雨薇心思重重,并没有讥笑他没见识,走到父亲何卫国身边,父女俩担忧的望着窗外通向自家别墅的路,祈祷医院的专家们能尽快赶到。

上前翻看了一下何卫国的眼皮,叶枫确定了何卫国的病自己有把握治好,转头对两人说道:“来帮我给何老爷子脱下衣服,我来给他治病。”

“呀!你在干嘛?”听见叶枫的声音,看着他在爷爷身上四处乱摸,最后还从身上摸出一包针灸用的银针,何雨薇尖叫着一把推开他。

“你这女人是不是有病啊?我给何老爷子治疗啊。九转神针知道吗?当年我家叶老头就是用它救过你爷爷一命。”举了举手里的银针,叶枫对警惕的盯着自己的父女俩解释道。

“就你?九转神针?少在那里装神弄鬼,我还会降龙十八掌呢!再敢动我爷爷信不信我打飞你?”何雨薇轻蔑的上下打量叶枫两眼,张开双手牢牢护住身后的病床。

没有理会何雨薇的挑衅,叶枫转头对同样提防着看着他的何建业解释起来道:“何叔叔,相信你也听何老爷子讲过以前的事,我是真的有把握治好何老爷子的病。况且何老爷子的身体状况你也知道,他已经做过两次心脏搭桥手术了,再动手术,只怕他会性命不保。”

“爸,你别听他的,一个老骗子教出来的小骗子,还想骗我们何家一辈子怎么着?”

何建业原本还在犹豫,听见女儿的话,他心里立刻做出决定,自家老爷子这病,不能让叶枫乱来。

说到底何建业和何采薇想的一样,都不相信九转神针治百病的说法。在他心里,当年叶老头只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碰巧治好了父亲。比起这类游方术士,他还是更相信即将到来的专家们。

整理了一下说辞,何建业摇摇头道:“还是不劳烦贤侄费心了。市里的专家马上就到,他们都是相关领域的顶尖人物,老爷子的病,还是等他们来看吧!”

这是不相信我了?叶枫气极反笑,看了一眼昂着头护住病床的何雨薇,对她诬蔑叶老头的行为,叶枫是动了真怒。收起银针,叶枫转身走到旁边道:“随你们怎么想,反正我说的是事实,现在何老爷子的病,那些西医专家根本就不可能治好。”

“大言不惭,你要是比专家厉害,怎么这么多年都没人听说过你的名号啊?小神医?”

何建业原本想缓和一下气氛,但是女儿嘲讽的话明显比他更快,看看互相置气的两人,何建业心道这样也好,两人互相不顺眼,就不怕叶枫死皮赖脸的贴上何家不放手了。

叶枫懒得回答,医疗室一时间陷入了沉静。这种尴尬的气氛没维持多久,不一会儿,市里的专家组已经来到了何家。

何建业连忙起身迎接,一一握手之后,何建业慌忙引着众人来到病床前道:“各位,时间紧迫,闲话就先不多说了,总之老爷子的病,拜托大家了。”

“放心吧伯父,我和各位老师一定会竭尽全力救回何爷爷。”听何建业这么说,一个看起来一表人才的年轻医生出声劝慰道。

听他这么说,何建业的心总算稍稍放了下来,这群专家在心内科全部威名赫赫,有他们保证,严肃的脸色上挤出一丝笑容,何建业感谢道:“那好,老爷子就麻烦你们了。”

一群专家点点头,然后开始分工摆弄起各种仪器。叶枫抱着双手在一旁冷眼旁观,大概是因为专家们来了稍微放心了些,何雨薇指着那个混在一群老专家里,十分扎眼的年轻男医生又开始刺激叶枫。

“看见没有,那是市里有名的小神医周腾,家世好学历高,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加心内科主任医师了,即使放眼全国,他心内科的水平也是小有名气,你说你能比的上人家的一根小手指头吗?哼!”

冷哼一声,不等叶枫回话,何雨薇凑了上去微笑着试探道:“腾哥,我爷爷不会有问题吧?”

