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寂深宫锁清秋【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集

2021-07-09 09:14 · 新商盟

烈日正当头,储秀宫中,平时那些娇滴滴的官家子女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小憩,反而都聚集在这院中看着一出好戏。

淑女们低声议论着,但动作又不敢太大,因为这里正有一位正儿八经的主子——萧美人。储秀宫里教习嬷嬷闻讯赶来,先撇了一眼跪在萧美人面前一名正哭的梨花带雪的淑女,然后好声好气的向萧美人行礼:“奴婢给萧美人请安,贵人吉祥。今个儿是什么风把贵人您给吹来了,不知贵人来这储秀宫是何事啊?”

萧韵蓉冷哼了一声,似乎不把教习嬷嬷放在眼里,只缓缓抬起手臂,到:“本贵人今日正在御花园散步,这好端端的突然冒出来一个人惊扰了本贵人弄脏了袖口,这一问才知道,原来是这届的淑女。人本贵人已经带过来了,不知这位嬷嬷该怎么处理啊?”

“额,这……”事情来的太突然,教习嬷嬷一下子也没缓过神来,不知怎么回答。

看着萧韵蓉在众人面前摆架子,周围几个看热闹的淑女也不禁嘀咕起来。

远处站在角落里的萧清雅将目光投向了那位还跪在地上的袁芊素,此时的她十分狼狈,头发散了,妆容化了,就连身上一件不怎么新的衣裳也布满泥土和灰尘。萧清雅想,不管这件事做如何处理,这位淑女怕是很难再有出头日了,搞不好还会被其他淑女嘲笑。

“清雅,那个萧美人就是你的二姐吗?”一名叫海如铃的淑女问着她身边的另一个人。

萧清雅点点头,拉低了眼帘:“没错,她就是我的二姐萧韵蓉。”

海如铃叹了口气,显得有些焦急:“哎,明天就是殿试了,如今却闹出这么一件事,这萧美人也不怕被人抓住把柄。”然后又用略带担忧的神色往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袁芊素,“哎~袁小姐也真是的,这个时候惹上她。”

萧清雅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说什么,但眼里却闪过一丝黯然。

萧韵蓉见见习嬷嬷不说话,再度开口:“明天就是殿试了,本以为留到今天的淑女各个都是大家闺秀,没想到今个儿本贵人到是挑出了一根刺。”萧韵蓉踩着花盆底高调的走到袁芊素面前,“这样的贱人又怎么有资格伺候皇上呢,来人,给我拉出去!”

一声令下,两名大力太监便试图将袁芊素拉出储秀宫。

场面一下子失控,周围乱成一团,教习嬷嬷也不该如何是好,正要派人去请皇后娘娘时,海如铃突然站了出来:“住手!”

众人皆一愣,尤其是萧清雅,虽然她们跟袁芊素认识,从小算是个玩伴,但这种情况还不足以为了她冒着危险。

萧韵蓉闻声看向海如铃,挑眉冷哼:“干什么?又有一个活得不耐烦的?”

海如铃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正定,行过礼后:“萧美人,不过是一件衣服何必这般计较,这位淑女也是无意,您就宽恕她吧。”

萧韵蓉仔细打量着海如铃,海如铃面容姣好,穿着也仔细,起码是五品官员以上的子女,不过她萧韵蓉既然敢来还有什么不敢做的,挑衅道:“呵呵,你算个什么东西,敢顶撞本贵人,我看你也不用留在这储秀宫了,来人!把她也给我拉出去!”

“许久不见,二姐可还安好?”见形式不妙,萧清雅踩着莲步走了过来,事到如今她已经不能置身事外了。

“清雅。”海如铃轻唤了她一声,似乎在提醒她小心。

萧韵蓉看到萧清雅倒是摆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其中参杂着不屑:“哟,这不是小妹嘛,原来你也是这届的淑女啊,你瞧,姐姐倒是忘了,你今年也是十五岁了,早知道小妹要进宫那姐姐定要好好准备一番啊,小妹可不要怪姐姐啊。”

萧清雅笑了笑,讽刺的话语不留一丝痕迹:“姐姐贵人多忘事,小妹怎么会怪姐姐呢,不过咱们姐妹俩嫡庶有别,因好好准备的怕是大姐纯妃娘娘了,哪能是二姐您这般兴师动众的呢。”

“你……”萧韵蓉虽在气头上,但奈何又不能对着她发作。

“小妹还有一事不得不提醒一下姐姐,姐姐现在位份只在贵人,是没有权利撤走淑女的,而且要是明天殿试皇上要是发现有两名淑女失踪,要是怪罪下来,姐姐担当的起吗?”

萧韵蓉瞪大了眼睛,气冲冲的瞪着萧清雅:“哼,萧清雅你给我等着,你最好不要进宫,否则看我怎么弄死你。我们走!”

看着萧韵蓉走远,三人才松了一口气。人也走了,其他在旁看热闹的淑女也都散了,教习嬷嬷也只是瞅了她们两眼也走了。

海如铃扶起跪在地上的袁芊素:“你没事吧?”

袁芊素摆着一张哭哭啼啼的脸,说道:“谢谢两位姐姐,要不是两位,芊素今日就难逃此劫了。”

现下太阳正大,萧清雅忍不住用手遮了一下太阳:“举手之劳而已,现在太阳正毒,先到我房里坐坐吧。”

三人走进屋内,果然要比在外面凉快了些。

萧清雅拿了件干净衣服给袁芊素换上,询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跟萧韵蓉杠上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家伙的脾气?”

袁芊素低着头,小声道:“我只是好奇所以到御花园里转了转,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萧清雅微微蹙眉,看着面前这个柔柔弱弱的女子也着实心疼,只叹其身份卑微,虽是嫡女,可惜父亲只是个从八品官员,也难怪会被萧韵蓉欺负,而且袁芊素的相貌也不是十分出众,殿试的时候怕也选不上,难道她这次大闹储秀宫只是在跟自己挑衅。

看着袁芊素胆战心惊的样子,萧清雅拍拍她的手:“明天就是殿试了,瞧你现在的样子怎么面见皇上啊。”说罢,萧清雅从床头柜里翻出一个首饰盒,顺便又挑了两件漂亮锦袍,“来,这些你拿去吧。”

“啊,芊素怎么能收姐姐这么贵重的东西,万万使不得。”袁芊素连忙推辞。

“萧家和袁家虽不算世交但你我也是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你就收下吧,再说了,明日你也好好打扮一番,要是能入选,我和如铃姐也都为你高兴啊。”萧清雅莞尔,又将东西塞了过去。

袁芊素看着手中那精致的首饰盒:“如此,就谢过姐姐了。”

就这样众淑女度过了在储秀宫最后的一天,第二天早晨,各个淑女打扮的花枝招展,看样子她们都下定决心要得到皇上青睐。

萧清雅打扮的到还不过分,一件蜜粉色镶银丝万福苏缎旗装,腰间宫绦上玉佩坠之,通体圆润,乃上好羊脂玉,香肩之处翡翠绣之,纤纤玉手银镯扣之,挽着寻常姑娘家的发髻,显得有些小家碧玉。海如铃精心打扮了一番,银器珠宝挂满身,一副优容华贵,千娇百媚的样子。

萧清雅天真可爱,到显的有一点小孩子气:“如铃姐姐今天真是漂亮,等会儿皇上见了一定会喜欢姐姐的。”

“哎呀,清雅你真是的。”海如铃拍了她一下,脸也跟着红了。

“芊素见过两位姐姐。”

闻声而寻,竟是袁芊素,今天她穿上了昨日萧清雅送给她的那件衣服,鹅黄色的绸缎衬托着她那羞涩的容颜,乍看之下竟有几分韵味。

萧清雅连忙扶起对方,赞叹道:“妹妹今日穿着一身着实好看极了。”

袁芊素红了脸颊,小声道:“姐姐谬赞了,芊素身份低微莫要诋毁这件衣裳才好呢。”

“怎么会?”萧清雅握住袁芊素的手,道,“也许皇上就喜欢妹妹这种小家碧玉的风格呢。”

就在这时,教习嬷嬷高呼道:“各位小主,经过这一周来的学习和检查,现在到了最重要的殿试,能不能留在宫里就看这位小主的造化了,现在请分成两队,满军旗一队,汉军旗一队,都排好了。”

就这样淑女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向养心殿走去。

看着前方迷糊的方向,萧清雅不知如何去走,身位家中嫡女,她不得不参加选秀,早就听闻后宫是个吃人的地方,进去的女人必须斗一辈子,直到选出真正的赢家,只要踏错一步,就会跌入万丈深渊。庆幸的是跟自己同母一胞的大姐也在这里,虽然大姐长自己八岁,就连大姐的相貌在自己脑海里都还十分模糊,但有大姐在,她应该不会受很多苦。

淑女被分为十人一组觐见,这一届的淑女有很多,也被分了很多组。萧清雅很幸运的跟海如铃分在了一组,看着前面一波一波的淑女进去又出来,有的人欢喜,有的人失落,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谁又知道呢。