看见是何雨薇,周腾眼神一亮,热切的说道:“放心吧雨薇,有这么多老师在,一定没问题的。”

“那就麻烦你们了!”注意到周腾的目光,何雨薇脸色微红,道了声谢,她乖巧的退到何建业身旁等待结果。因为本身就对周腾有好感,她十分希望周腾能救醒爷爷。这样,爷爷就不会逼自己嫁给叶枫了。

看看两人的互动,再加上何建业刚才对那个周腾的态度,叶枫又怎么会不明白,恐怕在父女二人心里,周腾只怕才是何雨薇的良配。

一种被人绿了的扭曲感情油然而生,叶枫心里呵呵冷笑,他心里非常清楚,再好的西医,面对已经做过两次心脏搭桥手术的心脏病患者也会束手无策,等会儿,就是自己大显身手的时候。

一切不出叶枫所料,短暂会诊以后,一群专家面色严峻的围成一圈,不断有“可不可以”“不行”之类的讨论声从圈子里传出,虽然他们声音不大,但是在安静的医疗室里,激烈的讨论还是让何建业何雨薇份外揪心。

几分钟后,讨论结束。

由于本身和何家熟悉,周腾被专家们推举出和何建业父女交涉。周腾低着头不去看何雨薇希冀的眼神,一副斗败公鸡的模样小声道:“对不起,伯父、雨薇,我们无能为力!”

“为什么会这样?”无力的跌坐在光滑地板上,何雨薇嘤嘤抽泣着。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周腾硬着头皮解释着。

“何爷爷年纪大了,身体各项机能都在倒退,而且他已经经历过两次心脏手术,依照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就经不起手术的折腾。”

“就没有一丝机会吗?”何建业勉强笑了笑,目光转向前来的专家组成员们,看着他们一个个避开自己的目光,他一时间心如死灰。

突然,何雨薇从地上窜了起来。一把拽住周腾,何雨薇哀求着说道:“是啊腾哥,你一定还有办法对不对?只要你能救爷爷,雨薇什么都能答应你!”

“对不起雨薇,我实在无能为力……”周腾摇头叹息道。

“咳!我说,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就在周腾想顺势搂住何雨薇的时候,叶枫站在旁边用力咳嗽一声道。

“滚!骗子你给我滚!”听见叶枫的声音,何雨薇这时想起了他这个罪魁祸首。激动的用力推开周腾,何雨薇冲上去就对叶枫拳打脚踢。

这女人已经疯了吧?叶枫一边躲闪,一边对着旁边还能冷静思考的何建业喊道:“何叔叔你想一想,我刚才说的话是不是和专家们的结论一致,现在只有我能救何老爷子,别犹豫了。”

听他这么说,专家组一片哗然。何建业还在思考挣扎中,周腾诧异的看着不起眼的叶枫问道:“这位难道也是医生,请问在哪家医院就职啊?怎么以前从没见过。”

“我是她未婚夫。”感情上觉得周腾绿了自己,叶枫对周腾可一点不客气。

“周腾,各位,这是叶枫,他不是医生,是家父好友的后人,只是懂一些中医的法门,说是能用针灸治好老爷子,不知道各位认为可能吗?”何建业回头对所有人解释叶枫的来历。

“不是医生给人治病?荒唐!”

“年轻人,人命关天,这可不是你逞能的时候。”

“针灸能治疗心肌梗塞,简直是胡说八道!”

一群老专家开始七嘴八舌的批判起来,周腾脸上带着一丝冷笑,未婚夫?看看何家父女对叶枫的态度,周腾估摸出了几分门道。既然是情敌,正想说什么讥讽叶枫,那边叶枫突然制住何雨薇。

“你们这群庸医都闭嘴,自己医术不精还有脸对别人说三道四,你们自己说,要不是你们无节制的手术,何老爷子会到今天这一步吗?”

叶枫双眼一瞪,所有专家都羞愧的低下头。过了半响,才有个声音弱弱的从人群传来:“不做手术难道眼睁睁看着何老爷子心肌坏死吗?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啊!”

“呸,所以说自己无能就不要觉得所有人都和你们一样无能。”

双手用力一推,把不断挣扎何雨薇推给他父亲,叶枫诚恳道:“何叔叔,相信我吧,总比眼睁睁看着老爷子等死要好吧?”

心想着死马当活马医吧!闭上眼睛默默点头,何建业紧紧抱住不断哭喊“不许碰我爷爷”的何雨薇,默认叶枫一步步走到病床旁边。

主人家不反对,专家组面面相觑片刻也就让出了位置,留下足够的施展空间,专家们围着病床把叶枫和何卫国围在中间。

观察了一下身上插满各种仪器导管的何卫国,叶枫伸出手,准备把这些仪器导管全部拔掉时,周腾突然出声阻止道:“慢着,你到底懂不懂?现在何爷爷全靠仪器吊着命,你把它们都拔了,不是要何爷爷的命吗?”