终于,轮到她们这一组了,端庄的步伐微微摆手,转过身面对正殿。皇上、皇后、淑妃就坐在上面。萧清雅不敢抬头,感觉上面那三个人物不是她能随意窥私的。

旁边的太监开始宣读:“正五品光禄寺少卿黄辉之女黄姗姗,年十七。”

只见被叫到名字的淑女盈盈福身:“臣女黄姗姗,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端坐在上的恭阅帝只是随意的瞟了一眼,挥了挥手。

“黄姗姗撂牌子,赐花。”

那位叫黄姗姗的淑女明显身子一僵,脸上露出沮丧的表情。

海如铃不经看了她一眼,心里安抚自己:没事的,没事的,你可以的。

太监继续宣读:“正四品通政使司通政副使海富贵之女海如铃,年十六。”

海如铃缓缓跪下行大礼:“臣女海如铃见过皇上,皇上万岁……”海如铃一句话还没说完,只见衣领上的一枚纽扣突然掉落,顿时衣服散开,肌肤一览无遗。

“啊!”海如铃大叫了一声,连忙捂住胸口。

“呵呵。”一声轻笑传入萧清雅耳中,萧清雅回头望过去,却又不见可疑人。

从人纷纷看着失态了的海如铃,脸色最难看的莫过于恭阅了。

皇后贬低道:“哎呀,海富贵还真是教出个好女儿啊,这大庭广众之下宽衣解带成何体统,这是把皇宫当做什么地方了!”

见状,海如铃也慌了神,连忙求饶:“皇后娘娘赎罪,臣女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哼,狡辩!”皇后可不会听她的辩解,“海如铃殿前失仪,把她给本宫拖出去!”

海如铃觉得脑子一片空白,连求饶的话都忘记说了,只感觉到两个太监架起她的胳膊就要往外拖。

“皇上,请听臣女一言。”就在这时,萧清雅突然跪到了从人前,毅然地说道。

恭阅淡淡的瞟了她一眼,似乎对她要说的内容并不感兴趣。

见恭阅冷漠如冰,萧清雅也不管后果如何了,再次开口:“皇上,在场中人,只有女子和太监,除了皇上没有其他的男人,皇上既然已经看到了如铃姐的肌肤,就理应对其负责娶了如铃姐。”

此话一出,惊艳再场之人,恭阅听了有锁紧了眉头,瞪着萧清雅。

“皇上若是一个好男人,就不应该逃避责任,难道身为女子的我们连在所嫁之人上都要被苛刻吗?”

恭阅看着萧清雅,戏谑道:“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你可知今日你所说话会给你带来什么吗?”

此时的萧清雅已经开始胆怯了,要是刚才那不要命的话只是一头热血的缘故,那么现在热度过了,剩下的就只有恐惧了。

“臣女……臣女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哈哈哈哈,好一个就事论事。”恭阅看着面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女子,挪步走了下来。

见皇上站了起来,从人纷纷跪下,萧清雅也连忙压低了身子。

恭阅走到她面前,轻轻挑起她的下巴,看着对方毫无瑕疵的眸子,心情大好:“你叫什么名字?”

萧清雅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威慑感有些迷糊,但皇上都已经发话了,你难道还不回答吗?

“臣女闺名萧清雅。”

“正四品大理寺少卿萧正威之女萧清雅,年十五。”见皇上有意这名女子,宣读太监也快速的练出其家室。

接着只听到恭阅细细念到:“清雅,清新秀雅,这个名字到是适合你这个年纪。”

萧清雅抿了抿嘴唇,心中五味杂陈,她这是保住性命了吗?

恭阅站了起来,笑道:“既然她都这么说了,这两人就都留下来吧。”

“萧清雅、海如铃留牌子,赐香囊!”宣读太监尖细的声音再次响起。

萧清雅一愣,这乱糟糟的开场似乎让她始料未及,一旁被吓的脸色煞白的海如铃也不知不觉留下了泪水。

坐在上面的淑妃冷冷一哼:“狐媚。”

萧清雅转了转眼珠子,心中有些忐忑。这就是当朝恭阅皇帝,这就是全天下最尊贵的男人,萧清雅看着恭阅,恭阅也正看着萧清雅,两人突然来了个对视,却又丝毫没有违和感。恭阅勾勾唇角,眼波流传,如清风柔柔拂过。

凡事已成定局,两人只谢皇恩浩荡。

又到了另一组,这次袁芊素便在其中,这一队里,全是些小官员的子女,在前面恭阅也看了太多的胭脂俗粉,实在头疼的很,后面的淑女机会都撂了牌子,袁芊素抓紧了袖口有点担心。

前来又来了一些淑女,好不容易轮到袁芊素。

“正八品神乐署协律郎袁谋之女袁芊素,年十五。”

袁芊素见点到自己的名字,磕磕绊绊的连忙行礼:“臣女袁芊素,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恭阅捏了捏眉角显然是累了,恭阅的状况皇后都看在眼里:“皇上可是累了,要不休息一会儿吧,这里就交给臣妾和淑妃吧。”

听皇后这么一说淑妃也在旁附和:“是啊,皇上您的身体要紧,后面的淑女就交给皇后娘娘吧,娘娘定能为您挑出几个好的。”

恭阅也点点头:“那就交给皇后了,朕就先走了。”

接着所以人都跪了下来:“恭送皇上。”

此刻袁芊素的心最紧张,这皇上一走,那她到底是留还是不留啊?

就在这时,恭阅突然停下了脚步,看了跪在地上的袁芊素一眼,犹豫了一下后对着宣读的太监说道:“这个留下吧。”说完,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金銮殿。

“袁芊素留牌子,赐香囊。”

此时袁芊素的表情完全是难以置信,自己留下来,这么卑微的自己,这么平凡的自己,竟然选上了,袁芊素开心的笑了,心中的喜悦难以掩盖。

走在回储秀宫的路上,萧清雅的心情很复杂,海如铃已经从刚才惊心动魄之举中醒了过来,此时紧紧握着香囊,满脸的喜悦。

“清雅,你怎么了?不高兴吗?”海如铃看她样子不对劲,问道。

“没有啊。”萧清雅淡淡地回答,撤出一个假笑容,“如铃姐,我们以后就是皇上的后妃了,人人都知道这后宫是个什么地方,我怕我们会亲手毁了自己的一生。”

见萧清雅这么一说,海如铃的神色也变得黯淡起来,不过她还是努力安慰她:“没事的清雅,如今已经进了宫,一切都得靠我们自己了。”

萧清雅看着海如铃,心中仿佛有一处泉眼被打通,她一把抱住海如铃:“如铃姐,清雅此生能遇到如铃姐是清雅的福分,如今我们已经被选中,就必须入宫了,日后就只有我们姐妹相依为命了。”

海如铃也抱着她:“嗯嗯。”

虽然已经安全了,但萧清雅还是忍不住问道:“如铃姐,刚才你是怎么回事,你的衣服……”

海如铃也一脸委屈:“我也不知道啊。”

“我猜是有人动了手脚,目的就是想阻止姐姐入选。”萧清雅说道。

海如铃神色一顿:“什么?怎么会有这种事?”

“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凡是我们都得小心,这后宫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第二日,圣旨就下来了,这次入选的淑女一共有十二位,有两位册封了美人,三位册封了才人,其余七位皆册封了选侍。萧清雅和海如铃都被册封为了才人,袁芊素被册封为了选侍,其他人都不清楚。

萧清雅伸出芊芊玉指接住明晃晃的圣旨:“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为首的是敬事房总领太监李公公,萧清雅也知道,自己初入宫这个人物还是讨好点比较好。

“今日劳烦公公了,这点银子就当清雅请公公喝茶。”说罢便塞给他一包银两。

李公公看了看银两也笑开了花,说道:“哎呀,才人客气啦,我们做奴才的这点小事怎么能叫劳烦呢,是吧。”

萧清雅只是附和的笑了笑,现在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要是日后自己不得宠,这个李公公还会这般好嘴脸吗?人啊,都是见钱眼开的。

圣旨也传到了,钱也收了,李公公还要去给其他小主传旨,很快就走了,离前特意跟萧清雅解说了,过一会儿母家指过来的丫鬟就是过来,此后就会一直跟着自己,且明日自己就会搬去被安排到的延禧宫偏殿,到那时,自己也真正的成为后妃了。

萧清雅见干等着也是无聊,干脆跑到海如铃那里玩去了,海如铃见到萧清雅来也十分高兴,两人也开始聊起了家常话,就这样渐渐地到了晚上。

夜晚,袁芊素躺在储秀宫的床上,她的手里紧紧的抓着今日刚刚下来的圣旨,她虽闭着眼睛,嘴角也微微上仰,但眼角却清晰的有泪痕,怕是在梦里都会留下幸福的眼泪吧。

第二日,各个待在储秀宫的新嫔妃们也都开始往这里住处搬移了,而此时的萧清雅并没有其他人那般忙碌,因为母家给她调过来的丫鬟还没有来,按理说昨日就应该来了,怎么到了今天还没有出现,不会是母家并没有安排丫鬟过来吧。

萧清雅这么想着,心里难免还是失落。

就在这时,一个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道:“小姐,小姐!”