周腾一边大义凛然的说话,一边拿眼睛观察何雨薇。听见周腾这么说,原本停止挣扎的何雨薇情绪又激动了起来。

旁边动静这么大,叶枫当然也注意到了何雨薇的变化,冷笑一声,他心里明白周腾就是故意的。

“周腾是吧,你不懂中医别胡说八道。中医看病,主要就是观察病人本身的身体机能,这一堆仪器不拿掉,我到底是给何老爷子看病还是给这堆铁疙瘩看病?”

旁边有懂中医的老专家默默点头,眼瞧着有前辈附和叶枫的说法,周腾只好憋着气后退一步让开位置。

后来想想又不甘心,他又阴阳怪气的接着道:“那你瞧仔细了,你没行医执照吧?注意医死人可是要坐牢的。”

叶枫没理他,迅速取出插在何卫国身上的各种仪器,单手搭在何卫国脉搏上,他凝神观察起何卫国的脉搏和面色。

“单凭取放仪器这一点,这个后生倒真不是对医术一无所有,至少,他非常熟悉这些尖端医疗器械的取放。”

叶枫正在观察,后面几个老专家开始交头接耳。虽然叶枫不是西医,但这么多年在战场上的经历,他怎么可能对这些吊命的设备不熟悉,毕竟他又不是刀枪不入,受伤濒死的经历也是常事。久病成良医,渐渐的,他也学会了怎么使用这些仪器。

观察了一阵,确认自己的判断无误。叶枫取出银针,对准膻中穴正准备下针。旁边周腾又开始找他麻烦。

“等等,你下针不先消毒,到底懂不懂医术。”

这次,有几个老专家站在了周腾一边。看着几人倚老卖老开始科普不消毒的后果,叶枫即使再不耐烦,也得把话解释清楚。

“针灸的针,不是西医打针的针头。当场消毒,是那种针头没有抹药的针才需要的。如果我现在加热消毒,上面的药效挥发,治疗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不过放心,每天出门前消毒抹药是针灸医疗的常识,这一步我绝对没有省略。”

略微解释了一下,见周腾还想开口,叶枫干脆将他一军道:“你怎么那么多废话?要是你觉得你比我懂针灸,那我让你来。如果不懂,就把嘴巴闭上,待会我下针的时候你再一惊一乍的,扎错位置怎么办?”

周腾纯西医出身,对于中医向来当做封建迷信,针灸认穴他倒是懂一些,不过用这东西治病,他是根本不会也不屑于了解。

哼哼了两声,周腾不再说话,心里幻想着等会儿何老爷子归天了怎么报警炮制叶枫,周腾心思渐渐不再放着叶枫身上。

周腾不出声,叶枫捏起银针迅速开始治疗。毕竟拖了这么久,再不抓紧时间,何卫国怕是神仙也难救了。

九转神针,相传始于名医华佗。其主要原理,是通过银针和药物刺激穴位,从而刺激病人的生理反应。按照现代医学的理论,就是加速未病变细胞的增长,从而杀死少量病变细胞。

宋代以后,国人发明了内家养气法,配合内家养气法,药力渗入病人体内的时间也迅速变短,九转神针这门原本以调养为主的针法,也就变成了真正的救命神针。

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叶枫全神贯注的拿手指不断轻搓银针。由于需要配合内家功法加快药力挥发,叶枫头上开始飘出缕缕白烟。

“外气疗法,这怎么可能?”

伴随一声惊呼,专家们面面相觑惊骇不已,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恐怕会到死都不会相信,中医理论中气功外气疗法居然是真实存在的。

专家们在怀疑人生,叶枫的治疗也接近了尾声。随着何卫国一声轻哼,叶枫收回所有银针,站在一旁慢慢等待何卫国睁开眼睛。

“醒了,真的醒了!”

老专家们挤到病床前翻开起何卫国的瞳孔,检查何卫国的心律,确定何卫国状态好转后,所有人盯着叶枫满脸不敢置信。原本他们一致认定何卫国会在昏睡中离世,结果却是被叶枫轻易救了回来,想想刚才叶枫叫他们庸医,他们不由一阵羞愧。

“都看着我干嘛,我不是说过吗?这病我能医!”撇了一眼激动的紧握着何卫国双手的何雨薇,叶枫有些得意道。

相关文章:

一个直男被掰弯的真实故事:用舌头磨豆豆

炮架是什么意思|喝多了好几个男人上我

巨物紫红狰狞含吞吐 豪门浪荡史1-844无删节

销毁英语,没用的英语毁了多少人

陌陌上怎么约妹子/看了叫人下面出水的文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