“啊。”萧清雅站了起来,这不是从小就待在这里身边的紫月嘛,“紫月,是你啊。”

两人不分主仆的来了个拥抱,紫月跟萧清雅同岁,两人都还是花样的年华,就要这么一起进宫了。

紫月抓着萧清雅好好的看了一遍,露出灿烂的笑容,道:“这一周不见,紫月可想死小姐了,原本想着要是小姐也跟大小姐和二小姐一样进了宫,那紫月可怎么办啊,没想到老妇人让紫月过来了,这样我又可以继续待在小姐身边伺候啦。”

萧清雅也很高兴,在后宫里多一个可以信奈的人总是好的。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过来引路的宫女就过来了,她会带路到延禧宫。走在去往延禧宫的路上,清冷的石板路衬托出了后宫的微凉,身边的紫月还没有意识到往后的生活将是什么样,依然孩子气的东看看西瞧瞧,到时显得萧清雅更成熟了些。

来到了延禧宫,延禧宫虽然不华丽,但也不失贵气,即使是偏殿里的陈设也都不错,萧清雅点点头还算满意。

“才人总算来了,奴才们恭候多时了。”一个年长宫女的声音划过萧清雅的耳畔。

按照才人的位份可以分到三名宫女和三名太监,这些便是她的宫人了。

众人纷纷下跪行礼:“奴才等见过小主,小主万福金安。”

紫月扶了萧清雅坐下,萧清雅也多看了他们两眼,笑道:“都起来吧。”

众人:“谢才人。”

经过几句交谈萧清雅也基本弄清楚了这些人,大宫女名叫罄蕊,算是宫里的老人了,为人看起来还蛮忠厚的,其他两个小宫女分别叫金芽和金果,大太监唤做小杜子,另外两个是小卓子和小胜子。

萧清雅的视线环视了一圈,也开始做出一个主子的姿态:“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人了,我这个人素来爱好清静,才进宫也希望你们都安分一些,莫要给我惹事就好。日后若是我飞黄腾达了,自然因为不会亏待你们。”

跪了一地的奴才们互相对视了一眼,齐声回答道:“奴才定当听从才人。”

“好了,你们都下去了,罄蕊留下。”萧清雅这么做是对的,自己才刚进宫,凡是还是多问问年长者。

紫月为萧清雅倒了杯茶,浓浓的茶香挑人心弦,萧清雅端起茶杯,言:“罄蕊姑姑在这宫里待了多久了?”

罄蕊答道:“回才人的话,奴婢在宫里办事已经有十年了。”

萧清雅继续问道:“不知姑姑原先在哪儿伺候什么样的主子?”

罄蕊说道:“回才人,奴婢原先伺候着先帝良太妃,太妃去世后便被安排到延禧宫里来了。”

“原来如此。”萧清雅点点头,露出笑脸,她握住罄蕊的手,“相识便是缘分,我对待吓人也并不苛刻,日后在这宫中还要仰仗姑姑呢。”

罄蕊行了个礼,道:“奴婢自当尽力服侍小主。”

“嗯,好,好。”萧清雅梨涡深陷,眸子不知不觉拉细了些,“请问姑姑,这延禧宫可还有其他嫔妃,可有主位?”

“回小主,延禧宫并无主位,不过宫里原先有一位那选侍,小主放心晚些时候那选侍会来给小主请安的。还要一位是跟小主一同进宫的苏选侍,现在应该还在安顿。”

萧清雅颔首:“嗯,好,你就先下去吧,有事我在叫你。”

“是,奴婢告退。”

罄蕊下去了,萧清雅才送了口气,在这些陌生的奴才面前,说话让自己好不快活。

天真的紫月不禁问道:“才人,那位那选侍是什么人啊?”

萧清雅抚了抚额头,并无期待的神色,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应该是早年在皇上身边伺候的,至于她到底是个什么人,等会儿见到了不就知道啦。”

“嗯嗯。”紫月点点头,一脸期待的样子。

相关文章:

软糯小哭包受|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乡村小说很黄很好看的

走绳惩罚姜汁磨穴:用文字弄湿吧|母乳喂养老公

农村老熟妇完作者不详 熟妇的哀嚎(短篇未完)

总裁拉开拉链抵入口中/医生你别动txt顾子矜

文章标签